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情书(三):一个声音好听的女生,可能过着怎样的人生?

1


我高二转入文科班,少林寺(理科班)摇身一变,成了大观园。


为此,班主任把几个成绩稍微好的男生放在教室最中间的一排,当做展览用,以遏制阴盛阳衰的趋势。

 

这排男生,被坐在边边角角的其他男生戏称为“黄金一代”。我,就是黄金一代的一员。

 

在我的后排的后排,有一位省城转学来的姑娘阿点。


她很白,长辈们夸小孩子“白白胖胖”的那种白;她也有点胖,高中女生整日趴在桌子上,胖的不少。


那时她算不上好看,自然入不了我的法眼,若不是她的声音好听,我毕了业也不会记得这个人。

 

高二高三两年,我同阿点没讲过三句话。她与我唯一的交集就是,每当老师在语文课上点名表扬我的作文,下课铃一响,我后排一个粗犷的姑娘都会准时戳我的后背,跟我说:“哎,阿点想看你的作文!”

 

我微微回头,见阿点朝我这边看,咧嘴笑着,露出白牙。

 

我不想给人看作文。一方面,我是真觉得自己写的不好,另一方面我是真的不好意思。

 

我跟粗犷的女生说:“写的不好,没什么好看的。”抓紧回过头去。

 

然后,听见阿点一口漂亮的大城市腔调普通话:“哎呀,真是的。”伴着一阵清脆的笑声。

 

大学以前,同学们都是农村出来的,最好不过县城,大家都是能不说普通话尽量不说普通话,觉得很别扭。


但是我对只会说普通话的女孩子情有独钟,我觉得她讲话好好听,好温柔,好淑女,好可爱啊。



2


高考完的某一天,阿点突然加我的QQ,即便我们平时没说过话,在网络上还是像情谊深厚的同窗一样。


我们聊很多,志愿,专业,未来等等,不过,那更像是过分安逸的暑假的一种孤寂的排遣。

 

到了大学,我考进阿点家所在省城的一所学校,而她去了上海。阿点在QQ上比我还兴奋,向我介绍有关省城的大街小巷吃喝玩乐,如数家珍。

 

除此之外,阿点最常跟我说的事,就是要来我们学校的食堂吃饭。其实我是不愿意她来的,因为虽然我两网上聊天很自然,但私下并不熟。


我不知该怎么接待她,不知该和她说什么,但是阿点自大学以来已经多次发出请求,逢节假日尤甚,再不答应,倒显得不近人情了。

 

大二下学期的某一天,我收到阿点千里迢迢寄来的明信片,上面是泰戈尔《飞鸟集》中的一句“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ing and i felt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


我很喜欢这句话,试着自己翻译,“江山烙在颦笑里面,为此我已等待千年”,觉得矫情,重新翻译,“你微笑不语,我生命之极。”

 

这明信片使我平淡的生活多了份小惊喜,我觉得有个姑娘一直都在遥远的地方记着你,也蛮好的。


于是,我随便说了个见面的日子,是一个月之后,五一节前夕。

 

已经大二,我与阿点整整两年未见。我去学校南门接她的时候,发现我们两撞衫了。


她穿一件红黑相间的格子裙,我穿了红黑相间的衬衫。她瘦了,气质也变好了,温婉优雅。


年少时,总喜欢把与心仪者之间的每一次偶然,都当作良缘。

 

我说了一句“好久不见”后就躲开了她的眼神,倒不是她变美了而耀眼的缘故。


时候不巧,之前为了见她,我特意去理发,没想到剪失败了。那几天,我都羞于见人。

 

阿点跟我说:“你变化好大啊!”我笑了笑,难道是指我劳改犯般的发型吗。



3


阿点走在我的身边,身上散发着清幽的香味。我带着她逛学校,从南到北,绕了一圈。其间我们没有让空气安静,那天聊了很多很多,比我们认识以来加在一起的还要多。


阿点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普通话还是那么标准。即便上大学以来我听过那么多大城市女孩子说话。

 

就在见面前一周,为了避免这次与阿点相见尴尬,我邀请了同在省城读大学的高中同学。

 

饭桌上,畴昔的老同学个个兴致高涨,高谈阔论,还抽空取笑了我和阿点的“情侣装”。


只有我跟阿点两人稍显拘谨,插不进话。我敬了她一杯酒,感谢她成为两年来第一个来学校看我的人。

 

晚饭后,我已微醺,其他几个男同学激情不减,要去唱歌。我们就一起穿过校园,先把阿点送到公交站。

 

我们五个人并排而行,阿点在最右边,我在她旁边。我趁着酒意,尽量的靠着她,身心舒泰。

 

到了南门,阿点就要走了。我油然而生的不舍,却只能小声叮嘱她:“路上小心”,阿点留了一句:再见。像是在夜里划过的一道流星。

 

那一刻,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送君南浦,伤如之何。

 

这次一别,我变态似的陷入了对阿点的思念之中,分分秒秒,日日年年。思念她的脸,她的笑,她的声音,她的气息。


我如果那时莫名被人刀砍斧斫,满身剧痛伤口,这些画面会是最好的止痛药。

 

我一个人走在校园,街头,晴天,雨夜,读书,吃饭,都会想,倘若身旁有阿点,此生足矣。



4


半年后的大三,适逢学校开运动会,我便跟阿点说,难得有空,我去你那玩吧。

 

于是,为了节省成本,我坐了彻夜的火车去上海,带着刚得的感冒,在华师熙攘的人群中见到了阿点。

 

再次见面,我抑制住自己的狂喜,平静的跟她打招呼。巧的是,这次我们又撞衫了。她穿了一件亮红色大衣,我穿的亮红色外套。


这次轮到她陪我逛校园,我感到无比的放松。


她走在我的身边,我就忘却了想念。

 

到了图书馆,我叫行人帮我们合影,这是至今唯一的我跟阿点的照片。


华师时尚的建筑前,两个鲜红色衣服的少女少男,靠的那么近,笑得那么甜。

 

两天呼啸而过,临走的前一晚,天降小雨。我给晚上刚下课的阿点发信息,约她在校门口见面。


我没有带伞,冒着小雨找到阿点,递给她一个玩偶:“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就随便买了一个。”

 

阿点一把拉我进伞里,语生责备:“你怎么不带伞!”

 

我摸了摸头发:“路上下的,没来得及买,没关系的,我宾馆就定在你们学校边上,等会跑回去就行了。”

 

阿点说:“我送你回去吧,在哪?”

 

我退出伞的界限:“太晚了,你们宿舍要关门了,你先回去吧,我不送你了。”

 

我在雨中奔跑,回忆起刚才阿点的脸,是心疼又温柔的模样。这表明她对我是有感情的,只不过离得太近,我又觉得恐慌。


我意识到自己正在无限接近很久以来想要的感觉,只是此前从未想过真的可以做到。我也不知道现在如何是好,渴望拥抱,又渴望逃跑。

 

只有真正回到自己的学校,回到离阿点相差几百公里的地方,我才觉得心安,我继续着以前的梦,这种梦境,似乎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但这种生活,只维持了一个月。



5


深秋的某一天,我打球时不小心摔倒,缝了十针后,修养半个月,脸上还是留下了不小的疤。


我差点哭出来,从未想到自己会遭逢大劫。


我赧于见人,不晓得为什么校园里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都那么开心,唯独自己如此不幸。我想到自己的以后的路,会被这个疤遮住。

 

至于阿点,我不敢再找她聊天。我怕她会嫌弃我,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我想我们之间的缘分就此断了。


既然不会再继续,何必再跟她暧昧?我一下子失去了陪阿点聊天的热情,这原本生活的一部分就此消失,被惝恍替代。

 

阿点后来打过电话,可我不敢接。某次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对面竟然传来阿点的声音:“你最近在忙什么?”

 

“没……没什么,最近课程比较多,很多。”

 

“多到你连和我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还是,我打扰到你了。”

 

“不是的,阿点。“

 

“那你就太过分了。闲的时候找我,忙的时候把我丢到一边是嘛。”

 

“哎,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很乱,阿点,我们别联系了吧!”

 

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好,不联系!”电话挂断,我那时还不曾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听见阿点的声音。

 


6


三个月后,我脸上的疤逐渐淡化,心中的疤也消失殆尽。

 

我开始尝试恢复与阿点的交往,这是我时刻怀念的感觉,从未忘记过。

 

只是,阿点虽然也回复我了,可并没有从前那么及时,语气也生疏得很。


我没有灰心,这是我自己的过失,既然想挽回就要有耐心。


等待是爱情必然的经历,思念的痛苦也是一种甜蜜。

 

就在我认为一切即将重新开始的时候,某个晚上,我打开空间,看见阿点发了一个动态:我要做的,是那个磨破脚也要陪你走到底的人。

 

我不明所以,不知所措。我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又是对谁说的。我感到生活出现了一个更大的罅隙,无法弥补。


仓皇之中,我托一个高中女生问她,得到的结果是:阿点恋爱了。

 

我整个人都恍惚了,无法平静。我再次打开那句说说,那一个个字像一根根刺,扎得我泫然流涕。这一整夜,我都躲在被子里,脑袋放空,不得安眠。

 

第二天一大早,一股莫名的力量使我早早的爬起来。我意识到不能就这样草草结束,起码得让她知道我的情意,喜欢一个人,就得说出来。

 

我打开电脑,在室友的鼾声中,一边回忆,一边落笔。我认识她四年来所有的画面都清晰如昨。只是,这些画面已是尾声,不会再延续。

 

阿点似乎等在电脑边一样,很快回了我:希望未来在某个阳光恹恹的午后,我们再次相遇,还能坐在咖啡馆里聊天,像朋友一样。

 

看到这句话后,我这近一年来所有的怀疑、思念、幻想、纠结,都像烟花般释放,就在刹那。



7


时光匆匆,又是几年过去,我第一次加了阿点的微信,没有聊过天。


在她的朋友圈里,我知道,她在上海一所学校当语文老师,生活恬淡而精致。后来,阿点还晒了订婚戒指,至于是不是当年的那位幸运男生,我就不得而知了。

 

未来某时,我或许还能听到阿点一口漂亮的普通话。那个你曾经暗恋过的女孩,不必在一起,就让她在回忆里,悄悄美丽。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人间情书

合集

共11篇

总阅读

46789

总评论

3

总获赞

129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