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序

  九月份的大场市,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从黄河吹拂而过的冷空气灌入市区,带来秋季独特的凉爽感。


  刚过早晨九点,南华大厦就进入了沸腾状态,潮水般的人流穿梭于停车场和各个出入口之间。这座建筑有着至少二十年的历史,算是整条街上的老字辈了。尽管其装潢早已过时,但里面的机构却纷繁复杂,有劳务派遣公司,社保局,不动产登记处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单位,几乎涵盖了大场市西南区域的所有服务。南华大厦算上地下停车场,总共就25层,外人很难想象居然能塞进去这么多东西。


  大厦十二层,等候区过道上坐满了人,翻来覆去看着手表。在过道的尽头,一扇铁门把会议室和过道分开,铁门旁立着一块临时告示牌,上面写道:


  “区社保局劳务派遣人员面试处”。


  一名身穿制服,挂着工号牌的女员工推开门,用十分洪亮的声音冲着过道大声喊话:“郑云龙先生,郑云龙先生,轮到你了。”


  座位上弹起一个年轻男人,身高超过1.8米,魁梧挺拔,站立时如同一座雕塑。他目光如炬,折射出的光芒仿佛能把一切刺穿。虽然这个男人身着便装,但掩盖不了身上那股豪气。他一个90°转身,快步走向会议室。


  周围的等候者纷纷活跃起来,就着男人背影小声讨论起来。


  “他谁啊?”“不知道,那天考试好像看到他了。”“有这身体干什么不好?来干劳务派遣,真有意思。”


  会议室的门很快关上,讨论声戛然而止。


  郑云龙在椅子上坐下,隔着一张长约两米的桌子,对面并排坐着三名面试官。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结构化面试过程。


  “你好,郑先生。”中间的面试官抽出一份报告看了看,望向郑云龙:“你的面试和笔试成绩都很不错。但很可惜,我们没法录取你。”


  “为什么?”郑云龙上半身压在桌子上,攥紧拳头,同样的事情又出现了。


  “这个……”面试官们欲言又止,面露难色。


  “有什么问题尽管指出来,我都能克服,工资低一点都没问题。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郑云龙言辞恳切地说道。


  “这个只能请徐小姐跟你解释了。”面试官看向旁边的女员工。


  “好的。郑先生请跟我来吧。”徐小姐冲三位面试官点了点头。


  郑云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前这个女人面带微笑,按照规定,她不应该插手面试。而那三个面试官却一个看着一个,仿佛这场面试真正的主考官不是他们,而是这个姓徐的女人。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算了,就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潜规则。”郑云龙盘算了一会,便站起身,跟着徐小姐来到旁边的茶水间。


  茶水间不过十几平米,足够站两个人。徐小姐关上门,旋即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郑云龙:“郑先生,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昭明集团很欣赏你这样的人,希望你能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你是说私人保镖?”郑云龙内心一紧,最烦的事情终究还是找了上来。


  “毫不掩饰地说,是。”


  “我肺部受过伤,无法适应高强度的工作。”郑云龙尽量压抑自己的不满。


  “其实呢,保镖能干的活很多,干不了外勤,还可以干内勤。郑先生,昭明集团是大场市的龙头企业,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的。”徐小姐投来微笑的目光,郑云龙内心一阵阵发毛。如果在平时,他早就摔门而去了,但此刻还必须保持镇定。


    “我不是很清楚你所说的‘内勤’是什么?”


  “你是个聪明人,郑先生,我的老板们非常喜欢思维敏捷的员工。这么说吧,在他们那里干一天,相当于你现在这个工作干一年,奖金。你还是好好考虑下吧。”


  见姓徐的女人那副谄媚笑容,郑云龙忽然明白了前几次面试为何突然失败,他依然不动声色地问道:“徐小姐,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有几次在面试的地方,也有内部员工提出类似的请求。你们是串通好的?”


  “串通倒没有,郑先生,你为什么一定要找那些工资低,没前途的工作?”


  “做人要无愧无心。”


  徐小姐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眼神也变得冰冷,郑云龙马上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假如我要是拒绝你,是不是连这份社保局的工作都保不住?”


  “你这是何必呢?闹僵了对大家没好处。”


  “对不起,中国这么大,你们肯定能找到比我更适合的人。再见。”


  郑云龙懒得再搭理这个女人,推开茶水间的门,两三步就走出会议室。来不及等电梯,径直拉开楼梯间的门就冲了下去。等候的人群马上来了精神,有人甚至站了起来,朝会议室里观望,可什么都没看到。


  “等下,郑先生?你别走啊,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徐小姐焦急地跑了出来,对着电梯按钮使劲戳了几下。发现郑云龙是走楼梯下去后,掏出手机发了几条抱怨的语音,快步折回会议室里去了。围观人群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


  凭借着多年实战造就的双腿,区区十几层楼一口茶功夫就走完了。推开安全门,郑云龙来到大厦相邻的人行道上,头顶的树荫顿时让烦躁感减轻了不少。他沿着马路边漫无目的走着,顺便掏出手机,把之前软件上的招聘信息删了个干净。


  “没想到找个普通的工作居然也这么难?实在不行的话,我干脆换个地方……不行,我怎么能做逃兵呢?说什么我也得找,哪怕扫大街都行。”


  郑云龙一狠心,把薪水调整到了低保线附近,这下该不会还有人来插一腿吧?


  “小偷啊!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


  一个年轻女子跌跌撞撞从马路对面窜了出来,心急火燎地追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健步如飞,跳上一辆等候多时的电单车,手里拎着一个和自己完全不符的挎包。那男的刚坐上车,驾驶员松开手刹,车子冲下人行道。女子眼睁睁地看着抢包贼扬长而去,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岂有此理!”郑云龙随手把手机往兜里一塞,拔腿就冲了上去。这双腿曾经奔驰在冰原和沙漠上,经历了正负40℃的考验,应付城市泊油路更是不在话下。那辆电单车虽然开始很快,但驶到十字路口时,却被一辆救护车挡住了。为了及早脱身,电单车艰难地掉了个头,换个方向开走,刚好给郑云龙留出了几秒时间。他单手拄在栏杆上,纵身翻过一米高的围栏,吓得旁边停车的人直往后退。


  “他怎么跑这么快?”围观的人还没看清楚动作,郑云龙已经飞奔到了马路对面。


  电单车就在前方不到50米的距离,还在加速,郑云龙咬紧牙关,双眼怒视着前方,脚下生风,往来行人都被惊到了,纷纷停下来观望。


  前方是一条直路,红灯亮起,自行车道上很快堵了起来。劫匪的电单车刚好被堵在后面,旁边还有围栏阻隔,前进是不可能了。


  “卧槽,怎么红灯了?”车前方的劫匪骂道。


  “大哥,往右边!”拎着包的劫匪指着马路右侧说道。


  “好!”


  驾驶员心一个急转弯,差点把后面的车子撞倒,从右侧车流缝隙中钻了出去。


  “想逃?”郑云龙马上明白了这两个蟊贼的计划,他们是想趁着右边车道没人加速开溜,转个弯就是一片商业街,人流复杂,太适合隐蔽,所以必须在这两人逃走前拦住。


  “大哥,有人追上了!”拎包贼几乎同时发现了郑云龙的身影。


  “慌个屁!”


  “可是他的速度好快啊!”


  驾驶员回头看了一眼郑云龙奔跑的身影,骂道:“狗日的”,随手加大了输出功率。


  郑云龙意识到电单车也在加速,将自己的步伐提升到了极限,可就在这时,一股股撕裂感从肺部传到大脑,让人开始喘不上气。


  “该死的肺!”一定是旧伤复发,身体上下都在急速消耗氧气,而肺部就像一台漏油的机器,吸进来的氧气越来越少。电单车就离自己20多米,只要再加速一小会就能追上。时间已经不允许更多的思考,然而无论郑云龙如何集中精神,运动神经就像罢工了一样,强制让腿部的速度放慢。


  他忽然摸到兜里的手机,这个时候电单车刚好和自己呈一条直线,中间没有遮挡物,粗略测算距离在30米左右。


  “你完蛋了!”没有犹豫,郑云龙果断抽出手机,瞄准电单车前方一小截距离,以仅存的上臂力气扔了出去。这多亏了之前上千次投掷手榴弹积累的经验,只要算少提前量和速度,就是个巴掌大的窗口也能命中。


  手机在空中划过一道略微弯曲的轨迹,不偏不倚砸在开车的劫匪肩膀上。那人一门心思想着如何逃走,完全没有对后方做出防备。手机虽然不重,但砸在身上足够产生痛感。劫匪大叫一声,右边手臂本能地一缩,车子瞬间失去平衡,歪歪扭扭前进了几米后就翻在地上。开车的劫匪被当场甩了出去,后面那个还没来得及逃走,腿被倒下的车体夹着,两个同伙在地上此起彼伏哼着。


  “没想到这样也能成功……”郑云龙默默庆幸着自己的肌肉反应还在,捂着胸部走向电单车倒下的位置。


  两个蟊贼一见到郑云龙,几乎同时发出哭爹喊娘的声音。


  “大哥饶命啊!”“求求你别打我!”


  看着两个窝囊废劫匪,郑云龙也懒得去纠缠,这些家伙只会小偷小摸,根本没胆量玩真的。他从劫匪手边捡起挎包,表皮蹭了些灰,总体还保持完好。可那部手机就倒霉了,屏幕碎了,发出惨白的光。


  郑云龙捡起烂掉的手机,无可奈何地装进包里。包的主人从人群里跑了出来,满脸泪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谢着:“谢谢,谢谢大哥……”


  “你的包,下次记得保管好。”郑云龙把包还给女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身边的人又是感谢又是关怀,他却一点都听不进去,满脑子嗡嗡作响。


  人群中钻出几个手持名片的人,纷纷凑到郑云龙跟前。


  “你好,我们是海东商贸集团的,有兴趣聊聊吗?”“您真是身手不凡啊,我们这里刚好缺您这样的人,待遇都好说!”


  郑云龙感到脑袋都要炸了,身体四处都在不受控制地发酸,这些人越逼越紧,走是走不掉,只得尽量推辞:“抱歉,我只想休息下。”


  “喂喂喂,你们能不能有点眼色?他明显身体不舒服,你们就别在这里添乱了。”一个油光粉面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径直走向郑云龙,递给他一瓶水。


  刚才还乌鸦般吵闹的中介们一见到这个男人,都默不作声地离开了。喝了几口水后,郑云龙的身体总算不那么难受了。


  “慢点喝,慢点喝,我车上还有。”


  “谢谢。不用了。”郑云龙慢慢站起来,想看看是谁这么好心。然而当他的视线挪到来人身上时,不由得愣住了。眼前这个男人梳着一个中分头,身上套着灰色西装,再看那张脸,谈不上多周正,但眼睛和嘴角总是带着狡猾,活脱脱一个黄鼠狼长相。他平生最反感这种人,随手把瓶子捏瘪。


  “你好。我叫薛堃,薛定谔的薛,两个方一个土的堃。”西装男面带微笑,递出一张名片。


  郑云龙看都没看,回绝道:“不好意思,要是你也是请我当保安的,我们没什么话可讲。”


  “你误会了。我是代我们学校来找体育老师的。”薛堃又递出一张卡片,正面写着“明德小学”四个字,背面是电话和学校简介,卡片是用廉价硬纸壳做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小广告。看到“小学”两个字,郑云龙陡然间产生了一丝好奇。


  “小学?你们不是有专门的招工渠道吗?”


  “你说的那是高级公立小学,我们小学没那些条件。”


  “哦?”


  “这么说吧,我们是一所专门给边缘群体设立的特殊学校,主要财政是来自于社会捐款和平台扶持。办学条件自然比不过那些高级的。”


  郑云龙听过这类学校,里面的学生一般都是残障人士,学校的目的不是培养出顶级人才,而是给他们自立的能力。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远处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应该是来救治那两个蟊贼的。


  “这样吧,我车子就在附近,我们车上谈如何?”


  “行吧。”郑云龙扭头看了看地上,那两个蟊贼已经被人抬了出去,嘴里还不停哀嚎着,衣服裤子都有破损,但身体并无大碍。他不想出风头,既然医生已经到了,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20日 08:38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2891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