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 ——扶贫诗页

回乡

——扶贫诗页

 

 

在故乡

 

 

牛耕耘过的土地

是红色的

月牙耕耘过的天空

是蔚蓝的

飘着墨迹

 

老屋推到了

它在梦里

它在溪流的倒影

一次又一次将我喊醒

 

 

香在他心中的花朵

——致扶贫干部P

 

 

电话铃声响后,他说:

在办手续,中午能赶到

 

阅读,签字,看图纸

下村……我看着就心疼

 

下班时间已过,他脸色惨白

“不是说过几天才出院吗?”

 

阳光拽着时间退向窗玻璃,我看见

墙角的铁树抖了抖,也看见

 

时间避退的影子

原来时间也会避让,迎面而来的人

 

 

春节前的慰问


风站在草木尖上,一动不动
任鸟鸣催促

敲门声等了许久
叩开了唐士红的木门
曾经那个西藏兵因为脑溢血
露出了嘴唇直站起来的笑容

他两次用左手挡回了我
伸向他握手的手
他一直斜站着
我急忙递出给他过冬的红毛毯
他没有推托,一直斜站着
我知道他已经多年没喝酒抽烟
连茶已断了
出门的时候,我一直担心
那间丢个石头进去

什么都打不着的土屋
张开的三尺大嘴
会在他没有搬进帮建房前
突然把他吃掉

……我老是觉得,在这个人世间
我们欠他太多——

 

 

2020


春天的叶子认死理

在这个季节

他拒绝扶持
先开的花或后开的
他都把她们养大
并把她们的小果子
一样抚养成人

 

 

缺失

 

 

来云里村,海拔3100米

不为求雨不为见雪

只为动用4G的亲人找到

在缅甸在越南在泰国

在广州在浙江在上海……

这些国外省外

随父母远行的孩子

打个就读证明用微信传过来

装入他们的户籍里

以救济我们明白卡的统计

如未读,请注明原因

残疾,智障,因贫……

请接受义务教育帮扶

可转入特殊教育学校

 

 

无悔

 

 

梨园小学

随班就读9人

其中2个智障

明知道教学对他

没有多大作用

但我们仍旧

从最简单的称呼开始

教他拼读

爸爸 妈妈

 

这一缺失

像时间的流水

老师尽力去堵

还一边帮他擦脸洗手

仿佛他的语言

会从干净的皮肤里冒出来

 

 


自从城市的车辆搬空了老屋 
他的心里总是空荡荡的
每晚都在梦里,反复走那条乡间小路
看家神们空落落的眼神
有着某种不安和恐惧
总是看见那条老狗不停地往自己身上蹭,尾巴摇个不停
总是看见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走进了祖坟 
总是看见自己在楼房的浮萍上,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水 
而此时他正忙着点瓜。种豆 

 

 

点亮山村


一声声鸟鸣切碎了曦光,扶贫点亮了

金沙江和小江日夜抬着奔跑的播卡村
命运的绿色信封撞开灵魂
不再奔走的群山托举着天空寂静守护的秘密:
每一缕阳光都是村庄前行的脚印
拐了几十年弯才来到的自来水犹如一剂药
令村民们把老井往内心深处埋,直到遗忘

在乡镇府搬走以前
那万古的海早已搬走
一条阴船承载并养育他的子民
那句不愁吃穿的诺言早已兑现
只在追求更好
炊烟是农家乐的丰碑,香刻着
上可通神的广告语

新修的柏油路辞别了泥土
弯道里都暗藏着一支桨橹
像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楼房,熟睡在春日的婚床
风和时间从树下经过,去细数
鸟语和花香
种下的每一粒玉米、瓜豆、词语和旅游
一直被传说的阴河承载,并使劲、发芽、生长

一只巨大而隐形的手拉着驶向海蓝色的誓言
清晨院门开了,一声吱呀叩开了倾诉
那个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像采花的蜜蜂,又像
叶尖上滚动阳光的露珠
仿佛在酿制一杯烈酒
只那么一滴就令我醉倒在奔小康的路上

 


催长的楼房


以彝语命名的小村,收留了我的先祖

苦楝揪着时间长大
花落了。果落了
花又开,总结苦

缺水的地方,总是看天吃饭

自来水引进来,催长了楼房,浇灭了炊烟
电灯驱逐了其它灯火,更亮


它已不是我心中的故乡

 

 

播卡村是我的故乡,四围的山翻着绿浪

讲述一个传说:阴船到此停止放下我的祖先

先辈总是告诫我们:井不能掘得太深否则船会下沉

看看两边的金沙江和小江越陷越深

从此我总在梦里惊醒:

自己与船掉进了阴河……

今天它也不是我的故乡,我认识的亲人越来越少

它已没有炊烟,没有水井没有祖先遗留的

被时光磨打光滑而布满温度的双扇木门

没有三围粗的老梨树,猪牛羊也看不到了

鸡进了养殖场。今天它已不是我的故乡

白楼房代替削了屋脊的老土墙,铁门总是发出旷远碰撞

水泥路直达门口

原先封闭的墙体四处是钢窗的眼睛,占据高位的太阳能

抑制不住内心翻滚滚的狂喜总要

喷出几句欢歌和暖语

这些新生事物都不认识长满白发的我

它已不是我心中的故乡

 

 

酒房沟


一个没水的干梁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取名酒房沟

我可以确定那里没有烤酒,也没有多余的水和粮食

石板房离天空很远
离金沙江很近

阿兰嫁到那里
被烤成一根干枯的蒿枝

儿子嫁到河对岸,器质性精神病
女婿死于远方的矿硐

今年她搬进了安居房,不再去为水奔波


金沙江边

 

 

暮色用它的魔术把天地粘合

甚至使地成了天的天

不信你看看金沙江里

有多少星星在打捞渔火

那些星星都是天空从内心

掏出擦燃的火柴

又像是探望地球内心的眼睛

正照耀着尘世的孤魂

正照耀着记忆里的一小截村子

迅速推倒的老屋,让位给年轻的十八层

那些乡间小路也背上了

宽大肥厚的水泥铠甲

不是为了出征

而是蜷缩在人世

让后人将它忘记

让车辆代替牛羊马匹和人的脚迹

在江边码头丢失了它的三魂

冷漠如我

身边沉默的石头高过一切

那迟迟到来的弯月

像未说完的半截话

将暮色渡到了另一岸

 

 

酒房弯


名字的由来我没有听说过
那里有外婆的坟,草十分茂盛
一树星星化成了夜里
满天发光的柿子 

这个水声养大的小村
以酒的名誉钓金沙江的星星
钓钩就是犬吠声
拖着缓缓西行的那弯月

稻谷和高粱喂饱的石臼 
现在不知去向,石磨停止了

肺腑的喘,谷壳撒在招魂的路上
女人的草绳远过于长江却没有远方

低头认命的羊和毛驴有大声的抗拒
耕牛看见了失去耕索的闲置和悲喜
茅草房用它的坍塌
点燃童谣里的宫殿

 

 


打工的风,总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驿站
由风唤醒的溪流复原着风的形状与鸣叫声
也复原着在山与山夹持下
风那不自由的走向和似乎要夭折的弯曲
可以确切的说它可以飞鸟般回环
但绝不后退
有时它把我今天的群山直接推给了明天
它有四只笔命名为四季
把一张叫年的纸涂尽便更换另一页
记下的色彩是诗?记下的果实是散文?
记下的更替变化是小说?
而人生是经历后那揪心的疼

 

除夕前


东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拈着电线碰火,掏出
一座山的烈焰和浓烟
这个善于幻想的饿汉

一头燃火的金毛狮子一口吞尽

野兔,野鸡、獐子……
吐出过年的礼花和梦想
他咀嚼过的松叶林由绿变黄 
像一页祭祖的草纸。接着
他从鸡声里欲火里吐出星星的祭拜,黎明和桃花
吐出白房子的礼物和欢歌
两米宽的水泥路像一把把钥匙
载着单行道小车
打开乡村的春联之门

 

 

西部雨

 

 

我看见的雨是时间的鞭子,是天空抛给人世的小小头颅

如诺言似春雷燃烧农民的心鼓,唤醒做梦的眼睛

梦里的飞鹰,石头里的猛虎

落在屋顶,落在树枝花苞,落在水泥地板,枯草……

它们落下,点燃春天繁盛的最强音

 

它们清洗浸润绘画过的尘世:清新,耀眼更具顽强生命力

正午,你看它们唱响火焰之歌——

演奏着一万盏红灯笼的桃园,新建楼房像一树树

初绽的白梨花,来往穿梭着勤劳的蜜蜂

像灵魂里的黄金……

 

当它们向更低处挺进带走污腐,也不忘汇聚劝世警语

在沟壑里发出清越之音,并明白地告诉:再偏僻贫瘠

荒凉平凡的地方,都有祖国的光芒和恩赐

那些灰尘浑浊冬困倦意的记忆,被它们

敲打,驱赶,愚钝和贫困终究会被啄走。此时

 

我也绽开感恩,像一声凌厉的闪电划破人间疾苦

那些天上淌银子的神话,都一一抵达

我看见的雨是乡村转运的灯盏,是一个个落在我心上的

小小惊叹号,在红色的土里吐露它们的悲悯

它们伸出帮扶之手,在西部一声声虎啸中飞跃,升腾,拔高

                        

 

拱王山

 

 

从头屑里拱出来的铜

养活马踏露铜的传说

从手指从脚底

从全身从骨子里

挖出来的铜,不止养活

天南铜都,还养活了

灵裕九寰这块匾

和一枚世界之最的嘉靖通宝铜币

还壮大了祖国边防的枪炮

这些历史记载的笔墨

没有洗去内心矿硐的深与黑

没有擦去旷工的泪与苦

没有忘记泥石流夺走的生命

他们的灵魂一直在地底下奔走着

修复着这里的树木和花花草草

敲打着1859平方公里的土地

让他们脱落沉重的铜锈

让他们从一铜为大的阴影里

走出来,种植航空蔬菜养殖

麂子,发展金沙江中下游林业

建高速建跨省大桥建飞机场

把那些离散的魂接回来,让春天的嫩芽说话

让荒芜苍老的身躯焕发出三千年前的

蓬勃青春

和平广场的矿工雕塑,每一位矿工眼里

都有两滴至今没有流出来的铜泪

像两颗反身射向贫穷落后的子弹

弥漫着飞射而出的速度的坚毅

 

 

晨曦中的乌龙

 

 

一瞬间,乌龙就亮了起来

晨曦将橘黄的汁倾洒在它身上

像天主教堂飘来的乐音

抚慰着满山清明和我们的草木之心

 

马家大院的四合院,宁静、安详

斑驳的墙上,沧桑被白石灰粉刷

还隐隐传来记忆里的枪声,穿透檐角

我心里的痂痕,颤抖。感恩

 

四月的核桃树用绿叶擎起果实的希望

杨梅就红了,鸟鸣端出一餐盛宴

在群山的十里松涛,有隐隐的马蹄

举起酒杯,恭祝远方来的客人

 

农耕的牛角,犁具,镰刀,锄头

老式放映机以及岁月的铜制品

点燃时间拐角处的节点,像某一时段的灯盏

亮着,唱着,跳着,让位给城市前院的

万亩花束,被春天的力量加持,在风中奔赴远方

(注:乌龙镇是东川区唯一一个未被工业污染的农业乡镇。)

 

 

苦桃树的石板房

 

 

金沙江把自己,当成一块又一块

透明而流动的石板

没日没夜的,搬运着

 

石匠看见它,就在心里把山石

一块又一块切割,并且想象它们

聚集在屋面如波浪的样子

 

在一个家中它们被举在高高的位置

遮风挡雨

挡阳光

 

今天,石板已回不了石头也回不了山

被混泥土挤在尘土上,看上去一无是处

蒿草骑在它们头上,随风摇晃

 

 

马店村的杨梅

 

 

停车后经过一段土路,马店村的杨梅

红透了我对山水垂爱的眼睛

我的周身布满了杨梅红的光芒

几个老农像是深陷杨梅树中

他们每摘一枚杨梅,竹篓里

就多了一个红太阳

站在燃火的山岗上

我的思乡之情,被山风掀起

宛如杨梅的红里,新嫁娘从

春天赶来,她在此停留

在此倾诉:夏日的炽烈里

淡淡的酸里有无尽的甜

我想在此搭两间茅屋

搭成杜甫草堂的样子,风声

顺着茅屋和杨梅而来,伴着我

喝酒,唱诗,弹琴

 

 

鹊巢

 


在新村村,一棵枯萎的
老树,用它的上半身
托举着,一个鹊巢
它高于村两委,高于
夕阳。村主任张顺华
举起酒杯,一躬身就
拉下了黄昏,拉回两只
喜鹊,拉回十二个
驻村干部,拉亮了星星

他的躬身像是给邻里
道歉;那四百多户
新建房,像是图纸上
闪烁的电灯。他们
比鸡声起得早
打开红大门,迎接
领建房款的村民

灰鹊的鸣声里有妒忌

和猜测,它反复的啼叫

仿佛是,要阳光

给予它点什么

 

 

无人听见的乐音

 

 

鸟鸣沿着清晨的梯子爬上晨曦的琴弦

琢磨不见的音节,你站成一棵树

 

树有向着天空生长的能力

你知道这句诗的来历

而你是沉寂汇集了一树无人听见的乐音

 

你是竖琴,反复把自己演奏

操练者是你自己

风的手指拨弄着整个世界

 

 

腌酸菜

 

 

一棵棵苦菜,被母亲

横一刀竖一刀

像背负了十字

凉在草垛上

凉在树枝上

凉在草绳上

快要干的时候

将它们洗净

放进滚烫的大锅里

焯一道

保持着它们应有的脆性

然后拈起来

装进陶罐里

像我七岁的小腿骨折

把骨裂声密封进童年

之后

它腌制成可口的酸菜

我长成中年

 

 

老梨树

 


不需要严霜我已失去了花朵
脆弱的枝头承受不了鸟的起飞
思想在空气的怀抱里成长,一次次
在风中荡开,又一次次返回故里
没有离别的泪水
体内仅存湿润的呼吸,一步步退往生命的始点
根是我们一生的念想,有人寻到了自由

有人却一直在无耐中摇摆 
当体温回到当初的土地,就给这人世
悄悄地留下一具可以烧火的肉体 
结下的果子,都是满树的荣耀和富有
至今没剩下一个,而奉献碎裂又粘和
像看不见的气流,从另一株树芽
笔下生花,写给苍天一封回信

 

 

远征

 

 

脱贫是一枚寄给富裕的铜邮戳

高速路推动着群山在高原上奔跑

去锻打一把刀的锐利和锋芒

里面有一组炼铜汁汹涌沸腾的诗章

用南湖的见识喂饱的帆,在时间的江面

领跑人心

 

乡民是诗人的繁星,在一夜间结束了

饥寒和黑暗,甩开了贫困的铁锁链

凝聚成一轮喷薄的阳光;去剔除

贫穷的草房瓦房石板房,接通高压线

自来水和网络,拔出楼群与

笑语欢歌,以钢铁铸炼彩虹

拨亮了求知向往的眼珠

青春的憧憬辐射向四面八方,所有人

都团结奋战在一轮船上,承受恩宠

接受党的光辉。飞落的白鹳成了新建房

燃亮生活的火把照亮未来。穿过

世纪的隧道,让幽暗发光

让沉重展翅,让石头开花

让沉默讲话,去撞开时代铜炉的最高温

金光闪闪

 

南风还是春天的吉他手,奏响了

月异日新的虎啸,和胸腔中的轰鸣

豹纹在5G信号上烧灼,有狮王蜷伏

勇气的草木在人间勃发低吼

吐蕊啊,发芽啊,创新啊

在冶炼中结出国魂,像它一样裸露蓬勃

梨花的浪潮,把果实波给远方

枇杷树杨梅树核桃树柿子树的命运

正在展开,指向了敞亮、风暴和大海

我的脉搏里全是小康的晨鸟在鸣叫

掀开朝霞,那曙光就是

叩开金黄大地的指纹,解锁崭新的梦境

高处和辽阔,在寰宇的捷径上驮着我

向美向善的心思,像长征五号B

运载火箭,飞翔在强国梦的浩瀚里

 

 

新农村

 

 

风吹过山村,草木皆喜

朝着北京鞠躬

风大时,会欢呼:脱贫万岁……
风小时,会低吟:彼岸花开……

 

是风统计着楼房

还是楼房甘当风的蹄印

 

面对一幅幅崭新的山村图,我

欣喜若狂。我看见

楼房涌动,像群马竟发

奔泻一页页脱贫灯盏,加速并

 

照亮中国梦的史册。新建房钉紧在

崭新的时代,是祖国飞向富强的坚实的翅膀

 

 

芝麻开花节节高

 

 

从一声庄严的宣告开始

从从此站起来了开始

你一直从自己体内不断挖掘

从黑暗中挖掘光明

从无中挖掘有

从有中挖掘更多的有

从古旧的犁具挖掘耕耘机

从穷的泪中挖掘富的甜

挖掘小岗村的红手印

挖掘经济特区

从倒下的老土墙茅草房

挖掘砖瓦房

挖掘钢架结构

从你的经络里挖掘

互联网,挖掘5G6G

挖掘云计算,大数据

从河上搭桥

从山腹中穿过

从海洋筑路

把世界的怜悯筑牢

把村民搬进小镇

把小镇搬进城

给夜佩戴华灯

从喜中挖掘喜

从富中挖掘富

从温饱中挖掘小康

从小康中挖掘强起来美起来

再从有中挖掘无

比如无人驾驶

比如无人银行

就这样,从你黑色的虚无的头发里

挖掘一枚枚矿石

挖掘一滴滴奔涌的热血

挖掘一行行沸腾洋溢的诗

去撞响绿色、渴慕和思念

去撞响古钟的时间

去撞响年轻的臂膀的歌唱:

从梦想中挖掘现实

从现实中挖掘梦想

从梦想中挖掘飞翔的翅膀

驮着中国梦飞翔

 

 

致富路

 

 

一座山要走出去

要找路

一个灵魂要离开家园

要开路

铜长大了

是儿子

是顶梁柱

铜倒下了

转型

更名改姓

铜音不变

是路

铜是经济的翅膀

是一场梦

是活生生的现实

泥石流侵害的山体

植树是路

垮塌的房屋

重建是路

那香消玉损的大井架

思念是路

忘却也是路

苏式建筑的文物

存活是路

一个地名要飞出去

影视是路

名人是路

发展也是路

一条江奔向远方,还不够

再加上一条江

再加上一条路

于是就有了

追赶河流的高速路

像深谷里一声惊世的

仰天长啸

 

 

曙光

 

 

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破牢而出

时间用鸡鸣一次又一次擦亮我们的眼睛

崇高的嘹亮之歌瞬间奏响

 

黝黑的脊背驮着一个民族,从大地飘摇中

经过大变革和苦难

从历史的隧道喷薄诗歌的焰火

 

丛林的叶子点燃峡谷的晦暗

和广袤的荒凉,这无数的芒光像鼓声

擂响世界

 

那些金色那些红色那些朱砂闪着

光亮的未来像中国梦,令云雾身着荣耀

渐次隐去,而永恒的美山峰趁势把自己

 

展露出来。手执金光的梦草木把自己托高

不断听取悬在三十年后就要落实下来的

神赐之光

 

现在我和天空一样,填满了各个时期

和各类观念激荡的无限热量

风为又一轮时间的起航鼓掌

 

@初見小詩 @孤帆远影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古覃 5 0

美好心灵的赞歌!

08月04日 13:05

仲春竹青 2 0

谢谢咖啡豆、毛哥!感谢阅读和点评!

08月03日 14:36

08月03日 13:15

推荐文章

合集

红土高天

合集

共4篇

总阅读

27336

总评论

21

总获赞

66

总分享

5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