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情书(七):他死后,我靠朋友圈独守人间


1


我无比坚信,人死后,只是暂离现存的世界,去往另一个奇妙的时空。

 

而在那里,曾彼此认识的人终会再相遇。

 

所以啊,我不再害怕身边人死别或生离,只要带着关乎对方的记忆,他们就不曾远去。

 

我才27岁,堪破这层道理,只因挚爱的连生从我的生命里彻底消失。

 

感同身受都是扯淡,没有体验过什么也不算。

 

我承认我历经过沧桑。但在此之前,我只是个天真烂漫的幸福姑娘。



2


我生在江苏省某县城,家里经营暴利的眼镜生意。作为家中独女,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小到大,自由快乐。

 

对,自由快乐,这是我的人生信条。

 

我清秀白皙,时尚独立,虽不是万众女神,也是不少男生的理想型。但我身边的追求者,都是如我这般的差生,他们或许另类有趣,可不是我的兴趣。

 

在各种偶像剧里泡大的我,其实无比期待爱情。我的意中人什么模样,是我成长过程中最有意义的幻想。

 

终于,这个人在初三上学期出现了。

 


3


那是隆冬大雪天的一个晚自习,距我十六岁的生日还有一星期。因为快到寒假,后排几个追我的男生,合力为我提前准备了惊喜。

 

第二、三节自习课的间隙,我上完洗手间即将踏入教室,碰上迎面匆匆而来的赵连生。他快我一步进去,突然,教室灯光全灭,黑暗中一群人大叫“surprise!”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蓦地出现两根由“16”组成的烛光,在轻柔的生日快乐歌中辉煌。

 

接着灯光重现,只是赵连生的脸上涂满奶油。

 

捧着蛋糕的男生们面面相觑,继而大笑,纷纷围到我身边:“珊姐,你怎么动作这么慢,哥几个是给你准备的蛋糕!”

 

我瞥见,无人去管被误伤的赵连生,他抹了把脸,转身向外,却撞上刚进教室的班主任……



4


我们一群人冒着风雪,在走廊罚站。

 

旁边那群男生偷玩手机开心无比,算作这次事件的福利。而我右边的赵连生,身姿挺拔地贴墙而立。

 

赵连生是这学期刚转来的插班生,但他成绩奇好,来后才几个月的期中考试,就取代我们班常年稳居第一的同学。但尖子生差生有别,我从未和他说过话,甚至连他的模样也未看全。

 

不过这次,风雪中他的侧影,燃起我的愧意。我缓缓移近他:“赵连生,刚才对不起哦,我不知道这件事。”

 

赵连生乜斜着眼看我:“没事。你们这样太影响大家学习了,可以去别的地方。”

 

听到尖子生自以为是的语调,我心里顿时恢复如初,不再感到歉仄。

 

“不过,”他嘴唇又动了,“陈雪珊,16岁生日快乐!”



5


那是我16年来过得最浪漫的一次生日,即便寒风彻骨。

 

之后,我和赵连生加了QQ好友,彼此慢慢熟识。

 

我知道,上半年他在外务工的父母因车祸骤然离世,他才寄居姑母家,转来我们学校;

 

我知道,他从小自觉,成绩优秀。父母的事后,他坚定了考警察匡扶正义的志向;

 

我知道,他大冬天常穿的那双布鞋,是我从未见过的“历史物件”。

 

我也知道,这个男孩一出现,我就开始琢磨爱情,不想琢磨玩乐了。

 

我将平日作为偷睡掩体的课本,一本本放到手上。我在他永远看不到的后排差生间,默默努力地靠向他。

 

我也从那时莫名养成习惯,在空间记录和他每一次的对话、场景,然后设为私密,供自己回味。



6


半年过去,我以几分之差名落省重点高中,但我央求老爸花钱找关系,终于再和赵连生同校。

 

我第一次切身体验到奋斗的美妙,以及暧昧的微甜。

 

高二那年学习紧张,但赵连生还是跟我告白,即便他拙口钝腮:“雪珊,我每天很累的时候,只要想到还能和你说话,就会偷着乐很久。你对男朋友有什么要求,我这样的……还可以吗?”

 

我第一次抱他:“可以可以,你最可以。”

 

多年以后回望,青春里的很多日子都仿佛小孩子醉心玩沙,洒满精力,殊不知并非沙滩,只是路边的沙堆。

 

但唯独那天,我清醒得如同旁观楚门的观众。

 

高中生活,在我们每次课间逛操场之间,在我们相约牵手下自习之间,慢慢淌过。

 

毕业后,他如愿考入外省的警校;而我,留在本地的省重点大学。



7


成年后的我们,公开了恋情。

 

父母没有强烈反对过,但总是竭力瓦解我对这桩爱情的信念。可我知道,我这么多年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选择跟赵连生在一起。

 

迷人不及温暖,轰烈输了陪伴。

 

大学四年,身边人来人往,两个学校山高路远,我跟赵连生守护彼此,如在面前。

 

终于在相识的第八年,相恋的第五年,我和赵连生大学毕业后冲向婚姻殿堂。


他将大学所得奖学金全当作聘礼,交给我家。而我父母,见到成长为铁血警察的赵连生,放心把我的手交给他。

 

于少年寻得所爱的我们,经常大笑,哪怕糊里糊涂,经常远足,不管明天为何物。



8


可光阴嘴角一抹邪笑,竟为连生准备了单薄的病号服。

 

结婚两年后,在连生25岁那年,向来体魄雄健的他,数周浑身乏力不见好转,进医院后确诊为晚期肝癌。

 

沉痛一阵后,我很快觉醒,无视命运下的这个仓促又愚昧的决定。我要默默努力,就像当年我从后排差生到最后考上重点大学。

 

自此,我和连生开启艰难的治疗之旅。省内、上海、北京、日本,多轮的手术、定期的检查、堆积成山的药片,换来的,只是日渐消瘦羸弱的连生。

 

我们债台高筑,不得不向父母求助,老爸把卡交给我,说:“钱一点都不重要,不留遗憾才重要。”

 

大多数连生昏迷的时候,我一个人坐着,也根本挤不出时间流泪。我们前十年的快乐,比盖茨的美元还要多,享之不尽。

 

“听说,癌症患者临终前会很痛苦。”连生曾握着我的手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我吓得半晌无言,很快用斥责掩盖过去。

 

我不想这个问题,它也许是结局,结局就不该写在故事的发展里。



9


我依旧喜欢在社交软件记录我们俩的故事。我开始在朋友圈发文,祈祷连生康复,标上位置,然后设为私密。

 

两年多来,我的朋友圈定位,出现十几家不同城市的医院。而这十几个城市,也是我和连生最后携手的旅行。

 

患病两年多后,连生辞世,我陈雪珊此生最亲爱的同行者,先我而去。

 

我经常翻开空间和朋友圈,回忆我们俩的点滴。他第一次对我说话,第一次吻我,第一次离别……那些恍如昨日的真实快乐,就像一阵阵风,不断扬起我的嘴角。

 

我既然活在人间,便要记着连生,然后狠狠去爱。

 

“死亡不过是,水消失在水里。”

 

“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

 

我通透领悟这些话的含义,只因我相信,连生会在某个未知时空的某个角落,乖乖地靠着墙等我。就像初三那年冬天,他罚站时我第一次望见他的侧影。

 

一切欢乐,都会回来的。

 

就算这是个迷人的借口,这辈子牵过连生的手,我早已无所求。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人间情书

合集

共11篇

总阅读

23760

总评论

2

总获赞

129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