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红了(第66章)

 66

李晓瑞和夏春珍走在村子的便道上,她们都没说话,身边不时有车辆经过,有的还奇怪的看他们几眼,毕竟,现在走路的人少了,人家出门都是坐轿车,骑摩托,或者乘坐乡村小班车,就是那些外壳漆成黄蓝两色的面包车。

妈妈,对不起!李晓瑞眼泪终究没忍住,你骂我吧!

你傻啊!夏春珍也哭,是妈妈不好, 妈妈应该早点摆脱这样的生活!

我们先堵车坐到集镇上吧!李晓瑞心疼的喘不过气来,我爹,他不会来找我们了!

好。夏春珍指指前面,那里有棵大树,我们在树下等车吧!

母女俩在树荫下等了十几分钟,就看见黄蓝色的面包车慢腾腾的过来,李晓瑞赶紧招手,面包车停下来,车门打开,里面的人坐满了,没空位。

不好意思,你们等下一张车吧。司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没空位了,超员要着罚款的!

好好,我们等会。李晓瑞赶紧道谢,谢谢你。

你们来坐吧,我们前面村子就下了!两个四十几岁的女人站起来,你们是撒多村老李家的人吧,要到集镇上听人家唱调子嘎?

嗯嗯,是的。夏春珍胡乱点头,你们坐,还有一段路,天热,别下来,我们再等等!

就在前面了,不怕!两个女子还是下了车,我们农村人,太阳晒晒不咋个!

那就太感谢了!夏春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人家陌生人尚且知道她们不能远距离走路,可是,李兴耀呢?哎哎,当时应该要开着车走才是啊,真的是气糊涂了!

不谢不谢。一女子笑,这点点小事,莫放在心上。

李晓瑞母女俩对视一眼,内心悲凉,也没多说,就上了面包车。半个多小时到了集镇,买了班车票,就坐车回县城。这些年,班车方便,每隔一小时就有趟车,她们没有等多久。

该结束了!夏春珍闭了眼,靠在座位上,五十岁又如何,有工资,有独立自主的能力,干嘛要让自己活得那么悲惨!只是,想到身边的李晓瑞,夏春珍的心里,长出了一只手,紧紧的掐住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

回到家,已经接近7点,夏天日长,太阳还热辣辣的照在客厅。夏春珍简单弄了面条,母女俩胡乱吃了点,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卧室。睡觉是不可能的,满怀心事,满腹心酸,急需向人倾诉。李晓瑞在微信上和杨青山聊,文字流水般倾泻过去,杨青山本来正陪着市级挂包单位的几个人吃饭,看到李晓瑞的短信,就离开饭桌到食堂外面打电话,问了大概的情况,安慰了几句,说再过一小时给她电话,就匆匆返回饭桌。李晓瑞越加郁闷,翻了半天的通讯录,只好找自己的两个闺蜜聊天,可惜人家还是有事,最终拿出了傲慢与偏见英文版,大段大段的朗读。

过了一会,李晓瑞听见门响,然后听见了小姨的声音,她赶紧跑出来,就看见小姨和母亲在沙发上说话。

小姨!李晓瑞眼泪刷刷下来,跑过去抱着夏浅浅撕心裂肺哭出声,小姨,他们欺负我,欺负我妈!

丫头,别哭,你把小姨的心都要哭碎了!夏浅浅的眼泪也下来了,在电话里跟姐姐聊了几句,了解了事情的因果,气得半天说不出话。她本来带着一群记者在火把节晚会现场采访,接到姐姐的电话,赶紧找人来帮忙,才跑出会场,那不知会场外面人山人海,大街小巷连行走都困难,担心姐姐,打了几次电话,根本没有信号。也不知道姐姐走了什么运,之前还打通了电话,让她知晓了姐姐的事情!暗自庆幸,赶紧在人流中穿行,一路看见街中间隔着不远就有个熊熊燃烧的火堆,还有无数围着火堆狂欢的人,有的唱歌,有的跳舞,整个县城,简直是狂欢的海洋!难怪人家称火把节为东方的狂欢节,夏浅浅深以为然。狂欢的氛围越加深了夏浅浅内心的悲凉,她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走到了姐姐的面前!累了一天的夏浅浅,感觉自己已经变成沙滩上的死鱼,却在接到姐姐电话的瞬间,化身钢铁女战士!

丫头,你别哭!你听小姨说,你的事情没什么,你奶奶可管不了你谈恋爱!可是,你妈的事情才是要解决的大事情!夏浅浅疲惫的运转着大脑,她觉得自己再这样累下去,估计距离光荣壮烈不远了!晓瑞啊,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别再给你妈添堵!乖,你安静一会,去你卧室里睡觉吧,我和你妈妈商量事情!

我不能旁听吗,小姨?李晓瑞可怜巴巴的看着夏浅浅,她觉得自己就是只被抛弃的小奶狗,世界都是灰暗的!

我和你妈在商量怎么对付你爹!夏浅浅用手拍拍昏沉的头,宝贝,你不合适留在这里!

好吧!李晓瑞想,自己还真的不适合留在这里。可是,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她真的无法对母亲的痛苦无动于衷!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即使父亲让自己恨的咬牙切齿,可内心里,她是真的不想他们彻底分开!想到自己以后就像那些父母离婚的孩子一样,在节假日里,要么只能看见父亲,要么只能看见母亲,早已成年的孩子,还是忍不住悲从中来,恨不能抱着谁,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姐,你这次是真的下决心要分了吗?看到李晓瑞慢腾腾的进了卧室,关上门,夏浅浅才问姐姐。那孩子也需要安慰,可她,真的累了,也分身乏术。

是的。夏春珍安静的看着妹妹,眼泪早已流干,她现在,已经没有眼泪了。浅浅,按照他的本性,我不可能争得到房子,我想,首先是要到外面租个房子吧?

姐,你想清楚了,你已经五十岁了!夏浅浅的心,一阵阵疼,这个房子是因为你才买到的,你们分开我同意,但是,你不要房子,我不同意!

浅浅,我累了,争不动了!夏春珍苍白一笑,我只想自由!

姐姐!夏浅浅哭了,她的姐姐,好强,善良,一辈子把面子上的事情看得大过天,现在,是真的彻底放弃了一切!姐,我就是心疼你,心疼你苦了半辈子!

不怕,浅浅,姐现在终于彻底明白了,也放下了!夏春珍理了理夏浅浅额前的碎发,现在,晓瑞长大了,她找到了爱自己的人,我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姐!夏浅浅无法自已,她在小说里可以把每个人的爱情都写得很完美,可现实里,她身边的每个人,都活得疲惫不堪,不人不鬼。想到那些孤寂的夜晚,她对着电脑,边打字边流泪,夏浅浅的心,就长满了荒草。姐,你要保证自己好好的!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爱自己!

我保证!我一定保证!夏春珍轻轻揽过夏浅浅,似乎她才是最需要安慰的那个人。浅浅,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这几次,每次见你,脸色都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

有点。姐,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夏浅浅看看手机,姐,我得走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要安排他们住宿,要给他们找材料什么的。

去吧,浅浅,赶紧安排好去睡觉!夏春珍站起来,走吧,我送你到楼下!

夏春珍送走夏浅浅,就回卧室,打开电脑起草离婚协议,她不会再争吵,也不会讲道理,房子,车子,她什么都不要,她只要自由!十年前她最好的闺蜜离婚,几乎是净身出户,她为此骂了闺蜜好几顿,说她傻,不要钱。闺蜜当时说,只要能够跟他撇清关系,我宁愿倒贴钱给他!原来,死心就是我只想放弃整个世界,也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

夏浅浅艰难的穿过狂欢的人群,来到会场时,晚会刚好结束,她赶紧带着人回酒店,一一安排他们住下,已经过了十一点。路上的人没有减少,倒是越来越多,估计很多人要不睡觉了。打车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走回家。才走了一公里左右,她感觉自己就要喘不过气来,胸口闷,心慌,脚也抬不起来。看见有张电动车停在路边,好像是准备拉人的,赶紧走过去问,骑车的是个三十几岁的胖女人,就等着火把节人多交通管制用电动车赚点钱,见到夏浅浅过来问,就说了翻几倍的价钱,夏浅浅没有力气讨价还价,就点头同意,让胖女子送自己到医院,急诊科医生询问了下夏浅浅的情况,说她疲劳过度,先挂两瓶点滴,情况没有改善的话,第二天再做进一步的检查。夏浅浅知道自己的情况,一天17、8个小时不睡觉,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一个人躺在急诊病房里输液,夏浅浅不敢睡着,她怕针水打完了医生不知道,危险。就使劲张大眼睛,盯着输液瓶看,但输液瓶慢慢幻化成姐姐的脸,李晓瑞的脸,自己儿子的脸,夏浅浅慢慢意识模糊。李海峰没有电话过来,他以为夏浅浅陪客人去吃羊汤锅了,却不知夏浅浅是在医院里输液。夏浅浅也没打算给他电话,输液也要家人陪,在她看来,太矫情了!大晚上的,自己一个人累就是了,没有必要全家不得安宁!

夏老师,你输液啊!一个声音把夏浅浅吓醒,她的意识回来了,才看见县委办的信息科长走进观察室。两人仅是熟悉,平时没有什么交流,却没有想到在火把节前夜相遇于医院急诊科!

李科长,你也来输液?夏浅浅见到李洪江,竟然有见到亲人的百感交集。

是啊,今天一天整材料,头晕得很,输点液,补充体力!李洪江也很高兴,毕竟,有个熟人说说话,比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待在观察室好多了!

哎哎,你们也是忙得很啊,随时看见加班。都在一栋楼上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好多人叫不上名字,但脸是熟悉的,何况,都是县委部门,工作交集多。

没办法,事情太多了!李洪江躺倒床上,护士进来给他挂水,看了看夏浅浅,说了声针水完了按呼叫铃,又走了出去。两个人成了病友,就聊起了各自工作中的酸甜苦辣,聊着聊着,话题转向了脱贫摘帽,自然就说起了自己的挂包户。

我挂包的有家太惨了,他们家男主人是残疾人,只有一只手,有个儿子在外打工,女儿三十岁了,脑子有问题,时不时怪喊怪叫的,第一次去的时候,把我们办公室那个小姑娘吓坏了!李洪江苦笑,那姑娘长得也算可以,可惜精神有问题!

那,她妈妈呢?夏浅浅的心,揪了起来。一个残疾人父亲要照顾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儿,真的惨!

她妈生病不在了。李洪江也黯然,我挂包四家,就这家最惨。如果没有政府支持,他人的帮助,他们,绝对没法过上好日子!

是啊,我挂包的有家也是这样。夏浅浅感叹,一个60岁的脑子半清醒半不清醒的爹,带着个智障儿子!第一次见,我还真没想到,他们的日子如此悲惨!房子是低矮的两间,没有楼,火堆烧在堂屋中间,没有火塘,就是地面上有个火堆!上面支着个铁三角架,床就在火堆边,也奇怪,那火堆没有烧到床!唯一的电器就是个电饭锅,其他一样都没有!今年,政府兜底,帮他家建房,两个人也纳入低保。我每次看见他们,都想流泪!

有时候,看见村里的有些人心里是很不爽,但是,更多的人,确实需要帮助!李洪江看到夏浅浅的针水快没了,帮她按了呼叫铃。所以,我们辛苦点,也是应该的!

是啊,夏浅浅深深叹了口气,我挂包的四家,只有一家生活勉强过得去,其余三家,都很困难!听说还有些困难户,也没纳入建档立卡!

主要是我们的贫困面太大了!李洪江也叹气,每村的建档立卡户有名额限定!

只有5个月了,也不知道今年的结果会怎样?夏浅浅有些走神,那么多人,那么多钱,投入脱贫,到底成效如何?

谁知道?!李洪江和夏浅浅一时间,竟然有些茫然,观察室里,诡异的安静。一年的时间,三个百日会战,十大工程,举全市之力,梨叶县,真的能够摘下戴了整整三十年的穷帽子吗?恶劣的外部环境,一直是梨叶群众奔向小康的拦路虎!

 输完液,已经差不多凌晨2点,走出县人民医院,大街上依然人来人往,很多穿着民族服装的男女在围着火堆跳跌脚舞,看着欢乐得很。两人的精神明显好多了,李洪江主动送夏浅浅回家,夏浅浅也没拒绝他的好意,毕竟,走到家里还有一大段路。

悄悄打开门,夏浅浅躺到书房的小床上,轻轻闭上眼睛,她觉得,2016年,每天的时间被无限拉长,有时候,一天堪比一年!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8月28日 12:23

08月22日 18:19

08月14日 21:56

08月14日 21:34

推荐文章

合集

苹果红了

合集

共74篇

总阅读

608062

总评论

568

总获赞

2530

总分享

46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