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十四章

  明德小学沿街栅栏内种着植物,用于隔开学校和街道。二号教学楼的一侧就处于临街的位置,在二楼以上往外看,整个街道的风景都尽收眼底。


  第五楼的女厕所里寂静无声,正是上课的时候,似乎不会有人来到这里。突然间,一股阴嗖嗖的旋风从楼道吹进,直逼到窗户。


  风汇聚成一个小小的身影,李建玲的身体从透明状态脱离出来,腮边的黑色纹身涌出一股邪气。她站在窗边,透过防盗网观察着路面。出于安全起见,学校的窗户外都加装防盗网,以免调皮的孩子意外坠楼。李建玲很快锁定了一名穿过马路的年轻男人,他正是刚刚离开学校的那位“王老师亲戚”。


  “既然你那么喜欢你姐,就送你去见他!”李建玲正抬手给出致命一击,却被人从后面死死拽住。她反手召射出一柄黑色剑气,一枚白色火球扑面而来,击中悬浮在上方的剑气。黑烟散去,站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孙东东,脸上几道白色纹身在闪着白光。


  李建玲低声怒斥道:“你有病啊?”


  “你怎么确定他真是王胜雪弟弟?”孙东东走到窗边,目标男子已经走到了公交车站台上。


  “反正是贩毒的,杀一个和一百个都没有区别!”李建玲白了他一眼。


  “亏你好意思守护这里,那个男人是不是人都看不出来?”


  被孙东东如此反问,李建玲顿时火冒三丈,随手在防盗窗上划过,几道火花崩出,钢筋瞬间断开。她怒视着孙东东,喝到:“你什么意思?”


  “区分目标是什么属性是我的专业能力。此人虽然做了伪装,但散发出的波长和正常人依然有差别。我猜他很大概率是个妖怪,或者是人造人之类的东西。”


  “妖怪?”李建玲眉头一皱:“妖怪来这里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很显然有人想借王胜雪家做文章。”


  一辆公交车从远处驶来,停在红绿灯下,乘客纷纷挤向站台前方,准备上车。那个男人也站了起来,跟在队伍后面。


  “是人是鬼,我有的是办法查清。”


  李建玲伸出右手,一团漆黑的半流质从掌心部位渗出,依托着皮肤立成锥形。孙东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结晶体,问道:“这是什么?”


  “你等着看好了。”


  那结晶长到大约5厘米长的尺寸,李建玲一把扯下,对着公交车站台掷了出去。无形的气劲吹在孙东东身上,仿佛有人在用扇子突然狠狠扇了一道。几乎同一时间,站台上的目标男人捂着左臂,弯下腰,表情很痛苦。他转来转去想找出袭击者,但附近行人匆匆,没有人理会。公交车呼啸着开进站台,乘客一拥而上,男人被人群夹着上了公交车。


  “他走了?”孙东东不解地看向李建玲。


  “走不了多远,不出三天,我留在他体内的黑血就会腐蚀掉整个身体。假如他真是某人派来的奸细,一定会带我找到指使的人。不是的话……算他倒霉。”李建玲阴险地笑了笑,脸上的黑色纹身很快退去,又恢复了原本纯净的脸蛋。


  孙东东目送着公交车开往下一个街口,问:“等下,你难道从来没有和你们自己的妖怪接触过吗?”


  “没有那个必要。倒是你,别以为靠着这样就能跟我套近乎。”李建玲不屑道。


  厕所外传来吵闹的谈话声,有几个成年人正朝着厕所方向走来。


  “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火龙果?”一个年轻的女老师语气中透着兴奋。


  “你看你一嘴的火龙果。哎,刚才不小心把石榴汁洒在裤子上了,你们谁有肥皂借我搓搓。”另一个女老师回应道。


  “你们快点啊,马上就上第四节课了!”这次说话的是一个男老师。


  “知道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三米,两米,一米……李建玲转头对孙东东叮嘱道:“你一个男的在女厕所会被发现的,我去把他们引开,你找机会出去。”


  “你还真替我着想,我们一起出去。”


  “别多想,我只是不想让你妨碍我。”


  孙东东不由分说拉起李建玲的手,打了个响指,拽着她就往外面走。刚走过两个隔间的距离,三个女老师就从走廊上冲进水池边,拧开龙头,使劲清洗着手上和衣服上的斑点。


  “早知道不吃那么多了……”一个20多岁模样的女子看向镜子,嘴唇不知什么原因红了一圈。


  “不多吃点怎么对得起这些家长好意呢?你说是吧,佳琪?”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子笑嘻嘻地着,用肥皂使劲揉搓着衬衣衣袖。


  三名女老师兴高采烈地交谈着水果的事情,完全对身后两个孩子熟视无睹。她们还转过身好几次,眼神从孙东东身上划过,可毫无反应。


  李建玲感觉到了不对劲,看向镜子的时候,她愣住了。巨大的镜子中只有三个成年人的身影,而自己距离她们不过两三米的位置,但在镜子里什么都没有。


  “你做了什么?”李建玲狐疑地看向孙东东。


  “你没听说过光线折射吗?”孙东东神秘地笑了笑:“你们应该会类似法术的人吧?”


  “少废话。快走!”


  有了屏障的保护,两人溜出女厕所,一口气冲下四楼。走廊里都是郎朗读书声,门牌上清一色写着五年级。


  “我要回去了,你最好也快点回去。”


  李建玲甩开孙东东的手,一瘸一拐地走出屏障,挪腾到标着五(二)班的门口。


  “报告老师,我回来了。”看着李建玲那柔软的语气和神态,娇羞中透着可爱,孙东东简直无法和刚才那个杀气肆意的脸联系到一起。


  “哼,女人!”


  孙东东摇了摇头,向着二楼走去,请假的时间也快到了。


  四十分钟后,大场市北。


  钱飞撞开房门,冲进来又是一脚把门踢回原位。他捂着手臂走到电视机柜前,终于有机会卷起袖子。从登上公交车前一分钟起,手臂被某个锐器狠狠划了一下,疼了一路。可周围没有任何凶器,根本不知道是谁干的。


  把袖子挽到肘部,小臂外侧出现一道醒目的黑色伤口,大约有五厘米长,并不深。手臂隐隐作痛,和这种长度的伤口并不相符。再看看衣服,根本没有通洞的样子。


  钱飞从柜子里取出酒精和棉球,打算先做一次消毒。


  “喂,你怎么受伤了?”玉兰的声音冷不丁在身后响起,钱飞吓得从地上窜了起来。


  那女子整个裹在洁白的浴巾中,半干的黑色秀发自然垂下,水滴从无瑕如玉的肩膀两侧滑落,宛如刚洗净的莲藕一般洁白。


  “玉兰姐,你怎么会在这里?”钱飞不敢直视女子的面容。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你们那个浴室挺好用的。”玉兰面色凝重,盯着钱飞手臂上的伤口问道:“你的手臂怎么回事?”


  钱飞缩回手臂,别在身后,辩解道:“一点小伤。”


  “小个屁!拿出来!”


  钱飞被这一吼,不敢怠慢,只好怯生生地把手抬了起来。玉兰凑近嗅了嗅伤口附近,脸色为之一变:“是谁干的?”


  “没有。我当时刚从学校出来,在等车时,手臂突然有种刺痛感。周围根本没人,你看衣服都没划破。”


  “没想到那么多年,还会有人用这种玩意杀人?”玉兰突然伸出舌头,从头到尾在伤口上狠狠舔了一下。钱飞毫无准备,只觉得手臂划过一阵温暖的感觉,刺痛感很快消失了。等他再次看向手臂外侧时,那里的皮肤眨眼间变得完好如初。


  钱飞大喜过望,不住地作揖道:“谢谢玉兰姐!谢谢,谢谢……”


  “算你运气好,不然最多过一个星期,你就会全身化成枯骨而死。”


  “玉兰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玉兰走到梳妆台前,取出一根棉签掏着耳朵,悠悠地说道:“你听过涿鹿大战吧?”


  “听过,是炎黄二帝和蚩尤为了争夺统治权打仗。”


  “对。那场战争很惨烈,双方死伤众多。本身双方战死之人都有妖兽血统,加上天地之间阴暗力量的作用,化成了一种黑色近似于果冻的物质。不知是谁用发源地给这种东西取了个名字叫‘涿玉’。”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钱飞大惊道。


  “很正常,那段历史只有极少数妖怪知道。那东西会让方圆一公里寸草不生,妖界为了不危害自己的地盘,把涿玉几乎都封印起来了。但过去了那么久,封印难免会失效。”


  “玉兰姐接触过那东西吗?”


  “废话!”玉兰一脸嫌弃地说道,换了只耳朵继续掏:“那种恶心感我现在还记得。因为这东西实在太过于黑暗,天界也懒得去碰。”


  “为什么呢?”


  “你会用屎做炮弹吗?”玉兰看了一眼钱飞:“但没想到还会有谁把这东西挖出来当武器。”


  “会不会是人类?”


  “很有可能。”玉兰掏干净耳朵,抹了两把护肤乳在脸上:“人类从来不乏作死之辈。”


  “我找人问问看看。”


  “也行。”


  玉兰在梳妆台前打整完毕后,回头对钱飞叮嘱道:“你有空帮我收集一下大场市犯罪团伙的信息,越详细越好,我总觉得很多别有目的的人混了进来。”


  “没问题!”


  “我先回去了,记得下次多买点蛋糕给我。”


  还没来得及说“是”,玉兰转身掀起身上的浴巾扔向钱飞,整个脑袋刹那间被罩在白布下。他用力扯下头上的浴巾,梳妆台前已经空空如也。钱飞呆呆地望着房间,浴室里持续散出若有若无的热气,一切都如同做梦般。


  钱飞用力嗅了下浴巾表面,很奇怪,一丁点味道都没有,浴巾内部还是干的,就像从来没有人用过一样。


  “不愧是神仙姐姐……”钱飞再一次折服得五体投地,把浴巾裹成一团扔进浴室。


  时间刚过中午,明德小学办公室里却像放假了一般热闹。郑云龙从食堂回到办公室里,发现土特产和礼品已经堆成了山,隔壁休息室里堆放有各种尺寸的包装盒,贴满了写着老师名字的标签。坐在椅子上休息不超过十分钟,就有三个学生家长拎着礼物进来,往桌子上一撂,头也不回就走。


  郑云龙一点也不习惯这种送礼方式,想追出去把东西还给对方,却被同事喊住了。


  “郑老师,没必要追了,这些东西都收下吧。”


  “那怎么行?我得……”


  “这是明德小学的传统。”瘦瘦的男老师介绍道:“已经持续几年了,你知道的,这里的学生家庭状况大部分都不好,这些礼物是他们表达谢意的唯一方式。我们不收下的话就太不领情了。”


  “可是这么多礼品,我们怎么处理?”


  “不用着急,按照惯例,每个教师会留下自己的一部分,剩下的统一进行分配给学校其他职工,还有一些特别困难的孩子。”


  “那好吧。”


  郑云龙看着满屋子的东西,有自己手工做的贺卡,有从家乡寄来的火腿,还有从来没有见过的奇异食材。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社会的烟火气,明德小学居然在家长中拥有如此高的声望。


  “请问郑老师有空吗?”一名女老师敲门说道,郑云龙认出她是宿舍楼的管理员之一。


  “有的。你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明天就是教师节了。有两个孩子想特地祝你节日快乐。”


  “好,让他们进来吧。”


  女老师和蔼地冲着门外招了招手,喊道:“茆辛夷,上官刈竹,你们可以进来了。”


  “果然是两个缠人的小家伙!”


  郑云龙刚回过神来,上官刈竹第一个撞进怀里,虽然女孩身躯娇小,可冲击力不亚于小型沙袋。


  “郑老师好!我给你糖。”上官刈竹又抓起一把糖塞进郑云龙裤兜里。


  “好好好。谢谢你们了。”


  “郑老师,教,教,si,节快乐。”


  上官刈竹努力地组织着语言,却始终发不清楚si和shi的音节。郑云龙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别急,你的糖我就收下了。”


  “喂,该轮到我了!”


  门口传来茆辛夷那奶声奶气的呵斥声,郑云龙暗暗叫苦,自己遇上麻烦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2335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