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菱角塘的菱角

那时菱角塘的菱角

  昆明有条菱角塘路、有条红菱路、还有茭菱路,都在人民西路的赵家堆附近,都和菱角有关。说明古时候至少在清代,这里还是滇池的一部分,盛产菱角,而且还是红色的菱角。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菱角塘也还没有完全消失,依然可以采到红菱,只是费力一点,要划着大木盆到塘子深处才能采到菱角。

  现在滇池水位下降,这些地方都成了闹市,哪里还有菱角的影子?就连濒临滇池的村落、湿地也没有菱角,要认识菱角,还得到农贸市场,那里有从外地运来的菱角出售,但红菱很少。

  我小的时候,别说菱角塘,就是在西坝河里,就有菱角。

    与采莲的风雅相比,采菱显然更具有生活的气息。最近读的王维在诗里写到菱,便是有烟火气的画面。“渡头烟火起,处处采菱归”,“采菱渡头风急,策杖林西日斜”。南宋诗人陆游也写道:“家家麦饭美,处处菱歌长”。每当读到唐诗宋词里采菱的篇章,我就会回忆起小时候在西坝河、菱角塘里采菱角的趣事来。       

    夏天的西坝河岸边总是会漂过来三三两两的菱蓬,用竹竿把菱蓬从水里趴出来,翻个身,就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菱角围着株心左右错落地排开着,只等待我们挑挑拣拣:这个有点老了,皮上的红色有些暗,只适合煮食,不要;那个还只有指头大小,“身量未足”,水是水嫩,口感还未到最佳,不要,再给它多长些时日吧。夏天爱在水里扑腾的娃娃都知道,只有那不大不小颜色又红得正正好水灵灵的菱角,才包裹着最可爱的白白嫩嫩小元宝似的菱肉,可以现剥现吃。采完了菱角,再把菱蓬扔回水里,它就一荡一荡地沿着河流的方向漂走了。从这个娃娃手里幸存下来的菱角,不知哪天又会落入另一个娃娃的腹中。

    只是,没有在河里翻腾过许多浪花的人,是找不着菱角的——它的叶子紧紧贴着水面生长。从小小的一簇,只五片六片叶子围着中心微微挺立的株心,不动声色地往外舒展,直至铺成团团的一株。小时候的我曾以为菱是不开花的,又或者是从没想过菱花是怎么开的、菱角是怎么长的。因为我一直觉得它自己就是一团花,各种青绿、浅黄、砖红的叶子层层叠叠地铺展在水上,有一种极富秩序感的几何之美。它自己就是一朵舒展、细密、隽秀的菱花。后来翻看资料才知道菱也是开花的。只不过那花开得又细又小,白白的,没几日就沉到水下,在无人看到的菱蓬下默默生出一只又一只菱角。    

    菱角塘的菱是四个角的,两长两短,和西坝河里飘来的菱角不一样,很有名。所以,有时,几个小伙伴会相约到菱角塘去采菱角,专捡四个角的菱角采。我们大老远地跑来,才发现,菱角塘的菱角,要到塘子里去采,游泳进去吧,危险,塘子底全是稀泥,“瀚”下去不得了,越陷越深。况且,冒险游泳进去,采到菱角又放到哪里?当地的人是用家里的大木盆飘在水上采菱角,也不能大人坐在大木盆里,而是和我们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女娃娃坐在大木盆里到菱角塘深处采,采到的菱角就放在大木盆里。一个女娃娃看我们为难,就主动借我们大木盆划进塘子里采菱角。我小时候吃到的四角菱,就是菱角塘出产的。后来到了外面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的菱角竟然还有别的模样,一角二角三角,甚至还有无角的菱。在古时候的说法里,四角的菱不叫菱,而被称为“芰”。 

每到夏天,昆明街头卖菱角的人很多,不用秤称,是用一个“钢宗碗”舀着卖,堆尖一碗就两分钱。四个角的菱最好卖,她们都说是菱角塘来的。这我相信,我去菱角塘采过的啊。除了生食和清煮,我妈是湖北人,还会了菱角炒肉片。菱角切成小块,与肉片同炒,加一点自制的腌菜,再放入一些用来点缀的青红椒丝,快炒装盘,摆得红白相间,鲜嫩可爱。吃起来清爽可口,还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甜悄悄藏身在肉片的咸香里。

但肉片炒菱角不能常吃,肉、油是限量供应,哪能常吃?我们最多的吃法,就是清煮菱角。煮熟的嫩菱有荸荠的口感,但比荸荠糯。菱肉也有点脆生生,但又比荸荠的脆软上几分,它的口感也细糯,但这糯又是清新和爽快的糯。

菱角塘的菱在餐桌上还有另一项隐藏技能,当时就少有人知。菱蓬下拖着一根长长的褐色茎须,一直垂向最深的水底。摘下菱茎,撸掉上面密密麻麻的小须,清洗,用水焯至熟,沥水后切成小段,浇上一点点麻油,一点点酱油,一点点醋,再一点点糖增鲜,最后撒上一把青白相间的小葱末,韧而香,余味长,这道菜,只有菱角塘的居民才知道,也只有他们有条件做这道菜。做这么一道菜费时费力,要翻许多个菱蓬才能凑成小小一碟,别的地方哪儿找去?即便是菱角塘的人,也很少有机会常常吃,只有来客人了,才大费周章地弄这么一小碟,往往难以吃得尽兴。现在,更无人知道了。    

最后,要更正一下:茭菱路和菱角没有关系,和菱角塘有关系。茭菱路过去叫“交林路”,是因为这条路有交通厅、林业厅运输公司等单位,就取这两家最大的单位的首字组合命名,后来,这条路延伸,经过菱角塘小区,才改名“茭菱路”的。

 

注:图片均来自网络。致谢!


网友评论

2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8月16日 16:34

东风5A 10 0

小时候Ke菱角塘洗过一次“澡”,差一点被淹着,因不会“洗澡”,拿水草捆水葫芦,做了个救生圈!一用就翻掉;另外是跟大一点的邻居Ke,他们Ke摘菱角被农民逮着,农民用柳条打的浑身是道道,我因为小没有参与(主要是不会“洗澡”)幸免于难!

  • 昆明工人新村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不知您小时候有无买菜经历?最近我又写了一篇过去买菜的旧事,请批评。谢谢!

    2020-08-15 16:04 0

  • 昆明工人新村  : 我Ke菱角塘采菱还算幸运,没有被打,还有一个好心的小姑娘借我们木盆划进去,回忆起来像菱角般甜甜的。谢谢!

    2020-08-15 14:17 0

08月15日 13:24

魔笛 7 0

菱角塘小区的居民 ,大概大多数 是从原来武成路青年路一带拆迁而来,我一位长辈即住在此,原来住武成路铁局巷,记得以前那里是清一色的一颗印小院,这位长辈属于铁局巷租户,原址是某大户人家的,五十年代分成五六户人家住,原主人大概去了TW,后来拆了,分到这里的三十来平方的楼房一套,转眼三十年,茭菱小区已成棚户区,一副要改造的模样。以前这里,的确是连片鱼塘 种有菱角和藕。附近是不是有红庙公社 昆明的小知清在这里下乡。昆明最早的超市 红联超市 也在附近。往事如烟...... 弹指一挥间。

08月15日 00:23

08月12日 12:20

云飘散 6 0

小时候在海口的水边也有,采来吃过,都成为遥远的回忆了。

  • 云飘散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七十年代在海口见到过二个大人用一棵杆子抬着一条大鱼,大鱼的嘴里还塞着一条几斤重的鱼,

    2020-08-11 22:18 0

  • 昆明工人新村  : 再不写出来,后人恐怕连菱角长啥样都不知道了。谢谢!我在海口见过渔民从滇池里打上门板大的鱼,讲给大家听,大家说这是“天方夜谭”。

    2020-08-11 17:40 0

08月11日 17:05

08月11日 15:03

08月11日 14:49

rust 4 0

写得真好,非常有乡土气息味

08月11日 14:19

文笔塔 7 0

山花子.  秋思
紫燕双双剪雨烟。黄鹂啼落柳丝寒。争与清风唱千曲,醉雕栏。
冷露凝香惊菡萏。晚风追梦问婵娟。宫殿静空妆秀色,笑无言。

08月11日 12:41

彩龙社区 7 0

您的作品被推荐至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08月11日 10:57

裘伯祥 5 0

那时憨憨的、什么也不懂、见水就钻、想想也好玩、纯朴啊!

  • 昆明工人新村  : 现在想想,会“洗澡”真幸福。那时昆明是水城,哪里哪里都可以“洗澡”。那是水的童年啊!谢谢!

    2020-08-11 07:45 0

08月11日 07:33

裘伯祥 5 0

童年时光、看了又勾起回忆、那时常到那去学洗澡、有一次差点沒命了,被救上岸、吐了好些水、哈哈!

  • 裘伯祥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是啊!我们那时的童年是快乐的,同时又缺油少盐、无菜市场、买菜买米就一家国营店。一次跟母亲去买米油、路上不小心把二两的油并摔地碎了、还好下雨天、油轻漂在一低凹积水处、母亲硬是用菜叶子一点点撈上来、想来酸酸的!、

    2020-08-17 11:19 0

  • 昆明工人新村  : 童年买过菜吗?最近我又回忆起童年买菜之经历,看能否引起共鸣?谢谢!

    2020-08-15 16:06 0

  • 昆明工人新村  : 谢谢,我从小酷爱“洗澡”,昆明哪儿哪儿有水塘,我都去“洗澡。”不过菱角塘去得少,佩服你胆子真大!菱角塘底的烂泥要“瀚”下去,会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像红军长征过草地那样。

    2020-08-11 07:03 0

08月11日 06:52

08月11日 06:51

清山客 8 0

小时候的记忆

  • 昆明工人新村  : 是啊,那时小,不懂摄影,也没有几个人有得起相机,所以没留下实景,只好借助网络照片。我的回忆,恐怕现在居住在菱角塘小区的居民都难以置信。谢谢!

    2020-08-10 19:36 0

08月10日 19:25

08月10日 19:1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