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一)

1

“她又来了。”

同事老刘冲卫生间努努嘴,神情紧张。

我一手端盆,一手捏着精油瓶,没有吭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面的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故作冷静扬声喊道,“贵宾您好,我要换水,请问您洗好手了吗?”

没人答应。但水流的声音明显低了下去,门一响,“她”出来了。一身红衣,眉目如画。对我温婉一笑,不说一句话,与我擦肩而过。

我松了一口气,进了卫生间。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说是卫生间,其实是我们美容院的洗漱台兼消毒间。房顶的紫光灯开着,吓得我赶紧关上,依次检查消毒桶、消毒柜、面膜粉、各种院装产品,还好,都正常。

“我有点怕。”老刘风风火火窜进来,又吓了我一跳。那么,应该是“她”今天洗完手,没走,坐到我们接待处的沙发上了。

“只好随她啦!”我答,“那你处理着,我出去。”

转身出了卫生间,果然看到红衣女子双手交替,规规矩矩地放在小腹处,姿态优雅,坐在靠墙的沙发上。看见我,嫣然一笑。

我也笑着点点头,给她倒了一杯水,坐到接待桌后面。

我也怕。

可是相对于前台产品安全,手提电脑收银台的安全,再怕,也只好假装淡定。

这个月,红衣女子来我们店里,应该是第三回了吧?

我从产品柜的玻璃上,偷瞄着红衣女子的侧脸。

平心而论,她是个美女。鹅蛋脸,双眼皮,大眼睛,长睫毛。有个和林青霞一样翘翘的下巴。大半时候,她都眼眸低垂。这就使她有一种木木的、呆呆的美。不知道她陷入哪种沉思,她的长睫毛半晌,才忽闪一次。她的头发很厚,很黑,朝后梳着,上了发胶,纹丝不乱。美中不足的是脸色,青白,暗哑。偏偏嘴唇涂上了浓厚的朱红,配上大红的连衣纱裙,整个人透出几分诡异。

她第一次到我们店里时,也是这样的妆扮。我以为她是领了体验券的宾客,热情地迎上去,她却只是笑笑,径直去了洗手间,洗了一个地老天荒的手。水一直在响,她一直不出来,这可急坏了老刘。要知道我们是商业用水,还要和隔壁铺面平摊水费,水哗哗的流,流的可都是钱啊。和老刘合伙那么久,我很清楚老刘的价值观,要她的命可以,要她的钱,绝对办不到。

“赵,这人是不是不对劲?”

“现在看来,应该是的。”

“那怎么办?”

“敲门试试。”

敲门,呼喊,前后折腾了五六分钟,她终于出来了。温婉的笑笑,擦身而过,没事人似的。第一次她洗完手就走了。给我和老刘留下一脸错愕和莫名其妙。

这人来无影,去无踪,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没料到后来又来了第二次,今天是第三次。后面几次都是进门后轻车熟路的去洗手,直到我们心疼水费去敲门催她,和第一次不同的是,洗完手出来,她就到待客沙发上坐着,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面对一个言行举止有异于常人的人,心里不可能不忐忑,但她没有实质性的举动,上门都是客,我们也不方便做出逐客的行为。

好在要么几十分钟,要么十几分钟,她坐一坐,连我们战战兢兢倒给她的水都不喝,就走了。

“她莫不是个哑巴?”老刘问。

我挑眉撇嘴,“不知道。”

“哎哟,她来也没个规律,一会儿早上,一会儿下午,神出鬼没,防也防不了。又不敢拦着不让进。”老刘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也没有好法子,只好顺其自然了。”

“我们这个月的水电费啊!”老刘哀嚎,痛心疾首。

2

一连几周,美容院都很平静。我们早上九点开门,搞卫生接待第一轮顾客,基本就到午饭时间。午饭后的客人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稀稀拉拉做到下午,吃完饭一般又有一轮客人。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十点关门回家。对,美容行业就是这样,风吹不着日晒不着,也无需使多大的力气,但就是熬时间,每天上班13个小时,甚至更久。

我们的美容院不大,只有五十多个平方。临街商铺,公摊大,装修起来做了隔断。最外面是接待区,摆着产品展示柜与沙发茶几;中间的屋子最大,可以容纳三张美容床;最里面单独的房间是美体间,放了两张美体床。美容师只有我和老刘,两人既是美容师,又是老板娘。风险收益均摊,平起平坐,各占百分之五十。

美容院名字是我起的,但我认为没有起好。“瑞雅美容美体”,简称瑞雅。给顾客打电话时说来说去连自己都听成了“累呀,累呀”,倒像是嗲嗲的在撒娇,美容师跟顾客常常在电话里就笑得无法自拔。

和老刘合伙纯属意外。

当年的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离开家乡来到省城,找了一个小饭店打工。从洗碗上菜到点菜员,收银员,心里总是没着没落,觉得这个活计没法长久,不是个手艺活。我奶奶说了,天天在馆子里混不是个事儿,女孩子家家还是要趁年轻学一门手艺活,老话说得好,拉饥荒饿不死手艺人。

学什么,是个问题。

适合女孩子学的手艺,我认真考虑了,有美容美发,保育员育婴师,还有插花和茶艺师等等。正当我纠结犹豫的时候,常常来店里吃饭的一群姑娘,告诉我她们是一家美容美体连锁机构的美容师,她们公司发展得很好,正在招聘带薪学员。免费学习,学完上岗。多好的事啊,我之前还一直发愁,去学手艺的那段时间,要交一大笔学费,又没有收入,我要怎么办。

而老刘,正是她们的店长。

后来,我也成为这个连锁机构另外一个店的店长。

有时她上台领奖,有时我上台领奖,有时我们同台领奖。彼此并无私交,都是公司开会才有少许的眼神交流。后来某天,去菜市场买菜时陡然发现,我们的房子居然在同一家楼盘的A区和B区。

“我听说你生宝宝了,几岁了?”

“四岁多,上幼儿园了。我听说你结婚了?”

“结了。年龄大了,家里催得实在没法了。”

“挺好的呀,你看我们总这么有缘分,以后多走动吧!”

这一走动,原本君子之交的两个人打的火热,乘热打铁决定辞职,创业,自己当老板。

3

“发什么呆?你眼珠子倒是转转呀,大白天的吓死人。”

“嗐。我眼睛这么小,转了你也看不见。”

“还想着划双眼皮的事?”

“是啊。赵,你看你看。”老刘一张粉脸凑到我面前,我赶紧嫌弃地拉起口罩。她使劲闭了一下眼睛,挑起眉毛睁开,又使劲皱起额头,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大不大?”

“大。就是这么眼鼓鼓的,有些吓人。”

“看效果看效果。王经理说了,我要是做了双眼皮,就是这个效果。”

“那你塌鼻梁的问题怎么解决?”

“你……”老刘泄了气。假冒伪劣的双眼皮又变回了单眼皮。“咱们是美容师,要把美丽放在第一位,尤其是自己的美丽!”

“好吧好吧,看你72变。别问我啊,问你家老龚。待会儿两个又嚷架。

“我跟那个挨刀的,嚷架是常态,不嚷才奇怪。”

“你们俩,精力旺盛。”我简直招架不住,一把掀开老刘。门口进来一位老人,正好和我面对面。

“阿姨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你好你好,我就是想问一下,前几天是不是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子来你们这里?”

我回头和老刘对视一眼,心想,那个红衣女子,果然有事。

“阿姨您坐。”我请她在沙发上落座,心里嘀咕,有事可以,拜托拜托,千万不要是大事。

“是的,她大概来过三次。最近没来了。”

“真的要谢谢你们!”阿姨六十左右,头发已近花白,我仔细看她,朴素的穿着,深刻的多层眼皮,看得出,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眼睛姑娘。只可惜两颊的肉微微垂了下去,平添了不少忧伤。有个挺翘的下巴,和那个红衣女子,有几分相似。“我是她妈妈。”

“我猜到了。阿姨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看着阿姨的笑迅速地从眼睛扩散到唇角,料想没有大事发生,不禁松了一口气。老刘适时乖巧地递过一杯水。

“我要谢谢你们啊!”阿姨从肩上摘下一个布袋子,拎出两串提子放到茶几上。我和老刘一头雾水。“那是我家姑娘,她受了刺激,脑子有时清楚,有时不清楚。”阿姨的笑容慢慢消失了,眼神也暗淡下去,“我和她爸总把她关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她病情稳定的时候,就看得不是那么严。”

“不注意的时候,她就自己走了。”

“去到一个地方,她就总爱去洗手。”

“有时去了公共卫生间,没人管,她洗累了站累了就回家。有时进了人家的私人铺面,老板发现她举动异常,就会赶她,骂她,甚至推她,打她。”

我和老刘默默地对视一眼,没说话。

“最近一段时间她回家心情很好,问她,她说,她去了两个朋友开的美容院。”

“我们从外地搬来昆城才一年,搬来前她就生病了,怎么可能有朋友。唉。”

“上周她受了风寒,一直输液,不让她乱跑。她就总是念叨让我去帮她看看朋友。我寻思着,离家近的美容院只有你们家,人也对得上,就冒昧进来了。”

“阿姨,那她好点了没?”

“谢谢你们,好多了。自从那个事以后她身体就弱,病去如抽丝啊。”

“喝水,阿姨喝水。”老刘干巴巴的笑着。

我也想笑,却笑不出来。“阿姨,她要是好了,愿意来我们这里坐坐,就让她来吧。”

“好姑娘。菩萨姑娘!”阿姨端起杯子喝水,顺势擦去了眼角的眼泪。“你们放心,她正常的时候不说话,不正常的时候也只是自言自语。除了洗手,她不打人的。”

4

“没和你商量,就自做主张邀请人家,对不起啊。”我的声音还是有些苦涩。

“说这些,没默契。”老刘揽着我的肩,像块膏药一样贴过来。“你说,她受了什么刺激?”

“我也很想知道。但还不熟悉就各种打听,不好。”

“她想洗手就让她洗吧,她想坐着就慢慢坐。知道她只是精神有些问题,我反而不怕了。”

“难得这么大方,真是慈悲心肠。”我拍拍老刘的手。“让她洗一会儿我们就敲门,免得你心疼水费晚上回去睡不着觉。”

“我们还可以跟她说说话,虽然阿姨说她正常时候不讲话,但应该和家里人是讲的,否则怎么让阿姨来看我们。”

“是。老刘,我心里闷闷的,不舒服。”

“我也是,唉。你说,疯了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自己应该没感觉吧。陷入自己臆想的世界里,接收不到外界的讯息。只是旁人看着比较怪异。”

“我还是觉得,她应该在感情上受了刺激。为男人。”

“谁说我们老刘笨,我和他急。她叫朱颜?”

“嗯,朱颜。”

刚开头的几天,我们带着几分好奇与欣喜,盼着朱颜来,又怕朱颜来。可她总也没来,阿姨也没有来过,日子在悄无声息中流逝。一转眼,就到月底了。

“金九银十”,九月和十月,历来是商家必争之季。我们这个小小的美容院,也不例外。

八月份开业的美容院,拓客工作一直是重中之重,请不起美容导购,我们就自己上。大批量印刷美容传单,美容体验卡,我们各自抓上一大把,顶着大太阳,不辞辛劳地“扫街”。

扫街是销售术语。

具体做法是在大街上挑选有眼缘看外表符合要求的人,上去递传单,简单明了的介绍自己,简单明了的介绍美容院与服务项目。作为曾经的美容店长,拓客成交留客客人带客人的流程门清,这事难不倒我们。老刘更是个中高手,舌灿莲花。常常客人还没到店体验,就能把卡卖出。

没有顾客我们就把美容院的玻璃门锁上外出发卡,有想要现场体验的顾客我们就回来。那天,远远的,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大红色的身影,朱颜。

“赵,是让她先洗一会儿手,还是跟她说让她先坐一会儿?”

我心里也没谱。跟她说有用还是没用,听不听我们安排,谁知道啊。

“看情况吧!”

“朱颜你好!”老刘开门,带客人进去,我负责壮起胆子和她打招呼。

鹅蛋脸,大眼睛,翘下巴。这么好看的姑娘,唉。可惜。

她还是温婉的对着我笑,不说话。

“你是想洗手?还是坐一坐?”我搓搓手,还是有些不自然。

朱颜没有回答,只是一闪身,坐到了靠着墙边沙发上。我松了一口气,给她倒了一杯水,自己也拿起杯子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水。十月的昆城秋高气爽,太阳那么大,晒得不行。我渴坏了。

假设朱颜手里有本书,或者低头看手机,其实整个画面还是挺和谐的。但她和前几次一样,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小腹上,姿态优雅的坐着,嘴角似笑非笑,眼眸低垂,睫毛半天才闪动一次。

脸色还是有些青白,口红还是浓烈的朱红。

我从产品柜的玻璃上偷看她的侧影,真的很美。

她说,我们是朋友。嘿嘿。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欢颜 ——只愿有你的...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9932

总评论

9

总获赞

64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