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三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7-19 · 4802浏览 10赞

  两人绕过施工现场,从人行道走进侧门,电焊声,搅拌声混杂在一起,隔着很远就能听到。进了门就是明德小学主路,在道路尽头矗立着一座雕像,能辨认出是一只鸟展翅高飞的样子。右手边的告示栏贴着学校地图,还在每栋建筑上标注了名字。原来明德小学有两栋教学楼,左右各一栋。前方右转是一座广场,广场边沿着街道位置修建了一座宿舍,应该是给学生住的。


  “这里还有宿舍?”郑云龙问道。


  “对,有的孩子监护人没法履行职责,出于安全起见,我们就筹款建了一个,可以容纳100多人。”


  “那也不少了。”


  “来吧,我带你去认识认识那些放风筝的孩子,你一定很想见他们。”


  今天不是工作日,学校里安静了很多。路过一个亭子时,一群低年级的学生正兴高采烈讨论着什么。他们大部分是女生,恭敬地围城一个半圆,或坐或站,一个幼小的女孩正蹲在上面,眉飞色舞地说道:“……我告诉你们啊,上古之战后,有几个对蚩尤忠心耿耿的部下潜伏到了炎黄二帝那边。他们干了一件事,让所谓的炎黄子孙几千年了都不得安宁。。”


  “到底是什么事啊?”一个女生奶声奶气地问道。


  “……他们散布谣言,谎称涿鹿大战后,蚩尤把一批宝藏分成了七份,藏在了七个地方。炎黄二帝虽然神勇,但手下不乏贪图享乐之徒,今天依然有不少野心家想要俘获那些宝藏……”


  “那宝藏到底找到了没有啊?”


  “有没有已经不重要了,蚩尤扰乱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


  说话的女孩差不多六七岁的样子,扎着一对羊角辫,举手投足间颇有说书家的味道,听得小朋友们各个都张大了嘴巴。薛堃和郑云龙从旁边走过,孩子们一下就围了上来。


  “这位以后是你们新的体育老师了,他姓郑,你们可以叫他郑老师。”


  薛堃还没说完,刚才讲故事的女孩冷不丁就冲了过来,一把就抱住郑云龙大腿,小脸蛋在身上蹭来蹭去,不住地嘟哝着:“老公,做我老公好不好!”


  郑云龙顿时蒙了,想推开这个女孩却又怕伤到她,只好呆在那里,其他小朋友一看全都笑了起来。


  “这是老师,不是老公。来来来,给你钱买点水去,刚才讲累了吧?”薛堃老道地把一张十块钱纸币塞到女孩手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多买几瓶。”


  “我才没有说书呢,我说得是实话。”小女孩搓了搓10块钱,带着小伙伴们朝门口跑去了。郑云龙望着女孩跑开的背影,便有点疑惑地问薛堃:“薛主任,那个孩子想象力还真丰富。”


  “她患有PTSD。”薛堃小声说道。


  “创伤后压力综合征?”郑云龙对此太熟悉不过了,那个女孩看起来和普通小朋友没什么两样,粉嘟嘟的脸蛋还很可爱,不应该患上这种“战场病”。


  “对。”薛堃点点头:“她叫茆辛夷,小学一年级。三岁时家里面因为地震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她一个。后来有个跑运输亲戚把她接到了大场市生活,日子稍微平稳了些。但不幸运的是,去年年初,那个亲戚为了过年能多赚点钱,和一辆大货车追尾了。但因为双方都有责任,最后保险公司也没有赔多少……”


  薛堃神色哀伤地讲了一遍经过,郑云龙心像被人压了铅球。


  “怎么会这样?”


  “后来她不幸摔倒,伤到了脑补,再加上家庭的重重打击就成了这样。她一直活在自己编的故事里,在那个世界,她自己是一个修炼了数千年的老妖精,来凡间就是体验人间生活的,体验够了就走。”


  “这种病能治好吗?”


  “理论上可以。但我担心没了那些故事的保护,她能独自面对这残酷的世界吗?唉……”


  “是啊。”郑云龙终于明白为什么节目要故意隐去这些孩子的背景了。他忽然想起了节目中出现的李建玲,接着问道:“李建玲同学呢?”


  “她回家了,说起来,李建玲的家是他们五个人中最完美的。”


  “难道其他人……”


  “对,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薛堃面色凝重地说道。


  走到一座教学楼前,一个女教师慌慌张张跑了出来,直接奔向薛堃,顾不上自己的身份,拽着薛堃胳膊就喊了起来:“薛主任,不好了,墨涵传媒公司的人正在校长室里,逼着校长签代言合同。”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薛堃有些愤怒地质问道。


  “校长说不想麻烦你,可是对方的手段实在是太狠了。我没办法才来找你的。”


  “这些人,我早说了不接受任何代言。看来我不亲自出马是不行了。郑老师,我上去一趟,只能麻烦你自己参观了。抱歉。”


  “你能行吗?”


  “放心吧,凭我薛某人在大场市的地位,应付他们还是没问题的。”


  薛堃带着女老师气势汹汹杀到楼上,留下郑云龙独自一个人。他穿过教学楼中间的小道,来到了后面操场上,由于是放假,只有零星几个孩子在活动。看着眼前休闲惬意的一切,郑云龙终于感受到了和平带来的温馨。舒爽的风划过脸庞,他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着这美好的秋天。


  一架风筝从天上俯冲下来,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后,一头栽进了操场旁边的树中。那树高度就两层楼,风筝卡在四米左右的树杈上。一名女老师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跑了过来,围着树转来转去,就是上不去,从她们心急火燎的表情看,那风筝一定很宝贵。郑云龙见状,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到树下,找准风筝卡主的位置,手拽树枝,脚下发力,两三下就窜到树上。他找了一颗比较粗的树杈站好,一伸手就够到了风筝。这风筝呈三角形,长两米,宽一米,用的骨架是复合纤维,蒙皮采用的是防水布,结合处是手工缝制。郑云龙从来没见过这种风筝,从针脚看根本就是非专业人士做的。


  他抬着风筝,以半蹲姿态跳到地上,把风筝递给了女老师:“下次放风筝时小心点啊。”


  “谢谢啊。”女老师愣了好一会,才从郑云龙手里接过风筝,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你真是太好了。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郑老师是吧?”


  “对,是我。”郑云龙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长相十分面熟,身穿一套休闲运动服,浑身散发着活力。那双眼睛楚楚动人,配合鹅蛋般的脸型,就像是从古装剧里走出来的美女。郑云龙也愣了一会,才问道:“你是,王胜雪老师?”


  “呀,你居然认识我。”王胜雪对两个小学生招了招手:“你们快来,这位是你们的新体育老师,郑老师。”


  “郑老师好。”两个小朋友有些害羞地抬起头,对眼前的男人叫了一声,又把头低了下去。郑云龙这才注意到,男孩头上有一块地方没长头发,脖子上有几道伤疤。另外那个女孩说话有些迟缓,眼睛中没有同龄孩子的光芒,说话时眼神很迟钝。


  女孩从兜里掏出快糖,递给郑云龙,有些吃力地说道:“曾,郑老师,吃,吃糖。”


  “谢谢。”郑云龙接过糖随手放进兜里。


  “那你们先回宿舍吧,我去把风筝放好。”


  “好的。王老师再见。”


  两个孩子冲王胜雪挥手告别后,手牵着手朝着宿舍方向走去。王胜雪取下风筝线,把风筝正面朝外拎在手中。郑云龙此时才注意到,风筝正面缝着一个大大的“德”字。


  “我去下办公室把风筝收好。你也来吗?”


  “当然可以。”


  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郑云龙忍不住问道:“王老师,刚才那两个孩子是谁?”


  “男孩叫孙东东,三年级三班的学生,女孩叫上官刈竹,四年级二班的。”


  “我看孙东东的头上有伤,是因为什么留下的?”


  “唉。”王胜雪长叹一口气,难过地说道:“孙东东的父母一年前出车祸死了,他也在车祸中受了伤,抢救过来后就成了这样。另外他还换上了轻微失忆症,很多童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这太惨了。”郑云龙不敢去想里面的细节。


  “可能你也注意到了,上官同学的反应和常人不太一样。她患有智力发育迟缓的先天性疾病……”


  “我……”郑云龙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这些孩子不是家庭不幸就是身体有缺陷。


  “那个风筝就是他们合力做的,实在太不容易了。”


  “上官同学有家人吗?”


  “没有。”王胜雪又叹了口气:“她是福利院送来的,我们尽可能让她多学点东西。”


  “这些做父母的一点也不负责!”


  “人之常情,我听校长说每年都会收这方面的孩子入学,福利院会承包一切费用。”


  听到这里,郑云龙更觉得不可思议了:“福利院怎么怎么做?”


  “当然是某些投资者为了给自己增加形象啊,那些福利院背后都有资本在支撑,这也能理解,毕竟日常开销可不是小数目。”


  “荒唐!”郑云龙想起那篇新闻报道,自己已经见到了四个孩子,还差一个,于是问王胜雪:“我记得参加风筝大赛的有五个孩子,还有一个在哪?”


  “你是说六年级一班的岳宗霏同学吧?”王胜雪停下脚步,望着上方,满脸忧愁地说道:“他去医院检查了。”


  “是疾病吗?”


  “本来我不该告诉你,可薛主任那么相信你,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知道。其实岳宗霏同学换上了一种罕见癌症,是晚期……”


  “我……”郑云龙感到内心一阵绞痛,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残酷地对待这些孩子们?


  王胜雪抹了抹眼角,两眼发红地说道:“郑老师你别太难过了,毕竟孩子们都很积极阳光,你也要阳光一点。”


  “我会的!”郑云龙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地做一个称职老师!


  两人来到教学楼旁的行政办公楼,王胜雪用钥匙打开一楼的一间办公室。办公室总共就20多平米,橱窗里成列着各种荣誉证书,有社会颁发的,也有家长送的。王胜雪把风筝放进一个崭新的陈列柜中,固定在里面的搭扣上,再锁上玻璃门。风筝下面摆放着一枚奖章,算是这屋子里含金量最高的荣誉了。


  “这里就是我们的荣誉展览室,有点寒酸。”王胜雪对着四周检查了一番。


  “很不错了。你们还为风筝单独做了个柜子?”


  “找人定做的,很合适吧?”


  走出陈列室,王胜雪让郑云龙在楼下稍等片刻,转身回到二楼的办公室里。两三分钟后,她拎着两大包东西跑了下来,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看上去很重。


  “能帮我提一下吗?”


  “当然可以。”郑云龙接过一个黑色提包,差不多有两公斤,里面装的东西摸起来很硬,呈长方体。


  “这里面是我集邮的收藏品,还有一些工具,所以比较重。”


  “你喜欢集邮?”


  “对啊。最近刚从外面买了一些新设备,正打算搬回去呢。你能帮我下吗?”


  “当然可以。”


  就这样,郑云龙平生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坐上了公交车。在车上,他刻意坐到了王胜雪后面。


  “你怎么不坐过来?”


  “那边太阳有点晒。”郑云龙随搪塞道。


  王胜雪笑了笑,拎着东西挤到了郑云龙旁边坐下。郑云龙没办法,尽量往车窗靠去,让自己和王胜雪的身体没有接触。就这样,两人坐了大约十五分钟后,公交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


  “这里就是我家了。”王胜雪指着临街一栋楼的二层说道。


  “阳春里小区?好名字。”郑云龙下意识观察了一下四周,这旁边有一处工地,环境很嘈杂。


  “我住在这里的二楼,有空常来玩啊。”


  “好的。我帮你拿上去吧。”


  “不用了,我家里面胶水味很浓,我还没来得及清理。你在这等我一下。”


  王胜雪从郑云龙手中接过袋子,小跑着进了小区。又过了五六分钟后,王胜雪手中拎着个塑料袋跑了出来。


  “作为新同事见面礼,这个手机就送你了。”没等郑云龙回话,王胜雪取出一个九成新的包装盒,里面摆着一台很新的手机。


  “不行,这个太贵了,我不能要。”郑云龙记得这个手机是去年的新款,当时售价超过12000元。


  “拿着吧,谢谢你以后成为孩子的守护神。”王胜雪不由分说把盒子连同塑料袋挂郑云龙手里,郑重其事地看着他:“等你哪天离开学校了,把手机还给我也行。”


  “那,那好吧。我就当是借你的。”


  “嗯!那改天见!”


  “再见。”


  突如其来的礼物,让郑云龙内心涌起了阵阵波澜,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得滚烫,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攥了攥手中的塑料袋,朝着马路另一边走去。温暖的阳光照在街道上,新的生活正在向这个男人招手。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4802
10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10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