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幻雪吟春秋(77)

        第三部《锦衣雪》


         第二十五章   清风烟雨阁


     

    烟雨阁

  

  丛山峻岭中,乱花渐欲迷人眼。那一抹晚霞的衬托中,沁人心肺的风景。草色遥看潺潺流水,一处美妙绝伦的幽幽之地。微风轻拂,竹楼若隐若现。有莺啼序赞曰:春临雨城正好,小楼凝佳致。轻染玉色此凭栏,碧影漫镜迢递。日落尽笼烟,三月梨花,风惹山峦翠。笔轻拈、研墨涂鸦,四方奇伟。画卷平铺,轩然次第,渐满红云霁。水波漾粼光,静寂斜阳暮里。听山中、潺潺涧水,似乐曲、叮咚迷醉。更夜沉、月满湘城,弥蒙江水。莺莺燕燕,柳绿花红,西楚小楼记。叹流转、世间兴废,几回犹唱繁华,轻音娓娓。流云沧海,涌来如洗。霓裳剧幕人生路,渡红尘、阑外旧堂里。依楼结槊,荡平庸事成灰,歌舞艳阳飞起。低眉思昔,铁索年寻,漫沉千底。挥手雨,障风尘,捣碎冷清私第。天明朗朗成芳事。回首新颜,山水犹如此。楚风对酒阑珊已,醉凡间今古皆春戏。东君岁岁还来,盈入湘山,影重轩翠……

  

  阁内堂屋,挂着一幅字,是主人自己创作书写的,词云:书香漫侵雅韵,枕兰窗绣户。笔中墨、盈满瑶池,似描春日芳暮。画船载、流年隐隐,尘烟滚滚光明树。念东风窥破,真情化为金絮。凤阁花魁,绽蕊剔透,有卿如玉露。锦宫溯、迎入仙溪,渡桥谁寄幽素。倚朱阑、遥思梦起,断鸿处、歌词丝缕。塞飞箫,轻捻斜阳,小舟鸥鹭。轩庭日晚,晓苑篱笆,绮屏告寄旅。别后问、访间无信,往事如烟,逝去光阴,一番风雨。长歌短赋,青山眉黛,春江灯影千帆过,忆当时、棹撸同舟渡。红楼客在,来来往往鸿儒,月色淡淡轻舞。兰亭远望,海角天涯,雪鬓侵半苎。暗自叹、繁花如故。幕落天边,柳絮何归,卧烟尘土。拈词纸上,书笺离恨,凭楼江海飞紫雁,且相思、氤入华筝柱。唯思才友安然,静好如初,岁华久伫。

  

  朦朦胧胧中,夏侯志宇被一群蒙面人猛烈地围攻着,此刻的他早已是满面血迹,伤痕遍体。忽然一柄大刀恶狠狠地向他后脑勺用力砍去。

  

  “啊呀,志宇君!小心哪!”淳于紫丹惊得一古脑从床上翻身坐起,紧接着就是“哎哟!”一声,直痛得她娇颜惨白,满头香汗淋漓,即刻又晕了过去。

  

  “紫丹妹妹,紫丹妹妹,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墨若水轻摇着她急切地追问着。

  

  看着昏睡中的淳于紫丹,面容仿佛白纸一样,那么苍白憔悴,丝毫不影响那俊美容颜迷人可爱,怜爱之心由然而生。他用热乎乎的软帕轻轻替紫丹擦拭着,透过迷朦的视线,墨若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一丝亮光渐渐射入眼帘,淳于紫丹慢慢睁开双眼,她看到了一双深情而灼灼的目光,那不正是他的志宇君吗?

  

  “志宇君,志宇君,你没事吧!可担心死人家了!”紫丹一头扑进了怀里,嘤嘤啜泣起来。

  

  任凭泪水打湿了衣衫,嗅着一头长发的馨香,轻拍着淳于紫丹的后背,一时之间,墨若水却不知该怎么说了。

  

  隔了好一会儿,淳于紫丹慢慢抬起一双泪眼,定定地注视着。忽然她慌忙猛的用力一推:“你,你,怎会是你?”环顾下四周,更是惊讶:“这是什么地方?我、我怎么会在这儿呢?”

  

  “这儿是烟雨阁,烟雾弥漫,若烟若雨,进得山中,似入仙境,故而我冠以美名。那晚刚好我路过密林之处,碰巧看到你与夏侯志宇遭围攻,就抢先救下你。那志宇武功了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只是你可能因一时惶恐,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现在可好,终于醒过来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休养调理才是。”墨若水不想紫丹耗费精力多说话,赶紧一气回答。

  

  听完述说,淳于紫丹稍稍松了口气:“多谢陛下搭救!”言语间,不禁双眸紧锁,心中暗忖道:也不知我的志宇君怎么样了?现在又身在何处?他不知我的去向,不知道又该急成什么样呢?

  

  “公子,紫丹小姐应该吃药了。”侍女云儿在门外轻声说道。

  

  “嗯,进来吧。”墨若水站起身,接过药,坐到紫丹床边。

  

  “紫丹妹妹,来,先把药喝了吧。”边说着,墨若水边弯身扶起淳于紫丹。

  

  淳于紫丹先有些不肯,可当墨若水的手触碰到她肌肤的那一瞬,她却莫名的有了种异样的感觉,就好象是她的志宇君正在扶起她。顺势紫丹靠在了墨若水胸前,幕地她又是一惊,天啦!这种感觉怎么又是那么的熟悉呀,可眼前的人,明明就是陛下呀?

  

  墨若水看着紫丹抿着小嘴,一口口将自己端着的药慢慢喝完,突然一种幸福甜蜜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

  

  夏侯志宇一路寻踪一路搜索,因为那个什么快剑,而滞留了时间。当他寻到一条小河边时,流水淙淙,哪里有什么人影走过的踪迹。哎!他懊悔的直捶头。可恶!若不是牵挂淳于紫丹令自己腿上中了一剑,后来还有那个什么快剑的话,自己完全可以追上那条弄走紫丹的黑影。

  

  拖着剑伤,夏侯志宇寻找了多日,仍不见淳于紫丹的半点踪影。他只得暂时寄住在一家店内,好生养伤,待痊愈后再行寻觅。

  

  “呵呵,志宇君,快来呀,来捉我呀,看你能不能捉到我。”淳于紫丹嘻笑着跑了开去。

  

  “好你个俏皮紫丹,你别跑。”夏侯志宇飞也似的追了过去。

  

  “紫丹,紫丹,你在哪儿?快快出来呀。”志宇拼命地追逐着,奔跑着,仍看不见紫丹身在何处。

  

  “哈哈哈,夏侯志宇,你的紫丹现在在我手上,你还不快快受缚,否则你会看到你的心上人在我手上是多么‘幸福快乐’的。哈哈哈。”刺耳声音越来越远,即刻消失在黑夜中。

  

  “紫丹,可恶,快还我紫丹来。”夏侯志宇翻身跃起,急急地追了出去,四周一片寂静漆黑。

  

  一个不小心,跌进一口黑洞里。他啊呀一声,猛地醒来,原来只是一场恶梦。

  

  “丹丹,我的丹丹,你现在究竟在哪儿呀?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吗?”夏侯志宇望着窗外星空,心里搅痛着。

  

  第二天一大早,夏侯志宇就起来了,打点好行装,踏上了寻找淳于紫丹之路。

  

  烟雨阁。

  

  望着一抹凝立在斜阳中美丽的容颜,那温柔恬静的脸庞清新如玉,一颦一笑灿烂如花。墨若水心里微微一动,那散碎的情感在时光的瞬间被挤压成五光十色的斑斓。

  

  今日烟雨阁四周的景致,是那样的秀丽迷人。一对修长的身影意外的点缀了青草野花,勾勒出一幅别样风景。凝眸远望天边,墨若水轻声吟道:“晨暮春来秋亦尽,野鹤孤云山几重。繁华未改世间景,夕阳仍照烟雨楼。”

  

  淳于紫丹拍手笑道:“好诗!紫丹不才,也献丑一首。说完,倒背着双手,低头略一思索吟道:平生最爱诗墨琴,除却为有傲人资。漫步云端心飞扬,口角吟香鹊踏枝。”

  

  “口角吟香鹊踏枝。嗯,不错——这一句颇有意境,呵呵呵,好!才女就是才女!世间少有啊!”墨若水笑着点头赞许道。

  

  看着眼前那一双颇似志宇君的眼睛,紫丹的心里如一池湖水,微微起了波澜。面上感觉忽然发烫,腾的一下红了。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她慌忙低下了头。

  

  淳于紫丹的这一细微动作和神情,被墨若水完全看在眼里。粉若桃花,俏丽芬芳,宛若天边一抹羞色绚丽晚霞,心里莫名的又是一动。

  

  “也不知这会志宇君怎么样了?他是否相安无事呢?哎!”紫丹深深叹了口气。

  

  “紫丹妹妹,不用担心,我已派出人手多方查询,想来不久定会有所音讯。倒是妹妹身体尚未全愈,还在恢复期间,应当保持良好心态才是。”墨若水柔柔说道。

  

  “承蒙陛下近日来对紫丹精心照料,呵护有佳,身体才得以如此康愈。陛下救命之恩,淳于紫丹日后定当涌泉相报。”淳于紫丹道。

  

  墨若水轻笑:“呵呵,妹妹言重了。大家都是朋友,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在下平日里粗心惯了,多有照顾不周,还望妹妹见谅。”

  

  淳于紫丹平素也是不多言语,可不知怎的,面对墨若水,她却没了陌生之意,反到娴熟起来。

  

  “哦,对了,紫丹妹妹,以后就别再称呼陛下了,叫我若水好了。可否?”墨若水试探性地问道。不时地用眼角瞟了下紫丹。

  

  “嗯。可以呀——若水。”紫丹粉面上又飞上一抹红韵。

  

  墨若水看着淳于紫丹娇羞的样子,心底之波已经泛滥成灾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