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乌东德水电站

电与神

 

发电站像个巫师,硬生生

从一条江的肚子里拽出她

她是个叛逆的隐形者,一出生

就翻山越岭,一点也不像母亲

她穿着铁。铝。或者铜的外衣

走在高空。每一座铁塔都是她

踩高跷的假肢,她凌空高蹈

从不发一声言语,她信守着

“沉默是金”的格言,默默

潜入城市,也潜入乡村

只要有家和到家的地方就有她

她把自己铺成路。她有求必应

掌控工厂。点灯科技

小到为你煮饭。洗衣……

在每一个夜晚擦亮城市

擦亮乡村,擦亮人们的眼睛

给予世界光明和勇气

但人们都不称她为神。而是把她

当成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一按电钮

就可心想事成

 

把她当成妻子,为你生下

万盏灯火的儿女

为她厮守一生。在多少黑夜

多少暴雪里,愿为她攀爬高空

即使赴死

 

你可以轻易找到她

她也可以轻易溜走

 

她也曾喜怒无常,有暴脾气

和触碰的火花;也曾出手伤人

像愤怒的母狮。今天

她警告原谅了他们,温顺的躺在

你的身边,像驯顺的鹿

 

有时为你捂热身心

有时叩开你的未来

她的炽烈和热爱一直了无痕迹

像一本深邃无字的经书

铁定了命运的走向:

轻和重

静和响

 

电流声嗡嗡,采摘地球的花蜜

像她不甘寂寞的低吼

呼唤着圆了又缺的宇宙之光

把时光酿成的美好输送给未来

她又像一把老吉他。日夜跃动和弦

无数次演练。合奏着,一个古老民族

永无停歇的征途。和凯歌

 

 

每一粒沙,都有一个飞翔的梦

 

正午的沙滩,每一粒沙

都是江水阵痛后

产下的卵,都是时间留给人世的

星星,都是洪水沉静下来的孩子

在家门口戏玩,又仿佛是在

凝神静听:

天空阔大的教诲

 

夜晚被白天驱赶

你走出子宫,走进爱……

那些起飞的白鹳,带着你

纯净而炽热的光芒

 

 

金沙江

 

正午的阳光不说话,风

也不说话。在初夏

树影沉默,我

钻进影子里,任寂静

擦拭额头滚动的汗珠

 

我们看得见江水的蓝

和绵长的柔软

但看不见江水的流动

也听不见涛声,它仿佛是

午睡在一副国画中的绿衣少女

 

 

一天,这些淡忘的主角

 

3小时,3小时,3小时

禄劝,乌东德水电站,马鹿塘乡

从东川出发,时间被车辆抽出

被地名切割,被一条路

弄得弯弯曲曲,被吃饭抽烟

看山看水,喝酒唱歌填充

圆月从东山拔出,像我记忆中的

煤油灯,一直亮到黎明

 

夜宿在,马鹿塘,你可以听见

神灵巡夜的脚步声

 

 

乙亥春末谒乌东德水电站

 

一条江是怎样,用一身的蓝

拒绝两岸荒芜的倒影

在金黄的天空下,走着走着就

具有了神力!把自己的信念、雷电

春雨,绿鳞,播撒到高山,播撒向四方

让那些灰色的村庄,有了

神灵居住

 

 

再谒乌东德电站

 

我来时,热浪滔天。一棵树钉住

自己的影子,一辆车把影子

藏于腹中,在烈日的质问下,它们

继续奔跑、争吵、互殴

它们一致对付着正午的时间

此时,电站是一个还未完工的橱柜

里面有金沙江劈波斩浪的雄心

有整个夜空,有我无边的想象

但它已经成功焊接了岸与岸,云南与四川

一条青竹般巨大的蛇,如玉似瓷,一分为二

潜入左右的山洞,仿佛在此生育远方的龙王

菩萨、财神和奔赴四方的高压线

去点燃荒原的灯,去照亮荒原的荒芜

去种植秃山的野林

而我思潮起伏的凝视着它,把我体内的电

大滴大滴的流淌着交付出来

 

谁在江中奔忙?在此将一生兑变

一位神的恩惠将随着完工而复活

复活三千年前碧绿茂盛的样子

做一位救世主……

而这穿过我内心的江水,将继续向前

蓝色鳞片钻进电站后,躲开我们的目光

却揪着我们的心,使劲扯

仿佛要扯出初夏那些还未探头的草木

我听见的水声,血脉贲张,具有弦外之音

是一首首红火朝天的歌,鼓荡着高原的山岭

 

 

杜鹃花开

 

一个女人,已经怀孕

袒露双乳

尽情绽放,火焰之歌

 

虽然,至今还没有育下一子

她依然面带微笑

依然坚信,生活需要歌唱

 

 

凉山

 

黄昏淋湿了离别

我的凉山渐次走远。淡化

 

黑牦牛收取了四蹄,像一坨黑炭

燃烧着寂静。我

 

被一滴巨大的泪水,裹紧

滚动。离你越来越远

 

心中那弯月牙如雪的冷,挖空我

赴死的孤独

 

 

林场

 

谷雨节打开了河谷的愿望

杜鹃花没有等靠雨水,用尽全力

抖动歌音,吻住一片长天  

(雨水还深藏在夏阳身后

像一场没有时限的虚无)

多么辽阔的初夏啊

一些花开的事接连绽放

用她的柔美和微笑,建造和点亮人间

这片充满暗示的山野,令我想起

正在修筑的故乡

 

 

杜鹃花海

 

为了见你一面。爬上三千米海拔

爬上前世的前世,一个叫马鹿塘的地方

你用孤独的静美,把我守候

为我的秃头编织一顶返春的帽子

用你蓄养在怀里的鸟声。为我祷告

 

 

扶贫花开春风暖

 

送文化下乡时阳光有意收走了万物的影子

斜靠在红砖墙边的锄把伸了伸腰

梨花就笑岔了,埋在土里的亲人

都从铁黑的硬枝上拱出了耳朵来打听

春风暖的歌谣,每一家樱桃

都奋力而火红的吟唱

 

 

三月

 

弓身的雪豹

腹中养兵三千

蓄势一跃的利爪

根植于土地

在三月打开

每一树雪高高挂起

像旗帜,在梨枝啸叫

它的目光刻下的远方

是整整一个村庄的航向

 

 

三月三

 

三月三阳光弹奏它的竖琴

形容词便从梨枝上伸出它白白净净的耳朵

在倾听,另一朵梨花

高声朗诵一首关于春天的诗

 

多少小红帽也在静听

一只喜鹊的振翅、跳跃、飞翔

向往和喜悦

如何喂养传说中的凤凰

 

风吹打着节拍

红色的背景墙上名词在鼓动

扶贫花开春风暖的信念呼唤着你

深深扎入春天的印章

 

 

去林场

 

行道树撑起的伞

要你别用老眼光看毒信子泥石流

听说四围的山这些年

吃了不少丹

这些偏方让他再度年轻

长出满头黑发

曾经那个剃度乞讨的僧人

再不出现

 

 

火烧坟的雾

 

汽车运载着一座城市,去挖掘雾的城墙:

给他一尺光,然后永远困住他

宛如车灯一样,是沉默的语言

群山隐没,前途隐没。萤火虫

发出裂肺撕心的声音

曾见一面的女人离去了,留下她的胭脂

像留下无尽的赞美,在鼓动四月的碎杜鹃

扣开雾锁的他深深知道行走是他的灯盏

满脸泪雨,呆痴站立

高原有多高,辽阔有多辽阔,像

无人知晓的童年之夜,也像此时

花海里暗涌的涛

一群牦牛其中一头是她的坐骑,正迎着

一个方向消失在尘世里,而他无法驾驭

他看见每一块石头都在奔跑,像一首首

被朗诵后的诗歌残骸,在他面前溢着血

又淹没在四围的雾海里,像他阴郁的一生

 

 

圆月

 

空气在说话。用一个柔弱的歌声

去安抚夜

夜瞪着一只冰冷的牛眼

没有人知道是谁惹怒了他

此时,我听见了池塘边钢铁井架的倒影

被幽深的天空

折叠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盛开的樱花

 

无叶的枝杈张开翅膀

他们都沿着阳光飞翔

要在太阳落山之时

赶回夜空

他们都是昨夜耗尽体力的

星星

在枝头小憩

在风中补充能量

他们都发誓

宁愿自己脱层皮

也要给乡村留下一枚果实

 

 

追赶曦光,弹月琴的女人

 

暮春,碎杜鹃开遍山头

两周前的信,终于寄达

 

炼铜的风箱,呼哧呼哧

把人间的蓝焰烧到极致

 

一只伸出的手,停留在

咔嚓一闪的记忆里,在杜鹃的红里

 

怀孕的女人在传说中,引你登山,顺着木栈道

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让你看到她背阳的过往

 

每一缕晨曦都是她的弦,把八百年前的谎言

弹成警示草木的杜鹃

 

她有一封长信交给风,她的心中还养着

一群候鸟,从伤口处放飞

 

 

 

说是征服一座山,我从来没有勇气

爬上山顶,它又跑在远方

向你招手,仿佛诱惑或挑战

你永远被它甩在四方。有时

它隐身于湖,隐身于江,隐身于海

给你一袭透明的水,像曾经,像想象

像永远触摸不到的未来,令你

空发感叹

有时,它是你杯中的一缕茶

它也会卸下肉身,神秘地

躲在一个猜想不到的梦境

默默注视着你,怜惜着一个

生活中的小丑,或虔诚的教徒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30日 10:58

仲春竹青 2 0

谢谢!请多指导!

09月04日 15:17

09月04日 10:50

彩龙社区 8 1

您的作品已被推荐至彩龙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09月04日 10:38

09月04日 10:2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