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菜旧事

买菜旧事

  我说的买菜,不是今天到超市、到农贸市场买菜。现在买菜,哪儿哪儿都是应有尽有,冬天还可以买到辣椒、西红柿等反季菜,超市里除了生菜外,还有净菜、配菜、直至熟菜。现在到处的蔬菜都是琳琅满目,可以随心所欲地买,买多买少,买什么菜悉听尊便。

要是倒退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可就不是这样了,那时,没有农贸市场,更没有超市,要买菜,只能到为数不多的国营菜市场去。我记得我们家附近,有大观街菜市场,位置大约是现在沃尔玛大观店、一个土桥菜市场,现在的西昌路东侧、气象路对面,还有一个“二菜市”,现在的宝善大酒店位置,早先是南教场。

  蔬菜是统购统销,农民必须把蔬菜交售给国营的蔬菜公司,再由蔬菜公司投放到菜市场的柜台上。当然,菜市场里就有蔬菜公司负责收购,农民送菜倒是很方便的。蔬菜虽然不限量,不凭票,但数量少,品种单一。这就给蔬菜公司的售货员制造了一点点“特权”,她们要卖给你多少,卖给你的是质量好的还是不好的菜,都由她们说了算,你有意见也不能提,只能忍气吞声。那时昆明人说她们是“母夜叉”,因为她们戴着围腰。袖套、说话口气很冲,活像寺庙里的夜叉;这种调侃的顺口溜还有,说卖煤炭的是“亚非拉”,她们天天和煤炭打交道,只有眼珠和牙齿是白的,活像非洲黑人。

  话说远了,打住。现在回到买菜的事上来。儿时为了分担母亲的辛苦,常常天不亮就去菜场排队买菜了。

  黎明时分,天还未明,我窸窸窣窣地起床,朦朦胧胧的,拎着篮子出了家门,空中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小巷里的路灯都还亮着,幽暗的天幕上,弯弯的月儿浅浅淡淡地斜挂着,稀稀疏疏的几颗星星和我一样,带着一丝倦意。

  菜市场里,依次有断断续续的菜摊、禽蛋摊、肉摊、水产摊、豆制品摊、咸菜摊和酱菜摊。熙熙攘攘的菜场早已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吆喝声此起彼伏。近郊农民赶着马车、挑着担子,将新鲜蔬菜送到菜市场来。肉摊上的营业员在砧板上“乒乒乓乓”地挥舞着寒气四射的斩肉刀;卖菜大妈戴着围腰、袖套,在黑板上写着品种和价格。上面说营业员是“母夜叉”,那是调侃,昆明人还把长年累月忙忙碌碌的菜场营业员称为“半夜夫妻”,他们每天很早到菜场,且是风雨无阻。这个称呼含着敬意和同情。

  急冲冲赶到菜摊前,已有一长串“排队者”,破篮子、小凳子、砖头、石头、一捆草绳充当着排队人,上面写着数字,记下自己的号头,这样“排队人”可以再到别的摊头上去摆篮子,有时会在二、三个摊位上来回照应着,一到开秤,往往是这边刚买好菜,就立即赶到另一摊位,乐此不疲。

  母亲头天晚上会关照买些什么,我都会记在纸条上,什么菜,买什么价钱的:豆制品要票,拿好,买嫩豆腐还是老豆腐,交代得一清二楚……母亲让我见到卖菜的大妈嘴巴要甜点,大妈长大妈短要叫个不停,碰到和气点的大妈也会多卖一点青菜给我,也有的大妈,板着脸:“小鬼,还会刮嘴上的春风。”一口拒绝。

  我经常是买了这个摊头的蔬菜便直奔另一个摊位,看到早先放的破篮子还在队伍中,便迅速拎起篮子排进队伍里,有时去晚了,队排到了我人却未到,后面的人客气点的,把我的篮子放在菜摊旁,碰到有的人一脚把篮子踢得老远。有时候去晚了,没有买到妈妈要的肉,只好买些槽头肉或五花肉,回去“交差”。免不了要被母亲责备一番。但如果出乎意外买到“板油”,就会受到母亲的褒奖,“板油”炼成猪油,可以解决家里缺油少盐的境况,油渣下饭,也是一道美味。

  母亲还教会我如何挑菜:莲花白不挑松垮垮泡乎乎的,番茄不要“歪瓜裂枣”的;我还偷偷学会了买菜大妈的动作,剥去黄芽菜的烂叶、青菜的黄叶,抠掉白萝卜的泥巴,挖掉冬瓜的瓤和籽。有时也会被营业员看到,轻则训斥一顿,重则她会把你剥掉的烂叶、黄叶连同菜一起卖给你。

  菜场买菜也会碰到同学,老师,大家相互打个招呼,随后就低着头挤入茫茫人群中;顶多,买菜回家的路上同路,也是急匆匆的。毕竟,上学不能迟到。

  菜场买菜为了“插队”而大打出手也司空见惯,男的肉搏战,女的拉扯头发,直到“纠察”赶来劝开。有一次我也曾劝过架,结果遭到一记冷拳,额头上留下一个“大糟包”,卖菜大妈便对我怜惜同情,菜秤的“尾巴”会翘得旺旺的。

  拍好买菜大妈的“马屁”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送菜的农民菜箩筐没有放到位,称菜的大妈很麻烦,我会过去把菜箩筐拉到柜台前,菜箩筐很重,看到我用尽吃奶的力气在拉。一会儿称菜,她会给我两个人的买菜额度,令我次日早上可以少上一次菜场,多睡一个懒觉。所以在菜摊上,小小年纪的我,一直想着多帮帮人,也换得更多的优惠。

我的买菜经历到我读中学就终结了,中学起住校,吃食堂,不需要再买菜,家中少了吃饭的人,母亲也可以松口气。我在学校附近的农村里,看到农民自己出售南瓜,三分钱买到好大一个,礼拜六放假,我不远万米背回家,母亲当即把它杀开,院子里挨家挨户送一小丫。以后看“样板戏”《红灯记》,许多同学听到里面的唱词:“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时,都会“噼噼啪啪”情不自禁地鼓掌,由此看来,少年时代买过菜的,绝不是少数。生活往往是琐碎不堪的,有时甚至如一杯苦酒,但若把这杯酒饮尽,不难发现苦涩的背后也有甘甜的乐趣。

 

 

注:图片来自网络。谢谢!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山鹰之歌 10 0

难得的老照片

  • 昆明工人新村  : 谢谢,网络上找的。不切题,反映那个时代而已。

    2020-08-15 06:21 0

08月15日 06:13

08月14日 22:36

08月14日 21:5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