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七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8-23 · 4235浏览 7赞

  差不多该到上课时间了,郑云龙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路过亭子时,上官刈竹突然从亭子里冲了出来,差点撞到郑云龙身上。


  “郑老师,吃糖。”小姑娘把两捧糖果塞入郑云龙的口袋里,头也不回地跑向教学楼里。


  “她这是干什么。”裤兜里突然多了很多糖果,郑云龙一时不知往哪放。


  “你就收着吧,上官同学别的不行,就擅长跑步。”薛堃取出一颗糖果,剥开包装扔进嘴里。


  茆辛夷从亭子后面探出小脑袋,没好气地对薛堃喊道:“喂,那是给本妖王老公吃的。”


  “哦。实在不好意思,要不我吐出来还给你?”


  “哼,吃就吃吧。本妖王要去修炼了,没工夫理你。”茆辛夷白了薛堃一眼,双手伸长做出翅膀造型,嘴里呜呜叫着,冲进教学楼里。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郑云龙回到住处恰好是五点。他取出几块压缩饼干塞进嘴里,飞快地从电视机下取出另一台备用手机,那是之前又花了500块买的旧货,拖了现代科技的福,网络功能还能照常使用的。郑云龙打开手机,从抽屉里取出一块特地准备好的SIM卡插上。这卡是通过特殊渠道搞到的,登记的使用者身份信息都是假的,当初就是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派上用场了。


  打开网络浏览器,先前访问的论坛界面自然而然跳了出来。“临夏社区”的大型彩色标题在首页上跳动着,临夏是大场的旧称之一,不知被谁当做了论坛的名字。这上面可以找到任何想要的信息,兼职,家政,租房,跳蚤市场,囊括了所有市民们所有用得着的服务。


  郑云龙点开今早六点发的帖子,内容只有一句话:出售二手邮票,阳春里客户优先。帖子发在二手市场板块,差不多十二个小时过去了,有200多个浏览,回复的帖子就六个,全是灌水的。其中一个人还骂道:骗老年人钱的!滚粗。


  帖子沉了,郑云龙接着点开页面一角的私信箱,显示有3封新邮件。头两封私信是系统发来的邮件,第三封来自一个陌生人,用户名由一串数字和字母构成,毫无规律。


  私信内容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急需邮票,请告知价格和付款方式。”


  郑云龙有些激动,真的有人回复了,思考再三,输入:“雪不在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手机屏幕上跳出一个红色的1,郑云龙急忙放下杯子,打开私信箱。


  “雪花终将化去,春天依旧到来。你有几版?”


  “家里盯得紧,暂时只能出四版。”


  “行。收款账号是否照旧?在哪交易?”这一次对方几乎是同一时间回复。


  “今晚11:30,南市区橡胶厂旧址旁,明远路。在写有明园路指示牌旁,第一个座椅下方,找标注明德小学的袋子。只接受现金,切记用不连号的旧钞票,放在招牌下的垃圾桶里。”


  “你们还是那么喜欢明德小学。成交。”对方无比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郑云龙忽然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难道之前的交易和明德小学有关系吗?不管如何,今晚还是得一探究竟。看了看表,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足够去准备了。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夜里的旧厂区比平时更显得阴冷。生产用的设备早已拆除,空洞的厂房在黑暗中显得无比孤寂。由于资金的关系,对老厂房的开发一直停滞不前,没什么比待开发区域更好藏身的地方了。


  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偶尔会有一辆网约车匆匆驶过。郑云龙把自己藏在花坛后面,橡胶厂的一角正在改造成火锅店,花坛就是在最近新建的。


  夜光表指向了11:30,一个个子中等的青年男人拐进明远路中,在路牌下点燃了一支烟,警惕地向四周张望。


  郑云龙静静地观察着那个人,大约半支烟的时间后,男人丢掉香烟,踩灭,蹲下身子,从木椅下面拖出一个包裹。那是郑云龙两个小时前放在那里的,特地用印有“明德小学”名称的袋子包装,里面放着从古董店淘来的旧邮票。


  男人取出邮票,打开看了几眼就装回袋子里,紧接着站起身,前后左右巡视了一番。确定周围没有人后,他朝着前方主道路走去,顺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紧致的袋子扔进垃圾桶里,就像扔了一团不要的东西。


  “交易”就这样完成了,取货人甚至都没有确认货品是否有异常。男人穿过马路,走进斜对面的一条岔路。郑云龙跑到垃圾桶旁,取出扔下的袋子,解开绳子,里面塞着好几卷钞票,估计有2到3万,都是旧钞。


  来不及细数钞票数量,郑云龙把袋子塞进怀里,急忙跟了上去。


  男人很快又点燃了一支烟,一手拎着邮票,慢悠悠地走在岔路上。如果不是看到他先前的举动,还真以为是个外出购物回家的普通人。郑云龙躲在一排垃圾箱后面,看着男人走进居民区后,才垫着脚步跟上。


  老旧小区里道路错综复杂,很容易隐藏起自己的踪迹。男人直走了大约40米后转进一个拐角,郑云龙不敢轻易上前,原地等待了约一分钟后,确定没人出来后,才小心翼翼走上前。这附近都是店铺,郑云龙躲在卷帘门凹进去的阴影中,脚下一点点往前挪动。


  一盏路灯立在前方,灯光刚好隔开了店铺和居民楼。为了不暴露自己,郑云龙只得紧紧贴着墙壁,探出小半个脑袋观察。


  那个男人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抓住商铺通道的木质门,上半个身体紧密地靠在门上,两条腿无力地垂在地面。在他身边有一个魁梧的身影,伸出双手在男人身体上下摸索着。借助路灯的一部分光线,魁梧身影的膝盖下面被照了出来,“他”穿着一套白色长袍,身高和郑云龙差不多。那人搜索了一番后忽然停止了动作,把头扭向郑云龙的位置。


  郑云龙急忙缩回头,街道安静如初,那人并没有追上来。


  “是同伙吗?”他定了定神,再次探出脑袋。高大的白色身影悄然失去了踪迹,只剩下取货的男人还“挂”再门上。郑云龙没有迟疑,径直跑到木门边。男人左手紧紧抓着木门的横栏,右手按在胸口偏下的位置。


  “你还好吗?”郑云龙打个招呼,但男人头始终看向前方,没有任何回应。他刚碰到男人后背,那人顿时失去平衡,直挺挺地从木门上滑落下来,扑通一声躺在地上。郑云龙预感不妙,立刻把男人翻了个。


  眼前这人双目圆睁,眼神里流露出难以名状的痛苦,嘴保持着半张的姿势,上下两排牙紧紧咬合在一起。再看他的脸,肌肉凸起膨胀,之前肯定遇到了可怕的事情。郑云龙摸向男人脖子,已经没有任何脉搏了。


  “不会又是什么突发疾病?”郑云龙用力掰开男人的右手,在肋骨中间戳了戳,原本肝脏的位置有一块凹了下去。


  “难道是肝脏出了问题?”


  “轰!轰!”连串爆炸声打断了郑云龙的探查,商铺附近的电动车几乎同一时间燃起火苗,烟雾眨眼间向这边吹来。爆炸声同时打破了居民区的宁静,一户又一户的居民家亮起了灯。


  郑云龙取出“货款”塞回男青年怀中,再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邮票,抓着木门上的横框,两三下就翻了出去。身后连环响起警报声,狗叫声,人声,郑云龙没命似地一路狂奔,跑下小路,又穿过几大段台阶,最后停在一个十字路口。过不了多久,附近的居民肯定会涌向这里。


  右手边就是通往橡胶厂的路,身后的街道彻底沸腾起来了,郑云龙调整好呼吸,放慢脚步。


  又一条线索断了,这显然不是团伙内讧,不然为什么“货物”还在?以及那个穿着怪异的人到底是谁,会是凶手吗?疑问就像射出的火箭弹,炸得郑云龙头一阵接一阵的疼,他在路口找了张共享单车骑上,趁着所有人注意力还在商铺那边,自己飞快地朝着相反的方向驶去。


  突如其来的火灾惊醒了半个南市区,警报大作,原本安详的夜晚变得无比热闹。


  四公里外,一座废弃的钢铁厂静静地笼罩在夜色下,外面轮番响起的车声并未波及这里。厂区已经好几年没有人踏足了,斑驳的砖墙喃喃低语着曾经的岁月。每隔几十米布置着路灯,不是为了别的,单纯出于基本的安全需求。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白色长袍在路灯下十分惹眼,长长的帽檐遮住了那人的脸。“他”站在灯光下,轻轻拍了两下手,周围响起一片欢快的犬吠声。几只毛茸茸的小东西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跌跌撞撞地围在身旁。


  那人蹲下身,爱怜地抚摸着这些小伙伴的脑袋。他们大部分都是说不出品种的狗,夹杂着一两只猫。小家伙的身体或多或少都有些遗憾,有的失去了一条腿,有的耳朵少了一边。神秘人的手背发出微微白光,一道道条纹延伸到手臂伸出。猫猫狗狗们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兴奋地舔舐着手心手背。


  忽然,几只小狗同时转过身,对着另一边的路灯狂吠起来。穿白色长袍的人察觉到了异样,转头看向马路对侧:“来都来了,为什么不现身呢?”说话时的嗓音是一个男性,很有磁性。


  灯光下安静如斯,男人挥挥手,小动物们十分听话跑回了窝里。


  “出来吧,反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了。”男人继续对着路灯说道。


  几道黑色的剑刃划破灯光,射向男人,他没有任何躲避的举动。剑刃穿过男人的身体,消失在另一边的黑暗中。


  “呵……”男人冷笑道:“不错的暗杀技巧,可惜,你是无法伤害到我。”


   路灯下扬起一团灰尘,一片纸人缓缓从空中落下,接着发出低沉机械的中性声音:“连本体都不敢出现,怕我杀了你吗?”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们就这样对待朋友吗?”


  “对付朋友,我们有美酒和佳肴。但是对付豺狼,我们会扒了皮做成大衣。”


  “哈哈哈哈。”男人大笑起来:“真是大言不惭。王胜雪和那个马仔都是你杀的吧?”


  纸人突然不说话了,男人继续说道:“我去过现场,王胜雪被伪装成了猝死,你肯定不想让她的真实身份败露,但你却没有处理那些作为证据的邮票,为什么呢?”


  “邮票是你销毁的?”


  “不然还能有谁?那两个碍事的上家也是我解决的,还好及时处理了,不然王胜雪的身份很难掩盖下去。”


  纸人再次陷入沉默中,白袍男子嘴角略微上扬:“毒贩集团肯定意识到了问题。你打算怎么做呢?”


  “不关你的事。鉴于你保全学校名声的举动,我暂时不对你采取措施。不过记住了,要是被我发现你有别的企图,别想活着离开。”纸人恶狠狠地威胁道,声音越发刺耳。


  “不好意思,再找不到我要的东西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那么,你好自为之吧。”


  纸人丢下一句话,全身燃起一股火苗,眨眼间就化作灰尘四散飘走,马路上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样就摊牌了?我是不是该服从你们的警告呢?”


  男人无语凝视着马路对面,许久之后,缓缓抬起右手。


  “啪。”一个清脆的响指声,男人连同白色袍子消失在了路灯下,地上干净得连脚印都没有,仿佛就没人踏足过这里。


  厂区再次恢复了宁静,只有远处偶尔响起的警报声传来……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4235
7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