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 檀香刑

《檀香刑》是莫言潜心五年完成的一部长篇力作。在这部神品妙构的小说中,莫言以1900年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袁世凯镇压山东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仓皇出逃为历史背景,用摇曳多姿的笔触,大悲大喜的激情,高瞻深睿的思想,活龙活现的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可歌可泣的兵荒马乱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

说既以“檀香刑”为题,檀香刑乃是全书最大的“题眼”,是线索中最重要的一根。“刑”之一字,被描绘得栩栩如生、高贵之至、恐怖至极,若非此书,今人对刑法和刽子手都不可能有这样透彻的认知。我此时对刽子手的认识,仅仅是女子嫌嫁的“阴人”,而《檀香刑》中的刽子手是神、是鬼也是人。赵甲的一句话惊心动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最可怕的还不是因为这句话居然是慈溪老太后金口玉言,而是旁人都不曾意识到,奉命杀人也是一个行当。刽子手也有祖师爷,行刑前要祭拜,按照规矩抹上一脸公鸡血。世人对刽子手从来看不起,但焉知刽子手也看不起世人,任凭你是王公贵族、世卿世禄,何等富贵风光,天子一令,不过一颗人头。“姥姥”级别的刽子手砍下的人头该用车装船载,杀人既然是一门职业,杀人就有杀人的职业道德。刽子手有着不输给任何一个行业的“匠人精神”,令人心惊胆战:

从刑具的准备、上刑前的净身、施刑时的定力,无一马虎。两根檀木剑的制作,精雕细琢,刑具仿佛艺术,行刑更是艺术。刽子手的职业道德,刽子手的尊严和对被刑人的尊敬,就是完美的完成整场酷刑。各种刑罚的过程何其讲究,竟不能不从中看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渊源深厚”,比起讽刺,更似残酷。

刽子手看着受罚的犯人,犯人就不再是人,而不过是一件物什,看到的是骨骼、器官和肌肉,“精神”竟是庄子的“目无全牛”。刽子手虽然杀人,却没有罪孽感,乃是“为国家执法”,是替帝王行“道”的忠臣,杀人被刽子手认为是神圣的职业,刑场上的刽子手如同一场大戏中的主角,意气风发、光彩照人。刽子手非人非鬼,太监是“身死心未死”,刽子手则是“身在心已死”,而死了心的刽子手,才是刽子手中的“高人”。刽子手也是人,赵甲舐犊,余姥姥护幼,刽子手知恩,亦如凡人。

较之于《红高粱家族》近乎于“英雄群像”的人物,《檀香刑》的人物更加真实,更近似“看似英雄“”的凡人。眉娘爽利,输在一个“情”,不乏小家子心性;孙丙英勇,但出于家仇,更败于所谓的“烈气”“芳名”;钱丁就更不必说,是知识分子和官场心态的升级版,小说中当之无愧的复杂人物。反而是赵甲没有明显的缺陷,他的“原型”更是一只黑豹,与“英雄”的孙丙、半英雄半狗蛋的钱丁分庭抗礼。“檀香刑”最可怖之处,就在于没有人意识到它是一种“恶”,赵甲要借此抖擞威风,孙丙要借此流芳百世,钱丁又怕又恨,想借此保住忠义又想保住乌纱。檀香刑就是一场戏,“刑”的本质被掩盖,而赵甲等人又挖掘出本质之中的本质,令人跳出其中方可领会檀香刑的毛骨悚然。此种深意,各人有各人的慷慨激烈、感叹悲愤。今日仍有人期盼施刑、期盼观刑、期盼受刑,“檀香刑”亦实亦虚,请诸君自悟。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阿光 8 0

一本好书!

07月27日 12:5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