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五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8-16 · 3909浏览 7赞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郑云龙在纸上又划掉一个电话号码,这已经是第六个了。


  “无论是座机还是手机都打不通,这家人怎么搞的?”


  从下午回来后,郑云龙一直在试图联系王胜雪的家人,但能打的号码都打了,无一接通。手机有几张王胜雪的个人生活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在室内拍的,一对老夫妇坐在沙发上,身后是王胜雪和一个年轻男子。这应该是就是她的全家福了,那个男子肯定是王胜雪的兄弟。老人几乎不上网,但这个男的应该接触网络很多,也许有办法联系上。


  想到这里,郑云龙拨通了薛堃的电话。


  “喂,薛主任,王胜雪家是不是有个儿子?你能帮我联系上吗?”


  “我差点忘了。她好像真有一个弟弟,去年好像也来过大场市。我去翻翻记录有没有他的其他联系方式。”


  “好。还有一件事,王胜雪平时里有别的收入渠道吗?”


  “学校从来不管这些,你也知道,我们资金困难,鼓励老师外出兼职。”


  “行。我明白了。”


  郑云龙把笔往桌子上一甩,躺倒在沙发上。原本以为找了个休闲的工作,还没正式上班就碰上了这样的倒霉案件。


  “邮票,邮票……为什么那个房间里连一张邮票都没见到?”


  郑云龙越想越觉得蹊跷,王胜雪既然这么喜欢邮票,怎么会只有集邮工具,却没有看到邮票呢?最奇怪的是书房里的橱柜,里面居然什么东西都没放,太不合常理了。现在是下午四点半,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


  “晚上我得去她家一趟,我就不信找不到证据!”


  打定主意后,郑云龙抓起手机就出了门,得为晚上的行动做点准备。


  


  时间很快进入了夜晚,旧城区里没有太多的夜生活,一到太阳落幕就会变得很安静。


  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来到阳春里小区门口,他抬手看了看高仿名表,现在时间是9:05分,外出散步的人应该都回来了。


  “阳春里,那个法医就叫邓阳春,还真巧。”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的郑云龙,他整理了一番鸭舌帽,把嘴唇上方的胡子使劲压了压,在腮帮周围揉搓了一番,确保里面的棉花球不会错位。为了掩盖自己的气质,郑云龙还特地买了副全框的平光镜戴上,再配合鼓出来的腮帮,就像是刚从机关部门出来的工作人员。


  白天街道上停了不少车,到了晚上绝大部分都开走了。一辆破旧的轿车就停在小区大门斜前方,车漆都掉了好几块,在路灯下就像长了红斑狼疮一样,十分扎眼。轿车左前灯已经坏了有段时间,原本灯罩的位置只有一个黑洞。这辆车无论怎么看都到了报废的年限,能开出来的绝对不是正常人。


  郑云龙掏出一本绿壳的证攥在手里,那是白天花了20块找道具店买的。他调整步伐,以一种不紧不慢的姿态走向小区大门,右手做出夹着公文包的动作。门卫正准备关上大铁门,发现有人来了,便把门拉开一人宽的距离。


  “这么晚才下班啊?”保安热情地招呼道。


  “是啊,单位突然来了领导开会。”


  “辛苦了!”


  保安没有检查任何证件,直接把这位“住户”放进小区里了。郑云龙招呼了两句后快步走向王胜雪所住的那栋楼,为了不引起怀疑,走到居民楼下,他佯装打电话的样子,用眼睛余光偷偷观察着周围。


  “请问你找谁啊?”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突然出现在郑云龙身边,手里拎着两大袋垃圾。


  “哦你好,阿姨。我是王胜雪老师的亲戚,是来帮她收拾遗物的。”郑云龙笑着答道。


  “王老师真是个好人啊,真是太可惜了。”中年女人惋惜地说道:“不对啊,你们家不是有亲戚来过了吗?差不多半小时前。”


  “啊?”郑云龙马上明白了什么,但还是用惊喜地语气问道:“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看错。两个男的,说是王老师的两个堂哥,奇怪了,你们怎么不一起来啊?”


  看着中年女人那费解的神情,郑云龙断定有人想捷足先登,便略带意外的语气说道:“哎呀,我之前交待他们我一个人来就行了,他们也真是的,非要从2000公里外的地方过来。”


  “你是王老师什么人?”


  “我是她表哥,我姓李。你要不要看我的证件?”


  “不用了不用了。”女人急忙摆手:“你们一家人还真是好人,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行。”


  女人拎着两袋垃圾走向小区深处,郑云龙拔腿就跑向王胜雪家,那两个人说不定还在101室里面。走进单元楼,他就掏出钥匙捏在手里,幸亏之前留个心眼留下了这第二把备用钥匙。


  郑云龙静悄悄地摸到101房门口,悄悄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咚咚咚……”屋子里传来若有若无的走路声,步伐急促,应该有两个人。他们在客厅里转了一会后,脚步声由远及近,向着门口这边快速接近。郑云龙往后一闪,抓住楼梯扶手翻身踩在楼梯上,两步挪到通往二楼的平台上,藏在黑暗中。


  101房间的门嘎吱一声打开,有两个人走了出来。郑云龙把身子往前伸,屏气凝神听着。


  “怎么回事?那些邮票去哪了?这地方比他妈酒店还干净。”发问的是一个年级偏大的男性,说话气力很足。


  “楚哥,你小声点。”另一名男性声音听起来比较年轻:“说不定是她觉得有危险,临时藏去别的地方了。”


  “妈的,到底藏哪去了……这女的做事怎么一点计划都没有,现在人死了我们去哪找?”


  “哥,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小心邻居听到。”


  “你让我怎么办?那批货多少人等着要,定金都给了。你有几条命去赔?”


  “是是是。我们来了快四十分钟了,再不走会有人起疑的。”


  两个可疑人物忽然停止了讨论,楼下传来一小段匆忙的脚步声。郑云龙等待了两秒,从楼上翻了下来。走出居民楼后,他放慢步伐,靠着墙边前进。有两个人直奔着大门而去,从背影上看应该都是男性。他们步履匆匆,时不时还回头张望,但没有注意到郑云龙的存在。


  小区大门附近刚好有充足的灯光,两个男人的身形被照得无比清晰。两人个子在1,75到1.80米之间,右边的男人身材肥硕,头发有点秃,左边的比较苗条,两人穿着时尚,不细看还真以为是拜访朋友的。


  郑云龙等他们走出小区大门后,才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保持着接听电话的样子。在即将走出大门,他还不忘和刚才的保安递了个微笑的眼神。


  那辆停在门口的报废车半个前灯亮起,接着发出一阵难听的轰鸣声,在原地掉了个头,朝着反方向开去。


  “轰……隆……”车子怪叫着从街道上开过,在丁字路口右拐,并没有朝着市里的方向开去。郑云龙即刻飞奔到马路对面,骑上之前的共享单车,为了节省时间,他连锁都没有关。骑车驶过丁字路口,报废车在前方岔路口来了个右转。等汽车尾灯彻底消失在路口后,郑云龙才跟了上去,把自行车停在后视镜看不到的拐角处,只露出身子进行观察。


  报废车继续朝着偏僻地带行驶,大约200米后左转进了一条小路。郑云龙待车完全进入小路后,马上追了过去。小路又黑又窄,只够并排开进去两辆家用车,好在报废车还开着尾灯,时刻提醒着自己方位。郑云龙索性停好车,一步一停跟在后面。


  “他们到底要去哪里?”郑云龙让自己尽量避开汽车尾灯,这条小路应该不算长,再往里走就是城中村。那车子用十分匀速的方式行驶在小道中,很可能在故意兜圈子。又往前走了100多米,灯光突然多了起来,原来前面夜市的大排档,足足一条街都是各种吃的。


  郑云龙知道自己不能再跟下去了,目送着车子开远后,转身走向旁边的杂货店,跟老板要了一盒烟。


  报废车右转开上了一条比较宽阔的路,再往前就是一个建筑工地,之后就是通往主城区的大路。郑云龙把烟塞在口袋里,正了正帽子,打算返回住处,今晚的追踪注定是毫无收获了。


  刚走到大排档旁边,身后猝不及防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一股猛烈的热浪从背后袭来,几乎把郑云龙推倒在地,整个背部被一股股热浪冲击着。周围的人群爆发出阵阵骚动,原先开开心心吃着宵夜的客人们,各自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不知所谓四处乱跑。


  杂货店老板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张大嘴巴看向郑云龙身后,缓缓才吐出一句:“我的天呐……”


  郑云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热浪就是从前方200多米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架车壳笼罩在熊熊烈焰中,还好周围都是水泥和傻子,没有伤到人。烈焰不到半分钟就吞噬了整个车体和里面的所有东西,上方的交通灯在气流下一扭一扭的。


  他起身往前跑了一段距离,火焰实在太大了,根本无法靠近。郑云龙见过无数次爆炸,能在短时间把一辆轿车烧得只剩下壳子,只有军用炸弹才能做到。没有人从车子里出来,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郑云龙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跑出巷口,骑上刚才留在丁字路口的共享单车。在行驶到一座桥边时,他停下车,把嘴唇上的胡子扯了下来,又伸手从嘴里掏出两团棉纱,一股脑全扔进水里,再把无框眼镜和鸭舌帽收好。


  二十分钟后,郑云龙气喘吁吁地推开房门,一个人瘫倒在沙发上,肺部一阵阵地疼,好在刚才及时处理了伪装的道具,门卫只当自己去遛弯了。


  “一辆报废车怎么可能烧成那种样子,到底谁干的?”郑云龙使劲回想着爆炸现场的细节,脸上的热浪似乎仍未散去。


  休息了一会后,肺没那么疼了,他才吃力地走到卫生间。他三下五除二把全是怪味衣服脱下,扔进篮筐里,又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运动装穿上。


  “明天还要去学校,这件事不能就这么放手不管。”郑云龙想起了过去认识的几位“朋友”,联系电话还刻在脑海中,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联系上。可那样一来,组织为了自己回归正常生活做的努力就白费了。


  郑云龙正踌躇不定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发出嗡嗡声。他调整好思绪,拿起电话,联系人居然是邓法医。


  “喂,邓法医,你找我什么事?”郑云龙尽量让自己听上去很平静。


  “听你喘气很不均匀,刚才是在跑步吗?”


  “没有,刚才做了点热身运动。”


  “你别勉强自己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说下,王老师的头发里发现了极其细微的精神活性物质,成分很接近麦角酸二乙酰氨等一类化学品。”


  “是LSD!”郑云龙感到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是说她以前吸毒?”


  “不会,瘾君子的成分比这个高多了,她应该是无意中沾染上的。王老师平时有去酒吧的习惯吗?”


  “我不知道,我跟她认识还不到三天。”


  “好吧。有的人在夜店玩疯了就会服用一些违禁药品。真希望王老师不是这种人,那你早点休息,我还得补充下报告。”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


  “应该做的,看得出你也是个好人。”


  邓法医的一通电话让郑云龙思绪再次沸腾起来,邮票,微量毒品,离奇的“亲戚”,“货物”,爆炸,渐渐的,一个可怕的概念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成形。


  “邮票就是毒品!可……可她怎么能贩毒呢?”


  郑云龙不敢再想下去了,起身走进浴室,这个夜晚太混乱了,洗个热水澡也许能清醒一下。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3909
7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