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幻雪吟春秋(70)

          第三部《锦衣雪》


         第十八章    军中琴剑舞


       

       无影刚想下手,忽然间闻听身后有风声,要想躲避已来不及了。后背结结实实中了一掌,那声惨叫就是他发出来的。彼时,他身子忽的矮下去,瞬间一纵,不见了身影。

  

  夏侯志宇无暇去追赶,慌忙抱起墨若水,满脸关切的问道:“陛下,您受惊了。您没事吧?伤的重不重?”

  

  “没事。只是不这样做,无影杀手是不会现身的,更不会说出幕后主使——左芳芳?左芳芳是谁呢?让青青去查一查。”刚说完,墨若水又咳出一小口鲜血,即时眩晕过去。

  

  “陛下,陛下……”夏侯志宇连声呼叫,这会正赶上黑豹带着一行人飞也似的跑过来。“陛下,陛下您怎么了?啊?陛下遇刺了?哎!我真该死!”黑豹懊悔的直锤头,他真后悔,怎么今晚自己偏偏喝多了呢?

  

  “不要担心,黑豹哥哥,陛下只不过是受了点内伤,没什么大碍!”夏侯志宇重重按了按他的肩膀,冲他调皮的黠黠眼睛。

  

  “嗯?”直爽的黑豹莫名其妙。

  

  其实,二人在谈话之际,都嗅到了那密林中的杀伐之气息。但是,谁也没表示什么。只是各自在心中不约而同的做出一个决定:引蛇出洞,诱敌深入,杀之!

  

  不得不佩服。陛下的胆子还真的是不小,着实令夏侯志宇生出些后怕。假若无影杀手得逞了,那他夏侯志宇岂不成了西南国的千古罪人!这一生他又岂能安心?

  

  幸好无大事。呼!夏侯志宇长长的舒了口气。

  

  蓝渊军营。

  

  帅帐内,蓝渊居中而坐,正与将士们商讨作战计划。人报有一位女子求见,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猜想:这个时候,会是谁呢?蓝渊也是心里犯嘀咕,刀剑血肉横飞的战场,避之还来不极呢!怎会有送上门的?定有缘故。莫非是援助本帅的?还是敌方的刺客?嗨!管他呢?先见见在说。于是,传令有请。

  

  片刻功夫,一位着红衫的女子,轻飘飘的走进来。众将官均是眼前一亮,哇!好一个绝色美人。真的是:步履婀娜行云流水,桃花一展笑春风。她走到帐中间弯腰深施一礼:“小女子见过元帅!”

  

  “姑娘免礼——请问姑娘是何方人氏?姓甚名谁?见本帅有何事?这里在打仗,可不是什么闲耍好玩的地方!”蓝渊温和的问道。

  

  “回元帅,小女子名唤芳芳,京都人氏。自幼习得兵书武艺,对战役略知一二。此次是前来相助元帅共同退敌的,并非玩耍。”女子莺声燕语的回答。

  

  “哦!即如此,芳芳姑娘,那我们后堂说话。”蓝渊闻听此言,心中一动。

  

  “是。元帅请!”

  

  经过多日休养,墨若水的伤势大有好转。知道自己养伤这阶段,双方进行了几次战役,各有损伤。奇怪的是近几日,对方消停了,一直都没有动静。几次叫阵都不应战,打什么闷葫芦呢?不是好兆头!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大战役就要来了。

  

  “陛下,龙体可大愈了?”夏侯志宇不知何时来到身边,轻声问道。

  

  “哦。是夏侯将军啊——哦,不碍事了!”墨若水笑着淡淡回答

  

  “陛下方才在想何事?以至于臣来了都没有察觉?”夏侯志宇又问道。

  

  “唔,刚才朕的确是在想一些事情。”墨若水点点头回答。

  

  “何事令陛下如此劳神?还是龙体为重为好啊!”望着那微微锁起的娥眉,夏侯志宇心里的某个神经忽然一疼。

  

  “夏侯将军,敌方这阵出奇的安静,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墨若水凝视远方的群山,音调里带着一丝忧虑。

  

  “是。臣也觉的好奇怪,这不是蓝渊的作风。或许是另有什么阴谋吧——陛下,外面风大,小心着凉,您伤势还没完全好,我们还是先行回去,此事暂且先放放,后再慢慢商定如何?”夏侯志宇说完,便立刻脱下自己的长袍披在墨若水身上温柔的说道。

  

  “哦哦,好吧!朕还真是感觉有点凉意了,也有些疲倦了。”墨若水向夏侯志宇展颜一笑。

  

  这一日,忽的狂风四起,飞沙走石。但只见,尘烟自天边而起,轮台号角此起彼伏。且看,军旗半卷,浓烟蔽日。原野,列卒苍山,挥刃扫顽敌。弯弓冰影憾苍穹,杀气冲云天。凌霄万丈,雪蹄銮铃穿金甲。一片江山,折戟多少英雄豪杰?东去一江水,拍案惊涛,气吞日月,几许繁华染血?马革裹尸还!

  

  旷野寒风悲鸣,尸横荒草。蓝渊采用芳芳之计,训练长钩兵、切割阵法,大败西南军。夏侯志宇护着墨若水,带领残余人马退至一个唤作幽兰谷的地方。但只见此地,树木浓密,山高奇险,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清点剩余人马损失惨重,墨若水禁不住长叹一声。

  

  “陛下,且莫烦忧,诸事胜败乃兵家常事——此次战役是臣太过大意骄傲轻敌了,还请陛下责罚!”夏侯志宇在墨若水身后恭敬的说道。

  

  “也是哦!你所言极是,然,既是常事,那夏侯将军也就不要再自责了。说起来,朕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朕打了几场胜仗,有些忘忽所以飘飘然了。唉!朕实在是对不起那些阵亡的将士们!”墨若水说完,眼角忽的起了一片水雾。

  

  “陛下,以后将做如何打算?是收兵回国?还是调集援军?”夏侯志宇问道。他真的不知陛下是怎么想的?

  

  “依夏侯将军之见呢?”墨若水眯起明亮的眸子轻声反问了一句。

  

  “臣认为,不宜长久作战。臣怕后续粮草军备等给养困难,而且我们的战线拉的过长,首尾难以相接。然京都守卫薄弱,恐东部雄鹰国乘虚而入。眼下,我们虽败实胜,将入侵来犯之敌赶出了国土——所以,臣认为还是撤军的好。待屯集军粮,招兵买马,储精养锐,重振旗鼓,树我军威,以再战沙场,实则以退为进。但不知陛下,意下如何?”夏侯志宇一口气说完,望着那张迷人的脸庞。

  

  “将军言之有理,果然智勇双全,与朕不谋而合!”墨若水轻轻一笑。

  

  此时,月亮升起来了,墨若水端坐抚琴,夏侯志宇舞剑助兴。

  

  “苍穹兮剑舞,铮铮兮江湖。驾青云兮追月,驱魔鬼兮风雨。静处子兮岿然,原野疾兮脱兔。明晃晃兮寒刃,宵小侵兮伏诛。飞掠兮轻盈,乘清气兮御龙凤。捻长剑兮风速,捣乾坤兮红颜。飘逸兮神采,洒脱兮玉人。御龙兮御凤,仰天啸兮墨雨来。折丹桂兮瑶华,蟾宫行兮天门。年轮逝兮红尘,霜雪刀兮何惧?乘龙兮挥剑,高驰兮云霄。傲江湖兮琴心,胆气壮兮无痕。无痕兮踏雪,晶莹透兮柔肠。来无踪兮云风,剑出鞘兮天开……”

  

  墨若水的音域豪放,夏侯志宇的剑舞的银光闪闪,把四周围的军士都看呆了。齐声喝彩,嚷嚷着陛下再来一曲。

  

  墨若水略一思索,弹奏起紫丹创作的操琴十二吟来:

  

  (一)广陵散——慷慨激昂兮之气势宏伟,云雾茫茫兮之庭前喋血。勇士戈矛兮之何惧强权,嵇康弹奏兮之称曲音绝。

  

  (二)出水莲——吐露芬芳兮之荷塘箫散,清雅古韵兮之婉转优美。污泥不染兮之暗香冰洁,若水幽兰兮之沁入心扉。

  

  (三)月儿高——若风清月兮之海岛冰轮,银蟾吐洁兮之桂枝幽香。嫦娥舒袖兮之飘飘欲仙,玉抱金肚兮之岁月绵长。

  

  (四)梅花三弄——傲气凛然兮之冰洁斗霜,雪地琼枝兮之何谓严寒。三弄清新兮之悬崖百丈,正直高雅兮之气节吞烟。

  

  (五)高山流水——巍巍乎志兮之巍峨高山,洋洋乎志兮之淙淙流水。风摆翠竹兮之慢拂云烟,万壑争流兮之仙霞欲坠。

  

  (六)平沙落雁——悠扬雁鸣兮之鸿鹄远志,盘旋顾盼兮之云天流畅。万里飞沙兮之回翔瞻顾,心弦意适兮之静美未央。

  

  (七)十面埋伏——血肉横飞兮之硝烟弥漫,垓下决战兮之将士望乡。战旗裂裂兮之流蝗簇羽,四面楚歌兮之不肯过江。

  

  (八)渔樵问答——烟雨一舟兮之晓伴沙鸥,醉卧碧波兮之山中明月。饮杯浊酒兮之淡然脱俗,悠悠自得兮之寒江吹雪。

  

  (九)渔舟唱晚——波澜不惊兮之上下天光,破水飞舟兮之渔歌轻语。满船而载兮之霞映风霜,万顷粼粼兮之一叶穿雾。

  

  (十)阳春白雪——和风荡涤兮之万物尘埃,清洁凛然兮之雪竹之音。浩浩琼海兮之琳琅原驰,一剪寒梅兮之花下抚琴。

  

  (十一)汉宫秋月——孤宫暮色兮之冷月衾被,红帏残照兮之画栋雕栏。兔如水兮之更漏难眠,独倚小窗兮之谁伴婵娟?

  

  (十二)——胡笳十八拍琴曲绝唱兮之塞外胡笳,歌辞千古兮之文姬哀声。烽火乱离兮之萧条原野,流水呜咽兮之故乡难逢。

  

  (自娱)操琴弄弦——操琴十二吟兮之抒我情怀,阳关三叠兮之夕阳箫鼓。云水禅心静兮之茉莉芬芳,寒鸦戏水兮之醉柳狂舞……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