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十三章

  入夜,废弃厂区里照理点亮了路灯,大部分主干道都暴露在光线下。在厂区西北角,有一段路始终陷入黑暗。不知什么人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功能,地面上亮起一块椭圆形。余光照在来人的脸上,依稀能见到一张油腻的肥脸,下巴上围着青色胡茬。


  地面上镶嵌着几点亮光,男人用手摸了摸,抠出两块硬硬的薄片,放到眼睛下左右观察。


  “玻璃?”薄片很硬,稍不注意就会划到手。男人把手机指向头顶,一个光秃秃的灯罩出现在视线中。原本灯泡的位置凝固成一团不规则晶体,灯丝被禁锢在中间。男人转了个方向,手机灯光照在另一边。半截灯柱杵在地上,断口留着黑色焊接过的痕迹,再看向旁边,路两侧横着剩下的灯柱,同样断成两截。


  男人靠近灯柱,照亮断口,和地上一样断口呈现融化的液滴。


  “这里也被什么东西烤过,难道有人用火焰?”


  他静静地陷入思考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悄然而至的人影。


  “啊,这不是赵先生吗?大晚上不睡觉,来这里干什么呢?”


  “谁?”男人原地跳起转了个身,身上的肥肉也为之一抖。前方大约十米的地方,岳琦正悠然地立在路灯下,面无表情,好像一个假人。


  “不认识我了?你是赵沐雪吧?”


  “我想起来了。你是岳宗霏的大伯,你叫岳琦对吧?”赵沐雪紧绷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笑容。


  “是啊。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家休息?”


  “睡不着觉,出来散散步。”赵沐雪拍拍肚子上的灰说道。


  “我怎么记得你住的地方离这里有四五公里,散个步至于跑这么远吗?”


  面对岳琦的质疑,赵沐雪继续笑着解释道:“我喜欢散步,劲头来了散上一天都可以。”


  “既然如此,你的油肚可一点都没减少。”岳琦不等赵沐雪答话,掏出三支烟:“来支烟怎么样?”


  “谢谢,我从不抽烟。”


  虽然语气上还保持着客气,但赵沐雪嘴角的笑意已经平了下去,两只小眼睛死死盯着岳琦。


  “抽一根也不会怎么样!”说时迟那时快,岳琦突然发力,三只香烟腾空射出,直奔赵沐雪胸口而来。对面的男人非但没有躲避,反而站直身体。只见他两眼怒视前方,眉头一紧,胸前凝结出数柄宝剑状的灵体。顷刻间,利刃无声地划过空气,射向半空。


  “撕拉……”三只香烟在空中被切成碎片,烟丝洒落一地,过滤嘴断成数段没入草丛中。


  岳琦并没有被吓到,微微一笑,重新抽出一根深褐色的吸烟,点燃,轻轻着。片刻后,他从嘴里吐出一个烟圈,缓缓而道:“几支香烟而已,何必那么紧张呢?”


  “那三根烟分别瞄准了我的眼睛和心脏,看你的手法,怕不是跟太监学的吧?”赵沐雪冷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岳琦吭哧吭哧笑了起来,又干咳两声:“那种下级功夫有什么必要学吗?既然你领情就算了。刚才那些剑气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用的,你别告诉我是从十块钱一本的秘籍上学来的”


  面对调侃,赵沐雪往前走了两步,来到有灯光的地方,怒视着岳琦。


  “你大晚上的,不去照顾你的侄子,来这里干嘛?”


  “你没闻到吗?空气中有猫狗的味道。”岳琦用眼神示意远处的一片区域:“不过现在已经不在了,你难道一点想法都没有?”


  “我没兴趣。你一个大男人,不结婚不生子,真的打算做一辈子光棍吗?”


  岳琦听完,皮笑肉不笑吸了两口烟:“哼,要说可疑的话,你一个中年油腻男人,没点正经工作,还成天往别人家闺女身上乱看,说出去不怕被人误会?”


  “彼此彼此。懒得跟你理论,我困了,回去睡觉了。”


  赵沐雪停止了争辩,转身就走向厂区的大门,经过岳琦身边时,还不忘斜着瞪了一眼。岳琦就像没看到一样,默默一个人在灯光下吞云吐雾,直到一根烟只剩下过滤嘴,随手把烟头扔进草丛里,转身离去。


  一眨眼就到了周五,马上就是双休日,忙碌起来后,郑云龙渐渐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学校上。说来也奇怪,明明之前根本没有从事过教学工作,但几堂课后顺利就进入了状态。上午两节课结束后,郑云龙坐在办公室里整理教案。


  “咚咚咚。”有人敲响办公室门,郑云龙来不及抬头,随口说了声:“请进。”


  “郑老师,你现在在忙吗?”


  听到说话的是个温柔女性,有些耳熟,但想不起来是谁,郑云龙抬头看去,面前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微胖女子,年龄大约有30岁,戴着副圆框眼镜。


  “你是萧助理?”郑云龙想起来以前见过这个女子几次,都是和严校长一起出现。因为相处时间不长,加之注意力都在校长身上,对这位助理就没怎么在意过,只记得她姓萧。


  “是这样的。王胜雪老师的弟弟来学校了,想见见你,如果你忙的话我跟他重新约一下时间。”


  “真的吗?”郑云龙立刻想起了照片上的那个年轻男子,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找来学校了。


  “对。”


  “我现在就去,他在哪里?”


  “在一楼会客室里。”


  郑云龙立刻穿好衣服,和萧助理一同离开办公室。论坛上的帖子早就沉了,那个人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呢?


  好在会客室不远,下到一楼再拐个弯就到了。原本为了接待客人,学校专门在办公楼一楼开辟了一间会客室,总共就20平米,提供日常会谈是没问题的。但建成后启用的次数很少,郑云龙也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地方。


  会客室里摆着一圈沙发,一个年轻男子就坐在对门的位置,见到郑云龙后马上站了起来,顺手递来一张驾照:“你就是郑老师吗?你好,我是王胜雪的弟弟,我叫邓海枰。”


  男子面容比照片上要苍老一些,皮肤颜色更深,看上去更像是王胜雪的哥哥。萧助理和两人招呼了一通后就离开了,留下他们单独相处。


  “你好。”郑云龙和男子握了手,坐在沙发上,问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也姓王。”


  “唉……你别介意,其实姓我是自己改的。”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郑云龙下意识地问道。


  “说来话长了……”邓海枰递出一支烟,被郑云龙轻轻挡了回去,只好收起来。他沉思片刻,才缓缓解释起自己的家庭:“其实我是被抱养来的,虽然我父母很爱姐姐,但他们更希望要个儿子。姐姐对我很好,但父母对我……你很难理解,是那种根本不照顾我感受的好。”


  “原来是这样……”


  “所以我一直在找机会逃离他们。”邓海枰连声叹气,眼角皱纹就像四五十岁的人。他掏出一支烟,准备点上,又放了回去,继续说道:“我17岁就外出打工了。反正又不是他们亲生的,干脆连名字也改了。”


  “我没想到你会跟家里有那么多的瓜葛。”


  “我对姐姐一直很有感情,可是她处处维护父母,每次打电话都忍不住吵起来。”


  “但你们毕竟还是一家人啊。”


  “对。可我实在受不了她的态度……”邓海枰眼神中既愤怒又无奈的表情:“我在外面什么都干过,换了几次电话后就彻底没有联系了。”


  “你也不容易。”


  郑云龙想狠狠指责一下这个男人的态度,转念一想,他们家庭内部一定发生过外人不曾了解的事情,又何必挥舞着道德大棒呢?对于一个17岁就在外漂泊的人而言,吃过的苦很难有人体会到。


  “但我有个疑问,既然你姐姐和父母关系不差,那为什么在来到大场市不久后,就找律师做了个公证书,要求自己死后不通知家人,尽快办理后事。”


  邓海枰端起茶杯正准备喝,听到郑云龙的话后僵住了。他心不在焉吹着热气,手腕在微微发抖:“郑老师,你说的是真的?”


  “对。我起初也不太敢信,但律师事务所出具了一套法律文件。”郑云龙找到公证文件的照片,一一呈给邓海枰看。年轻男子每一张都认认真真盯着看很久,全部照片翻完后,他默默地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喃喃自语道:“我不懂,她为什么那么做……她怎么突然就要做这种,这种公证呢?”


  “我们都觉得很难理解,她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特别的事情?”


  “没有,我们断了联系很久了……要不是偶然在网上看到这边的新闻,我都不知道她居然到明德小学当了老师……”邓海枰端起茶杯,水已经不烫了了,他大口喝起来。


  郑云龙这下明白为什么帖子没有回复了,也难怪,邓海枰根本没有上过这里的本地论坛。


  “郑老师,我现在想去姐姐以前工作的地方看看可以吗?”


  “没问题。不过学生还在上课,我带你去教学楼外面转一圈吧。”


  “好。”


  郑云龙起身带着邓海枰走向操场,沿着操场边缘转了一圈后,又去了学生宿舍楼和餐厅。行程不长,走走停停大约花了20分钟,每到一个地方,邓海枰都会掏出手机仔细拍照,有时会从不同角度拍好几张照片。


  回到教学楼附近,邓海枰找了凳子坐下,开始整理着手机。郑云龙瞟了一眼屏幕,密密麻麻都是风景照,便说道:“看得出来你很爱你的姐姐。”


  “要不是童年有她的陪伴,我可能早就自杀了吧……”邓海枰冷不丁地答道。


  郑云龙没有再追问,带着他回到办公楼下。


  “我想起来了,展览室里有个东西你一定喜欢,跟我来。”


  “嗯?”


  恰好展览室门开着,几个老师正在里面整理展品。两人走进去,见到有陌生人来,一位女老师开口招呼道:“郑老师,你带人来参观吗?”


  “是的。这位是王胜雪老师的亲戚。”


  “好的。我们正在给展柜通风。”


  老师们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了,郑云龙指引着邓海枰来到风筝展柜前,玻璃台刚被擦拭过,能映出两人的轮廓。


  “不知道你之前有没有看过新闻,明德小学在今年风筝大赛中夺得了一等奖,轰动整个大场市。这些多亏了你姐姐和其他老师的照顾。”


  “真的吗?”


  邓海枰激动地看着展柜里的风筝,从来没想过这个不起眼的廉价作品居然也寄托着姐姐的心血。他掏出手机,找准角度,连续按下快门。


  郑云龙指着展柜上方的玻璃橱窗说道:“这是获奖证书和队伍的合影,你也可以拍下来。”


  “好。”邓海枰对着照片和证书又拍了好几张,眼神定格在中间的合影上,惊讶地问道:“这五个孩子是明德小学的吗?”


  “没错。风筝就是他们自己亲手制作的,参赛那天也是他们通力协作把风筝送上了天!”


  “他们真是太厉害了……”邓海枰激动得手都在颤抖,两滴泪珠从眼角滑下:“郑老师,能把这些孩子的名字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了。”


  郑云龙随手把获奖时的记录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邓海枰,文档里详细记录了五个孩子的个人信息。


  “谢谢郑老师。”邓海枰颤抖着把文档保存在网盘中,驻足在风筝展柜前足足有有两分钟才离开。


  离开办公楼,邓海枰擦干眼角,对郑云龙告别道:“谢谢你们抽出时间招待我这个异乡人。我就不打扰你们的日常教学工作了。”


  “你不留下来吃个午饭吗?”郑云龙十分出乎预料,本以为邓海枰会在这多待一会。


  “不了。我想找个地方独自静一静,以后有空再见吧。”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有机会再来大场市。”


  “一定一定,我在兰州还有工程项目,下午就得回去了。再见。”


  短暂的会面结束了,两人挥手告别。目送着王胜雪弟弟走出,郑云龙转身往办公室走去,展览室那边也打扫好了,老师们鱼贯而出,刚好和郑云龙碰上。


  “郑老师,王老师的弟弟呢?”女老师问道。


  “他有工程要做,下午要去兰州,就先回去了。”


  “唉真是太可惜了。”“还说跟他了解一下王老师的家庭情况呢……”“就是啊。”


  老师们嬉皮笑脸起哄道,郑云龙只好以微笑应对,一群人说笑着走向办公室……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2666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