白衣幻雪吟春秋(68)

         第三部《锦衣雪》


          第十六章      回国入囹圄


     

     幻影国境内。

  

  夏侯志宇和淳于紫丹终于相会了。

  

  一对璧人在篱笆小院相拥而泣。

  

  “坏志宇,破志宇,为什么突然失踪?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人家好不担心。你坏死了,坏死了。”淳于紫丹用小拳头使劲地擂打着志宇的胸,幽幽地埋怨着。

  

  “我的好丹丹,好宝贝,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知道你心疼我,担心我。那会儿也是事出有因,且又紧急,未能与你详说,这下回来好了,你尽可打骂甚至刮了我,我绝无半点反抗。知道你好想我,我也一样好想你呀!呵呵,来呀,我的好丹丹,真是想死我了,快让夫君好好亲热亲热。”夏侯志宇一边说着,一边一把抱起紫丹不停地转着圈儿。

  

  淳于紫丹用小手轻轻抚摸着志宇的额头,面颊,还有那熟悉的鼻梁,嘴唇。多日不见志宇竟消瘦了这么多,淳于紫丹心疼的流下了两行伤心的泪。

  

  夏侯志宇见状,心底幕地一痛,他双手轻轻捧起紫丹的脸,用他温热深情的唇柔柔地慰吻着紫丹的泪水。他感觉那泪水好咸,好有滋味。其中的味道也只有他才能深深体会到,那是紫丹对他爱的痴情,爱的执着,爱的心声,爱的呼唤。他用心品尝着,用情感受着。这份深深的爱,他将永远好生珍惜,并誓言:“一辈子好好爱紫丹!一辈子绝不不辜负紫丹!”

  

  “我的丹丹,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为我担忧了。”夏侯志宇把紫丹揽得更紧更紧了。

  

  “哎呀,志宇君,你想干嘛?人家都透不过气来了。”淳于紫丹挣扎道。

  

  “想干嘛?是呀,想干什么呢?到是提醒了我,哈哈……”夏侯志宇旋即盖住了紫丹那两片软软的唇。

  

  紫丹幸福地闭上双眼,感觉浑身软绵绵的,血直往上涌,她喘着粗气,感觉自己完全被融化了。

  

  这段时日,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啊!夏侯志宇实在是太想念他的紫丹了!

  

  哦——他的天使,他的女神!他的最爱!

  

  这一刻他几乎已完全丧失了理智,忘情地疯狂着……

  

  一番巫山云雨之后,似乎身旁的空气也更加清新了。

  

  过了许久,淳于紫丹安详而甜甜地躺在夏侯志宇怀里,两个人谁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天边西坠的斜阳,享受着那份难得的宁静。并同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回西南国去!”。

  

  三天后,他们化装出现在幻影国边境的小路上,巧妙的躲过了兵士的盘查,顺利的回到了宫城。

  

  西南国。乌云密布。

  

  如今的西南国上下人心惶惶,愁云笼罩。边关吃紧,淳于文征终因年岁已高,难敌蓝渊正规军猛势,大败之后,全军溃退。蓝渊一路势如破竹,气势汹汹直杀向京都。墨若水知情后,龙颜大怒,抄了淳于府,并将淳于家人全部打入大牢。然后召集兵马,准备御驾亲征。

  

  淳于紫丹和夏侯志宇回国,赶巧碰上这档子事。墨若水正在气头上,也一并将淳于紫丹关入大牢。只是心生怜悯,怕伤了玉人贵体,吩咐下去,不得伤害淳于紫丹,一律按后宫待遇小心侍候着,若有半点闪失,定当不饶。

  

  至于夏候志宇,墨若水在心中早已有了另外的安排和打算。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夏侯志宇和淳于紫丹彼此都深深地爱着对方。他之所以要放他们一码,并故意将他们救出险境,就是想成全这一对玉人,因他心里也深深地爱着他们。他不想他们以后都怨他,恨他。尽管自己贵为帝王,但却无奈于现实。他不想做个霸君,只想让人能甘心情愿。在他心里从未放弃过,也还抱着不灭的希望——夏侯志宇和淳于紫丹都能爱上自己!对这方面,他有着毕胜的信心。

  

  “才女美人儿,近日可还好?在这儿还习惯吗?他们可有对你不敬之处?”墨若水带上青青等一行人进得牢内,关切地问淳于紫丹。

  

  “哼,托陛下洪福,现在还算可以吧!”淳于紫丹没好气的回答。

  

  “呵呵,这么大的火药味呀?是谁招惹到我们的大美人儿了?给朕说来听听,朕替你做主便是。”墨若水夸张的说。

  

  淳于紫丹轻讽道:“民女不敢,民女何德何能,敢劳驾陛下您呢?”

  

  墨若水把手一摊:“紫丹呀,你说哪里话哦?爱惜才女,是朕之天职,岂能小视?”

  

  “陛下言重了,民女出身卑微,琴棋书画又全然不通,仅略知一二,怎能配称才女?还请陛下收回此二字称号。”紫丹神情自若,前胸一挺,柳眉往上轻挑,声调平和,不卑不亢,吐字清晰,哈气如兰。俨然一尊女神立于人间之处。何等的婀娜仙姿,滴滴欲翠,艳而不俗,华而不娇。

  

  “暖春,醉魂,雍容牡丹红润。低头温柔似霞吞,翩翩紫衫梦。倩影玉痕,凤酥粉匀,香额翠眉娇俊,年轮,叠峰,红尘轻风云。”墨若水视着淳于紫丹随口吟出一支曲子。

  

  淳于紫丹略一思索应和道“熏风,南蓬,东园纤指弄筝。琉璃殿暖富贵盛,鸟语花香处。目断霓裳,忘却月冷,琼阁几许飞梦,人生,蓑雨,楚云无意争。

  

  墨若水轻轻一笑,随口又道:“小雨梧桐疏,浣洗梨花静。桃瓣纷纷落玉阑,醉惹轩庭影。幽梦意阑珊,起落沾衣杏。碧水春风画里栖,满处温柔景。”

  

  淳于紫丹张口就来:“淡绿微红,飞烟萦绕琼林树。画阑浅雾,桃李风云路。小径深深,行至迷蒙处。情未语,一帘心绪,应向春风去。”

  

  “渔舟唱晚——棹撸渔舟落日归,满船鳞点映轻眉。沙鸥雪影掠余晖。螺号荡音穿破雾,秀眸凝望玉阑回。剪风裁雨晚霞催。”墨若水的脑海突然闪现出淳于紫丹立在渔舟船头的影像,随即又吟了一首。

  

  淳于紫丹淡淡一笑:“春思——春风帘外轻啼鸟,一幅画、荡开飘渺。意欲卧红阑,尺素沉窗袅。但凭笺字归行报,陌上缓、花颜破晓。媚月瘦衾衣,翠袖宽多少。”

  

  “好,哈哈哈,淳于紫丹果然是才女!”墨若水由衷的赞道,拍拍手笑了。

  

  “陛下的文采也不错哦!”淳于紫丹的声音忽然柔和了一些。

  

  “哪里哪里,朕是信口涂鸦!呵呵,比不得才女哦,”墨若水开心的大笑。

  

  一抹红韵飞上紫丹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

  

  墨若水呆了,一时之间竟然直了双目,她定定地望着淳于紫丹,幕然心中一动,不由脱口而出:“美啊美!真是人间少有,绝色倾城,国色天香啊——天外仙子,降临人间哦。”

  

  “陛下,陛下……我们……我们是不是该回宫了?”青青看到墨若水如此失态,轻声地提示着。

  

  “啊?哦哦,好好,即刻回宫,即刻回宫。”墨若水适才缓过神来。

  

  淳于紫丹望着墨若水的背影,若有所思。

  

  寝宫。

  

  “我说陛下也,今儿个您是怎么了,竟被那紫丹迷得丢了魂了吧,嘻嘻。”回到寝宫,青青有些个俏皮地问道。

  

  “这个么……朕也不知怎么的了,直感觉那会气血直往上涌。”墨若水回道。

  

  “那就是了,看来陛下还真是又中了魔了咯,呵呵。”青青冲着墨若水扮了个鬼脸。

  

  “好你个小青儿,竟敢取笑朕,看朕怎么收拾于你。”墨若水话未说完,双手已将青青顺势一带,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呵呵,陛下,您可真坏,弄得青儿痒痒的,心里一跳一跳的。”青青娇笑着,环住了墨若水的腰。

  

  “哈哈,朕这会就想乐呵乐呵……”墨若水调笑着,声音变得越来越粗重。

  

  翻天覆云过后,墨若水轻抚着青青的长发:“我说青儿呀,时下边关告急,若不将豺狼赶出境界,百姓岂能安生度日?朕的心也难已安静下来。朕此次想御驾亲征,但又该带何人同去呢?你鬼点子多,快给朕拿个主意吧。”

  

  “哎哟,陛下也,这还用问青儿吗?您心里早就有数了吧!”青青挤了挤眼睛。

  

  “呵呵,不愧是朕的心腹。”墨若水在青青额头上重重地吻了一下。

  

  “那夏侯志宇,现在不已回来了么?陛下又不能不定他个罪,恰巧赶上此事,就让他陪同陛下亲征,一来如虎添翼,二来也可将功赎罪呀。”青青摸着墨若水的脸,轻笑道。

  

  “青儿所言及是,本王正有此意,那夏侯志宇也算得上是一员猛将吧。”墨若水沉思道。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04日 17:4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