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九章
昆明花子
发布于 云南 2020-08-29 · 5072浏览 7赞

  客厅隔壁有一间小巧的隔间,里面放着桌子和椅子,乍一看就像单独的学习用书房。年轻男子打开客厅电视,锁上隔间的门,外面的声音刚好能盖过说话声。


  男子推了把椅子出来,恭敬地放在女子面前:“姐姐,请坐。”


  “不用,我站着就行。你叫什么名字?”


  “钱飞。”


  “那是你人的名字,妖怪的呢?”


  “忘,忘了……我们这一辈生下来就是在城市里,宗族什么的都不记得了……”男子面露难色地说道。


  “哼,算了。给我看看你们送的什么货。”


  钱飞打开抽屉,从邮票夹里取出一张邮票,双手呈到女子面前。这邮票和寻常品种没有区别,从侧面看下去,油墨发出奇异的蓝色。


  “姐姐,这就是我们运送的货物。”


  “海洛因?”女子取过邮票塞进嘴里,嚼了两口就吞了下去:“这味道怎么那么涩?”


  钱飞一愣,解释道:“海洛因都是上个世纪的古董了,现在市场上流通的都是第三代毒品。这可不是普通邮票,上面的油墨添加了高浓度精神活性药物,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人欲仙欲死。姐姐头不昏吗?”


  “哼。你当我是什么?”女子一撇嘴,不屑地说道:“你怎么干起这种行当?”


  “姐姐别误会,我们这些没背景没能力的妖怪,就靠着干双面人谋生了。”钱飞打开抽屉下面的柜子,取出一个皮包,从里面抖出许多本证件,驾驶证,学生证,护照,零零散散有二三十本。


  “说来听听。”


  “我们潜伏到各个犯罪团伙内部,靠着化形的能力装成普通人类。一边替团伙干活,一边搜集情报,差不多时机成熟了,就把团伙的赃款卷走,自己留一点,其他的分给慈善机构。运气好的时候,半年就能赚好几万,运气不好,两三周团伙就垮了,就像现在这个。”钱飞语气中透着深深的无奈:“那些黑吃黑的也不敢告诉别人,有时候团伙还会内讧。我能力有限,只敢拿贩毒和贩人口的开刀。之前有几个精通话术的,特别喜欢搞那些电信诈骗和做传销的。”


  “这世道还真是变了,妖怪都开始给人清理祸害了,只要不是替天界那帮废物卖命就行。那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干的?”


  钱飞用力想了想,挠挠脑袋:“二十多年前吧,有个人类调停了妖怪和人间的斗争,作为回报,我们这些妖怪不得随意危害人类,而人类也不会对妖怪的栖身之地赶尽杀绝。”


  “什么人类有那么多大能耐?”


  “我也只是听妖族的几个头领说过,从来没见过那个人……但他很久没有露过面了。”


  女子随手一挥,两枚玉石从掌心掷出,稳稳落在书桌中央。两枚玉外观饱满,一黑一白,大体呈卵型,光泽柔和润美,就像是有水在表面打磨过。


  “这两枚和田玉就当做见面礼了,收下吧。”


  “谢谢,谢谢姐姐。”


  钱飞迫不及待把玉石拿在手里,一股暖意传遍整个手心。


  “你在大场市还有其他认识的人吗?”


  “有一位朋友和我一起干,他负责处理档案工作。”


  “很好。玉石你们一人一块。”女子话锋一转:“不过可不是白给你们的,我有几件事需要你们协助调查。”


  “姐姐请说,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女子手腕轻轻抖动,一份报告就落到桌子上。钱飞展开文件,A4纸上打印着一个男人的照片,照片下印有姓名,身高,体重等信息。


  “这个男的叫郑云龙,目前在明德小学当体育老师,是一个负责人引荐来的。”


  “姐姐让我调查他?”钱飞想不通区区一个小学老师有什么特别之处。


  “对。别看他只是个老师,这个男人身上有股杀气。”


  “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姐姐什么时候要结果?”


  女子抬头看向墙上的钟,指针指向了8:05:“越快越好,明晚我再来找你。你最好换个地方住。”她走到窗边,窗子自动向屋内弹开,一阵风便吹了进来。钱飞见女子要离开,就急忙追问道:“我现在还不知道姐姐叫什么。”


  “看你叫得那么亲,以后叫我‘玉兰’就行了。”


  “好,玉兰姐。”钱飞有点意外,这个气势逼人的女子居然有如此秀气的名字。


  女子身体化作白雾,猛地冲出窗户,融入黑夜中,钱飞伸出头仔细搜寻,空气中没有一丁点妖怪的味道,从高速路那边飘来淡淡的尾气味。


  “发财了发财了。”


  钱飞吹着口哨,在屋子里蹦来蹦去,小心地把玉石收在贴身衣裤中。


  


  时间很快到了深夜,郑云龙坐在客厅沙发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七点多的爆炸案还挂在网页头条上,铺天盖地都是对城中村安全隐患的声讨。


  “……据初步调查,现场五名死者均为某贩毒团伙成员……”配图中有几张是现场实拍,屋里面全都烧焦了,根本分辨不出哪里是客厅。评论区更是一片叫好,网友对毒贩之死没有丝毫的怜悯。


  郑云龙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可是看到案子戛然而止却有点不安。


  “这些人会不会和先前那几起案子有联系?线索这下全断了……”看了看表,现在是11:15分,邓法医应该也睡了。郑云龙关掉新闻网页,打开临夏社区。之前拜托薛堃查找王胜雪家属资料,遗憾的是当年会面时并没有做严格的登记,只知道王胜雪父亲叫王涛,母亲叫叶春梅。四个小时前,郑云龙以王胜雪同事的名义发了个寻人启事,并附上了那张全家福照片。


  “实在太可惜了。”“希望她的家人看到。”“不会吧,人都没了家人也不管吗?”


  评论区不少扼腕叹息的人,却没有一个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该不会这家人再也没来过大场市?也许中间发生过什么,我们不知道。”郑云龙遗憾地关掉帖子,事已至此,找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后,他走向卫生间,准备把脸好好洗一下。


  刚把牙刷干净,电话又响了起来,不是别人,来电的就是是邓阳春。


  “说曹操曹操就到。”郑云龙接起电话,佯装打着哈欠:“邓法医,你找我什么事啊?”


  “你睡了?”


  “差不多了。”


  “真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想找个人聊天。你能不能抽出五分钟?”邓阳春十分期待地问道。


  “行。你想聊什么?”


  “就是晚上那个爆炸案,我跟你说啊,现场炸的太干净了!”


  “我看电视上房间都烧焦了,哪里干净了?”


  “我的意思是,现场像是用军用炸弹炸出来一样。普通的煤气或者天然气没这么高的猛度。”


  一听是军用炸药,郑云龙的睡意马上没了:“上次汽车爆炸好像也是突然烧没了。”


  “对对对,我感觉人做不到,很可能是异次元人干的。”


  “我想起来了,大场市不是有个调查局吗?”邓阳春开的玩笑让郑云龙有点接不住。


  “别提了,他们调查别的事情去了……还有啊,团伙主谋以前还是个著名化学教授,专门研究致幻剂的,十年前突然就当起制毒师了。”


  “这些人真是为了钱什么都不顾,炸死活该。”


  “大场市就是这样,什么妖魔鬼怪都有。行,你睡吧,我们改天聊。”


  “晚安。”


  郑云龙关掉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不断浮现出最近那些案子的画面,也许是自己过于敏感了,许多年都没有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世界的发展远远超过了个人的理解,归根结底是自己跟不上城市的节奏。


  王胜雪的事只不过是个突发事件,就如同中了一次彩票,自己仅仅因为表面上的某些因素就把这些案子串在了一起,根本就是杞人忧天。


  “郑云龙啊,郑云龙,你还是别胡思乱想了。快睡觉!”郑云龙就这样闭上了眼睛,又过了十几分钟,卧室里只剩下均匀的喘气声。


  


  夜已深,明德小学宿舍楼,几许夜风吹起地上的树叶,在空中打着转。


  为了暂时安置无家可归的孩子,学校特地筹钱置办了这栋宿舍,一共五层,一年级住一楼,六年级住顶楼。但孩子们流动性很大,宿舍时常住不满人。尽管如此,学校还是安排了足够的职工去打理孩子们的日常生活。


  宿舍三楼,一个矮小的身影打开宿舍门,蹑手蹑脚溜了出来,直奔走廊尽头的卫生间而去。因为是在深夜,走廊里并没有开大灯,墙壁两侧布置着夜光灯,方便人辨别方向。小小的身影熟练地跑到厕所,伸手按下墙上的开关。


  灯亮了,盥洗台前站着一个男孩,正在用水冲洗着手上的泥土。


  “孙东东,你又偷跑出去了。”一张男孩的脸从黑暗中探出,年龄不过8,9岁。


  孙东东关掉水龙头,回头看向男孩,笑道:“你来了?我还以为你早睡了。”


  “我可没忘记今天的约定。你去哪了?”男孩看着同学洗下来的泥水,跑过去查看:“要不要我去拿点肥皂。”


  “不用了,别吵到其他人。”


  “那好吧。你还记得我的全名吗?”男孩突然十分认真地看着孙东东。


  “曾卓辉。”孙东东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笑了笑:“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那我放心了。”


  曾卓辉低下头,在孙东东的手背上发现几道红色的道道,很像是被什么动物抓过一样。痕迹不宽,可在灯光下很醒目。


  “你的手不疼吗?”


  “啊?”孙东东经过朋友的提醒,才看到手背上的异样。


  “你什么时候养的猫?”曾卓辉在孙东东手背上轻轻揉搓几下:“疼不疼,去找老师要点创可贴吧。”


  “不用了!”


  孙东东飞快地抽回手,在身后蹭了蹭,又伸了出来,手背上的红色抓痕眨眼间就不见了。


  “你怎么做到的?”曾卓辉十分不可思议地看着同伴的手,怀疑刚才是自己看错了。


  “嘘!这是秘密。”孙东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带了些你最爱吃的鸡腿回来。”


  “真的?”


  孙东东打开旁边的黑色塑料袋,取出一个包裹严实的餐盒。撕掉外面两层透明胶布,刚打开盖子,一股香气就喷了出来。那里面摆着着四只金黄色的炸鸡翅,闪着金黄色的光,热气还在。


  曾卓辉抓起一个鸡翅就啃了起来,吭哧吭哧嚼了几口后,把骨头扔在了塑料袋里,接着抓起第二个。


  “唔……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


  不愧是吃鸡专家,不到十分钟的光景,餐盒里的四个鸡腿全都化作碎骨堆在塑料袋中。孙东东递过去一张餐巾纸,让曾卓辉把手上嘴上的油擦干净。


  “好吃吗?”


  “好吃好吃。”曾卓辉意犹未尽地把指头舔了个遍:“这次味道不一样,你是不是换了地方了?”


  “嗯。是一家新开的店,你喜欢的话下次就多带点。”


  “好。”


  曾卓辉把垃圾收拾好,系上塑料袋,但找了一圈,厕所里都没有可以扔垃圾的地方。


  “这些鸡骨头扔哪里?大门也锁上了。放在地上也不行,被老师发现就糟糕了。”


  “交给我吧。”


  孙东东接过塑料袋就走向厕所深处,那里有一扇窗户用于通风,打开的宽度足够把餐盒扔出去。曾卓辉急忙劝住他,说道:“你怎么能忘外扔?”


  “当然不是。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


  “魔术?”曾卓辉将信将疑跟在朋友后面。


  到了窗户旁边,孙东东拎起塑料袋,使出吃奶的力气甩了了出去,白色袋子就这样飞向了操场方向。


  “看好了!”只见孙东东伸出右手,对着空中打了个响指。一团蓝色火焰在夜空中升起,就像是被人点燃了一枚烟花,却没有一点声音传来。绚丽的蓝色在空中燃烧了大约三秒钟,静静地坠向地面,一点点消失在黑夜中。


  “哇!好厉害啊!”曾卓辉亲不自禁拍手叫好,被孙东东嘘了回去。


  “小声点,你知道就行了。”


  “嗯嗯。”曾卓辉急忙捂住嘴巴,使劲点了点头:“你是跟谁学的啊?”


  “这个嘛以后再告诉你。我们得回宿舍了,一会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嗯!你一定要教我啊。”


  曾卓辉依依不舍从窗户旁边离开,两个小伙伴低下身子,又静悄悄地溜会宿舍里,把门关上,走廊里再次恢复安静……


  


  

  


  


  


昆明花子
立志于打造幻想世界
浏览 5072
7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