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1
朋友的父亲不幸过世了,疫情期间,一切从简。再见面时,从他的身上闻到一种味道,叫饱经沧桑。“你不懂那种事发突然,你更不懂什么是手足相残。失去父亲的痛还刺在心里,又惊闻慈眉善目的兄长多年前就哄着父母把房子过户给了他。我不是要争那点房产,老人的东西,愿给谁给谁。我只是恨他当人一套背后一套,纸包不住火才坦白。这样的兄弟,活像上演电视剧情节,真让人笑话。”

我默默倾听,不好提醒他我也经历过突然失去至亲的疼痛。我无法说,你的痛苦,我体验过,只是我比你幸运一点。面对突然而至的痛苦,我的妹妹,我的两个堂兄弟,他们和我一起面对风雨,让我把失去亲人的痛楚,降到最低。

两个堂兄弟一直立足家乡富民款庄。

父亲病重时,兄弟俩上来探望,和先生一起轮换照顾。后来父亲过世了,也是两兄弟鞍前马后不辞辛苦操办后事,让我们省却了不少心。

每次听到大弟粗着嗓子喊“大姐!”,看到小弟清澈的目光,心里便有种疼痛冒出来。他们做起事情轻车熟路有条不紊。并不是天生就会,而是在我之前,就有那种啮心的经历。

2

父亲兄弟三人。父亲当兵离开了农村,二叔过继给了别人,三叔一直留在家乡。

父亲有两个女儿,三叔有一对儿子。

印象里,他们一家四口,是村里最勤劳的人。那时我和妈妈还没有到父亲单位团聚。每天天还没亮,我叔和我婶就出门了,去的地方太远,带着干粮中午不回来吃饭。晚上天黑了,才回来煮饭。两兄弟很小就学会了做饭做家务,大的照顾小的。上学放学之余,做完功课,还要按父母的安排喂猪喂鸡,去给田放水,甚至抡起比身高还高的锄头,把土翻了。母亲常常对我说,别只知道玩,看看小哥俩多能干。你连饭都不会做,小心长大嫁不掉。

富民的大山,敞开怀抱接纳勤劳的人们。他们开荒去得很远,脚走不到,就买了一匹马。有了马车,他们就能去更远的地方。他们点下碗豆,种下玉米,种下高粱,种下桃树。秋天的时候,我们的院子里堆满了黄灿灿的玉米。剥玉米粒和捡碗豆虫是我最喜欢干的事。肥喏喏的碗豆虫捡上满满一大碗,用油一炸,简直香得不得了。对于桌上总是青菜白菜洋芋的我们,那顿饭吃得都快赶上过年了。

后来我和妈妈离开富民,去了文山。偶尔回家,想回去看看他们,也不能太早过去,会吃闭门羹的。两兄弟长大了,耳闻目染,村里人说,他们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一样勤劳,早出晚归。披星戴月这个词,我一度以为是专门形容他们家的。

都说勤劳能致富。苦则苦矣,累也累了,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几乎使尽了全身力气。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是选择的农作物卖不起价,是两兄弟念书供得吃力,还是我婶身体不好花去许多钱,他们的日子,总没有太多的起色。

3
大弟中专毕业,进了一家修理厂,凭着好学的精神,吃苦耐劳的品德,练就扎实的技术,跻身一线技师。小弟学的供水管网设计,就业前景一派坦然。一切看上去那么美好,苦尽甘来。让父亲母亲我们闲聊时提起这他们,心里都有点小激动,好日子终于来了。

然而命运的安排,却总是出人意料。

我叔长期过度操劳,头疼脑热忽略不计,咳嗽疼痛能忍则忍,到医院检查时,已是肺癌晚期。这对于一个刚刚踮起脚尖期待新生活的家庭,不啻于晴天霹雳。父亲接到电话时老泪纵横,这个从年少就分离的弟弟啊,他这一生,经历了多少坎坷!

为了给我叔治病,这个家再度一贫如洗。

秘方偏方,懂事的孩子,还是没能留住三叔。也是那一年,痛哭流涕的大弟哑着嗓子说,“大姐,我想辞职,我要开个修理厂。要是家里没这么穷,我爸就不用那么辛劳,也不会这么年轻就走了。”

我下意识地劝,“你在公司是优秀的技师,能去广州培训,能去日本学习。修法拉利的技术去修拖拉机,会不会太可惜了?而且,资金也是个大问题。”

“技术再好,也是打工仔;修车铺再小,也是自食其力。我爸生病到过世这段日子,生为人子,无法有更多的时间在床前伺候,心里非常难过。以后我想就在我妈身边,一直陪她。”大弟抹了一把眼泪说,“资金的问题,我已经跟村里领导咨询过政策,可以抵押贷款,还有其他办法可想,你不用担心。”

4

修理厂说开也就开起来了。2004年底,“富民顺风汽车修理厂”挂牌成立。大弟开始了以厂为家的生活。

我们回家时去看望婶子也方便,也不方便。说方便是再也不用等到天黑再登门;说不方便是他们仨,依然很忙,甚至更忙。修理厂在富民款庄沈家村的路边,不大的铺面,堆满了轮胎、机油、千斤顶等各种物品与修理工具。手指乌黑的大弟忙得不可开交,大弟媳妇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就跑过去和在车底修车的大弟拉家常。

“刚开始什么都修,大到农用车,拖拉机;小到自行车,农机农具。”说到拖拉机大弟呵呵呵地笑了起来,“毕竟像大姐开玩笑说的,我有修法拉利的技术。收费合理,服务态度好,技术高,慢慢的修面包车,小汽车,认可了技术,客户也就多了。”

收费合理,态度好,速度快,技术高。

凭着这样简单的理念,修车铺生意越来越好,小弟也从单位辞职,加入了哥哥的修车事业。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持之以恒的努力,坚持不懈的发展,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好,业务范围越来越大。有时路过不忍心打扰忙碌的他们,远远的在门口望上一望,对朋友自豪的说,那是我亲亲的堂兄弟,他们修的车,最好了!

2014年,两兄弟在路旁买下一块地基,建盖了修理车间,购买了拖车升降机,成立了“富民顺源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公司设有保险业务部、维修部、配件部三个部门。
次年,禄劝分公司成立。
看大弟小弟的朋友圈,不是在修车,就是在拖车的路上。
他们,更加忙碌。



5
今年开春,小弟打电话说,姐,你回来玩玩嘛,我们栽种的樱桃成熟了,你婶子也想你了。
专门回家了一趟,公司生意理顺了,大弟小弟终于不用那么忙,可以坐下来看看家里开得热闹的石斛花,可以坐下来陪我和婶子喝杯茶,话话家常。

小弟说,“我们公司这几年发展迅速。创业初期我们只有2000块钱,到现在经营面积近五百个平方,资产两百多万,虽然贷款差了不少,但心里有盼头啊。”

“是啊,有时想着他们兄弟俩差着银行那么多钱,急得睡不着觉。”婶子笑道,“但想想他们俩稳稳的,有事做,也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了。”

大弟点头说,“这几年,真的赶上了好时候。国家政策好,扶贫力度大,许多村民都脱了贫。脱了贫的乡邻要发展经济,都去购买车辆。车买得越多,做保养做维护做维修,我们就不愁没有事情做。我们还清债务,早日脱贫,奔赴小康,也是指日可待啊!”
“大姐,禄劝的店我们没有精力照管,早就转让出去了。以后我们不会像从前那样忙,你要多回来家里住住。这里空气好,我们带你钓鱼,爬山,摘果子。”我使劲点头,连声说好。
我的眼前,浮现出兄弟俩小时候总是在做家务的情景、浮现出他们把干农活当成娱乐的童年;我想起不在了的三叔和父亲,心里涌上了忧伤。想起他们在天上看着我们越来越好,心里又充满了感动。

生活如樱桃,总要苦过一阵,涩过一阵,才能品尝到它甜蜜的滋味。
孩子曾经说,妈妈,外公和外婆是连系在亲戚间的纽带。他们不在了,二外婆、三外婆,舅婆、婶婆他们都走动得少,感情会不会就变淡,最后没有了。我说,不会的,亲人之间的血缘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疏远,喊一声“大姐”,唤一声“兄弟”,心里的惦记,与生俱来亲近的感觉,都会在心底流动,复苏。

大人们坐着喝茶聊天,孩子们在唱歌、欢笑、敲架子鼓。他们眼中的父母,依然是忙碌的,勤劳的,却是能够陪伴他们整个童年的。
从决定创业到现在,16年风风雨雨,兄弟俩始终不离不弃,相伴相依。看着成熟稳重的兄弟俩,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们,同心才能走得更远,同德才能靠得更近。
我们的孩子,他们也是兄弟。
听啊,孩子们在歌唱:
兄弟抱一下,说说你心里的话
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沧桑变化
兄弟抱一下,为岁月的牵挂
为那心中曾翻滚的,汹涌的浪花
为哥们并肩走过的,青春的年华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山鹰之歌 11 0

很有亲情的文章

  • 谢小鱼  : 堂弟…

    2021-01-07 08:19 0

01月06日 22:41

文笔塔 8 0

这家修理厂我们到过,他们是修好过法拉利,但真修不好康拜英拖拉机,这是铁牛中的劳斯莱斯

  • 谢小鱼  : 你吹牛越发没谱了

    2020-07-05 17:07 0

07月05日 17:06

魔笛 7 0

我一直认为这个时髦的最高比较级,正确的应该是:没有之二。 不知你们如何看

  • 谢小鱼  : 喔,反应过来了。是最勤劳的人之一,没有之二

    2020-07-05 15:37 0

  • 谢小鱼  : 魔笛老师,我咋没看懂啥意思

    2020-07-05 15:04 0

07月05日 14:52

07月05日 12:41

推荐文章

合集

有风吹过的夏天

合集

共4篇

总阅读

61049

总评论

63

总获赞

140

总分享

8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