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我杀死了化身的执年太岁(九)[连载中]

管文华 1123 2018.07.24

昱日,地方官差满腹狐疑,带着我和王大锤领略京都的繁烟。挤在人群堆里,两个官差就像两个跟班,王大锤惊叹不也,终于找到当老大的感觉。我讨厌人群,仿佛就是穿行于满是尘垢烟熏的肉林衣堆,我喜欢清静,喜欢山山水水,听着风声,看着白云,感觉流水,宛如自己就是茫茫浮海飘泊的一片浮叶在游历尘世。佛言:人生无常。王大锤说:“疯子,高兴点,人生苦短。”

面对一个尘烟缭绕、污秽杂碎充溢、追腐逐臭的世界,你是洗尽尘烟还是拔腿就跑?“脑袋都不用想,当然是洗尽尘烟。”王大锤十分万分的肯定。俗人就是俗人,庸俗。影视基地,我卖了之前的破烂衣服,王大锤惊得口瞪目呆,原来这也可以来钱。

重新换身行头,大庙高堂之前,放眼威严端坐,想敬支香,没钱。两个官差面露难色,嘀嘀咕咕一大阵,还是没钱。“佛是过去,我是未来佛。”僵持半天,官差极不情愿的往外掏钱,但要我写一份证名。“不识字!”官差写好让我签字,我咬破手指按了个指印。四人一并进了大殿,规规矩矩一并跪下,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官差提议坐飞机回去,我说坐火车,两个官差不乐意了,原本两官差就不大爱答理我和王大锤,一伙四人两派,现在更是别扭。躺在床上,我大声唱着只有我听得懂的歌,两个官差守在门口,唱了半边,不见王大锤出声,我说:“该你唱了!”王大锤惊讶地问:“凭什么?”“我没电了。”

王大锤无耐,大声起头《少年壮志不言愁》,反复就是一句“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原来卡带啊,我悄悄翻窗跑到室外,来到火车站,抓纽扣,本一赔十,一百个纽扣编序藏到口袋里,一次抓两颗,一大元,抓对8866993355,赔一百,生意出奇的好,不到一个时辰,赚个钵满盆满,我想如此坚持下去,不出半年,不就是个暴发户,我也可弄一个过过瘾。


两个官差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带着王大锤满世界找我。我把钱分一半给王大锤,王大锤高兴得合不拢嘴,“疯子,想不到你还有这种馊主意。”王大锤缠着我做了几次,钱向流水装进了腰包。我买好四张车票,丟两张给两个官差,“爱走不走,我还不想去呢。

正是来钱之际,王大锤当然不想走,两个官差背地里一翻商议,怏怏收拾行履,飞机是坐不成了,但票钱变现后可以装进自己的口袋里。王大锤本来就很不情愿,架不住我的坚持,一路唠唠叨叨,喋喋不休。坐上火车,我问王大锤,见过天女散花吗?王大锤说没有。我把钱掏出来,大把大把向窗外撒去,两个官差放下矜持的架子,猛把我按在座位上,用铁链子铐住我的双手,王大锤十分心痛地帮我整理身上剩下的钞票。望着窗外抢钱的人群,止不住,我放声大笑。



吃的、喝的,全包,一路王大锤无语,倒是两个官差,主动与我聊起了天气。一群俗人,看你们一眼,都是晦气。两个官差,稍胖一个叫柳一天,另一个瘦一点的叫钟强富,早年也是满怀赤子之心,立志造福一方百姓,几个回合下来,还是饭碗要紧。柳一天说:“网络时代,现在坏人太多,好事难办,好人难做,一不高兴就上网……”钟强富接嘴:“还上访!”

“譬如我。”我放声大笑。钟强富十分尴尬,笑了笑,帮我打开手铐。



       阅读全文,请点击:https://www.clzg.cn/article/17149.html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糊涂老马 0

拜读了,学习中,很精彩!感受才情里……

07月26日 20:00

相忘于江湖 1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07月24日 15:5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