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遂宁·岁月2——巴地雨夜雾蒙蒙(图文)

          从逝去的童年尴尬中拉回到现实,车子行驶快到滇东北,天才大亮。过豆沙关隘时,连续数小时驾驶的C,眼皮耷拉得貌似处于半睡眠状态,尽管他一路没少抽烟。我俩立即调换开车,让他到副驾驶眯会儿。母亲在后面安静得没人似的,估计养精蓄锐来面对旧地重游所需的精气神。其实,每次轮到我开车,却是中枢神经最脆弱时。C常嗔怪为什么他开车,我不好好休息?何为同甘共苦?陪开车人话痨,点烟、递水,伺候舒服了,才能精神抖擞地把车开好。

          豆沙关后,车子开始爬坡,路面狭窄,前后大车夹逼,对C刚买的新车不堪熟悉,开出二三十公里,靠边停车。C一个激灵,问:“怎么回事?”“还是你来开吧,我实在感觉不好。”C一脸无奈,强撑着回到驾驶宝座,我立即点烟奉上,让他头脑清醒。此刻,有粒文山小米辣,那才刺激。

          此时,我也没闲着。打开手机流量,关注着缘情发小群里的状况。

          四月一天,一个陌生电话,是几年前去文山寻亲顺路来到玉溪的发小贾莉一家,贾母吴阿姨也随同而来。见到我母亲的刹那,两位老家属感动相拥。男主们都乘鹤西去相聚,留下女主们孤寂苟活,见一面何其难。那次,陪吴阿姨抚仙湖绕一圈,送他们到易门与老相识见面。就此,我与贾莉又联系上。

         接到贾莉从遂宁打来的电话,原来营地发小们,萌起寻找童年记忆的倡议得到大家认可,建起缘情群。几个月的串雀式寻觅,居然找到上百位散居各地的发小。随后发出邀请,以遂宁为基地,双江、潼南寻踪觅迹,来一次亲情发小聚会。特殊年代,特殊环境,特殊父辈们的生活履历,留给发小特别的童年印记,这是四十七年后的第一次,发小们纷纷相应。哪怕我们家才到四川一年多就转回老家来,彼此的那份难忘,像磁盘向心力吸引着大家。每每看到群里一拨发小抵达遂宁,人们都会欢呼雀跃,让我感动得眼睛发潮,不好意思地扭头看向窗外。发小们也在关注我的行程,每隔一会儿,就会受到询问。一路往事如烟的闪回,相见时的种种假设,溢满整个大脑皮层。

          在缘情群里,从哥哥姐姐们的对话中,小时候诸多事由,一点点被放大开来,回到四十七年前从文山坐大军车出来,到开远乘米轨火车,再到昆明黑土洼凉亭货运站换闷罐车,一路风雨飘摇经过贵阳等地抵达重庆时,已经是第四日。那时的重庆还不是直辖市,属于巴蜀一部分。从云南过来,得坐二十五六小时火车,方能到达。

记得当晚住在重庆鹅岭附近。

二日清晨,天空飘着当地人习以为常的绵绵秋雨。一位年轻叔叔因故被耽误,独自站在画像前,遵循每天早请示、晚汇报的规矩,挥红宝书、喊口号、唱歌,虔诚与崇拜,庄严与肃穆,让领着大弟站在旁边的我,看得发呆,等那年轻叔叔把整套程序做完,才匆匆去吃他的早餐。那时的人,不论发自内心,还是形式要求必须如此,应该还有些真实存在的笃信。

          随后,我和大弟跟着父亲上了一辆大军车,继续赶路。我问父亲“双江在哪里?”父亲“嗯?”一声,想了想,回答:“在潼南。”潼南在哪里?大概父亲也只知道距重庆一百五十多公里的西北方向,得顺着205省道走上几小时。  小孩子的我,不再追根问底。在路上走了好几日,早习惯了路途的颠簸与漂游。

          那时的路况,做梦都想不到,柏油高速路面,自驾很快就可以长驱直入巴蜀之地,何等的快哉!         (待发)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老饕餮 3 0

接着来

07月10日 16:28

少女维特 8 0

期待更新

07月10日 14:2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