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记忆中的一棵树

       一直在寻找一种树。
       不知道名字。童年时的故乡,公路两旁,除了高大的杨树,就是这种。
       叶片如掌,秋天落叶时,放学路有时会砸在我头上,脚踩上去,枯叶咔嚓作响。
       少见零食的童年,能往嘴里塞的东西,一样都不会拉下。这棵神奇的树,春夏开大把大把白色的花,然后结出一丛一丛果实,细细的如豆荚一样垂的枝上。秋天干枯后,取下来,用手捏开,露出带着蝉翼一样的果实,一把一把塞出嘴里,有一种奇异的香味,哥哥们把它叫作“鸡肉香”。
       上树取“鸡肉香”是一大乐事,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爬到树上去。身体灵活的三哥,爬上去,抱着树干梭下来时,粗糙的树皮把他胸腹划出一道道血痕,现在想起来还会感到痛。
       父亲的单位是公路旁的四层楼,在顶楼我们叫晒台的地方,伸手出去,也可以摘到一些靠得近的鸡肉香,这个地方,成为单位孩子的福地。
       结局和很多故事一样,城市扩大,公路边修满了房子,这些树就再也不见了。现在长着的也是在各地都能见到的栾树、樟树之类。
      去年开始,书架上多了很多园林绿化的图册。这些树从我记忆中出来,我不经意地进行查找。
       起初以为是椴树,又排除。突然一次看到梓树照片,基本可以确定。茫茫树海,凭一点印象,要找到一种树,实属不易,老怀大慰。
      真一了解梓树,才知道它大有来头。是一种有故事的木材。竟有树王之称,涨知识了。
       梓树分布很广,历史悠久,宋代陆佃所著《埤雅》记载:“今呼牡丹谓之花王,梓为木王,盖木莫良于梓。”《诗经 鄘风·定之方中》,有“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古人制琴,常以梧桐为琴面,梓木为琴底,因二者结合振动性能极佳,琴音淳厚幽远,故誉之“桐天梓地”。古来以为木莫良于梓,书以“梓材”名篇,礼以“梓人”名匠,宅旁喜植桑与梓,以为养生送死之具,故迄今又以桑梓指故乡。
       梓树还有一段趣闻。在网络上传统文化考题中,见有古代皇后的称谓为“梓童”,这个知识点很生僻。查了一下才知有几种说法:汉武帝梦到一棵梓树,之后宠幸了卫子夫。后来卫子夫成为皇后,于是后人把皇后叫做梓童。通用的解释是梓为木中之王,以有梓为有子的意思。皇后要担负开枝散叶的责任,为此,为了迎合子嗣兴旺的心理,皇后就被称为梓童。不管怎么说,梓都和尊贵相关。
       桑梓依旧,梓树却不见了踪影。这些年,对园林绿化关注较多,才发现目之所及,我们的周围,其实种植的树大同小异,道路两侧不外香樟、栾、滇朴……近年来网红式审美大盛,到处是以蓝花楹、银杏、樱花命名的大道,而传统名木的桐、梓之类几乎找不到了。究其主要原因,或为落叶影响卫生,增加环卫成本,肉食者淘汰之。
        生物多样性,不入山间野村,无法得见。人皆乐见四季常青,难解一枯一荣之生命本意,叹!
  (如果你还见到这种树,我倒真想尝尝是不是真如鸡肉香!)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