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来说说我的北海1040之旅,奥斯卡欠我一座小金人!

在“彩龙”群里看到一篇名为《我在北海1040传销窝点的日子你没有骗我,我却上了》的文章,突然想起去年9月的一次北海1040之旅。

故事大概要从大二就说起了,大学在东北上的,大二的时候当了学姐,初来乍到,新鲜感和自来熟,我认识了一群学妹,其中就有后来带我去北海的那位,暂且称她为小A吧。

大学的很多时候就是和他们一起玩耍的。因为爱玩,又是同龄,相处得也是不错的。只不过大三之后,忙于工作就有点疏于联系。直到17年年中,意外之后拖了半年的妈妈最终没醒过来,爸爸又在短时间内重新找了,工作遇到了瓶颈,结束了三年多的异地之后,男朋友却喜欢上了冷暴力......一下子接受不了的我就开始了“no zuo no die”的日子,抑郁与躁狂,眼泪与大笑随意切换,活脱脱一个神经病。身边的朋友也只能无语地陪伴。很突然地,她与我联系了,时不时地和我聊聊工作、聊聊大学的日子,周末会来我住的地方约我吃串喝酒,甚至还见证了我与好友的“6万赌约”,当然,因为之前就熟识,也就没有多想。我本就是一个“薄情”的人,离开一个地方或者一群人之后,就不太会刻意去联系。若是见了面或突然联系,仍然可以彻夜长谈。

就这样大概持续了两个多月,突然有一天,她说要来找我一起吃饭,我那时候因为精神状态不太好,不想情绪影响到身边的朋友,就自己租了个房子单独住。她来,我忘了我自己做的饭还是出去吃的了,对于那段时间的大多数事情我现在似乎都不太记得了。吃完晚饭我们聊了很久,聊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她说有个事情想找我帮忙,是客户的事情,且在我的专业范围和当时的工作能力内。我思考再三(主要还是怕自己做不好,丢了她的脸和专业的脸)没有立刻答应。

在之后我有去翻阅相关的书籍和资料,她也找我说了很多次,甚至还带我去参加了一个类似于“发布会”的活动,熟悉了一下她的圈子。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可能是当时太闲吧!),我就答应了她,说试试。我以为的是她就把客户的需求和资料给我,我就可以开始工作了。但是迟迟不见她给资料,我甚至还催过她几次。

几次之后,她终于开了口,说客户是在湛江(对,湛江,你没看错,后来去网上了解了之后知道,很多都是以湛江为出发点,然后一步一步地到达北海的),需要坐车过去面谈,我犹豫再三(似乎那段时间很爱犹豫),工作确实走不开,就列了个用得到的资料清单和需要回答的问题列表,尝试着教给她相应的知识。期间见了几次面,微信上也一直聊着,当我试图再教给她一些知识,让她可以自己去把需要的资料带回来的时候,她都会转移到其他话题上(当时并没有这样觉得)。

后来还是答应她和她去湛江了。我给她发了我的身份证信息,买了票。秋初,考虑到湛江那边也不冷,那时候我也很少用化妆品,行李就很少。一早就出发了,到高铁站遇的她,见面之后我说去取票,她告诉我不用取了,她公司在高铁站有熟人,已经帮忙取好了,然后就跟她去了一个卖特产的便利店,找到里面的工作人员,还就真的取到了票,一个信封装着(我现在都还没弄清楚,在没有我身份证的情况下,那票是怎么取出来的)。我一看,是“昆明南——南宁东”的票,我问为什么去南宁啊,她告诉我说是客户在南宁,我们坐到南宁,然后客户直接从南宁接我们去湛江,我信了,但是将信将疑。

我记得是四五个小时的高铁吧。我们就到了南宁(在这里要说,那地方真的很热啊),出站路上我一直在催他打电话给她的客户来接我(时间紧,任务重,我急着回去上班),直到我们出了站她才打电话。打完电话之后她不是很为难的告诉我说,客户说不在湛江,在其他地方(具体哪个地方我忘了,我只记得她说的那个地方离北海很近,大概是在为去北海做铺垫吧)并且好像是做工程,出了很大的事情。然后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联系自己在南宁的同学,就在南宁住下,找同学叙叙旧,明天一早应该是可以见到她的客户,并把工作的事情了解完了,之后就赶紧回昆明,把事情做好。她想了一下,告诉我说,要不我们去北海吧,她有个表哥在北海做生意,刚好那个客户现在在的地方离北海比较近,可以让她顺道来北海接我们,也是一样的。我已经开始怀疑了,但是好久没看海了,就去吧。然后我说我们去买票吧,她说不用,来找她表哥的,就让“表哥”给我们买。接着她就给她表哥打了个电话,应该是“真表哥”吧,听得出撒娇的语气。打完电话之后她告诉我说她表哥帮我们订了票了,一会会有人送来,我们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我们就在南宁东的候车厅里等着,期间我也说几次,其实我们自己买就好了啊,不需要麻烦别人的,她说没事,不麻烦,那是她表哥嘛。我们在候车厅买了水和吃的,还玩了几次抓娃娃机(反正我是抓不到,消磨时间嘛)。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吧,还真有人送票来给我们了,也是没有用身份证就取到票了,这次我更加怀疑了,问她,她说是她表哥以前是做旅游的,这个票是旅行社那边帮买的,不需要身份证就可以取了。我认真检查了一下车票,发现取票地点是桂林,且时间是在前一天,但是这次我没说什么,只是加固了一下自己心里的防线。

南宁到北海我记得是两个小时吧,一路上我们有的没的地聊着天,很快也就到了(北海更热),出站之后,她表哥已经在火车站等着了,然后我们打了个车,我犹豫着要不要订个酒店啥的,问她,她就问她表哥,家里是否有房间,要不我们自己定一个房间吧!她表哥说有的,怎么可能你们来一次还要出去住的。去到她表哥的住处之后,确实有。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我很奇怪,一个人为什么住三室一厅,她解答了我的疑惑,她表嫂们回老家了,之前是一家人住的。

简短的休息之后就出去吃饭了,刚好旁边有个万达,吃的是椰子鸡,因为低估了北海的热,吃完饭还去商场里买了条裙子,想着第二天去海边走走的时候穿。在这期间“表哥”已经开始在给我们(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介绍北海的各种欣欣向荣和“国家的政策红利”了(当然政策红利是我归纳的,他们这些做传销的话术都没有我专业),晚上回家看电视的时候也是在讲这些(具体的话术和网上那些差不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网上搜搜看)。

生性慵懒的原因,我第二天起得很晚,估计是等不及要给我洗脑了,我被催着起了床,不舒服的原因(在此得感谢我的例假),我状态很不好,简单吃了点早饭,“表哥”说带我们逛逛北海,我说不需要麻烦的,作为一个爱玩的人,我可以带她自己去玩的,让“表哥”去上班(据说“表哥”是在北海做大米的生意的,算是小有规模了),但是“表哥”说好不容易来一趟,没事,他陪我们走走,还可以当导游,生意的事情是小事。然后包了个车围着半岛转了一圈,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这里说的该去的地方包括北海标志性的景点,还有就是“1040工程”的“必去景点”——各大楼盘,我之后在网上搜,好多帖子都有提到这些地方),不该去的地方也去了(因为自己爱玩的原因,有提前了解过北海,有些地方不在“1040工程”的路线上,但是我提出来了,他们也不好得不去),因为我不舒服的原因,行程比较慢,早上的行程到一点多两点才结束,吃完饭之后我去诊所买了些药(北海的药很贵,药店也不多),回到住处睡午觉。估计是看我太能睡了,“表哥”下午有点急了,说来都来了,还是少睡多看,多了解了解北海这个城市。

差不多四点钟,我开始了下午的行程,主要是我要求去的银沙滩(金沙滩早上就去了,确实这两个地方人很多,成群结队的也多)、红树林(这里还是很漂亮的),以及据说是将来会很有潜力的北部湾新区(必去,一路上还是不停提到邓小平主席以及胡锦涛主席,据说是他们俩要大力发展北海的)。下午的时候身体稍微舒服了,所以一路上的景致还是很美的,加之“不知者无畏”,我玩得还是很好的,“表哥”的介绍也还是相对比较隐晦,听着也没有太多不舒服。

晚上回到家,也是出去吃的饭。晚上的时候小A就有点“兴奋”了,拉着“表哥”要他介绍一下北海这个城市的发展和“投资”潜力,表哥讲了很多(和网上说的那些差不多),话多的我安安静静地听着,讲了很久之后,小A突然要求“表哥”给我们讲讲这边的“政策红利”,表哥再三推辞,说自己也是门外汉,然后小A就说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嘛,“表哥”说他认识北海经投局还是什么局的一个主任,小A就说,那你可以请他来给我们讲讲吗。表哥很“为难”,我心里其实已经十知八九了,就配合小A演戏,让表哥请来讲讲嘛,我们家族比较大,了解了解之后,还可以回家和他们说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表哥“很为难”地打了电话,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直奔主题,请人来给我们讲讲,“遗憾”的是“办公室主任”他第二天有事,来不了,只能派他的秘书来给我们讲讲。商量好了之后就各自洗漱睡觉了,我和小A两个人一起睡的(认识都四五年了,在昆明的时候那次她来我家,我也是和她一起睡的),躺在床上我开始查一些关于北海传销的帖子,越看越兴奋,直觉告诉我,是的,我现在居然在传销组织里,然后脑子里就开始思索要怎么应付。不知者无畏吧,我居然一点害怕的想法都没有,只觉得刺激。甚至还和男朋友(当时还没分手)微信说这个事情,告诉他我的打算。其实我不知道这样的男朋友是好还是坏,好的是他完全相信我可以处理好这种事情,也没有任何责怪和怀疑,坏的是他似乎都不担心我会出什么事情。

第二天我还是起得很晚(网上的帖子说基本是八点就开始给你洗脑了,但是我睡到了9点多),“经投局秘书”(女)都来了我还没起床,我满怀歉意的起来,洗漱,坐下喝水,听讲,如果说之前我是怀疑的话,这个“秘书”说不到十分钟我就百分百确定这是传销了,因为她的普通话实在是太差了!!!并且讲起来还结结巴巴、磕磕绊绊的,内容和我前一天网上看到的大相径庭,我能说我前一天网上看过那些之后,只要用点心,我都可以讲得比她还好!(惨了,暴露了,大家还是要相信我的人品的哈)讲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我开始闲不住了,也失去耐心了(当然,我一直都在配合着有耐心,甚至时不时还提出个“问题”和“见解”),我就开始问小A,那个客户什么时候来接我们?我们弄完之后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你走不走......我拉着小A讨论,并且在微信上和另一个朋友(就是6万赌约的那个朋友,小A也熟识的)讲传销这个事情,甚至还告诉他这个“秘书”讲话有哪些漏洞。引起了“表哥”的不满,说我们不尊重人。我实在演不下去了,就和朋友说了,让他配合我演个戏,让他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生病了,很严重,然后我演一个“仗义”的好朋友,要回去帮忙照顾一下。可能是担心我吧,那朋友一打电话来,就火急火燎地要我赶紧跑,啥都不要要了,赶紧跑,然而我还是很淡定地演着我的“戏”,故意说的很大声地“啊,怎么会这样,没事没事,你不急,我和XX说说,我尽快赶回去......”

因为打电话,“秘书”的介绍不得不中断。挂了电话我开始收拾东西,说事情很急,我要赶紧回去了,他们说还没订票啊,我说边走边订;说吃了饭再去啊,我说不行了,事情很急,要赶紧回去,在路上随便吃点就好了;他们说只有下午的票了啊,我说没事,我订了机票,现在就走......看我坚决要走,并且只字不提传销,两“兄妹”急了,小A开始大声质问“表哥",为什么要找人来给我们讲课(不是你要求的么?),害得学姐以为我们是做传销的,这样回去我们怎么做人啊(一语双关,还有一层意思是,学姐,你最好回去别和其他人说,不然你也没办法做人啊)。我在旁边还说“XX,你不要这种说你表哥,咋可能是传销的,你看他,昨天还带我们到处玩,好吃和好喝呢照顾我们,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呢哥哥”(不得不说,我还是蛮能演的,奥斯卡欠我一座小金人哈)。然后低头继续收拾东西,假装订票。期间“兄妹”俩又是吵又是劝的,希望我留下,但是我很坚决要走,不然我“朋友一个人在医院耶”,期间小A还打了电话给那个朋友确认是不是很严重(那傻缺居然说不严重,what,怎么想的?)。小A挂了电话说,要不再呆一天,那个客户还没来,明天就来接我们了,学长也没有多严重。“不行呀,他一个人我不放心啊,而且我也要上班了,你看我之前给你的那些资料和清单,带回来我看看吧......”,我很坚决要走,小A劝不住,只能和她“表哥”在那里吵吵,大概也就是围绕是不是“传销”的话题,见对我丝毫没有影响,小A说要和我一起回去,“一起来的就一起回去”(其实看得出来她并不想走),也开始假装收拾东西,边收边劝我留下,表哥送走了那个“秘书”,然后回来继续说他们不是传销,让我不要相信网上说的那些,回去之后不要乱说等等。收拾完东西,小A还是打算让我留下,我问她走不走,她见我实在说不动,也在犹豫着。我狠了狠心,没管她,自己上了电梯。

上了电梯我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很快。深吸了一口气,滴滴打了个车去高铁站(根本就没有机票这回事,高铁票我也还没订,戏到这份上了,就只能走了,至少是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小A打电话来,说她也下来了,要我等等她。我心软了,我还是愿意相信她的。滴滴到了,我等了她,带着她去了高铁站。在车上订了最早的高铁票,还和滴滴司机开玩笑谈论了一下北海的传销。

买到的是下午的高铁票,我们去车站旁边的一家小餐馆坐下吃饭,我问她走不走,她说要等那个客户来接她,她打电话了,客户下午就来了,让我也等等。(纳尼,刚刚还说明天才来的,怎么变成了下午?什么时候打的电话?我怎么不知道,难不成就是我坐电梯下来的那几分钟?)当然,我没有说什么,还说一副坚决今天就要回去样子,完了,还再三交待了,要怎么提问,需要哪些资料。我再三确认她说的客户是否下午就来,她是否要和我一起回去,一个人在这里是否有问题,对于“传销”只字不提。期间她还是说了,她也不知道这表哥居然是做传销的,要知道就不找他了,我们自己玩,我还是一副维护她“表哥”的样子,旁敲侧击地,她也告诉我回去最好什么都别说,不然怎么面对其他人呀。

我提前了一个小时进入候车室,我再一次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她说她就在门口等她的客户来接她,我拗不过,就自己进去了,偷偷躲在可以看得到她的地方观察了一会。坐上火车那一刻,心里才完全舒畅和轻快起来。从北海到昆明的这一段路,风景还是很不错的,喀斯特地貌和丘陵的交错,偶然路过的小村庄,炊烟袅袅,静谧美好。

就这样我就回到昆明,继续我的生活。后来我了解到,我去的应该是南派传销,因为南派不会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北派会。

未完,续不续就看情况了。。。。。。

 

传说中的1040进阶图(来源于网络)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