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我杀死了化身的执年太岁(八)[连载中]




董大师说:“上访无数次,生凭第一次遇到如此的客气。”我十分的懊恼,王大锤拍拍胸脯,“吓死我了,我以为又要送我们去采石场。”多大个采石场,我想,妈的,拉开被子蒙头大睡。

董琳董大师已有十四、五年的访龄,属于周文杰的第二代弟子,早年下海盛行,董琳董大师学人凫水,扑腾几下,呛个半死,想上岸岂奈单位已被除名,几次纠缠无果,加入上访组织。师从周文杰,大钱没搞到,生活来源没问题,十四、五年的访龄,造就了董琳业内大师的地位。

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董琳既惆怅又兴奋,兴奋的是自己终于就要使上访的目的成为实现,惆怅的是自己眼看就要告别这个熟知的上访行业。董琳坚信,只要上面收了自己的材料,自己的问题就会很快得到解决。收捡行履,董琳做好走人的准备。

衙门官差找我谈话,说:“情况已了解清楚了,历史问题就不要扯了,扯也扯不清,材料已批转地方,有什么要求地方会给以处理的,看你生活也不容易,适当给点补偿算了。”

官差拿出一套全新的衣服,劝我把衣服换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确是破烂了些,不过干净,每周一次,都洗,这还是王大花王总给我买的,在砖厂整烂后就没得换。

接过衣服,官差继续说,“明天地方来人接你,之前没来过京都吧!来一次也不容易,让地方的人带你四处转一转,回去后不要再来了。”我问,“要是你们的头招见也不能来?”两个官差笑了笑:“你还真是个奇葩!名字奇葩,人也奇葩。”

晚上,董琳董大师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强艳欢笑摆酒为我和王大锤饯行。换上官差给的新衣服,人也精神了许多。王大锤爽朗地笑着说:“你小子,还有几分人模狗样!”董琳董大师不无伤感,改口叫我杀鸟犯,说:“当初认识你就觉得是个人物,一身破烂,天天洗澡,衣服干干净净,哪有落魄的人还这多名堂,想来你就不简单。”我猛然起身,端起酒碗,单腿跪地,举手过头:“师傅在上,大恩弟子没齿难忘,请师傅干了弟子这碗。”

纵实董琳董大师、王大锤顿时懵逼,这疯子还会这个?董大师缓过神来,无比激动,颤颤沥沥,接过酒碗,一饮而尽。那可是一大碗,当场,董大师就醉得天昏地暗。王大锤好一翻折腾,才把董琳董大师弄到床上。此时的王大锤的眼神包涵几分胆怯。扯开嗓子,我仰天长啸:“我就是杀鸟犯!我就是杀鸟犯!”

夜里我梦见一头白熊和一头白象打架,一条大河河水满过堤岸,两只五色鸟天空飞翔,我拜在陈寿六门下,殷郊说浪费了材料,王大锤跟着我不断往上爬,王大花一翻云雨,李乡长面孔狰狞,哀嚎不断。我想,这是不是就是二大爹所说的报应?



阅读全文,请点击:https://www.clzg.cn/article/17149.html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