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力牧疑陵3 第十五章

“是我祖父?”
“binggo!答对了。”刘飒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封信,信纸的边缘已经破了,纸张颜色略微黯淡,似乎这封信已经有些年头了,“九世家曾经多次派人找过你祖父,但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他们都没能问出当年丹江水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丹江水下的宝库的具体位置。”
耳边听刘飒诉说着过往的事情,我拆开了信封,信纸上的字体古朴典雅,而且书写方式很特别,或多或少存有画符时独特的连笔习惯,这是我祖父专有的笔迹,一般人很难模仿。
“直到几年前,几乎是在同一天,有一封信送到了九世家的堂口。寄出这封信的人正是你的祖父,他在书信中言明了昔年莫乔语所带领的队伍探秘古墓所发生的种种,并透露了在丹江水下确有一座大墓,而这座大墓所连通的正是一处‘海眼’。”
“在那里,有一座‘龙宫’。”
刘飒的话让我们每个人的呼吸都为之一滞,整个地宫忽然陷入一片死寂。
我们四个人同时停下脚步,低头各自沉思。
我看着手里的这封信,字里行间所讲的都使我感到匪夷所思。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
那真正的龙到底长什么样子?是像传统神话里那样无数动物的拼合体,还是像西方奇幻故事里,肥大的身躯、坚硬的鳞甲,会吐火喷冰?
最重要的是,为何现代没有任何人见过这些所谓的龙,却在古代频频出现?难道说龙也怕人类科技太发达,所以不敢冒头了?
以及至今为止生物学领域以及物理学领域对于龙的种种猜测怀疑,这些都成了我在看见这封信时,心头蒙上的疑问阴影。
在信中,祖父还提到一个词叫做“铜渊”,通过他在信中表述,我基本上可以确定铜渊是一个组织。其中关于铜渊,祖父用到“追查”这个词,说明这个铜渊所涉案件跟海眼龙宫以及九世家都有关。
不仅如此,祖父还提醒九世家,海眼龙宫中丢失了一件东西,这件东西非常重要。至于为什么重要,他并没有说明,只说这件事关乎于九世家甚至很多人的命运,同时他再三叮嘱九世家务必追查这件事。
“那我祖父现在在哪里?”
刘飒摇摇头:“九世家要是能找到他,早就把所有事情当面问清楚了。没人能找得到香火司,除非他们自己想被人找到。”
“你说什么?什么香火司?”刘飒又一次提到了一个让我陌生的词汇。
“你不知道?”
“不知道。”我茫然。
刘飒沉吟了一会儿,最后表示无可奈何:“那我也没办法,这不是我能置喙的。有关于香火司的传承,只能令尊或是你祖父亲口告诉你。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海眼龙宫。”
“为什么要找海眼龙宫?”我下意识地问出这个问题,甚至问完之后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为什么要找海眼龙宫?我不是想治病么?我不是想知道祖父当年来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吗?我不是想知道祖父为什么要对莫乔语等人动手吗?
有这么多理由,我还是觉得不够。
是的,这些所有的理由,都不是必要的。
治病,为什么海眼龙宫就一定有能治好我怪病的方法?难道我不应该相信科学,去医院诊断吗?
祖父的目的,我完全不明白,何况这是他们上一代人的恩怨。就算要报仇,最应该痛恨祖父的刘飒的姑奶奶已经去世了,恩恩怨怨早已经结束了,我们这些小辈又凭什么去把那些已经尘封已久的事情重新揭开呢?
那我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件事?
我突然觉得很迷茫。
“混小子,你给我过来!”一旁的二胖突然拽住我的领子,把我拉到他的面前,近到我能看见他脸上的毛孔。
二胖抬手捏住了我的鼻头,这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玩闹的方式,一般只是看起来轻轻一揪,却觉得很疼,然后鼻子会又红又肿,好几天才能消下去。
“你丫不是个考古队员么?听见有文物被盗你能忍?就算那些老一辈纠葛跟你没关系,就冲这个你不也该二话不说冲进古墓,对那些文物进行保护性发掘?
亏你还是上过大学的高材生,这道理我都懂,你怎么就糊涂了?真让墓里的脏东西吓傻了?”
二胖的话醍醐灌顶,虽然我学考古的目的确实不那么单纯,虽然这一路我总为了活命而自私了。
但是这点职业操守我总该是有的。
“我知道,你和那边的......二胖是要去找个叫妮子的女孩。”刘飒学长向尚青云伸出手,尚青云很自觉的把画有地图的河图交给了刘飒,“海眼龙宫里还有一件东西,说起来你一定听说过。
据说三皇五帝时期,大禹曾耗时13年治理洪水,并布土以定九州。
此后禹启建立夏朝治天下,据传闻大禹曾留有一张十分细致的《九州山河图》上面标明了最早九州的划分,其后夏太康亡国于有穷羿,那张图便遗失了。
有传说这张《九州山河图》是被有穷羿沉入了丹江,就在海眼龙宫。
当然,这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有传闻《九州山河图》中记录了有关于上古时期的几件重要事情的地理位置,而有关于金银十八窖的传说我也听说过,我怀疑那张图中就有你们想要的线索。”
“只是怀疑?”
“那不然呢,毕竟那张图谁也没见过,有关于金银十八窖也没有任何人见过。”刘飒忽然变得神秘起来,“我只是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然我们也不会碰巧来到这里,然后又碰巧查到海眼龙宫的事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总觉得不是碰巧。
“只要有可能性,就有去尝试的价值。反正都来了,不进去看看你能安心?”
这么说,倒是也对。
毕竟现下看来,海眼龙宫我们是必须要去的。
“对了,当初给你们刘家送信的人是谁?他一定知道我祖父的下落!”
“给九世家送信的,是武当的弟子,你祖父门下除了令尊和你之外,另有八个弟子。”刘飒掰着手指数,“张家是令尊亲自去送的信,姬家去的是大弟子天乾,孙家是二弟子地坤......至于我们刘家,”
数到最后,刘飒抬头看向尚青云。
“是我。”
对啊!尚青云也是祖父的徒弟,我倒把这件事忘了。
“师父已然多年不知所踪。”
“那信是谁给你们的?”
“......”尚青云不说话了。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儿,按尚青云的性格,他是不会再往下说的,所以我也没有追问的打算。
“走吧。”刘飒走在前面引路,“依照信中所描述,这座力牧陵应该由两座大墓组成,每个墓都是以‘申’字形建造,一个竖直一个横平,两个墓串联起来形成迷宫。”
“没错,这点我们刚才也是确认的了,我根据寻祗法绘制了一号大墓大概地图,我们现在的位置差不多是在主墓室附近,再往前走一段路应该就能到达主墓室。”二胖把他画的地图给我看。
寻祗法是乌角道的一种特殊技法,具体是什么样的原理我也不太明白,只听二胖大致给我解释过,简单来说就是结合风水相术和步量法来推理绘制古墓的构造图。
“我们这一路都没看到其他考古队队员,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一路我们也路过不少耳室,力牧陵的陪葬品种类十分丰富,除了各种器具和服饰、兵器之外,还有很多说不上用途的奇怪物件,但是我们急于寻找出口,且我们已经确认所要找的东西不在一号墓中。
“我猜重点一定在二号墓里,毕竟阵书那么重要的东西肯定是随墓主人一起下葬,一号墓应该是一个陪葬墓。”我说。
“通往二号墓的入口在一号墓主墓室的尽头,我估计那里可不好对付。”刘飒扫了一眼地图,“前面的八门阵不过都是牛刀小试,对有经验的盗墓贼根本构不成威胁,可是你们看,这一路无数陪葬品,随便一件都是无价之宝,却全然完好无损。”
“停。”走在最后的尚青云忽然叫住了我们。
我们三个茫然地回头看他,不知他要做什么。
只看见尚青云以极快的速度把手分别伸进我们三个人怀里,好像把什么东西塞进了我们怀中,触感冰凉。
我正欲问他是往我怀里赛了什么东西,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贴在了我的背后。
我脊背一阵发凉,那好像是个人,又好像不是。
它趴在我的背上,脸贴在我的脑后。
“呼~”
它在对着我的耳朵吹起,我整个人都麻软下来。
慢慢的,它伸出双手,像从背后拥抱爱人那样,用细长干枯的手环抱我。
那双手手臂苍白且干枯,像是腐朽的树藤,手指奇长无比,柔若无骨,像极了《哈利波特》里的树妖。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双手?
对!
没错!
就在去第一层古墓的那个奇怪冰洞,隐藏在冰面下的鬼手!
我不会再给它机会,抄手在我胸前挂着的背包里,拖出工铲。
在它将要合臂搂住我之前,转身抡动工铲,一记横扫。

我能明确感觉到工铲的利刃切入实物的那种阻碍感,看来我果然集中了这怪物了!
顺着工铲切入的轨迹,有腥臭的液体溅在我的脸上。
这是活尸的血?
我一把抹去脸上的液体,然后抬眼去看那怪物,想看看这怪物究竟是何模样。
可是,我却看到了二胖——
工铲横着砍在了他的脖颈,砍出一个大大的豁口,只剩下边缘一点皮肉连着。
二胖至死都在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会杀了他。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刚刚明明看到的是那个怪物!
我怎么会杀了二胖?
我们好不容易才重聚的!
我怎么会杀人!?
不能可能!
对,都是幻觉!
都是幻觉!
我不可能是杀人凶手!
我还不能坐牢,人不是我杀的......
人不是我杀的!
我是要杀那怪物的!
二胖只是我一时失手,我是误伤的!
对,没错,到时候只要这么解释......
“陈思瑜!你在干嘛!”
甬道里突然传来刘飒的怒斥声。
他看到了!他发现我了!
我很慌乱,正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刘飒拎着工铲向我走来。
他是要杀我,他是要给二胖报仇!
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没找到妮子,我还没找到我祖父,我不能死!
“啊!!!”先下手为强,我拔出带着血的工铲,向着刘飒砍了过去。
刘飒举起铲子格挡,但那柄工铲居然初期的脆弱,被我直接砍断。
连同他的脑袋一起劈成了两半,红的白的各种液体一下溅在我的脸上,糊的我看不清任何事物。
我蹲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水瓶倒了一下水,洗去脸上的污迹。
我迷迷睁开眼睛,盯着地上聚成一滩的脏水。
水中倒映出我的影子。
他在笑。
在得意的笑,在冷笑,在嘲笑。
他指着我,仿佛在说,这下我成了杀人凶手。
“你放屁!你放屁!”我站起来,狠命地踩踏那滩污水。
最后我倍感疲惫,瘫坐在地上。
我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下意识的,我伸手入口袋,摸索到了尚青云给我的勾玉。
触感一丝冰凉。
与之相对应的,我怀中也感觉到一丝沁人心脾的凉意。
就像夏日三伏天,在外面跑了十几圈,然后回家吹到空调,躺在床上吃冰棍那样舒服。
我身心俱疲,不由得闭上眼睛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身心都恢复到最佳状态。
醒了以后,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甬道里,而是位于一个十分阔大的石室里。
在我的面前是一层层的阶梯,最上面是一层石台,石台很高,我看不见上面放着什么。
“哦哈哟赛伊马斯~”醒来我听见的第一句话是相当蹩脚还有点日本动漫看多了的日语。
扭头看去,某个脸上总是一副欠不兮兮的笑容的男人正蹲在地上看着我。
“刘......刘飒学长?!”我大吃一惊。
“你小子也太弱了,这么低级的陷阱也能中。”二胖拿着手电筒向我走过来。
他全身都完好无损,脖子也没大豁口。
“你们,你们都没事?!”我大喜过望。
“也不能算没事。”刘飒指着手臂上的伤口,“回去请我吃饭啊。”
“对不起......”我心里一阵愧疚。
不过也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我又中幻觉了。
“行啦行啦,别一副自责的表情。”刘飒安慰我,“我们也没想到。
其实我跟你说,我们也中了幻觉的,只不过我是立马就分辨出来看到的东西是假的啦~
倒是那边那位壮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正抱着尚小道长,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什么,哎呀妮子啊~你知道我多喜欢你吗,什么什么的。”
“混球,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你还是找你的妮子去吧,妮子啊~我的女神啊~略略略~”
这么一说,尚青云去哪了?
我找了半天也没看见他的身影。
“别找啦,小道长先走了。”刘飒边躲边说。
“去哪了?”
“前面探路去了,说是这里很安全,让我们先在这里呆着。”刘飒一个闪身避开了扑过去的二胖,三步两步跑到了石台上,“上来看看,你肯定感兴趣。”
二胖也不胡闹了,气哼哼地在台阶上一坐,口中振振有词,也不知道念得是什么。
我走上石台,发现这石台不像我想的那么窄小,明明从下看去,台阶次第变窄,按理说最上面的石台空间也不大,但走上来发现这里甚至比耳室的空间还大。
在石台上立有一个日冕,所谓日冕就相当于古代的钟表,用于表示、规定古代的天文历法。
我仔细查看,发现这个日冕上除了有古老的商周以前的天文历法,还有很多卜辞。
这点让我觉得颇感有趣,一般卜辞都是刻在龟壳上的,也就是所谓的甲骨文。
现代我们所发现的甲骨文大部分都是记录于甲骨上的卜辞,一般都是帝王问卦,而后向天占卜吉凶。
所以又称为甲骨文。
卜辞一般分为几个部分:
前辞,也叫叙辞或者述辞,记录了占卜者的身份以及时间;
命辞,也叫问辞,指的是欲占卜何事;
占辞,即是根据卜兆占卜出来的吉凶祸福;
验辞,说的是在占卜之后,若占卜的结果准确应验,就会记录下来具体是如何应验的。
整个日冕上记录的大小卜辞有十余个。
这些卜辞稀奇就稀奇在它们连起来居然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而且每一个卜辞都对应日冕上的天文历法,分别在:年、岁、祀、月、旬、日、夕、晨、昧、旦、朝、大采、大食、中日、小食、小采、昏、暮上各有一卦。
日冕上所标注的这些时间单位,就对应着我们现代人的24小时作息,只是时间上略有出入,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每个卜辞的验辞后面都附有一副图画来补充记录具体的事件。
而这些图画竟然把力牧陵和欧丝国以及黄忠墓的事情统统串联了起来。
从这些刻画中我大概能推断出欧丝国所发生的事情的原委。
简而言之,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力牧的亲信造成的。
一直以来史学界对于上古时代的历史,处理都很模糊。
比如说力牧。
对于这个名字,史学界也颇有争议。有人认为力牧是名字,也有人认为力牧是称号,还有人认为力牧是个官职,总之众说纷纭。
但所有观点都离不开一件事,那就是力牧本人确有异能。
相传力牧是一山间野士,终日与狼虫虎豹为伍,久而久之他有了一个可以驱驰百兽的能力。
力牧,力说的是这个人膂力过人,牧指的是他可以牧养百兽。
相传黄帝与蚩尤大战,曾遇到蚩尤驱使百兽,黄帝麾下士兵皆不能敌。
有一日黄帝做梦,梦见有一场大风刮过,将地上的污垢全都刮了个干净,随后又有一人拿着一把需要有千钧之力才能拉动的强弩,驱赶着兽群经过。
醒来之后黄帝向手下的智囊常先问卦,常先告诉他,大风刮过,这说明有一贤臣名字与风有关,我听说附近有一奇人叫做风后,这人也许就是王的应梦贤臣;
至于手持离弩,说明此人臂力过人,驱使兽群,说明此人善牧,这不正是力牧吗?
随黄帝亲自遍寻风后与力牧,请其出山助自己平定蚩尤。
蚩尤之乱平后,黄帝重赏力牧,敕封其为大将。而力牧呢,不仅教会人们怎么使用车,还教会人们如何驯养动物。
在此期间,力牧遇到了他一生所爱的一个女人。
朝夕相处间,力牧对这个女人动了真情,为了改善这个女子所在部落的生活,力牧教会了这个女人如何驯养毒虫猛兽。
女人回到家乡以后利用此术教会其族人如何驯养蚕,并织成蚕丝。
原本这个方法是此部落的秘密,直到那个叫做罗的女孩来到这里。
长大以后罗向往外面的生活,于是在姐姐的帮助下逃出了部落,后来她遇见了一个部落的王,并嫁给了这位王。
同时罗将自己学会的纺丝手艺交给了王的族人,后人尊称其为“螺祖”。
没错,那位征讨欧丝国的王便是赫赫有名的轩辕黄帝。
此外,那位从力牧处得到驯服毒虫方法的女子还将这个方法进行了改良,不仅仅能够驯服毒虫,甚至还可以驭使这些虫子。
这便是最早的蛊术的起源。
卜辞到这里便结束了,但是也留给了我很多问题。
首先,既然那个部落是力牧所爱之人的部落,又养育了螺祖,为何黄帝还要征讨他们?
此外,又为什么欧丝国遗址恰巧就在力牧陵的正上层,三桑神树树冠的石台上的女尸到底是不是力牧的爱人,以及她为什么会有这刻画有整个七重叠墓包括力牧陵地图的河图?
直觉告诉我的这个日冕上所书卜卦的内容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还想知道更多,但眼下已经没有线索了。
我左右检查了一下这个日冕,这间主墓室里连一具棺椁都没有,却建了这么高一座平台,只放了一个日冕,也太突兀了。
我找了半天,忽然发现日冕的基座好像存在缝隙,更这个石台并不那么严丝合缝。
见我突然在日冕旁边蹲下来,刘飒和二胖也走了过来。
“发现什么了?”
我也没回答他们,径自掏出手电筒,顺着日冕下的石缝招进去。
果然下面好像有东西,好像还是活的,还在蠕动!
直觉告诉我不能再看下去了,但我那东西好像有魔力,让我移不开视线。
我越趴越近,越趴越近。
突然!
那东西转了过来!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47154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