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四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8-16 · 4449浏览 7赞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电视上一个男人伴随着歌曲做着各种伸展运动,歌词就改编自古诗《春晓》。郑云龙有样学样伸腿,伸手,弯腰,习惯了各种高强度的战术动作,做这些“低难度”体操还真别扭。


  “好的,现在准备活动做完了。请大家取出跳绳,并排放在地上。”


  视频中男人开始讲解体育游戏的要点,郑云龙一边看,一边把要准备的材料记在纸上。


  “这体育老师还真不好当。”


  本以为可以靠着体能就能轻松胜任,看了一晚上的视频后,才发现体育教学比想象的难多了。“叮!叮!”手机响了起来,郑云龙没办法,只好按下暂停键,走过去拔下充电线。


  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人位于大场市。


  “喂,你好,请问是郑云龙先生吗?”对面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男性,语气很礼貌,不像是推销员。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郑云龙听得一头雾水,自己刚到大场市还不到三天。


  “你好,我是陆通快递的,王小姐有个包裹到了,她本人不在家。你是她指定的代收人,方便出来取一下快递吗?”


  “代收人?”郑云龙从来就没有正面接触快递的机会,以往信件都是由专人负责保管,再统一分发到个人手上。


  “啊?你不知道?”快递员诧异地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一项服务,由于快递的东西比较贵重,只能交给本人或者指定代收方接收。”


  “好。我马上就来,可能要20分钟。”


  “你们没住在一起吗?”快递员更加惊讶地问道。


  “没有。”郑云龙顿时明白了,快递员似乎误会了他和王胜雪的关系。


  “好的。我在王小姐的单元楼门口等你。”


  “好。”


  郑云龙关掉电视,把钥匙,钱包,手机和身份证装在身上。这是头一回替别人收快递,感觉无比新鲜。走出小区门,骑上了一辆共享单车,两家相隔并不远,又是走直线,仅仅过了15分钟后,郑云龙就来到了王胜雪家楼下。


  手机时间是早上九点半,这个点大部分人应该都起来了,小区里来来往往有很多人。郑云龙来到单元楼门口,只见一个身穿米黄色制服的男子坐在电单车上。


  “你好,请问是陆通快递吗?”


  “哦。是我。你就是郑先生吧?”快递员看到郑云龙,眼睛一亮:“请把身份证给我下。”


  “好。”


  快递员看了眼郑云龙的证件,打开身旁的快递箱,从里面取出一包黑色的货物。


  “给,这是王小姐订的东西。”


  “好的。”郑云龙接过快递,拿到手里感觉挺沉的,包装不大,里面的重物往下坠。伸手捏了捏,物件很硬,棱角分明。他便问快递员:“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呃。不是你送的吗?”


  “怎么会是我送的?”


  “我还以为你是她男朋友。”快递员尴尬地笑了笑,将一份手机上的电子快递单递到郑云龙眼前:“这是货物的名字以及价格,应客户要求我们不在包装上进行记录。”


  “凯蒂亚蓝色幻象……48000?”当看到这个价格时,郑云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认真盯着数字数了数,货单上的数字不是480,也不是4800,而是48000。


  “对。是上周新出的款式。王小姐还真是有钱啊。”


  “这不可能,明德小学的工资怎么会允许她买这种首饰?”


  “那不清楚了。反正这位王小姐隔三差五会买些高档货,项链,鞋子,什么都有。”


  “好,你跟我去一下她家。”


  郑云龙把黑色包装袋塞给快递员,小步快跑到王胜雪住的一楼,快递员也急忙跟了上去。这层楼有101和102两家住户,门口装潢都一模一样。


  “你知道她住哪里吗?”


  “101室。”快递员指了指左手边的房子。


  郑云龙按了下门铃,里面传来了清晰可见的叮咚声,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有人出来开门。他又按了几下,依然没有人应答。快递员解释道:“我刚才试了,打电话也不接,所以才联系你的。”


  “里面好像不对劲。”


  101房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郑云龙把耳朵贴在门上,拨通王胜雪的手机。


  “滴,滴,滴……”客厅里发出时有时无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直到系统自动挂断。郑云龙聚精会神听着,门那边不仅没有人走动的声音,来开关门的声音都没有。假如王胜雪一早就出去了,应该不大可能把手机忘记在家里,更何况还有那么贵重的快递。


  “她应该是出去了吧……”快递员也有些疑惑。


  “不像。”


  王胜雪不是那种做事无计划的人,郑云龙用指关节在门上叩了三下,大声说道:“王老师,我是郑云龙。你在家吗?”


  等了十几秒,门还是没有动静。快递员待不住了,劝道:“郑先生,要不你先确认收货吧。我还要去别的地方。”


  “等等,她家一定出什么事了。”郑云龙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凭借着多年在战场上强化的第六感,101室里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息。他环顾四周,房门是钢制防盗门,单凭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打开,时间紧迫,临时找开锁匠根本来不及。


  郑云龙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抱起放在门口的小型盆栽,下面什么都没有。


  “你在找什么啊?”


  “我在找钥匙。”郑云龙放好花盆,又掀起地毯,在中间看到一个透明塑料袋包裹的东西。他捡了起来,对着阳光,里面果真有一串钥匙。


  “这里真有钥匙?”快递员目瞪口呆看着郑云龙。


  “看来我猜对了!”


  郑云龙把钥匙插进锁孔,向右旋转两圈,把门打开,屋子里飘出一股胶水味,怪不得王胜雪昨天不让他进来。


  “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看看。要是有什么不对的话就报警。”郑云龙对快递员叮嘱了一番,转身小心翼翼走进101室。


  “好。好的。”快递员急忙点点头。


  门廊打扫得很干净,鞋子都有序地放在鞋柜上,没有外人进入过。进门右转就是客厅,王胜雪的手机就放在茶几上,屏幕一明一暗闪动着。屋子里静得可怕,所以手机铃响时隔着防盗门都能听见。胶水味是前面一个房间传出来的,门半开着,一只脚从门缝中间漏了出来。


  郑云龙全身肌肉同时紧张起来,顾不上保护现场,两三步就冲了上去,直接把门撞开。


  “王老师!”


  王胜雪静静躺在地上,背靠着一座玻璃橱柜,两眼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那脸色白的吓人,双手自然地垂在身边,连挣扎的痕迹都没有。她的装束保持在昨天的状态,衣冠整洁完好。


  郑云龙伸手探了可怜女子的脉搏,心中凉了半截。眼前的女子就像从冰柜里冻过一样,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寒意。昨天分别时的情形浮现在了脑海中,郑云龙顿时心如刀绞。


  “没有外伤,难道是中毒?”王胜雪脸上和四肢上没有任何出血点,嘴唇和鼻腔没有溢出物,


  为了不破坏现场,郑云龙慢慢站起来。目前这个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应该就是书房,窗子旁边摆着一张书桌,上面堆着很多工具,长短不一的镊子捆扎在袋子中,还有胶水和小型吹风机,都是整理邮票需要用到工具。巡视完书桌,他的目光落在了橱柜中,不知为什么,柜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一尘不染,那些邮票去哪了?


  回到客厅,郑云龙立刻拨通了薛堃的电话,把现场状况如实汇报了一遍。


  “什么?你保护好现场,我马上通知人过去。千万别让别人靠近!”


  “是!”


  郑云龙小心翼翼沿着进来的脚步走出101房间,尽量让个人痕迹不留在这里。他没有去其他房间观察,但总觉得这间房子少了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两个小时后,大场市西郊,锦明医院。太平间就在医院的最北端,这里不仅负责保存尸体,也负责尸体解剖的任务。郑云龙独自一人坐在太平间的走廊上,虽然时间正值中午,挡不住的寒气却从四面八方涌来。


  他捏着王胜雪昨天送的手机,不停地转来转去,见过无数次死亡现场,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揪心。


  “没有闯入痕迹,难道真的是意外?可是为什么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郑云龙努力还原着现场的一点一滴,却怎么都抓不住头绪。


  解剖室大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出来,径直走向郑云龙坐的地方。


  “你好,郑先生。”那男人脱下塑胶手套和口罩,伸出一只长满老茧的手。


  “你好,请问怎么称呼?”郑云龙感觉这只手的粗糙程度堪比自己。


  “我叫邓阳春,阳春白雪的阳春。主业是厨师,副业是法医。”男人不苟言笑地说道,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


  “邓法医,你们这么快就结束了?”


  “我想征求下你的意见,坐吧。”


  两人在座位上坐好,龙阳春递过来一根烟,被郑云龙轻轻挡了回去。


  “谢谢,我肺部有伤,不能抽烟。”


  “哦,那好吧。”邓阳春点燃一根,深深吸了一口:“这烟可以消除手上的怪味。郑先生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就一打工的,哪里有活干就去哪。”


  “哈哈。”邓阳春突然笑了起来,手中的烟灰被抖了下去。他伸出右手,做了个手枪的造型,问郑云龙:“你以前是做这个的吧?”


  “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郑云龙一笑了之。


  “没关系,以前我见过很多你这样的人,可惜都迷失在大场市的漩涡里了。”邓阳春猛吸一口:“经过初步勘察,王老师死于心血管动脉瘤,病灶十分隐蔽,平时根本看不出来。”


  郑云龙愣了许久,才半信半疑地问道:“她那么年轻,不应该会猝死的。”


  “这种动脉瘤别说是20多岁的人了,小学生都会得。人体结构比教科书上写得复杂多了,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体内有没有这一颗定时炸弹。”


  “她什么时候走的?”


  “距离现在差不多12小时,就是昨天夜里。”


    郑云龙长叹一口气,惋惜地说道:“要是那个时候有人关心一下,也许能抢救过来……”


  “你别太自责了,想开点吧。”


  就在两人沉浸在悲痛的气氛中,薛堃快速从外面走了进来,将一叠报告交给龙阳春,然后掏出一支笔:“邓法医,报告出了,可以签字了。”


  郑云龙扫了一眼文件上的内容,都是关于本次案件的调查情况,结尾用粗体字写着死因:意外猝死。


  “好,那尽快通知家属举办后事吧。”龙阳春龙飞凤舞般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薛堃看了看两人,从手机中翻出一张照片,是一份公证书的照片。


  “王老师生前有遗嘱,死后一切葬礼从简,所有财产捐给明德小学。”


  邓阳春一把拿过手机,眼睛几乎都瞪出眼眶:“这公证书是不是真的?薛主任,你可要负责。”


  “我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乱来,正本已经交给殡仪馆处理后事了。你要看我可以复印一份。”


  郑云龙直截了当问薛堃:“薛主任,我觉得还是通知一下王老师父母比较好。”


  “我不是不想联系,但是他们留下的电话一个都打不通。”


  “怎么会这样?女儿都出事了。”


  “我也想知道。我只见过她的父母一次,听说他们关系并不是很好,而且家在很远的地方。”


  “要不我来负责联系她的家人,尽量劝说他们来大场市一趟。”


  郑云龙说话十分诚恳,薛堃只好点点头:“行,我把手上的联系方式发给你。还有件事,明天上课时尽量不要和学生提王老师去世的详细经过,我准备和校长商量一下,统一口径,就说王老师是心脏病发作。”


  “没问题!”


  “那拜托你了!”薛堃感激地在郑云龙肩膀上拍了一下。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4449
7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