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

老张死了。新冠肺炎。死了三天才被发现。刚上班警察就找到公司来,跟经理说了大概的情况,然后让公司安排人去出租房收拾一下东西。警察说:“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总还是个人物品。”顿了一下,警察强调说:“东西你们先保存,等联系上家属,再找你们。”警察走后,经理就喊李伟。

 

公司里,李伟跟老张走得近,这谁都知道。快递公司,规矩多,老张刚来的时候,摸不清门路,第一个月就被扣了三百块钱。一般人遇到这事,也就忍了,李伟却觉得老张冤枉,拉着老张去找财务,一笔一笔地清算,要回来一百多块钱。财务找经理告状,经理也拿李伟没办法。这件事之后,老张跟李伟关系就变得格外亲近。

 

其实李伟也有点看不上老张。快递这行当,超过六十岁,就会被歧视。当初要不是实在缺人,经理肯定不会收留老张。不过老张虽然年纪大,但人勤快,又热心,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快递这行业是流水的营盘,挣钱吃饭,其他的没人太关心。

 

李伟也不愿去收拾老张的遗物,心里觉得晦气。更主要的,是李伟也怕得病。不过警察说了,社区已经对房间进行彻底消毒了,没事。

 

封城的那两个月,老张一直在出租屋,中间老张还给李伟打过电话,约他哪天一起喝酒。谁料这竟成了遗愿。想想,李伟真有点难受。老张租的房子在火车站附近,热闹。老张告诉李伟,当初他来这个城市,下火车就租了房子,他是打算长住的。

 

出租屋里一片狼藉,空气里充满消毒水的味道,地上还有斑斑点点消毒水的水渍。领着李伟进门的房东戴了两层口罩,站在门口说:“家具都是我的,你别动,其他的你拿走吧。”没等李伟说话,他又说:“我在楼下等你。”

 

李伟找了一个塑料袋,把老张的遗物塞进去。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破烂。李伟翻起床单,往床下面看了一眼,有一个快递纸盒。李伟愣了一下,以为老张手里还有没送出去的快递。拉出来,快递上写着一个地址,寄件人竟然是老张自己。

 

蓝青街三十八号。

 

李伟记得这个地方。过年前,公司组织忘年会。李伟喝多了,老张骑着摩托车送他回家。那时街市正热闹,老张的兴致很高。老张大声对李伟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李伟有些迷糊,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他们去地方就是蓝青街三十八号。那里有这个城市里最高档的小区。那些小区的保安是出了名的凶,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快递员。

 

老张拉着小区外面的围栏,说:“你知道吗?我儿子就住在这里。”李伟清醒了一点,忍不住哈哈大笑,反问:“你儿子?算了吧!”语气里充满了不屑。老张却不理会,说:“真的!就在那个楼!”李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亮着灯光的楼群,好像一个个透明的快递盒,闪闪发光,李伟有些眩晕。耳边,老张的声音微微发抖:“我来这,就是想找他……可他不想见我。”为什么?李伟那晚没问。现在回想,李伟竟然十分后悔。

 

从出租屋出来,房主早等得不耐烦了。李伟懒得搭理他,把东西一股脑装进背包,只剩下那个快递纸盒了。犹豫了一下,李伟决定先去送这个快递——这个老张想送而没送出去的快递。

 

李伟下了决心,这一次,他一定要把快递送到老张儿子的手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