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遂宁·岁月3——双江老宅躲猫猫(原创图文)

          潼南西北,一二十公里,到达巴蜀交界第一宿营地双江镇。父亲把我和大弟交给一位年轻叔叔,就去忙大人的事。从那以后一段时日,几乎见不到父亲。不过,我很快发现,年轻叔叔身边多出几个小孩,是和我一起坐闷罐车过来的,路上居然不曾见过他们。

在我的印象中,共有十一个小孩聚在一起。年龄最大得应该是杨家大哥,十一岁,身后跟着三个怯生生的妹妹;杜家二哥及三妹;我家三岁大弟最小,我第二大,九岁。其他小孩一点印象没有。我牵着大弟的手,俨然一副小家长模样,跟着那位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叔叔,背着简单挎包,拐过条背巷,绕过高墙老宅后院,爬上土坡,那里几排青砖小平房,是我们临时住所。每个小孩分到一张属于自己的铺位,听着号令,一种全新的生活开始了。

定点起床,孩子们一窝蜂跑向两边有出入口百粉刷过的厕所。每空有矮墙隔离,不分男女一起如厕。站起来时,一个望着一个嘻嘻笑。老宅院用过早餐,年轻叔叔领着大家去爬驻地后面的山包包;过小河去看老式礼堂;或者营地附近老街上来回游荡。老宅大院里不同以往的新鲜、神秘,诱惑着我那颗充满好奇与好事的小心灵。原以为,脱离严母的视力范围,可以天马行空闹腾一番。可那位年轻叔叔,笑咪咪,不吭不哈,楞把几个小毛贼管得服服帖帖,哪里有自由捣蛋的份。午餐过后,照例集体午休。

一天中午,几个稍大的孩子睡不着,悄悄爬起来,躲开门岗,潜到老宅院躲猫猫。那时节,我只知道这是以前大户人家留下来的老房子,归营地所在。里面青石板地面,大小天井连着,格子雕花门窗,陈旧、阴森倒是躲猫猫的好地方。轮到我寻觅杨大哥他们,专往那些隐秘、阴暗的旮旯死角找。推开格子木门,发出木质契合的摩擦声,庭院里传导出某种恐怖的诡异。喊了两声,居然只有我的脚步在身后窸窣,一阵毛骨悚然的颤栗,陡然袭上全身。没有等找到他们,反身逃出大院。木门咯叽的效应,成为我儿时的梦魇,一直消之不去。

如此老宅,我在滇东北昭通的“龙氏家祠”,滇南建水朱家花园、团山张家花园见识过,它们均有着异曲同工的清末民国风。重庆潼南双江古镇,年代更为久远,建于明末清初,已四百年有余。但遗下来还能住人的清代民居,多少掺杂些民国元素。比如“禹王宫”“兴隆街大院”“源泰和大院”“邮政局大院”。据说“邮政局大院”是杨尚昆、杨闇公旧居。前者,曾经第四任国家主席;后者,为早期英烈。当时人小不知事,只觉得整个镇子予人特别的古老、沉闷,却不知从那些陈旧、迂腐里透出某种遗传的韵味来。

我们见到的小河,应该是镇外头的浮溪、猴溪。每天青石板街道上来回走动,不晓得中街、东街、上西街……还是水巷子?唯记得一条老猪巷,许是专门猪市得其名。后来,看到清民风电视剧庭院深处人情冷暖、兴衰枯荣,联想起老宅躲猫猫时有过的错愕、惊悸,是气质型人平素特有的敏感多疑受到的刺激反应。后来,虽然在男孩子面前逞强好胜,进老宅院几回,每次提心吊胆,生怕看到、听到怪异的响动。成年后不敢看惊悚片,源于此处的经历。

一个多月难得见父亲一面。大弟误食好几粒药片,红头胀脸、呼吸困顿的难受,吓得年轻叔叔连忙报告上去。父亲很快赶来,带着大弟去吊针,好像还灌了肠。这件事,作为姐姐带弟弟不力,耿耿于怀很久。这是待在双江期间最郁闷、懊丧的一件事,一直想把它忘掉,却不能。     (待发)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老饕餮 3 0

四川此类古镇颇多,图文皆好

07月19日 11:5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