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幻雪吟春秋(73)

           第三部《锦衣雪》


           第二十一章     御花园突变


    

      神云谷。

  

  无影杀手当初负伤而至,左芳芳便知他的行刺落空失败了。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有夏侯志宇在,谁能动得了墨若水半分丝毫!奈何秦舞阳偏不信,一意孤行。哎!让他吃吃苦头也好。若不然他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左芳芳端坐台前,拨动着琴弦,流水之音响彻庭院。

  

  这时,一阵轻轻上台阶的细微声音传入耳内,在帘子外面停住。

  

  左芳芳头也未抬,轻声说道:“是舞阳么?进来罢!”

  

  门帘一挑,一个高挑修长的身影踱进来,不是秦舞阳又是哪一个呢?原来他不姓诸葛而是姓秦,他就是那个江湖有名的杀人不眨眼的无影杀手!为了左芳芳,屈尊于神云谷。接近夏侯志宇,故意伤了他。一切的一切都是左芳芳的计策,原本是将夏侯志宇收归神云谷。但不知,为何没有成功?秦舞阳一直想弄清这个疑团,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既然没有降服夏侯志宇,为什么又没有杀掉他?

  

  “舞阳,伤好了么?”左芳芳按下最后的尾音抬起头温柔的问道。

  

  “谢谢芳芳姑娘惦念,已经好了。”秦舞阳微笑着回答。

  

  “呵呵,舞阳,坐下说话。”左芳芳忽然展颜一笑,露出一排好看的贝齿。

  

  视着那桃花般灿烂的笑容,秦舞阳的心醉了似的摇晃起来,神情忽的一滞,目光刹那间迷离起来。

  

  左芳芳面上挂着浅浅的一抹笑意,银铃悦耳般的又倾吐出两个字“坐呀。”

  

  “哦哦。”秦舞阳这才如梦方醒,慌乱的回答着坐在了与左芳芳对面的方凳上,满脸涨的通红。

  

  “舞阳,找我有事?”左芳芳淡淡的问道。

  

  “没、没甚么事?只是、只是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下芳芳姑娘。”秦舞阳结结巴巴的回答。

  

  “哦。那就问吧!”左芳芳又是一阵轻笑。不知为什么,她一看见秦舞阳那发窘的样子就感到好笑。

  

  “我、你……”秦舞阳嗯啊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是想问我,关于夏侯志宇的事吧?”左芳芳挑眉问道。

  

  “是的,姑娘真能读懂人心事!”秦舞阳重重点点头。

  

  “夏侯志宇武功才智极高,不是那么容易制服和打败的。我本想收复他,故而没有杀他。对于这种人不能操之过急,须从长计议。我欣赏他的才干,倘若有他加盟,何愁江湖天下不是我的。你说是不是?”左芳芳目光一凝,站起身来脊背一挺,唇角现出独霸天下的弧度。

  

  “那、那夏侯志宇若是不答应呢?我们该如何办?”秦舞阳又担心的问道。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只有一个字:杀!不惜动用一切力量!”左芳芳眸子含着一抹杀气。

  

  御花园。

  

  青青陪伴着墨若水在赏花。还是那一片彩蝶飞扬,馨香流转的地方。二人在一棵茂密的巨树下席地而坐,静静的啼听大自然美丽的声音。此时,温暖的阳光穿过树叶斑驳的披在身上,说不清的愉悦和舒服。

  

  墨若水微闭了眼睛,大口的吸吮这清新的空气。青青呢,抱着双膝呆呆的望着某一片树叶,忽然间心思神离。

  

  “陛下,好雅兴啊!”蓦地一声粗音,面前突地多了一道身影。

  

  “是谁这么不开眼,扰了朕的兴致!”墨若水仍是闭着眼睛,音调略显温怒的问道。

  

  “当然是老夫了,陛下以为是谁呢?”粗音肆无忌惮的回答。

  

  “夏侯霸?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想怎样?来人!有刺客!快护驾!”青青腾地一声站起来,高声示警。

  

  “不要喊了,没人会来的——再说那些侍卫都是不堪一击,你以为他们能挡的了老夫吗?别忘了,护卫军里还有老夫的眼线。他们此时此刻正在醉梦里,哈哈哈……”夏侯霸倨傲的对青青说道。

  

  “你?”青青还想说什么,墨若水慢慢站起身阻止了她。

  

  “夏侯霸,你是知道的,王宫侍卫和大内高手联合起来,可以与你打个平手。你一定是利用你的人,把他们迷晕了。上次你离开一是挂念着夏侯志飞,还有就是顾忌你的长子夏侯志宇和朕的护卫军。朕知道的很——你今天闯宫究竟意欲何为呢?难不成是想杀朕?”墨若水一面摘着身上的草屑一面缓缓的问道。

  

  “老夫正有此意!”夏侯霸视见墨若水不慌不忙的神情,暗赞了一声。果然是皇帝人才,这份临危不惧淡定的气质,常人是无法有的。哎!不杀了你,老夫何以夺得天下,东山再起?

  

  “既然如此,朕就试试夏侯丞相的斤两!”墨若水语落,自腰间抹出丈八红绫。旋身跃起,如波涛般向夏侯霸疾风卷去。

  

  “好!”夏侯霸滴溜溜打个转,闪身躲过。双掌凝聚内力,排山倒海般推过去。

  

  流泉涧水雅筑。

  

  夏侯志宇正与淳于紫丹琴箫合奏《江湖风雨儿女情》,曲调一忽儿情意绵绵,一忽儿刀光剑影。一会是无奈别离的场面,一会儿又是血肉横飞的斜阳境地。叹息,掠过风中的声音,清晰入耳。

  

  箫音戛然而止,夏侯志宇飞身跃进庭院中。他看到了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庞——志飞?心中没来由的一凛:他怎么来了?难道他不知道他是朝廷钦犯吗?他到这儿来干什么?目光一瞥,夏侯志宇看见了一个侍卫倒在了院门。不好!陛下有危险!一念至此,飞身意欲向外扑。

  

  夏侯志飞早已知晓兄长的意图,凝眉伸臂一拦:“兄长这么急,意欲何往?”

  

  “兄弟何时关心起哥哥的行程了?”志宇负手挑眉问道。

  

  “小弟关心的很呢!请哥哥还是呆在此处别动!不然……”夏侯志飞卖着关子。

  

  “不然怎样呢?”夏侯志宇锁眉问道。

  

  夏侯志飞不答,向房门一指。

  

  此时,一个着青衫男子利刃横在紫丹细嫩的玉颈上,满脸狞笑。

  

  夏侯志宇心中一痛,一字一句:“不要碰她!否则休怪我无情,你会死的很惨!”

  

  “只要哥哥好好听话,我们不会碰亲爱的嫂嫂的。”夏侯志飞一字一顿说道。

  

  “志宇君,不要管我,救陛下要紧!”紫丹急急的大喊。

  

  “嫂嫂真是深明大义啊!小弟佩服——欧阳山,让她闭嘴!”夏侯志飞盯着哥哥,对蓝衫男子命令道。

  

  欧阳山点点头,一指点了紫丹的哑穴。

  

  夏侯兄弟二人就这样对峙着,眼睛都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对方。

  

  忽然一阵鸟鸣传来,欧阳山抬头望去。趁这时机,夏侯志宇身形微动,电光石火间甩去一片树叶,堪堪射中欧阳山的眉心。夏侯志飞一惊,急急出手。一招霸海飞鹰,舞出朵朵剑花向志宇身上罩去。

  

  夏侯志宇闪身避过,一掌拍中志飞的后心。念着兄弟情分,他只用了五成力道。接着点晕了志飞。然后拉过紫丹飞身向御花园奔去。

  

  御花园。

  

  墨若水与青青联手与夏侯霸战在一起,二人已是伤痕累累。闻讯赶来的侍卫们,大部分还没有恢复体力,少部分人根本无法近身,地上死伤一片。这时候只听一声娇呼,青青后心中了一掌,跌翻在地上。

  

  “青青!”墨若水心疼的喊了一声。

  

  青青微微起了一下身子,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冲着墨若水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墨若水心痛万分,弃了红菱。接住侍卫抛过来的长剑,刷刷刷舞出一片剑影,拼命的裹上夏侯霸。将对方置于剑气如冰的寒光中。

  

  冰魄剑!夏侯霸一惊,连连后退了几步。怎么墨若水会这个?哼!管他呢,老夫可不怕。想到这里,扭腰错身向前虚探,掌势如风,啪的一声沾上墨若水的右肩。这一掌力道之大之狠,墨若水感觉自己的骨头似乎都碎了。蹬蹬蹬后退三步扑倒在地上,一阵血腥上涌,禁不住哗的一声喷出鲜血。

  

  夏侯霸一阵狂笑:“这江山该易主了!哈哈哈……陛下,让老臣恭送你一程!”语毕,右掌微举。

  

  “休伤吾陛下!”一抹身影急掠而至,堪堪架住夏侯霸的右掌。

  

  “志宇,你若是我儿子,就躲开!”夏侯霸气急的喝道。

  

  “父亲,罢手吧!您难道真想成为千古罪人?真想让我们夏侯世家背上叛逆之名?真想让孩儿被世人唾骂吗?好好和平的国家,您这一反,天下可就要大乱了,百姓可就遭殃了,岂不是生灵涂炭?父亲,儿子求求您,放手吧。”夏侯志宇扑通一声跪在夏侯霸面前,扯着他的衣襟哀求道。

  

  “晚了!不能罢手!现在爹爹是只能进而不能退呀——宇儿啊,听爹的话,快杀了这个墨若水,这天下就姓夏侯了,你就是新朝太子了。”

  

  “不,爹爹,你不能这么做!陛下他可是个难得的好皇帝,他把国家治理的很好,百姓安居乐业,您为什么非得要反呢?”

  

  “哼!这天下凭什么该是他的?这皇帝又凭什么也该他来做?我们夏侯家为了朝廷可说是劳苦功高,可偏要屈居于他之下,再者说了,我们本也是皇室的一支,更应顺民意坐天下!这江山就该轮流坐!”

  

  “不行,这谋反之事,孩儿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不会让您杀陛下。也绝不同爹爹一起造反!”夏侯志宇一口回绝。

  

  “好好好,夏侯世家真是家门不幸,竟出了你这样个不孝逆子,那我们父子就此恩断义绝——夏侯将军,请起来。我们一决雌雄!”夏侯霸阴沉着脸说道。

  

  夏侯志宇叹息一声,无奈的慢慢直起身子,就那样痛苦的看着父亲,眼里满是泪水。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