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一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7-19 · 4439浏览 1回复 9赞

  十分钟后,一辆豪华轿车从南华大厦对面的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从另外一个方向开向了主干道,完全避开了那些好事的路人。郑云龙就坐在后面,浑身不自在,座椅是真皮打造,安全带扣做工考究,手指接触的每个地方都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车子里始终弥漫着一股独特香气,让人很放松。


  郑云龙拿起一份招生简章慢慢读着,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少接触椅背。虽说是招生简章,可这叠东西做得并不精美,人物和背景不加修饰就拼在了一起,十分突兀。搭配的推广词毫无特色,读下来只知道这个学校环境尚可,很适合边缘家庭,至于教学质量什么的,都马马虎虎了。


  “你们这个广告做得实在不太行啊。”郑云龙半开玩笑地说道。


  “愿意进来的根本不在乎,在乎的也不会来我们学校。我们能提供给员工的东西都很有限,根本留不住人。”


  “我看得出来。”郑云龙放下招生简章,严肃地问薛堃:“这辆车是你自己的吗?”


  “是。有什么问题吗?”薛堃看了一眼后视镜问道。


  “你的薪水够养车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薛堃微微一笑解释道:“我的本职工作是基金经理,服务对象都是大场市的头面人物,同时也负责明德小学的财政运作。最近学校人手不够,我只好出面负责一些招聘工作了。”


  “是嘛……”郑云龙话锋一转,故意问道:“你完全可以雇几个人干,何必亲自来呢?”


  薛堃听出了这话中的深层涵义,只好笑着说道:“我被人误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些大老板建学校可能就是图个好名声,但做人总该积点德吧。这个世界真心为他人的太少了,我能从帮助孩子们中找到满足感,你觉得呢?”


  “倒也是。我之前找了几个工作,都被安排了去干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郑先生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刚才看你跑步的样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我从小崇拜英雄,身上除了力气就是力气,所以就练成现在这样了。”郑云龙把早就准备好的套话搬了出来:“要不是之前伤到了肺部,我或许就能找个更好的工作。”


  “是啊是啊。大家都不容易。”薛堃连连点头说道。


  轿车开到一座公交车站旁,郑云龙叫薛堃把车停下,自己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薛堃降下车窗,探出头喊道:“郑先生,让我送你回住处吧。”


  郑云龙在车旁边绕了半圈,凑近驾驶座附近说道:“不用了。我在外面买点东西再回去。”


  “那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你给我个准信,我好和学校汇报。”


  “你明天早上来接我吧,地址是这个。”郑云龙摸了摸手机,才想起手机已经烂了,只好说道:“我手机刚摔坏了,你给我张名片,晚上我打给你。”


  “好,行。”


  一张镶着金边的名片从车窗里递了出来,这名片用的是高级铜版纸,比普通名片重了很多,底板涂成黑色,边缘用铜线做点缀,看上去深沉大气。名片正面中间用正楷写着“薛堃”两个字,背面则是一堆令人咋舌的头衔,xx投资公司高级顾问,xx协会金牌经理人……


  “真是来头不小呢。”郑云龙把名片插进裤兜里收好,对薛堃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晚上联系。”


  “没问题,对了,有个东西得给你。”薛堃又递出一张报纸的复印件,日期是今年的七月份。


  “这是什么?”郑云龙接过报纸一看,是一则大场市举办小学生风筝比赛的新闻。


  “在今年七月份的风筝大赛中,我们明德小学可是拿了第一名哦。”薛堃洋洋得意地说道:“你的住处要是能上网,可以搜一下当时的新闻,很轰动的,没人会相信我们这种学校居然得第一。而且,参赛的五个学生家庭条件都不好,反正你看新闻就知道,那场比赛真是很不容易!”


  “那五个学生怎么了?”


  “这事不方便透露,等你来学校再说吧。”


  “好吧。我会去看的。”


  告别了薛堃,郑云龙独自一人上到站台上,找了个空位坐下。趁着车还没来,他展开那份复印件读了起来。报纸上的新闻占了半个板面,粗略读下来,全篇都围绕“风筝比赛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展开。每隔一段时间大场市都会举办风筝比赛,后来还针对中小学生设置了专门项目。就在今年七月份,一只从来没听过的参赛队伍杀出重围,夺得了比赛一等奖,这支队伍就是来自“明德小学”。在外人眼中,明德小学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比不过那些名牌。新闻中还隐约提到,队伍的五个小学生面临了家庭和身体的种种问题。


  “这些小学生可真是厉害……”郑云龙来不及仔细分析报道中的细节,一辆214路公交车就开进站台里,他只得收好东西,钻进车子中。


  晚上七点,大场市南郊。


  城市的南部客运站就坐落在这里,街对面有一座六层的快捷酒店,外观涂成暧昧的粉色。这里远离繁华地带,房费便宜很多,再加上距离车站很近,是很多旅客理想的暂住地。只不过现在处于旅游淡季,入住率并不高。郑云龙拎着一袋东西走进酒店,沿着楼梯上到二楼。他装作挠痒的样子用眼睛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跟踪后来到了204房间门口,麻利地刷开门,一个闪身进了室内,房门也在同一时刻静静地关上。


  锁上防盗链,郑云龙把袋子放到茶几上,从里面取出一个老旧的手机包装盒,这是不久前从附近卖场淘来的二手产品,基本能满足日常使用。他熟练的把手机卡塞进去,按下按钮,旧手机屏幕很快亮了起来,电力还剩80%,足够晚上用了。


  “除了信号不太稳定,其他功能都还完好。”这台二手货花了郑云龙将近400块,希望能撑得足够久。把手机插上电源,他便打开电视,调到搜索栏。程序内置的拼音输入法响应很慢,加之用遥控器操作,用了一分多钟才把“风筝”两个字打了进去。


  “这下应该搜得到了。”郑云龙小心翼翼把光标挪到回车图标上,按下确定键,光标转了一会圈后,右侧屏幕弹出几十个关于“风筝”的词条。


  “怎么全是电视剧?”屏幕上出现的搜索结果七八成都和一部电视剧有关系,没办法,郑云龙只好耐着性子往下滑,总算在第三页找到了有关“风筝”的新闻节目。播出时间恰好就在七月份,和报纸上的日期一致。郑云龙挑了个片长最长的节目,标题写着“风筝节特别专辑1”,按下确定键。


  光标转了几圈后,一个女记者出现在镜头中,身后是一所学校。


  “观众朋友们好,在我身后就是明德小学了,现在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镜头随着话音给学校大门来了个特写,用宋体写的“明德小学”四个大字就镶嵌在大门上方的金属门框里。比起那些动辄镶嵌在大理石里面的烫金字,这个校门着实寒酸了不少。


  镜头切换到一间办公室里,女记者和一个男人坐在同一张沙发上,郑云龙立刻认了出来,那个男人正是薛堃。


  “现在坐在我旁边的这位是学校行政助理,薛堃薛老师。”记者接着把话筒递到薛堃面前:“你好,薛老师,能简单说一下这次夺得风筝大赛冠军的感想吗?”


  “不敢当不敢当,还是叫我薛先生算了。”薛堃那狡诈的脸上挤出两抹笑容:“我只是想发觉孩子们内心正能量的一面。很久以来,社会上或多或少对那些边缘性人群有歧视。我想纠正这种想法,尽管这里的孩子身体可能有障碍,但他们也有和其他人一样的理想,一样为之奋斗的愿望。”


  “油嘴滑舌!”郑云龙不自觉地骂了一声。


  “好的,说实话,许多观众对于孩子们能得第一表示非常惊讶,甚至有人提出质疑。对此你怎么看呢?”记者继续问道。


  薛堃还是微微地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我只不过把孩子们的闪光点放大,并且恰到好处地拼在一起。对于一些质疑的声音也表示理解,我并不打算反驳,毕竟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薛先生的解答。”


  “哼。”郑云龙哼了一声,这姓薛的还真会演戏。


  随后记者又问道:“听说学校特地安排了一名同学来和我们见面,他现在在哪里呢?”


  “马上就到。”薛堃起身冲门外挥了挥手,一名女老师便带着一名小女孩走进办公室。小女孩年龄在10岁上下,留着可爱的双马尾,长相十分乖巧文静,一只手紧紧抓着女老师的衣服,有些胆怯。不知为何,小女孩走起路却是一瘸一拐的,每迈出一步,身体都要前后晃动。


  “叔叔阿姨们好。”小女孩很懂事地对节目组的人打了个招呼。


  薛堃站到小女孩身边,俯下身子,对摄像机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五年级一班的李建玲同学。后面这位是学校的王胜雪老师。”


  “幸会幸会。”女记者温柔地蹲了下来,把话筒凑近李建玲,细声细语地问道:“那李建玲同学,你有什么想对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分享的吗?”


  李建玲羞涩地看了看周围的人,腼腆地笑了下,说道:“其实,能做出这样的风筝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还有四位朋友提供了很多帮助。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团结才是力量!加油!”话刚说完,她就捂着脸偷偷笑了起来。


  “谢谢李建玲同学的回答。”记者轻轻抚摸着李建玲的头,面对镜头说道:“这些孩子们的确很厉害,那么接下来由薛先生带我们去参观一下制作风筝的地方吧。”


  郑云龙再也不想听那个男人废话,按住快进键,把时间拖到两分钟后。女记者再次出现在镜头中,背后的场景则是学校操场一角。


  “本次的专辑节目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应校方要求,我们没有过多打扰到孩子们的成长,希望他们能在学校里读过一个美好的童年。”


  郑云龙有些奇怪,这期节目难道不是把五个孩子都介绍吗?怎么会只安排一个出镜?还有那句“应校方要求”,难道孩子们有一些隐私方面的顾虑?他再次拿出薛堃送的报纸复印件,翻来覆去又看了几遍,报道中同样没提及这些孩子的个人信息。


  “一般获奖的选手都会在媒体上进行深度报道,这个学校却没有这么做。里面一定有别的原因……”郑云龙打定主意,一定要去这个所谓的“明德小学”看一看。他按照名片上的信息拨通了薛堃的手机,响了几声后就断了,再一看,那信号栏时有时无。


  郑云龙没办法,只得锁好门下到一楼大厅,快捷酒店晚上人很少,他找了个靠大门的位置,再次输入号码。


  信号总算正常了,五六声“滴滴”后,一个熟悉的腔调接起电话。


  “喂?请问是郑先生吗?”


  “是我。”郑云龙一时间有点纳闷,薛堃难道会预判?他停顿了一小会后继续说道:“我决定了,明天就去学校看看。”


  “我几点去接你?”薛堃一听郑云龙的语气,马上来了精神。


  “我想八点半出发。”郑云龙算了下时间,如果八点半准时离开的话,走高速一个小时内就能抵达学校。


  “好,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嗯。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要不要带个手机给你用?”薛堃十分热心地问道,但郑云龙听起来有点反胃。


  “不用了,我买了个二手的,还凑合。”


  “那好吧。明天见。”


  郑云龙并不情愿去和那些小学生混在一起,宁愿做个默默无闻的清洁工。但一想起外面那些不知所谓的“职业介绍人”和见不得人的规则,留在学校又少了很多烦心事。郑云龙在大厅里站了一会,转身就往楼梯旁边走。一个男人步履不稳,跌跌撞撞从大门冲了进来,差点就和郑云龙撞了个满怀。


  “小心点!”郑云龙急忙扶住男人,看到那人手里拎着满满两大袋东西,有酒和各种零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上头。”男人醉醺醺地说道,盯着郑云龙看了半晌,忽然惊讶地问道:“哥们,你也是来应聘教官的?”


  “不是。你搞错了。”


  “看你这身材,太适合去我们学院了,嗝!”男人笑嘻嘻地说道,嘴里发出阵阵酒气:“你,你听过咏馨学院吗?告,告诉你,你这个身材去,一个月绝对超过5万。”


  “你喝醉了吧?”


  “对,我醉了。”男人一只手搭在郑云龙肩膀上,肆无忌惮喷吐着酒气:“而且我告诉你,哪个学生不听话,打就完事了。打死人了有主任兜着,你看兄弟我,我这不得了好多钱嘛。”


  男人拉开裤兜,里面一叠厚厚的钞票,郑云龙再也受不了他的无理取闹了,厉声道:“我要上楼了,请你放手。”


  “好好好,我走。”男人转身把一袋东西塞郑云龙手里,豪气地一挥手:“我俩算是有缘,这袋就送你了。嗝,明天早上,我们好好聊聊。保证你去了学院不吃亏,我也有人头费拿。晚,晚安。”


  男人歪歪扭扭走到电梯门口,顺手往墙上一按,电梯门应声打开,他则像摊烂泥一样贴在墙壁上。


  “神经病!”总算摆脱了这个醉汉,郑云龙拎着袋子回到自己房间里。他找来四个纸杯,按照东南西北的顺序放到茶几上,再打开袋子里的啤酒,给每个杯子都倒满。倒好酒,郑云龙又从塑料袋里抓来糖果和瓜子堆在茶几中间。虽然刚才那醉汉脑子不清楚,但送的东西还真不少。


  准备妥当后,郑云龙坐在茶几和电视机中间的位置,端起一杯啤酒,举过头顶,对着其他三个方向都拜了拜。


  “七哥,老莫,小九,我马上就要开始新生活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替你们看看这个世界的!”


  郑云龙一口气把桌子上的全部啤酒喝下,酒精把几日来积攒的疲劳祛除得一干二净。待身体稍微不那么烫了后,他走进卧室,开始收拾明天的行李。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4439
9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
赞过的人 9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