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十二章

  早上接连两节体育课,几乎耗尽了郑云龙的体力。课程无非是扔沙包,跳绳,外加在操场上小跑几圈,但对于一个肺部受损的人而言,已经是极限了。


  “下课!”


  十二点一到,郑云龙准时吹响了哨音,六年级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着朝着教学楼跑去。他没有回办公室,原地坐在地上,胸口传来一阵阵刺痛。下午第一节课还是体育课,中午得好好睡一下。


  郑云龙原地休息了一会,才慢慢走向食堂。


  篮球场就在操场旁边,两个小小的身影围绕着白色边线奋力奔跑着,相互追逐一圈又一圈。


  “那不是茆辛夷和上官刈竹吗?”郑云龙有点好奇,已经到了吃饭时间,这两个孩子怎么还在篮球场上?


  又跑了一圈半后,她们扶着篮框,上气不接下气喘着。茆辛夷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上官刈竹有样学样也坐下。


  “我输了,这是给你的奖品!”茆辛夷掏出两颗耀眼的玻璃球,透明外壳里浇筑着各色花纹,市值不超过两块钱。她把玻璃球直接塞进上官刈竹上衣的口袋里,拉上拉链,郑重其事地说道:“呐,这就是我施过法的宝物,你可要收好了!”


  “嗯。谢谢……尊……”上官刈竹突然卡住了,小脸因为尴尬而涨得通红。


  “哎,你就免了。本大仙特准你不用请安。”


  “谢,谢谢!”上官刈竹这才如释重负笑了起来。


  郑云龙走上前去,把两个小不点从地上拽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你们不吃饭,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们在比赛呢。”上官刈竹睁着双大眼睛看着郑云龙:“大仙说了,赢了她就给我奖励。”


  “怪不得你跑的那么快。肚子一定饿了吧?我送你们去食堂吧。”


  “谢谢郑老师,我们……自己去。”上官刈竹看了看偷笑的茆辛夷,又转向郑云龙。


  郑云龙只好作罢,轻轻捏了捏上官刈竹那肥嘟嘟的脸蛋:“好好好,你们小心点。”


  “不准你摸!”茆辛夷见了,用力在郑云龙的手臂上拍去,发出啪地一声,就像被苍蝇蛰了下。随后她拉起上官刈竹的手,头也不回地朝着宿舍方向走去。


  “我还真是多事啊。”郑云龙自嘲了一番,独自一个人走向食堂。


  今天的办公室气氛尤为热烈,一群刚吃了午饭的员工顾不上游戏,挤在电脑前兴奋讨论着。


  “精神病发作?哈哈哈,这家伙太活该了!”


  “自作孽不可活,长走夜路总会遇见鬼的!”


  郑云龙本想换个地方休息,但看到他们兴奋的样子也多了几分好奇心,便挤了进去。


  “又有什么新闻了?”


  “是郑老师啊!来得正好!”一个男老师把郑云龙拉到电脑前,页面停留在今日新闻上。他指着一个中年男人的特写解释起来:“就是这人把小何打死的。昨晚上从酒吧出来没多久,人突然疯了。”


  照片上那男的面露凶光,全身肌肉呈板状,只有长期体能训练才能有这种效果。


  “我听人说过,他叫曹辉,是个散打高手。”


  “对!他被发现时躺在酒吧后面的箱子里,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十有八九是遇到鬼了!”


  鼠标往下滑,页面上浮现出另一张照片,背景是喧闹的酒吧,一个面容抽搐,两眼无神的男人正在被推上救护车,他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要是不看新闻说明,很难把这个半疯的家伙和上面那个彪悍男人联系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他正是罪有应得。”


  “还有段采访你们可以听听。”


  男老师点开网页播放器,画面切换到了医院中,一个女播音员介绍道:“……医院方面初步查明,受害人曹某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产生了暂时性精神功能障碍,可能要两到三周才能完全恢复正常。据目击者表示,事发小巷并没有任何可疑人员出入,尚不清楚受害人到底遇到了何种刺激。本台会继续跟踪查明……”


  “Yeah!这就是正义的力量!”“这种人就是应该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办公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郑云龙也有种扬眉吐气的快感。


  “实在不好意思,我下午还有课,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隔壁休息室有沙发,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去那里。我们还要再好好看看这个新闻。”


  “好。”


  告别了热心的同事们,郑云龙走进旁边的休息室里,找了个沙发躺好。虽然旁边隔三差五还是传来说话和笑声,但并不影响入睡。


  “总算结束了,真希望那些东西都是我自己的臆想罢了……”休息室里很快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下午四点四十分,旧城区的废弃钢铁厂。


  无论白天黑夜,都不会打扰到这里的宁静。随着秋季的到来,厂区各个地方的杂草逐渐变成黄色,再过一段时间,它们就会枯萎。在第二年春季到来的时候,又一次从土里面长出来。青黄不接的杂草,锈迹斑斑的工厂,再搭配上颇有年代感的红色砖墙,是拍摄风景的最好去处。


  三男一女,一共四个年轻人说笑着走进厂区,其中一名个子稍矮的男人手持相机,另一名男子背着双肩包,手里端着两脚架。另外两人也没闲着,在手机上飞快记录着拍摄角度和时间。


  “你们看看这周围,特别适合拍摄拍言情剧。”手持相机的男人对着地上连续按下快门,十分满意地看着相机中的风景。


  “大场市很难找到这种地方了,得在拆除前搞定啊。”背包男子附和道。


  四个人走下一段楼梯,前方是废弃的工厂休息区


  “老朱,你看那是什么?”女子拍了下沉迷于拍照中的男人,四个人一起看向楼梯前方。


  废弃的停车棚下面搭建着四个小型犬舍,清一色采用木质结构,顶部加装有数层纤维缝制的遮挡。这些“宿舍”里面还布置着垫子,有几间里躺着毛茸茸的小家伙。


  “哇!真是太可爱了。”


  四个年轻人一起走上前,犬舍里的小家伙看到有人来了,兴奋地跑了出来,围着来人又蹦又跳。


  “你看他们身体好像都有残疾。”眼见的女子指着小猫小狗们说道:“你看它们不是缺了腿,就是耳朵少了一只。”


  另一个高个子男性仔细观察了犬舍,瞅着还在酣睡的小家伙们说道:“这里应该是专门收养残疾动物的,可这地方太偏僻了。我觉得可以联系下主人,把这里以短视频的形式发在网上,一定会很受欢迎。到时候筹上一笔钱,就可以把他们妥善安置起来了。”


  “我同意!我刚好认识小动物保护协会的。”被称为老朱的男人调整好光圈,准备开始拍摄工作。


  身后传来很轻的脚步声,听上去走路的是个小孩。四个人同时转过身,只见孙东东孤身一人走了过来,背上正挎着一个很重的包。


  “小朋友,你好。请问你认识这里的主人吗?”年轻女子抢先一步走上前去,弯下腰,很有礼貌地问道。


  孙东东警惕地看了打量了四个人,走进停车棚,将背包放在一个较为干净的地面上。


  “你好,小朋友?”大概以为孙东东没听清楚,年轻女子凑近说道:“我们是一家拍短视频的工作室,都很喜欢小动物……”


  “没错,我看得出来。”


  当孙东东再次回过头时,四个人都呆住了。男孩稚气的脸上多了几道白色条纹,从眼角下方延伸到脖子,一明一暗地闪着光。


  “小,小朋友?”女子被吓得连连后退,其他三个大男人倒吸一口冷气。


  “但是很抱歉,为了保护你们,我不得不对你的记忆做出修改。”


  孙东东抬起右臂,一道无形的力量顿时席卷了四人,他们身体紧绷,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前方。


  “你们没有来过这里,原因是看到了新闻上的警示消息。回去时摄影师还摔了一跤,差点把相机砸了。现在请你们列队离开吧!”


  四个人整齐地排成一列,面向来的方向,同时挥臂迈腿,步伐一致往外走。孙东东紧随其后,看着四个人慢慢远离犬舍。突然他察觉到了什么,右侧肩膀上亮起白色的法阵,伸出一门30毫米口径的小型加农炮。一枚光球随即从炮口直射出去,贴着四个人的身体疾驰而过。


  “砰!”光球在队伍头顶不到一米的地方炸开,迸裂而出的能量裂片发出白光。一盏灯泡被轰然击碎,几滴透明液体从灯罩下方低落到地上,很快凝结着固体。另一座路灯被拦腰切断,咯吱怪叫着倒向路面。孙东东眼见路灯就快砸向四人,对着空中又发射一枚光球。


  球体准确命中空中的半截灯柱,一声诡异的金属摩擦声后,柱体被切成两段,徐徐倒在路面两侧,断裂处淌着红色液滴。四个人目视着前方,步伐一致从断裂的灯柱中走过,丝毫没有察觉到脚下的热气。尚未凝固的裂口接触到泥土,升起股股青烟。


  小型加农炮缩回法阵内,孙东东脸上的条纹慢慢褪去,他转身打开背包,取出准备好的牛奶和不锈钢碗。


  “开饭啦!”


  刚把碗放好,听到响动的小动物们纷纷从窝里跑了出来,孙东东把牛奶和固体狗粮倒入碗中,小家伙们三两个为一组,安静地围在碗边,开始享用美食。


  安顿好小家伙们,孙东东对着外面喊道:“出来吧,这里没什么好躲藏的!”


  停车棚外空无一人,只有杂草在随风微微飘动。


  “李建玲同学!”孙东东大声喊出一个名字:“是不是只有叫出你的名字才肯现身?”


  话音刚落,一团黑雾从地上快速升起,将泥土吹到两侧。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黑暗中慢慢成形,先是是一对可爱灵巧的小手,然后是两条细嫩的腿,最后一张幼嫩的脸庞从黑雾中浮现出来。那张脸平日里天真无邪,可此时此刻眉宇间杀气腾腾,两道符文对称布置在两颊。


  “孙东东同学。你还挺有爱心的。”虽然说话的依然是一个女童的声音,但全然没了童稚,反而带着很强的压迫感。


  孙东东走出停车棚,凝视着“老同学”许久,说道:“要试探我没必要向无辜人下手吧。刚才要不是我发现得及时,那四个人怕早就死在你的利刃下了。”


  “他们最多只是皮外伤而已。倒是你,居然用爆炸抵消了我的攻击,那挺炮不错。”说话间,李建玲邪魅一笑,脸上的符文也跟着发出黑光。


  “你们还自称礼仪之邦,对自己人一点怜悯都没有吗?”


  “哈哈哈哈哈……”李建玲发出和外表极不相称的冷笑:“别拿炎黄子孙那一套来要挟我。少废话!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我从王胜雪被杀起就开始了调查。”孙东东语气沉稳堪比成年人:“把王胜雪的死伪装成意外,说明有人不想让她身份败露,肯定是为了保护明德小学的名声。然后就是昨晚上曹辉那件事,杀人者一贯一击致命,但对他却没有下死手。曹辉不过只是一个散打教练,唯一一次过失是在比赛中把何瑜打死了。顺着何瑜这条线索,我几乎可以判定,凶手就是你!”


  “好,你猜得挺准得,是因为那张照片吧?”


  “没错,当初风筝小组里就我们两个和何老师接触最多。”孙东东意味深长地看着李建玲的眼睛,那双原本天真浪漫的眼睛此刻只有无尽的冷血。


  “那你为什么不把他烧成灰呢?还有为什么治好伤口?”


  “你不也没有取人性命吗?像曹辉那样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的大有人在,假如每个都挫骨扬灰的话,这世界上就没多少人。”


  “哼哼哼哼……”李建玲干笑几声:“我不关心谁派你来的,总之你要牢记一点,别以为有明德小学保护就能为所欲为。如果被我发现你有别的企图,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向你保证,我来这里的目的不会影响你们。另外你还没解释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很简单,我天生有追踪活物的能力,这附近总是出没一些残疾的猫狗,有人在喂它们。”


  “原来如此。”


  李建玲忽然从身后掏出一大袋狗粮放在地上,转身化作黑雾,直冲天上而去。


  “那些狗粮是专门挑选的,多给他们补充纤维素……”


  空中回荡着女孩邪气的嗓音,许久才消散。孙东东打开狗粮,从里面取出几颗放在嘴里。


  “果然味道不一般啊……”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50419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