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过往传说 序章】

我叫陈思瑜,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混血儿”。
我祖父籍贯在河南,祖母却是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父亲出生在河北沧州,母亲来自福建厦门。至于为什么他们来历如此天南地北,则是另一个久远的故事了。
而我呢,生在湖北,长在湖南,又千里迢迢跑来西安读大学,为了这事,当初可是跟我爸妈斗智斗勇了好一阵子。
我毕业于西安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这是一个很冷门的专业。在很多人眼中,考古学就业面窄、不够风光,印象里专攻考古的都是些终日沉浸在文献古籍、跟文物、古尸打交道的老学究。
以至于我周围的朋友都说我是脑子坏掉了,才跑去那么远学这样一个专业。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之所以跑来西大学考古,绝不是我一时头脑发热、心血来潮,而是因为我儿时的一段经历。
十几年前,我跟随父母去老家看望祖父。当时全国各地正在筹措“南水北调”工程,这个词如今家喻户晓。
南水北调共有三条线路,东线起于扬州江都,西线起于雅砻江和大渡河,而中线的渠首正是祖父家乡河南淅川县的丹江。
淅川县隶属于南阳市,这里自古人杰地灵。
东汉末年蜀汉丞相诸葛亮的草庐就在淅川附近的卧龙岗,古人云:“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自老一辈开始,当地始终流传着一句俗语:东庙到西庙,金银十八窖。孰人得此财,天下唾手到。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千百年里,无一人找得到所谓“金银十八窖”究竟在哪里。
据老人们说,战争时期很多军阀看上过这里的财宝,连大军阀曹锟也曾经三番五次派遣专业人员来此搜查,俱一无所获。
小鬼子在这里挖山开石,用炸药轰了两天两夜,最终也无功而返。
渐渐地,人们都以为那只是子虚乌有的传说。
直到那天,我跟邻村的二胖和妮子一块跑到荒郊野岭去玩。
丹江以南有一片山,地处偏僻,当地人都称其为“三尖山”。
原因是那三座相连且突起的山峰颇具特色,中间山峰尖而笔直冲天,而左右的侧峰却略有倾斜,有点像传说中二郎真君杨戬的三尖两刃刀。
甚至就有传说,两宋时期二郎真君在此显圣捉妖,手中三尖两刃刀化作山峦镇压妖魔。
现在想来这都是有违客观唯物主义的无稽之谈,但往往这种被赋予神话色彩的坊间传闻就是比客观事实更吸引人。
就像大学专业导师讲过的:神话与历史不可分割,这也是我们民族独有的浪漫。
尽管三尖山的传说听起来荒诞不羁,可这座山确实或多或少有着神秘的一面。
尤其是山的南面生长的那一片茂密果林,这里的果林不同别处。不仅长出来的果子又大又甜,而且这片树林本身年代久远。
从我记事起,它就在。后来太爷爷告诉我,从他记事起,这片树林就在,那会清帝还没退位。然后太爷爷又说,这片树林怕是有千八百年了。
我很喜欢探险,所以经常拽着二胖和妮子一起到三尖山探险。名义上是探险,实则我们是觊觎树上的果子。
我们三个分工明确,我和二胖负责爬树偷果子,妮子把摘下来的果子捡进布包里。
我和二胖爬上最高大那颗李子树,这树上的李子个顶个的大,简直堪比苹果,我挑了个熟透的向下丢去。
忽然我听见树下传来一声尖叫。不用问,声音准是妮子的。我以为是我刚刚没找对准头,不小心砸到了她,于是向下看去。
二胖挪动身体,也匆忙向下观察。他从小就喜欢妮子,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总先紧着妮子,然后再是我。
当我们的目光定位在妮子身上时,发现她全身并无异样。那颗李子不偏不倚落在她旁边的篮子里,而妮子却面向不远处杂草丛生的山岗,浑身瑟瑟发抖。
“喂!妮子,你怎么啦?”先开口问的是二胖,他身宽体胖,嗓门也大,这一喊,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那敦实的音色。
妮子像只被吓到的兔子,整个人都抖了两下,她木讷地抬起头,眼中尽是恐惧。妮子张着嘴半天发不出声音,只是用食指抵在唇边猛地嘘气,意思是让我们噤声。
二胖没反应过来,又扯着嗓子喊:“什么?我听不清啊!”
话音刚落,我感觉到有一股烈风从山岗出吹进来,就连树干都晃了三晃,我连忙手脚并用紧紧抱住树干,生怕被摇晃下去摔个半死。
此时我余光里看见妮子的脸色变了,变得白中泛青。她似乎已经顾不得许多,大声喊出来:“有老虎啊!”然后双腿一软,瘫在地上。
我曾经很不能理解,为什么电视和书里,人遇见危险总是下意识的坐下,而不是逃跑。
直到那时候我才明白。
当“老虎”两个字落在我的耳朵里时,一股寒意同血气与恐惧一起窜上我的大脑,我的思维顿时陷入一片空白,只剩下身体的本能使我紧紧环抱着树干。
与此同时,我听见山岗的茂密草丛间传来阵阵的低吼声。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上方已经有一黑影嘭地砸下来,正砸我个满怀。
我和那个黑影一起从树上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我们爬了足有3米高,这样的高度我摔下来已经疼痛不已,还有给那黑影做了肉垫。
几十斤的家伙砸在我身上,差点把我的隔夜饭都给坐出来。也亏我那时候跟祖父练过几天武术强身健体,勉强经得住这一下。
我捂着肚子在地上滚了半天,才从剧痛中缓过来。
我一看,原来是二胖方才恐惧之下没抓住树枝,摔了下来。
此时,一旁的妮子坚持不住哭了起来。
我半躺在地上爬不起来,望着那片山岗,只看见那一片遮蔽住山岗的草丛突然哗哗动了起来!
一只雪白的爪子探了出来!
那一刻,我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脑袋嗡的一下子,力气被瞬间抽干。
我只能用手狠狠拍打着二胖那浑圆的屁股,然后叫道:“死胖子!跑啊!赶紧跑!”
二胖连声“哦”着,连滚带爬地站起来。要说二胖也是够意思,他没有自己逃之夭夭,而是抄起地上的果篮丢向山岗处。
那只刚刚探出来的白色爪子显然惊到了,略微一顿。
趁这时候,二胖一手拽住我的脚,一手拽住妮子的手腕,托着我们两个就往山下跑。
可当时我们毕竟都只是七八岁的孩子,二胖自己平时就疏于锻炼,能躺着绝不坐着,此时又带着我们两个累赘。还没跑出几米的距离,他就呼哧呼哧喘粗气。
而藏匿在山岗的那只老虎也已经反应过来,草丛沙沙的响动刚刚传来。
一道白色的影子便唰的窜了出来!快得像是一道白色的闪电。
我的视觉神经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片草丛已经归于平静。
几乎只是一瞬间,巨大的影子从我们头顶掠过,然后我听见两声“噗通”。
第一声很轻,是什么落地的声音。
第二声很沉,我的脚腕也随之一轻,被拖动的感觉也停了下来。
我坐起身向一旁看去,二胖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他和妮子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前方。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在距离我们一米多的地方,伫立着一只通体雪白的老虎!
我彻底傻了,只感觉膀胱一热,下意识夹紧两腿。
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只普通老虎,而是一只足有一头中体型成年亚洲象那么大的白虎!
至今我所知道的,世界上仅存的只有白化种的孟加拉虎,且数量稀少。
一般成年孟加拉虎肩高只有90-110厘米,且体重最多只达到270千克。
然而在我们眼前的这只毫无疑问是头庞然巨兽!光是体型就超过一般老虎几倍,更令人惊异的是这只白虎除了额头有数条黑色纹路外,浑身白得透亮,一根杂毛都没有。
它伏着身子,威风凛凛地看着我们,却迟迟没有动作。
这时候,我身上的痛感已经消去大半,堪堪有力气站起来,我左手拽着妮子,右手去摇晃二胖。
可摇了几下,他都没反应。再看去,只见二胖仿佛着了魔似的,坐在地上死死注视着那只白虎,口中念念有词:“东庙到西庙,金银十八窖。若欲寻此财,白虎林中啸。”
我意识到,这话好像跟我以前听过的不大一样。可是现在小命重要,我已经顾不得许多。
我抬起手,用吃奶的力气狠狠地扇了二胖两个耳光。本来就雍胖的脸顿时红肿了起来,二胖似乎也清醒了,噙着眼泪回头看着我。
“死胖子!走啊!”我大骂着,然后拽着他的衣领死了命往山岗方向跑。
那里杂草丛生,我们易于隐蔽。到时候只要这白虎寻不见我们,我们就有机会逃出升天。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可谁知我刚刚带着二胖和妮子爬上那处山岗,身后白虎便猛地冲了过来。
接着我感觉到背后有谁撞了一把,我便一头栽下。整个人向某一方向滚去。
当时我满心想的都是:完了!万一下面是晚上悬崖,真就死定了。
连番翻滚带来强烈的眩晕感,让我已经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了。那一瞬间,我反而只想闭上眼睛睡一觉。
滚着滚着,我感觉自己突然在向下坠。
这应该就是坠落山崖的感觉吧,我想。
而后我重重摔了下去,脑袋里就真的一黑。
不知过去多久,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醒了过来......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阿笙哥 2 0

首发追更链接http://www.tadu.com/book/753399/(又名《盗墓:一铲子挖出个西王母》)

08月27日 11:33

阿笙哥 2 0

首发追更链接http://m.tadu.com/book/753399?from_qzone&share=1597737932362

08月18日 16:08

小木子 5 1

来追书了

08月18日 12:15

彩龙社区 8 1

您的作品被推荐至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08月12日 10:16

少女维特 8 1

这个感觉很有意思~期待

  • 阿笙哥  : 哈哈哈,谢谢支持

    2020-08-12 20:28 0

08月12日 09:36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47164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