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十一章

  玉兰伸手抓起一块涂满奶油的蛋糕,胡乱塞进嘴里,厚厚的奶油层粘得满嘴都是。


  “你的意思是运毒?”


  “是。”钱飞答道。


  “他们用什么运?”


  “这个人比我们还要早来到大场市,是我们和下级销售网之间的中介,专门把成品进行伪装后发送,从来没有失手过。”


  玉兰冷笑道:“这个败类,还在明德小学当老师呢,呸!”


  “什么?”钱飞不可思议地看着玉兰,在原地愣了足足三秒:“我想起来了,有几次取货地点是在一个商业城。当时我们假扮成书店员工,送货的是两个小学生,邮票夹就装在他们书包里。而且当时,他们家长就在旁边!”


  “姓王的还真能演!”玉兰听闻钱飞的叙述,咬牙切齿地说道,头顶上的灯泡砰地一声炸碎,玻璃洒落在地毯上。


  “我那天没去,是听团伙里其他人说的……这女的太狡猾了。每次换不同的孩子帮忙……”


  “她真是死有余辜,不管杀她的是谁,真得谢谢那个人。”玉兰拧开一瓶可乐,猛灌几口。


  钱飞小心地问道:“玉兰姐为何如此关注那个人?”


  “我平生最恨利用别人信任的人。你认不认识照片上的那几个人?”


  “不认识,而且他们肯定不是王胜雪的家人。”钱飞坚定地摇摇头,道出了自己的分析:“据我所知,王胜雪这个名字很可能都是假的。道上有精通营造人设的高手,只要花点钱,就能请专业演员扮演‘家人’,蒙蔽外人。玉兰姐,这几个人十有八九都是请来的托。”


  “那就好。我要你伪装成这个男的去学校一趟,有把握吗?”玉兰指向王胜雪旁边的年轻男子。


  钱飞凝视着年轻男人思索了一会,点头道:“这个不难,可问题是如何不引起别人怀疑?这几个人来过学校吗?”


  “这两个老的很久以前来过,男的从来没见过。”


  “好。我明白了。”钱飞大胆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到时候我说我是被父母捡来的,因为父母重男轻女,有了王胜雪后一直想要个男孩。成年后,我受不了家庭的压力,就独自一人出外闯荡,几乎没回过家。我是从网上无意中看到了姐姐的死讯,念在小时候的关系才来学校了解情况。这样编的话,外人都以为我们家庭有矛盾,掩盖了很多东西”


  玉兰静静听完钱飞的叙述,露出一个十分满意的笑容:“看不出来你挺熟练的,好,就按你说得做。周五来学校能做到吗?”


  “完全没问题。”


  “你到了学校先不说找谁,只说想找一个姐姐生前认识的同事。郑云龙十有八九会主动找你,再设法从他身上套取有用的信息。如果有可能,尽量在校园里多转转,看看有没有可疑的气息。”


  “好!呃,姐姐为何如此在意郑云龙?”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等你完成了这个任务再告诉你。”


  “玉兰姐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吃完了蛋糕,玉兰袖子一挥,原地升起片片青烟,把整张餐桌罩在了里面。钱飞刚想开口发问时,青烟忽然退去,露出整洁如新的桌面。再看看周围,玉兰早已经不见,地上玻璃碎片也被清扫干净。


  “好厉害的法术。”钱飞暗暗涌起一股钦佩的感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此来去无踪的妖怪。只不过头顶上多出一个难看的空灯座,得找个时间找酒店后勤来修理了。


  夜晚对于大场市来说不过是另一段生活的开始,无论是新城区还是旧城区,酒吧成了人们晚上大多数人的去处。在大场市,酒吧消费档次最多的娱乐场所。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酒吧不仅是个喝酒的地方,也是加强圈子联系的最佳地点。


  东市区,盘湖西路,不过2公里出头的沿河道路布置了几十座酒吧,规模不一,是市里面有名的“酒吧街”。


  凌晨一点,酒吧街依旧灯火通明。几个人相拥着从一家中等大小的酒吧出来,招牌上写着“Lavanda”字样。他们浑身散发着酒气,摇摇晃晃,一路高歌着走向路边,那里早已经停好了一辆商务SUV。这几个人年龄都在30到40岁之间,身材比一般人要魁梧,手臂上全是肌肉,让周围的行人都退避三舍。


  车门打开,几个男人相互搀扶着坐了上去,最后剩下一个人站在马路上。


  “你怎么不上来?”司机问道。


  “我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你看你车都满了。”男人吐着酒气说道。


  “挤一挤还能坐,上来吧!”


  “真不用了,路上开慢点,把他们送到家后记得给我短信……嗝。”


  “行。你放心,抱在兄弟身上。你也要注意安全!”


  男人对着车子里的朋友们一一挥手告别,SUV很快发动起来。他在原地定定地站了很久,直到车子完全消失在视野中,然后略微摇晃着走向酒吧旁边的巷子。男人年龄差不多有35岁,小腿肚和手臂上布满伤痕,就像军人胸前的奖牌。他喝得不算多,还能走直线。


  晃进小巷里,周围立刻变得安静下来。冷风嗖嗖地在耳边吹过,带走了不少醉意。男人兴致勃勃哼着歌,找到自己的电动车,准备发动。


  “昭明集团的……保安顾问,哈哈哈哈,嗝……从此我也是有钱人了!哈哈哈哈……”


  男人完全陶醉在自己的遐想中,眼前浮现出成堆的钞票,自己正带着一群人在操场上训练。场景一换,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正对着自己大献殷勤,不停说着诸如“多多合作!”“感谢曹教官的指导。”的话。越想越兴奋,以至于颤抖的手好几次把钥匙插歪了。男人好不容易发动车子,刚骑上去开了几米远,前后轮胎同时发出噗嗤的响声,车体瞬间就沉了下去。


  “妈的,谁干的!”男子大好的心情一下就被人掐灭了,恼怒地停好车,对着前后轮又踢又打。轮胎全都瘪了下去,搜寻了一番后,根本找不到漏气的地方。男子怒骂了几句,无可奈何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求救电话。


  “砰!”一股莫名的力量从黑暗中射出,击中男子的手机,轻薄的机体瞬间断成两截,重重砸在地上。几声闷响后,地上出现了几块不规则的屏幕碎片。


  “啊。”男子愣了半拍才发现手机没了,吓得一哆嗦,手心隐隐传来刺痛。他的酒意刹那间彻底没了,颤颤巍巍左右观察着,自己正身处一个巷口的拐角处,十米开外才有路灯。冷风时不时抽打着颈部和脸颊,却听不到任何人经过的声音。


  “谁?快出来!”男子大声吼道。


  一阵阴风从男人的耳边吹过,同时带来一个不男不女的低沉声音:“曹辉!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打死的大学生何瑜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男人朝着身边猛地挥拳,拳头都打在了空气上:“你是谁?有种出来单挑!”


  “哼哼哼哼……”邪魅的笑声从风中传来。


  “老子不知道什么何瑜,想找茬的话你最好小心点,信不信……”


  曹辉还没吐出下一个字,右手手腕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他本能地把手缩了回来,腕部多了一道伤口,手指完全没有知觉了。


  “啊,我的手!”曹辉哀嚎连连,无论怎么用力,五根指头根本没有反应。


  “现在想起来了吗?”


  “对对对。”曹辉痛苦地缩在地上,捂着右手,汗如雨下:“我也是被骗的……是中介告诉我随便玩玩就行……但老板要求我用全力,我真的不知道他那么容易死……”


  “哈哈哈哈哈!”黑暗中爆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不知道?你居然会不知道?身为散打九段,你比任何都清楚力量的控制!”


  有什么东西划过曹辉左手,他惨叫一声滚落在地上,一道伤口几乎覆盖了半个腕部,左手手指不听使唤乱摆。


  阴风中的那人怒吼道:“你现在是不是很绝望,很痛苦?告诉你,何瑜当初也是同样的心情。被信任的教练叫去当陪练,面对的却是不知道比自己高多少级的高手。他面对你的感觉,就像你现在面对我一样!”


  “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曹辉高举着双手,趴在地上,用膝盖支撑着向前挪动。。


  “像你这种财迷心窍的败类,死太便宜你了。何瑜就是被你那得意的腿杀死的……”


  “刺啦!”曹辉的脚踝喷起两股血雾,他已经没有叫喊的力气了,闷哼几声面朝下趴在地上,双脚彻底使不上劲了。


  “啊,啊……”


  阴风很快散去,巷子里只剩下曹辉一个人的哀嚎声,既无法站立,也无法移动,他只好侧过身,用腹部带动着身体一点点向前挪。


  “救,救我……”1


  曹辉意识渐渐陷入模糊中,全身上下像被抽干了力气。忽然,右手指尖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努力睁开眼,一个白色的高大身影就站在身旁。“它”戴着兜帽,大半张脸藏在阴影中。


  “你,你……快救我………我手脚都断了……”曹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


  白色身影发出嘲讽似的冷笑,轻轻挥手,曹辉就被举到了半空中。


  “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无助的男人在半空中挥舞四肢,像个被吊起来的木偶。


  “看来用不着我动手了……”白色身影发出一个磁性的男性声音,曹辉看到他嘴角明显扬起一个弧度


  “你们,你们是一起的?”


  “一起?”神秘男子停顿了一下:“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也很需要钱啊……”


  曹辉胡乱挣扎了一通,钱包从牛仔裤中掉了出来。神秘男人伸出食指一点,钱包迅速飞到了他的手中。


  “还给我!快还给我!”曹辉见到钱包到了对方手里,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四肢不受控制胡乱摆动,凄厉的嚎叫划破夜空,


  神秘男子打开钱包,饶有趣味看着里面的东西。钱包不大,展开才20厘米长,8厘米宽。翻着翻着,那男人的手突然停住了,把钱包转了个方面,问曹辉:“这是你家人吗?”


  钱包内页夹着一张照片,上面是曹辉的全家福,椅子上坐着两位慈祥和蔼的老人,怀中正抱着一个婴儿。曹辉和一个女人相互依偎着站在后面,那女人端庄大气,应该是他的妻子。


  “你要干什么?”曹辉一看到照片,脸都吼得变了形:“你们搞死我算了,别碰我家人,否则老子就是做鬼也要拉你去地狱……”


  “原来你和他们一样,都是为了家人才走上歧途……但是你想过没有,何瑜也有家人?”


  曹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愣愣的看着照片,紧接着泪如雨下:“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早知道我不会去那个狗屁比赛……”


  神秘男人关上钱包,重新插在曹辉的裤兜里,然后打了个响指。曹辉的手腕和足踝突然燃起四股白色焰火,巨大的灼热感让他感到全身都融化了,烈焰驱散了黑暗,悬在空中的大汉看上去就像一根蜡烛。


  “啊……啊!”


  烈焰持续了十秒左右就熄灭了,神秘男子又打了个响指,曹辉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全身没入黑暗中。


  “你的手脚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回去以后尽到一个做父亲和儿子的责任。”


  男人对着地上不省人事的壮汉说了一通话,转身走向前方的路灯。白色长袍刚进入亮光中,咻地一下消失了。小巷里又恢复了死寂,但没多久,由远及近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同时伴随着好几个人的呼喊声。


  “惨叫就是从那边传来的!”“封锁其他出口,寻找可疑人员。”“快打电话通知医院!”


  不到一支烟的时间,巷口巷尾都被人围得水泄不通,一辆救护车呼啸着行驶到酒吧门口。五六分钟后,曹辉被人群簇拥着抬进救护车里。


  车子亮起警示灯,飞快朝着医院驶去,街道上挤满了从其他酒吧跑出来看热闹的人。


  酒吧对面的椅子上,赵沐雪放下手中的报纸,静静地看着喧闹的街道。“Lavanda”酒吧里冲出几个同样肌肉发达的魁梧男子,帮忙维护着秩序。


  赵沐雪悠悠地走到酒吧门口,找到一个面善的酒吧员工,问道:“这里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有个人在后面巷子里摔倒了,轮胎被人放了气。”


  “啊?严不严重啊?”


  “不严重,送医院去了。”


  “那就好。”赵沐雪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男人,小声问道:“这酒吧里面的人怎么都那么强壮?”


  “大叔,你第一次来啊?那个酒吧可是大场市所有拳击和散打高手常去的地方。”


  “这样啊!这么强壮的人也会被人打劫?”赵沐雪恍然大悟道。


  “那不清楚了。大叔,你要是有朋友爱喝酒的话,可以来我们这里坐坐。”酒客指了指身后的另一家酒吧,把名片递给赵沐雪。


  “桃源村?这个名字好,我下次一定去!”


  赵沐雪收好名片,辞别了酒吧员工,飞快地朝公交车站走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41817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