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六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8-23 · 3949浏览 7赞

  中午一点,学校的餐厅,大部分员工都走了,剩下几个闲人正聚在一张桌子上,进行每日一次的“茶话会”。墙上挂着的电视正播送一则午间新闻:


  “……据最新消息,昨晚发生在春雨北路口的汽车自燃事故已经有了最新进展,驾驶员和乘客均系涉案毒贩,现将两人身份信息公布如下……”


  画面上出现了两个男人的肖像,一胖一瘦,胖的那个略微有些秃顶,照片下是这两人的年龄,籍贯等信息。


  “照片这么快就登出来了?可惜我不认识,不然我就到手10万块钱了!”桌旁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道,正用一根牙签使劲往嘴里掏。


  “我赌十块钱是团伙内讧,我有一哥们在缉毒局工作,那些毒贩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上周还从边境上缴获了两枚自制炸弹,用的还是硝酸铵。”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吹嘘道,时不时摆弄着手中的打火机。


  旁人推了他一把,故作严肃地说道:“少胡扯,你那哥们上次还在航天局工作。再说了大场市可不在西南边疆,连气枪都带不进来,还炸弹呢。”


  “你们猜王老师和这两个人认不认识?我觉得不大可能,说实话,我宁可相信她被包……”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还没说完,便被一个戴眼镜的人打断了。


  “你少说两句吧,人都死了。”


  “我说得是事实,不然她哪来的钱买首饰?”中年男人吭哧地笑了笑:“嘿嘿,这种事情在大场市一点都不稀奇。”


  一个瘦高的年轻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手机放到桌子中间,指着屏幕上的文字说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当晚有个大妈还看到了第三个人。喏,就是这个戴鸭舌帽的。可惜现场没有监控,不知道那个男人从哪来的。后面一直找不到。”


  众人来了兴致,围着桌子开始热烈讨论。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郑云龙端着餐盘走进餐厅,径直走到靠墙边的位置坐下,以飞快的速度把饭菜扒进嘴里。


  “喂,郑老师,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啊?”戴眼镜的男人大声招呼道。


  “不了,谢谢,改天吧。”郑云龙急忙摆了摆手。


  矮个子男人两步就窜到郑云龙对面坐下,饶有兴致地问道:“郑老师,听说案发前你和王老师有过接触,能不能说说你的看法?”


  郑云龙咽下嘴里的东西,扯过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盯着矮个子男人好一会后,才缓缓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人死为大,不管王老师做过什么,有什么秘密,都已经不重要了。”


  矮个子男人自讨没趣,尴尬地笑了笑后就离开了。


  “你们这些人注意点影响,现在还在学校,要八卦别人下班找个酒吧聊。”不知什么时候,薛堃出现在了餐厅门口。一看到他到来,先前还眉飞色舞的男人们忽然停止了讨论,几乎同一时间喊道:


  “薛主任好!”


  薛堃没好气地扫了一眼这些人,接着说:“我希望关于王老师的闲言碎语适可而止。你们下午还有课吧,为什么不趁中午休息一下呢?”


  “好的,薛主任。我们也是关心王老师。”戴眼镜的男人把烟散给几个人:“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睡觉去。”


  讨论的人一哄而散,薛堃目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坐在郑云龙对面:“唉,他们就这德行。”


  “没关系,你怎么现在才来。”


  “早上参加了两场企业会议,开到十二点才结束。我联系了几个媒体朋友,王老师那件事他们会冷处理。”薛堃看了看郑云龙的餐盘,每个格子几乎都杯吃光了,就连一粒米饭都不剩下,不由得感叹:“你还真够节俭的。”


  “我习惯了。”郑云龙把空盘子放到一边:“薛主任,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是关于王老师的吗?”


  “对,毕竟王老师对我不错。我听说昨晚有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去过王老师小区,那个人说不定和爆炸案有关系。”


  薛堃苦笑道:“原来你也喜欢八卦。其实你说的那个人不是没做调查,但当晚除了目击者和小区保安,根本没其他人看到过他。附近的住户也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所以无从证明他到底是谁。”


  “这样啊。”郑云龙面容忧愁,遗憾地说道:“我总觉得他是个关键人物……”


  “好了。王老师的案子别管了,你一会有空吗?”


  “有!需要我干什么?”


  “当年‘风筝’小组的成员你见了三个,今天刚好另外两位也在,我想带你去认识一下。”


  “好。”


  下午一点四十,学校一号教学楼。两人上到第五层,从窗户看进去,教室里面有钢琴等乐器,墙角还摆放着一座电视架,内置了24寸彩电。墙壁空白处用五线谱和音符做点缀,虽然色彩单调了点,但起码表明了这里的用处。


  “这是音乐教室吧?”郑云龙没想到作为一个民办学校,该有的设施一样都不缺。


  “对。那台电视显示屏有点问题,等有机会换个大一点的。”


  两人来到第二间教室的门口,门却是关着的。


  薛堃叫住了郑云龙,压低声音说道:“岳宗霏同学就在里面画画,我们先等一下吧。”


  “他身体状况怎么样?”


  “唉……”薛堃欲言又止,望着远处长长叹了口气:“不知道能不能熬到明年的元旦。”


  “怎么会?”郑云龙内心像被什么东西拧了一下。


  “嘎……吱……”两人身后的门被慢慢打开,在阳光的照射下,一个瘦瘦的,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后。门缝又开大了一点,郑云龙才看清门后小人的真面目。那是一个11岁左右的男孩,身体明显比同龄人要瘦弱。男孩有一双很灵气的眼睛,但在阳光下,原本红润的脸蛋却毫无血色。他的身体仅仅站着都感觉竭尽全力,随时可能被一阵强风吹跑。


  “郑老师好。”男孩的招呼让郑云龙内心再次被狠狠拧了一下。


  “你好。我还以为你在画画呢。”


  “啊,刚才总算把色上完了。你们快进来吧。”


  两人跟着岳宗霏走进教室里,到处都散发着颜料的味道。教室的一支着花架,旁边的调色板上布满了各种色块。岳宗霏抽出一张湿纸巾,在手上来回擦拭着,十个指头都沾满了颜料。


  “这就是我的画,花了好几周呢。”他喜滋滋地指着自己的作品说道。


  画幅40厘米见方,背景是大片大片的绿色,远处的山上立着一大块广告牌,也被涂成绿色。山体的一块平地上有五个小人,笔法很简陋,只能勉强辨别出他们的性别和个子。这五个人围坐在一起,地上摆着很多吃的。他们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一束彩虹从天空飞流直下,落在山坡后面,尾部的颜料刚刚涂上。


  “这些是你的朋友吧?”郑云龙一眼就认出,画面上那个扎羊角辫的就是茆辛夷。


  “是啊,画得不太像。”岳宗霏羞涩地搓了搓手:“我们约好了,以后一定要去白龙山国家公园野餐一次。你看到那到彩虹了吗?”


  “那有什么特别的涵义吗?”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道彩虹桥出现在野餐的地方。所以就顺手画了下来。”


  郑云龙点头称赞,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岳宗霏穿的衣服引起了他的注意,袖口,领口这些地方都破损不堪,有的部位颜色都掉光了,不知道穿了多久,裤腿上直接就开了个洞,露出一截小腿。


  “你这身衣服怎么会那么旧?”


  “是这样的,因为我的身体总是出血,为了不弄脏新衣服,所以只好穿旧的。”


  “那也不能穿成这样啊。”郑云龙升起一股怒火,心想是哪个家长干的。


  薛堃也插话道:“上次王老师不是送了你一套新衣服吗?”


  “那些都放在家里面。”岳宗霏答道。


  “你回去就换上,弄脏了就弄脏了,我给你买新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是从楼梯方向传过来的。


  “校长,我侄子一个人出道也可以啊。你要是觉得影响学校形象,我可以外面联系团队来做。”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底气十足,嗓门大到几米外都能听得见。


  “岳先生,你不觉得这样当家长很过分吗?哪有把孩子当摇钱树的。我作为校长,有义务照顾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另一位女性坚决有力地反击道。


  “我也是为了孩子好啊,有了广告收入的话,那不就有钱治病了?”


  “够了。”校长干净利落地打断道:“请你不要无理取闹,不然我们让保安把你请出去。”


  岳宗霏听到外面的争吵声后,脸上浮现出紧张的神色,手无助地揪着衣服。


  郑云龙和薛堃赶了出去,只见一个身高超过1.8米的男人站在过道上,一脸谄媚地看着旁边才到自己胸口的女性。那男人五官也算是别致,但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势利。旁边的女子虽然个子不高,但眉宇间射出一股刚正不阿的气息,态度坚定。


  “这是学校,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郑云龙二话不说就用身体挡在了那男人的面前。


  “你是谁啊?”男人瞟了郑云龙一眼,眼神又落在女人身上。


  “我是这里的体育老师。”


  “哦,是郑老师啊。失礼失礼。”男人突然换上一副笑脸,顺手递上两根烟:“我是岳宗霏的大伯,我叫岳琦。”


  郑云龙把烟挡了回去:“我不抽烟。不用了。”


  “好好好。”岳琦只好收回烟:“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合作的事情你们再想想办法,我改天再来。”话刚说完,他大步流星走开了。


  “什么人啊。”薛堃转头对校长说道:“严校长,你没事吧?”


  “怎么会有这种监护人?”校长余怒未消地说道:“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成天来学校无理取闹,我早就说了,学生又不是商品,随意接商业活动很影响学习的。”


  “你还是先去处理学校那边的事务吧,岳宗霏大伯我来应付。”


  “好吧,我下午还要去市里面开行政会议。今天谢谢你了,郑老师。”


  “我应该做的。”郑云龙谦虚地说道。


  等校长一行人离开后,美术室的门才打开,岳宗霏收拾好书包走了出来,那书包一看就是二手货,边缘的布料都起毛了。


  “郑老师,薛老师,我去上课了。”


  “你一个人能行吗?我送你吧。”郑云龙实在担心他弱不禁风的身体。


  “没事,医生说了维持正常的运动很有必要。”走到郑云龙身边时,岳宗霏突然抬起头问道:“郑老师,你有王老师的照片吗?能不能帮忙给我们印几张?”


  郑云龙找出王胜雪的全家福问岳宗霏:“这张怎么样?”


  “这是王老师的弟弟吗?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能不能把这张印出来?”


  “行。我到时候印五张给你们。”郑云龙没想到这些小孩对王胜雪如此在意。


  “谢谢郑老师。”


  岳宗霏走后,郑云龙悄悄地问薛堃:“岳宗霏的父母去哪了?”


  一听到父母这两个字,薛堃重重叹了口气:“自从得知儿子得了不治之症后,那两个人就把孩子留在了大伯家,找借口出去打工了,再也没有了音讯。想必是趁着年纪轻,再生一个,岳宗霏就当拖油瓶扔了。”


  “这都些什么父母!”郑云龙心中燃起一股怒火,恨不得找到那两个不负责任的家长,狠狠打一顿。


  走到楼下,一群三四年级模样的孩子正簇拥着走向学校大门。中间一个个子比较高的男同学正背着一个女孩,郑云龙一眼就认出她正是李建玲。女孩看起来很开心,有那么多同学守护在旁。


  孩子们走到学校门口,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笑吟吟等在那里,两颊的肉一颤一颤的。李建玲被同学放了下来,一瘸一拐地走向男人。


  “谢谢你们送我,快去上课吧。”李建玲对同学们说道。


  “你路上小心点啊!”同学们一齐挥手告别道。


  郑云龙急忙跑了过去,拦住即将离开的中年男人,严肃地说道:“请等一下,你是李建玲父母吗?”


  “你,你是谁啊?”男人莫名其妙看着郑云龙。


  “我是这里的体育老师,请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


  “怪了,前几次我来都没遇到过这种要求。”男人嘟哝着掏出身份证递给郑云龙,证件上写着三个字:赵沐雪。名字很文艺,可看看眼前这个人,满脑肥肠,一点跟雪不沾边。


  郑云龙实在挑不出毛病,把证件还给了赵沐雪,便问李建玲:“你认识他吗?”


  “认识。赵叔叔是我们家的邻居,因为爸妈工作太忙了,所以今天请他送我去做理疗。”


  “是这样吗?”郑云龙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赵沐雪:“行吧。你们可以走了。”


  赵沐雪应了一声,背起李建玲就离开了,肚子上的肉发出微微颤动。郑云龙扭头对薛堃说道:“你认识那个人吗?”


  “认识。之前来过好几次。虽然长得油腻,但并没有什么不良行为。”


  “我总觉得那人有问题。”郑云龙警惕地盯着赵沐雪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街道的另一端。


  “唉。世事难料啊。有家长的孩子,家长无法完全负责,没有家长的孩子,却一直渴望完整的家庭。”薛堃拍了拍郑云龙的肩膀:“以后他们就全靠你照顾了。”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3949
7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