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十章

  大场市中心,临夏商业街。


  时间刚过九点,东西南北的街道上就已经挤满了人。许多旅游团把这里当做购物拍照的首要去处,作为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方,这里集中了绝大部分顶级商铺,从吃穿用到奢侈品,很多店别无分号。


  万禾购物中心就坐落于商业街中心偏北的位置,总共五层,两座观光电梯特地设置在楼外,包裹在全透明的玻璃支柱内,方便游客参观。购物中心每层都有不同的功能,一楼二楼主营衣服,鞋帽等日用品,三楼和四楼是影院,五楼是美食城。四楼电影院只占了一半的面积,剩下的地方被电子产品瓜分了。在各种电子风的铺面中,有一家名为“暮春网咖”的网吧,刚好位于墙角拐弯处。店铺正门涂成白色,门框则用绿色做点缀,处处透着春意。要不是上面写着“网咖”二字,多半会以为是个书店。


  进门就是吧台,各个区域的价格都标注在电子屏上,最便宜的“立春区”每小时20块钱,最贵的“谷雨区”居然每小时45元。吧台后面的冷藏柜做工考究,陈列的也不是寻常饮料,外包装上都清一色外文。穿梭于其中的服务员都身着西装,举止彬彬有礼。


  今天并非休息日,网咖大厅里的顾客并不多,VIP区更是人迹罕至。一间靠边的包房亮着光,里面传来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节奏清脆,多半用的是黑轴。


  “操,给我把龙狙会死啊,不就是10万块吗,爷又不是出不起!”


  一名年轻男人头戴耳机,两眼充血瞪着足有31寸的屈光屏。他那原本就丰满的脸部堆了一层油,胸前衬衫的扣子大开着。


  “干!菜鸡会不会打?15:8还被追平了?”男子愤怒地锤了下键盘,拧开旁边的矿泉水,两口喝完。矿泉水的凉意稍稍冲淡了烦躁感,男子摘下耳机,往沙发上一躺,权当休息了。


  他刚刚躺下不久,一个苗条的声音自顾自走了进来,坐在旁边的位子上。


  “老钱?你没死啊?”男子看清了来人长相,惊讶地叫了出来。


  “你小声点行不行。你砸键盘的声音外面都能听到。”钱飞取下兜帽,笑嘻嘻地说道。


  “你是不是要吓死我?”胖男人凑近钱飞耳边,小声问道:“昨天那个爆炸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有可能是煤气泄漏。好了,别管这个了,兄弟我送你个东西。”


  钱飞掏出一块卵型的黑色玉石,在男人面前晃了几晃。当看到玉石表面发出的水色时,那双小眼睛顿时射出绿色的光。


  “你从哪弄来来的?”胖男人一把抢过玉石攥在手里,紧紧护在胸前:“这可是有千年历史的和田玉。”


  “一个前辈给的。”


  “前辈?”胖男人腮部肌肉忽然抖了一下:“你别碰上天界……”


  “你傻了?要真是天界的,我会坐在这里跟你废话?”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胖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把玉石塞进怀里。


  钱飞丢出一张折叠的A4纸,命令道:“东西不是白给的。马大军师,有个人要你查一查,要全套资料,最好今晚就给我。”


  “什么人啊?昭明集团的辛总裁?”胖男人展开A4纸,眼睛瞪大了一点:“这啥?调查个小学教师干什么?”


  “你查就完事了。”


  “好吧。又得跑一趟市档案馆了。”胖男人收好A4纸,意兴阑珊关掉电脑主机:“我还得去洗个澡,一脸的油。”


  “动作快点,干完这单,给你买十把龙狙都没问题!”


   走出网咖时,胖男人又从吧台买了两瓶矿泉水。


  “你好,一共40块钱。”


  “给给给,不用找了。”胖男人随手把50块钞票按在桌子上,大步流星走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放学的铃声一响,孩子们喧闹着冲出校门。郑云龙总算能休息了,今天带着孩子们做了一天运动,好在坏心情也被疲劳冲散了。他在更衣室里冲了个凉,换上休闲装回到办公室里。虽然是下班时间,但好几个同事却挤在一台电脑前,热烈讨论着什么。


  “是郑老师,刚好,你快过来!”一个年轻女老师看到郑云龙出现,立刻兴奋地摆手示意。


  郑云龙不明就里,来到扎堆的人群旁边,发现他们正在讨论一则网上新闻。


  “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郑老师来了,你们快说吧。”


  众人让出一个位子,郑云龙得以看清电脑上的内容。那是一则两天前的新闻,内容是关于比赛场上的一起意外事故,一个专业散打运动员比赛途中不慎把对手打倒,后者还没送到医院就死了。奇怪的是,死者是个刚学散打不到半年的新手,还是个大学在校学生,两人压根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何瑜是谁?”郑云龙读出了死者的名字。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叹息,一个男老师小声解释道:“你应该不知道他。这个小伙子来学校当过志愿者,很受学生喜欢,差不多在春节之后。”


  “志愿者?”郑云龙脑袋嗡了一下。


  “对,许多志愿者团体都和学校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何瑜就读于大场的一个二本学校,因为人开朗,长得又帅,擅长运动和音乐,很快就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老师们纷纷点头称是,男老师继续说道:“在孩子们强烈要求下,何瑜破例在学校停留了很久。风筝大赛夺冠后,他还特地从外省的家赶来庆祝。”


  解释完毕,男老师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是一个帅气小伙和两名孩子的合影,三人笑得很灿烂。那个小伙看上去就20出头,应该就是是何瑜本人了。而两个孩子郑云龙再熟悉不过,正是李建玲和孙东东,算起来,他们在五个人中,两个孩子勉强具备正常和人交往的能力。


  “那这个散打比赛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里,几个老师都露出愤怒的神情。


  “什么狗屁比赛,就是黑心中介为了打广告,刷战绩,骗新人和专业运动员对打。你说这能打赢吗?”男老师余怒未消指着屏幕上的图片说道:“你们看看这肌肉量,一腿下去树都能断!”


  郑云龙放大图片仔细观察,资料图上是一个运动员的特写,他皮肤黝黑,全身上下都是肌肉,就像一个炸药桶。反观何瑜的照片,虽然身材结实,但根本没多少力量。


  “你们知不知道谁组织的?”女老师追问道。


  “还能是谁,大场市著名的KLU搏击俱乐部。”另一个稍胖的男老师答道:“我有个朋友和那边的人认识。”


  “比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郑云龙急忙打断了众人的谈话。


  “上上个月了。”男老师无奈地摇摇头。


  “那怎么两天前才发布?”郑云龙稍稍平复的心情再次沸腾起来。


  “因为俱乐部有钱呗。”男老师低声咒骂起来:“你们猜KLU俱乐部老板是谁?是临夏商贸的股东,这帮人请几个律师,打消耗战。何瑜父母能怎么办?只能收钱认栽了!”


  看到老师们心痛不已的样子,郑云龙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哪有这样欺负人的?难道就没人管吗?”


  “怎么管?连意外伤害都不算。双方都签订了自愿参赛的协议,你看看这里!”男老师把网页拖到下面:“而且都是精神正常的成年人。再说,为了赢得比赛谁管下手轻重。”


  稍胖的男老师接过话茬说道:“这事俱乐部已经下达了封口令,谁也不准多说。还好我跟朋友关系铁,他说比赛早就商定好了,而且之前搞过好几次。比赛打赢了,赞助企业,选手本人,俱乐部都能分钱。”


  “他妈的。这帮混蛋!”郑云龙一拳敲在桌子上,努力平复着心情:“对了,你们能不能把何瑜和孩子的合影给我一张?”


  “行,一会我发你。郑老师,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和孩子们说,他们肯定会难过的。”


  “没问题。”


  时间不早了,众人默默收拾好东西,关灯,锁门,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郑云龙来到走廊上,正要下楼梯,却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楼梯口旁,手足无措地看着老师们的背影。


  “上官刈竹?”她不是应该放学后回宿舍吗?为什么会来这里?


  听到喊声,小女孩才转过头来,当看到郑云龙的那一刻,呆滞的脸上浮现出微笑:“郑老师好。”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想见郑老师。”


  “我送你回宿舍吧。”


  郑云龙牵起小女孩的手,慢慢朝着楼下走去。此时距离放学铃声响起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教学楼里空荡荡的,太阳照进楼道,一高一矮两个影子在楼梯上上下移动


  “郑老师,糖,糖好吃吗?”


  “好吃。我分了些给薛主任。”


  “嗯!”上官刈竹特地点了点头,抬起小脑袋看向郑云龙,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昨晚做了个梦。”


  “什么梦?”女孩表情有些失落,应该不是什么好梦。


  “我梦到王老师,不,不要我们……了”说着说着,上官刈竹眼圈忽然就红了,黄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


  郑云龙于心不忍,一把抱起上官刈竹,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后脑勺,安慰道:“王老师走了,还有我呢。我会保护你们的。”


  “可是……呜呜呜……”


  “要是看到你哭的样子,王老师也会难过的。答应我,以后要快快乐乐的……”


  “嗯……”上官刈竹伸出小手,抹了抹眼睛周围。


  “你身边不是还有朋友吗?寂寞的时候,多想想快乐的日子。”


  “嗯……我知道了……”


  郑云龙绞尽脑汁找了一堆开导的话语,肩膀上的抽泣声逐渐减弱,能感受到女孩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就这样抱着一路来到操场旁的宿舍楼,大门口刚好开来运送生活用品的三轮车,生活老师和保安们正把上面的东西搬进楼里。


  “好了,到你住的地方了,休息一下,吃点好吃的怎么样?”


  “嗯……我会听话的……”


  郑云龙把女孩放了下来,交给门口的生活老师,叮嘱道:“你看有那么多人在乎你,一定要坚强起来。”


  “嗯……”上官刈竹再次用力点了点头,转身缓缓走向宿舍。


  老师们见状都赶了过来,把小女孩送进楼里。一名年龄稍长的老师特地对郑云龙道谢:“真是太谢谢你了。自从王老师不在后,她们总是闹情绪。”


  “我应该做的。那个和她经常一起玩的茆辛夷呢?她怎么样了?”


  “她目前状况还算好,放学后就去睡觉了,晚饭才会起来。”老师满脸愁容地说道:“可是你知道,她的精神本来就不太稳定……”


  “有我在,你们以后有什么状况尽管跟我说吧。”


  “谢谢你了,你也忙了一天,快回去休息吧。”


  告别了老师们,郑云龙慢慢朝着学校大门走去,时不时回头张望着宿舍楼。茆辛夷和上官刈竹暂时就住在那里面,她们晚上真的睡得好吗?还会做噩梦吗?


  “那些乱七八糟的案子以后不管了,郑云龙,你要负起责任!”


  他暗暗起誓,以后无论再发生什么,优先考虑这些孩子们。


  


  钱飞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七点半,这次下榻的地方是个四星级酒店,不用再忍受狭窄的居住环境,也没有恼人的汽车喇叭声。他换上崭新的皮夹克,胸前斜挎着一个皮包,手中再拎着一摞资料,活像个小包工头。和吧台的招待员寒暄了几句后,钱飞乘坐电梯上了四楼,打开标着“404”的房门。


  房间里静悄悄的,钱飞探头观察了一番,确认没有外人来过,才轻手轻脚走了进去。


  穿过门廊就是客厅,桌子上堆满了打开的糕点盒,包装纸被乱丢一气,不知谁把奶油到处乱抹。钱飞暗暗叫苦,临走前明明都放在柜子里的,这下又得重新打扫了。


  “嘎吱”,卧室的衣柜突然打开,一个浅黄色的影子从里面飞了出来。


  “玉兰姐!你要的资料我找到了。”钱飞来不及考虑打扫的事情,把材料往桌子上一垛,抽出其中一个牛皮纸包裹,双手捧着递了上去。


  女子打了个饱隔,懒散地接过包裹,手指在表面一划,牛皮纸壳裂成数块,猛地飞向四周。包裹下是一叠订好的纸质文档,女子两三下就翻完了,有些不满地看着钱飞:“就这些?”


  “对。我们只找到这么多……”钱飞低着头说道。


  “这份简历说他从小在山区长大,连大学都没上,编得真他吗像回事。”玉兰随手把资料扔给钱飞,拿起桌上半块蛋糕就往嘴里塞:“这堆东西也就骗骗人类。不过也好,至少此人的背景没人查得清了。”


  “那……”钱飞稍稍松了口气。


  “干的不错。现在有第二件事交给你去办。”


  “好!”听到玉兰姐夸赞自己,钱飞终于把头抬了起来。


  一张照片从玉兰腰间飞向钱飞手中,上面正是王胜雪和她家人的合影。


  “这不是王胜雪吗?”钱飞大惊道。


  “你认识她?”玉兰双眉一皱,伸向蛋糕的手又缩了回来。


  “对。”钱飞坚定地说道:“她是我们行当里数一数二的快递员!”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98352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