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

     刚刚下过一场雨,整个世界湿淋淋的。太阳白花花的射下来,空气中漾着湿漉漉的热气,让人更加的闷得慌。   

    小远深深的叹了口气。妹妹考上师范大学,报到的日子只有10天了,学费还没凑够,把她急的团团转。父亲说:烤烟卖的差不多了,还剩最后一回,不值几个钱;一窝猪仔贱价卖了,另一窝怕还要半个月才下;连赶集用来拉人挣钱的马车都卖了,还是凑不够孩子的学费,还差500块。母亲艰难的说:他爹,要不,再卖点米?“不能再卖了,家里的米只勉强够撑一个月的了,一个月,谷子怕还收不了,何况也卖不了几斤,凑不了几个钱…”

    小远想起,城边的几个老表家里都比较殷实,上次四爷爷去世聚一块时,他们还各自炫耀存了许多钱呢!他心里豁然开朗,一片灿烂,喜上心头,差点雀跃起来。借这点钱对他们来说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只要自己一开口,他们准会满口答应。第二天一早,小远便带着妹妹满心欢喜地直奔姑妈家找老表们去了。

     四老表家最近,先找他。四老表家独门独院,是几年前盖的两层砖瓦房,左边的耳房是作厨房和餐厅用的,连着厨房靠院门这里还有一个马圈,一匹深红的小骡子正和枣红的母马伸出头吃着圈门外堆放着的青草。右边是两个猪圈和一个鹅圈。小远和妹妹一进院门,大白鹅便伸着脖子“嘎…嘎…嘎…"地叫起来,一条卷毛宠物狗也随即“汪汪”叫着跑出来,院里一下便热闹了。   

    表嫂不在家,四老表和他八岁的女儿,十岁的儿子在家里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小品剧,爷儿三笑得前俯后仰。小远和妹妹小心翼翼的坐在四老表家新买不久的沙发边上,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衣服上的灰尘抹脏了沙发,同时又想着该怎么开口跟老表借钱?一分钟,两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小远和妹妹却还是开不了口。都说夏日的天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好好的天,突然就暗下来,雷声大作,下起了大雨。四老表赶紧把电视给关了,小远乘机开口,结结巴巴的说明了来意。四老表脸上的笑意忽然消失,默默的抱起烟筒到客厅外的走廊上抽了一会儿,看看小远兄妹期待的眼神,向厨房走去。小远跟到厨房门口,四老表从厨房里一棵木头柱子缝隙里掏出一个纸包,从里面数出500块钱塞进裤兜里,又把剩下的塞回。

    正在这时,表嫂骑着自行车进了院门,全身快湿透了,烫染过的金红色卷发滴着水。她边擦着脸上的雨水,边报怨雨来的急,都找不到地方避!老表8岁的女儿大声跟妈妈说:“妈妈,表叔叔和表孃孃来了,要给我家借500块钱!” 

      “借钱?”表嫂脸一沉,“我家哪里有钱,别说500,50都没有!”看到厨房门口站着小远,四表嫂不耐烦地招呼:“哦,小远老表来了,怎么不到屋里坐!”说着便往房里去了。小远回味着表嫂刚才的话,竟忘了怎么回答,呆呆地立在那。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会功夫,雨便又停了。小远不愿再在四老表家多待一分钟,叫着妹妹便走。老表送他们兄妹出来,右手一直摸着裤兜,看到刚换了衣服出来的媳妇,立刻垂下了手,把头扭向一边。表嫂勉强地挽留着:“吃过早饭再走!”小远拽着妹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门,身后表嫂还在叨叨:“真是不巧,我们上个月才买了沙发,买了一些家具,把钱买光了…”

     “我们到大老表家看看吧!”小远跟妹妹商量了一下,便向他家走去。大老表是他们家的顶梁柱,也能做主,表嫂人也热心。来到家门口,小远却犹豫了,老表年龄只小了父亲一点点,虽然他们家在城边上开着碾米机房,但他们家的儿子和女儿也正在上学,也需要不少钱!小远和妹妹转身向五老表家走去。

      二老表英年早逝。三老表小时候生过一场病,脑子不大好使,表嫂又好吃懒做,只靠他一人养家,所以家里平时过的也不太宽裕。只有五老表脑子灵活,是一个出名的小包工头,是几个老表中最富裕的,而且他跟小远年龄相差不大,小时候玩的也最好,小远认为给五老表借到钱的可能性最大。来到他家,表嫂刚杀好了一只鸡,正在砍成小块。小远怕自己一犹豫,又不好意思说了,所以一进门就直接说明来意。还没等老表开口,表嫂就斜着眼盯着妹妹说:“读什么书读?这么大的姑娘了,没钱就不要读了,回家来学着卖卖菜,做做生意!你看我前些年卖菜,赚的可不少呢!”“要我说也真是的,快20岁的姑娘了,许多跟你差不多大的,人家孩子都满地跑了,有钱读么还好说,没钱还到处去借什么,干脆就不要读了,反正已经高中毕业了!…”老表赶紧附和着说。小远和妹妹羞红着脸,听着老表夫妻的数落,却不知道怎么反驳!表嫂在蜂窝煤炉上炒了鸡,加上水煮着,到外面院子里洗菜去了。

    老表抽着烟,悠闲地吐着烟圈,眯着眼盯着天花板不再吭声。小远觉得心里堵得慌,向妹妹努了努嘴,妹妹赶紧和老表道了别,兄妹俩站起来就往外走。老表7岁的儿子从小就喜欢小远,看小远们出了门,便也跟了出来。表嫂看到他们兄妹要走,直起身来喊:“小远,小梅,咋个就要走啦?饭快熟了,吃了饭再走吧!”“不了!!”小远带着哭腔回了一句,便低着头往外走!快出村了,小远兄妹才发现老表家的孩子还跟着他们,脚上的拖鞋已沾满了泥水,便停下来,让孩子快回家去!孩子怯怯的问:“表叔,你们为什么不在我家吃饭呀?我希望你们在我家吃饭!”小远蹲下身来,摸摸孩子的头说:阿东,表叔有急事,今天不能在你家吃饭了,下次有空我们一定来你家吃饭,来给你讲故事!你现在先回家去,好吗?”孩子得到答复,才乖乖的转身跑回去了。   

    小远看着孩子身后溅起的泥水,忽然觉得路是那么泥泞,而且有些狰狞。抬头,太阳白花花的直刺眼晴,刺得小远眼里只有一片白,没有了蓝天、白云、绿树,甚至连路面上的黄泥,也消失了,变成了一片灰白!耳边,响起了前年母亲住院时父亲给舅舅借钱,两个舅舅你一言我一语的挖苦讽刺声,现在,居然又变得那么清晰!!

    一路沉默着,兄妹俩一步一滑的向家走去。往日一个多小时的路,今天走了近2个小时,才远远的看到村子。路边一棵杨柳树下,正好有一个大石头,又渴又饿又累的兄妹俩默契的走过去坐下。应该是正午了,太阳在正上空静静地立着。村里七十来岁的余老头,用拐杖拉着他的盲人儿子从远处走来。父子俩一个年迈,一个眼睛看不见,却昂首挺胸,大步大步往前走着。

    近了,余老头看到杨柳树下的兄妹俩,偏头问到:“你们兄妹俩坐这干嘛呢?”“余爷爷,累了,休息会儿!”小远沮丧的回答。盲人大叔往下拽了一下拐杖,父子俩停下了脚步,大叔问到:“是小远兄妹吗?前几天听你父亲说正给你们凑学费,凑够了么?”妹妹懊恼地回答:“沒有呢,大叔,还差500,今天我们去借,也没借到!”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大叔朝着兄妹俩翻着白眼说:“嗯,这样,多的没有,500块我这里还是有的,晚上让你爹到我这拿!”

    “啊…”兄妹俩和余老头惊诧的看着盲人大叔。“我一个人无儿无女的人不花什么钱,父母也有兄弟妹妹们照顾着,也没什么负担…"大叔说着,和父亲大步流星的向前走了。

    兄妹俩一动也不动,目送着盲人大叔的背影远去!!太阳柔和了许多,不是那么刺眼了,可小远兄妹俩的眼眶却湿润了!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lzg_5f3faa58515e1 1 1

好文章!

08月21日 19:0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