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力牧疑陵4 第十六章

是一颗眼球!
而且是会动的眼球!
我还没有叫出声,整个主厅忽然开始发出震动。
二胖急的大吼:“陈思瑜!你小子丫又乱碰什么东西了?!”
我表示很委屈:“我什么也没碰!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就是看到这日冕下面有东西!”
我还话音未落,距离我咫尺之近的日冕突然开始自行转动。
随即我看到沿着日冕底座的缝隙,缓缓托起一个长方形的平台。
上端是日冕,而下面长方形的平台像是其独立的基座,但又像一个石棺。
“我类个乖乖,学弟,请问你是属柯南的吗?但凡有你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惊喜和刺激啊。”刘飒都愣了。
“......”而我面对他这么犀利的吐槽竟然无言以对,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可能是天选之子了。
柯南是到哪哪死人,我是到哪哪有死尸。
我们仨围着石棺转了好几圈,基本上确定这日冕只是个幌子,或者说日冕本身就是机关。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触发的机关,总之就是阴差阳错的让日冕下的石棺浮出了水面。
石棺上刻有很多我们辨认不出来的铭文。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诡异的“文字”,无论是从象声字、形声字还是甲骨文、金文,都很难猜出来铭文所写的内容,就算是往外国的古文字方面联想,也根本找不出来相近的文字体系。
乍一看这些铭文就好像某只野兽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用爪子在石棺上挠出来的一样。
但是经过比较,我又不得不承认,这些“文字”的书写规律和我之前看到过的力牧陵中的文字书写规律是一样的。
根据铭文的雕刻程度和变化基本可以判断,这上面一定是刻意为之,或者说是下葬石棺中的墓主时在石棺上刻下的。
我越来越好奇这石棺的主人是谁了,以及石棺上文字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不咱开棺看看?”二胖比我还跃跃欲试。
“你想干嘛?我可告诉你,二胖,这墓里的东西你都不许动!”我警告二胖,听他跟我说起乌角道的历史,我就回想起黄巾军三兄弟曾经有过盗取皇陵的野史,只怕二胖继承老祖宗不安分的基因。
“你丫想什么呢!我只是在想这石棺这么神秘,说不定阵书就在这里面。要真是这样,我们不就不用铤而走险,往二号墓深入了么!”
听她这么说,好像也确实有道理。
刘飒这会儿不知在看些什么,一直不说话,他来回绕着石棺转圈圈,好像是在看石棺上的字。
“学长你能看懂这上面的字?”
“略懂略懂。”刘飒指着石棺上乱七八糟的铭文说,“你们看不懂很正常,这些是姬家祖上就传下来的密文,只有姬家能看懂。我哥以前跟那个神秘兮兮的姬家打过交道,有一份姬氏密文的拓本,只是那拓本上的字也不是很全,所以我只能看懂一小部分。”
“这上面说的什么?”
我和二胖都很好奇。
但刘飒脸色却不是很好,他犹豫了一会儿,才一字一顿地说:“上面写着,此中有蛊,开棺者死。”
“吓唬谁呢!丫把话写这么明显,肯定是心虚。你看我给你开开。”二胖撸胳膊挽袖子从行囊里拿出撬棍准备开棺。
“等下,万一里面真有蛊虫呢!”我拉住胖子。
这一路我经历了无数次生生死死,以至于有点神经质了,在这种鬼气森森的地方,正常人的反应都应该是选择不去作死。
听了我的话,二胖停下了动作。他想了半天,又从包里拿出一沓裁剪好的长条黄表纸和朱砂,他就地而坐,拿起朱砂在黄表纸上写写画画,口中念念有词,最后他停笔,拿出水平喝下一口水,却没咽下去,含在嘴里冲着黄表纸噗地喷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他有特殊技巧还是黄表纸质量足够好,一口水喷上去,纸居然一点湿的迹象也没有。
如此他重复了很多次,并把经过这一套工序画好的符纸排在地上,按八卦的方位分别摆在我们的外围,和石棺的四角。
我和刘飒站在石棺旁边看着,那感觉就像是孙猴子在外面用符纸摆了个圈,然后告诉唐僧,你别出圈,出圈就没有WIFI了。
做完这一切,二胖在手心啐了两口吐沫,一手拿一根撬棍,一副要大杀四方的样子:“这下就万无一失了,这是我们乌角道秘传的符咒,能防各种妖魔邪祟,毒虫精怪,别说是蛊虫了,就是蛊娘我也给她撂倒!”
“请问这位大侠,刚用来喷符纸的水请问是敌敌畏么,还能防蛊虫?”刘飒也无语了,拽着我走远一点,“要开棺你自己开,我们不参与,回头以破坏文物罪把你逮捕了,也不管我俩事。”
“怂包。”二胖白了我们两个一眼,然后把撬棍的细柄切入石棺的缝隙。
在插入缝隙的一瞬间,我好像听见石棺内有异响,咕噜噜咕噜噜,就像有人肚子饿了在叫,又像是某种虫鸣。
犹豫再三我还是觉得要阻止二胖:“不行!二胖,你不能开棺!就算要开,也得等江教授和尚青云他们来了再说,你对这些事情都不够了解!”
我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二胖一使劲,嗨地一声,石棺的棺盖吱呀呀被翘了起来。
我心里暗叫不好!
二胖此时已经把棺盖打开,并将其推到一边。
他整个上半身都探入了石棺内,状态是在东张西望,应该是在找开启海眼龙宫的阵书。
但是他找着找着,突然不动了,我看到二胖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保持一个像石棺内探头的动作,却一动也不动。
“怎么啦?看见什么啦?是不是看到千年不腐的美丽女尸,走不动道啦?”刘飒笑兮兮地嘲笑他。
但二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我们两个相视一眼,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二胖!你怎么了?说话!”我和刘飒学长一边叫着二胖,一边就要走上顶层台阶,到石棺那里去看看具体情况。
但当我们刚刚走上最顶层的台阶,就看见二胖的后背在痉挛抽搐。
我们马上意识到是出事了,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往石棺方向跑,跑着跑着,我们愣住了.....
我看见,在二胖的脑袋上缠着如干枯的藤蔓一般苍白的手,每根手指都奇长无比,仿佛是在手臂之上又分出了五条手臂一样。
在我们愣神的时候,那只缠住二胖脑袋的手动了,它把二胖的脑袋狠狠压进棺材里,然后那根手臂的主人借势从石棺中缓缓坐了起来。
这一次,我真真正正看到了鬼手主人的真面目。
那已经完全不能说是人了。
简直就是人形的怪物。
苍白的表色其实根本不是他的皮肤,而是这家伙的毛色,大概是因为之前在洞窟中光线阴暗,它又是飘在水中我没看清。
又或者我看到的根本就不是这怪物的真身,总而言之它绝不是人类。
浑圆的脑袋,没有下巴,尖尖的鼻嘴,七八颗像利刃一样的獠牙顺着黑色嘴唇延展出来,明晃晃如刀子。
一对如弯月般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在笑,可是在厚实的眼睑下,我却看见了血红色、凶光毕露的瞳孔。
它没有动物那样的耳朵,反而耳朵像人一样长在头的两侧。
身上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可是接上那狼或者说狐狸一般的头颅就觉得异常恐怖和违和。
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这怪物的四肢,不,应该是六肢。
我甚至根本不能分辨出哪个是它的腿,哪个是它的手。每个肢体都十分修长且枯瘦,如干枯的藤蔓,包括手腿在内总共有六条肢干,每条肢体末端的手指或者说脚趾又如细长的四肢,在其末端又继续分叉。
以至于这怪物依靠这些诡异的驱赶站立在地面上,异常高大,简直就像是一只章鱼和树根的杂合体。
这难想象那石棺里居然能容纳下这种庞大的怪物。
“二胖!二胖!”我和刘飒不敢靠近,只能在远处呼唤。
那怪物也不靠近我们,我们就如此对峙着。
过了一会儿,二胖从石棺里爬了出来,他哀嚎着在地上胡乱打滚,就像被跳蚤咬了的猴子。
时不时他还从身上摘下一只只黑色的小虫,然后一边踩死一边抖动。
我一眼看清楚,那些小虫全都是在第三层遇见的解虫的幼虫。
“哎哟哟,哎哟哟,我靠,要死老子了。没事,哥还活着!”他把身上的解虫幼虫摘干净以后,从放在石棺旁边的暴力抄出一把工兵铲,然后另一只手从工装裤里拔出军刀,“原来是个怪物,我TM砍死你!”
我和刘飒一对眼神,我也抄起工铲冲了上去,我和二胖对着那怪物叮咣五四一顿输出,可每一次都感觉好像打在了海绵上,软趴趴的,没有任何实感。
我们两个停手去看,发现那怪物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咯咯咯。”那怪物见我们停手,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再然后咯咯声又转变成了咕噜噜的虫鸣声。
“让开,让开。”
身后传来刘飒学长的声音,我突然发现他居然没跟我一起上!
我和二胖同时回头看刘飒,发现他一手拿着一把通体亮银色的手枪!


我和二胖都傻了。
大人,时代变了啊。
刘飒学长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一抖他的外套,举着手枪扣动扳机,简直就是发哥降临。
砰砰砰砰砰,枪口火焰咆哮,声音响彻墓室。
那怪物被枪子打的连连后撤,最后直接滚下了台阶。
我和二胖都给刘飒伸大拇指点赞。
牛!服了!
“我去,你丫哪来的手枪?”
刘飒一挑眉,得意洋洋地说:“我以前出国留学过,可是有持枪证的。”
“谁有手电?看看那东西死了没有?”我打开手中的手电筒照亮阶梯下面。
那下面根本空无一物!
我们三个基本一阵发凉,甚至感觉那东西就在我们身后!
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慢慢回头,余光中,我看到一颗浑圆的眼球,在我背后咕噜噜地转。
“我去!”
刘飒学长转身就是一枪,正爆在眼球上,啪地一声血浆溅了我一脸。
我差点要把隔夜饭吐出来。
“你妹的!刘飒,你就不能等我们跑远点再开枪?呕,还一副臭味,太恶心了!”二胖一边擦脸一边抱怨。
但那个被打爆眼珠的家伙显然没这么容易挂掉,那东西完全无视疼痛,张牙舞爪地扑过来。
刘飒一把推开我和二胖,双枪怒号,砰砰砰打爆了那家伙的脑袋。
等它倒地我才看清楚,那是一具活尸。
正在我们以为能喘口气休息一下的时候,之前那怪异的咕噜噜声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我们。
我用手电照亮台阶之下,发现不知道从哪里涌进来数不清的活尸!
难不成刚刚那怪物摇人去了?
刘飒把我和二胖护在身后,举着双枪对准那些活尸的脑袋一枪一个,宛如神兵天降。
可惜,刘飒学长枪法再准也寡不敌众。
想必他也只是觉得带手枪防身,不会遇到什么特别的情况,并且手枪毕竟弹夹容量小,也不是机关枪。
在打爆第二十八只活尸之后,我们终于弹尽粮绝。
看着手枪只能咔嚓咔嚓干响,刘飒叹了口气,他把手枪揣进了腰带下的枪托里:“唉,怎么说也是老东西了。朋友的遗物,我也不好随便乱丢,不过这东西关键时刻掉链子让我有点火大......”
说着刘飒学长拉开步伐,左手握拳在腰间,右手以肘部向前,整个人宛如绷紧待发的满弓。
我以前跟祖父练过两天武术,祖父教我武术跟别人教法不同,他从来不教我任何的花架子,而是以各种类型的武术跟我对打,教我如何拆招。
因此我除了学会祖父教我的两手武术以外,对其他拳种以及各流派的武术,甚至日本的古武术也都略有印象。
我认出了刘飒学长的架子,这是八极拳基础招式八极架。
八极拳全称“开门八极拳”,相传八极拳最早叫做巴子拳,是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所创,也有说法是是明末一号“癞”的云游高人所创,总之关于八极拳的来源众说纷纭。
这种拳法讲究至刚至猛、又刚柔并济,出招狠辣,素有“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之说”
上世纪三十年代,有位武术家叫做李书文,精通八极拳,曾以八极拳震慑国外那些嘲笑我们是东亚病夫的外国人。
只可惜现代人对于传统武术的偏见越来越重,很多人更愿意练习散打、跆拳道,也不愿意相信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
我也是很多年没有见过如此标准的八极架。
我、二胖和刘飒学长各守一面,眼看着十余只活尸张牙舞爪的扑上来,我不由得心里一颤。
而此时刘飒学长已经跟那些活尸面对面交手了,其中一只比较敏捷的活尸率先扑向了他。
刘飒架势一成,随着后脚微抬,他的姿势变了,整个人恍如利箭在弦。
在活尸扑进前的一刹那,刘飒抬起的脚落地有声,同时口中叱咤:“咦——哈!”
紧握腰间的拳头如飞矢一般,带着千万钧的力量崩山裂石般前冲而出。
那活尸在碰及拳头的一刹那,便如断弦的风筝倒飞出去。
而另一边,二胖更是勇猛无匹。他入伍多年,身经百战,一招一式都是在生与死的间隙里练出来的。
相比于刘飒的八极拳,二胖的出招几乎毫无章法,但每次出招却精准果决,期间还带有散打和军队搏击术的影子。
他被三两个活尸围攻,阵脚也丝毫不乱,在闪避活尸扑挠的同时,他迅速做出还击,两拳便把活尸的脑袋打的像拨浪鼓一样乱晃。
我看到有一只活尸抓紧他应对其他活尸的时机准备偷袭,结果还没动作,就被二胖一个扫腿,踢下了台阶。
我忽然意识到,那只活尸居然懂得偷袭?
难道这些活尸都是有智慧或者说有意识的?还是说它们是被操纵指挥的?
现实并没有留给我思考这些的时间,很快我这一面也有活尸涌了上来。
尽管刘飒和二胖看起来游刃有余,可我却没信心能对付那些活尸。
毕竟因为三尖山发生的事情,我离开老家以后便再也没见过祖父,他教我练武的方法我也早已生疏。
大学时期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久不锻炼别说是武术,就连体能也大不如前了。
我很想后退,找个地方躲起来。
但当我看向周围,发现刘飒和二胖那一面活尸越来越多。
他们把最好的最轻松的阵地留给了,我绝不能退缩,不能让他们失望!
活尸已经近前。
我别无选择。
刘飒有八极拳。
二胖有军用搏击术。
那我呢?
我有什么?
我有勇气?
开玩笑,你以为这是热血动漫,你有勇气你最大吗?
我还是很害怕。
看着那面目狰狞的活尸,我害怕。
我没有自信,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
我的腿在发抖......
“喂!学弟~别紧张,自信点,你是最棒的~上吧!皮卡丘!”刘飒学长一拳打飞一只活尸,期间还不忘替我加油。
可是我仍然想不起来,无法记忆,我太久没有练习了,那些招式早就随着我的童年,随着妮子的失踪消失在过去了。
我觉得我做不到.....
“TMD,咸鱼,你是不知道我小时候多羡慕你有那么一个祖父。嘿!”二胖突然说起没头没脑的话,“你都不知道你祖父有多大名气,那可是武当山的大佬啊!你说你丫有那么好的条件,都不好好学!仔细想想!武当山什么最有名!”
武当山什么最有名?
太极?
但我记忆里好像祖父教我的完全不像太极拳。
只是依稀记得他跟我说,所谓武重意不重形,人法地、迪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只有心归自然,返璞归真,才是真正学会了他教给我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
我又想起来,他教我如何见招拆招,每次哪怕用的是同一个招式,我总是防不住。
那时候他总会严肃的跟我说,我没学会变通。
我还在犹豫,但活尸不会给我回忆杀的时间。
它已经来了!
它就在我的面前!
它举起了那森森的直爪!
我已经别无选择!
变通
变通?
那一瞬间我眼前的仿佛不是活尸,而是陪我喂招的祖父,我看到他抬手向我攻来。
我忽然想了起来该如何应对。
我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身体做出了反应。
我侧身避开活尸的一扑,顺势右手握住它的手臂,左手前探,只在刹那之间用寸劲一推。
这一式是太极拳十三式的“单鞭救主”。
听得咔嚓一声,那活尸的右臂便被我活生生的卸了下来。
“干得漂亮!”
我仍然不敢放松,提膝弹腿,将失去右臂的活尸一脚踢下台阶。
活尸顺着石阶滚了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台阶边缘很锋利,那活尸滚下去之后血肉模糊。
顺着腐烂的肉身,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黑色虫子四散逃离。
这一下,我顿时有了信心。面对一个接一个扑上来的活尸,我竭力回想当初祖父教我如何应对,见招拆招。
第二只扑上来的活尸,似乎是看准了我如何队伍前一只的,于是直接奔我腰部来。
我以右脚作为支点,整个人像陀螺一样旋转,正好避开活尸,然后按祖父教我的一招顺水推舟,借力打力直接把扑上来的活尸推向另一边的石阶。
那活尸无法抗拒惯性,摔下石阶。
这一次我看到那群解虫爬向了另一个方向,随即那边就有一个活尸出现。
我立刻明白了这其中奥秘,这些根本不是什么尸变造成的活尸。
而是因为解虫操纵,所以才会袭击我们。
我想起日冕上记录的有关于力牧与欧丝国的故事,难道说刚刚我们所看见的那个人兽头的怪物是为力牧守陵的亲信?
回想起之前在欧丝国的地窖,那些解虫似乎很惧怕我手上的黑疤。
刚刚我只是一推,就轻易把活尸的胳膊卸了下来,难道说也是因为我左手上的黑疤?
正好又有一只活尸向我发起攻击,这次我可以借机试验一下。
我以一招太乙拳的拨云见日,弹开了活尸的双臂,然后回以直拳,正中活尸的胸口。
在击中活尸胸口那一小段时间里,我明显感受到它的变化。
原本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活动,但在被我打中之后,我清楚感受到那一处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逃开了,随即活尸的胸口便内陷出一个洞。
原来如此!
“你们快过来,我有办法对付这些活尸了!”
听到我喊话,二胖和刘飒向我这边靠拢,我也向后退,我们三个在石棺跟前汇合,后背靠在一起,共同面对将我们团团围住的活尸。
这次我选择张开手掌,露出那块黑疤,果不其然那些活尸见到黑疤之后就不再靠近了。
“哟,学弟。深藏不露啊,你还有这法宝呢?”
“学长,拜托你别说风凉话了。虽然能解一时之围,但是咱们怎么逃出去?”
“等会!”二胖突然发声。
“怎么了?”我和刘飒异口同声。
“我靠,我之前怎么没发现!这里有个洞!”二胖兴奋道,“咱们可以从这里跳下去。”
“别闹了,还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呢!”我反驳。
“总比现在这情况好,咸鱼,就拜托你撑着了。我说那谁,咱俩先跳!”
“什么那谁!刘飒!记住没?你先跳,你肉厚,下面垫着我,赶紧的!”
“行!那我先来!走你!”
我听见身后扑通一声。
刘飒探头下去看:“我说张二胖,下面什么情况啊?”
没人回应。
我跟刘飒对视一眼,刘飒一沉气:“下去看看。”
我点点头,见刘飒跳了下去,我也一翻身跳进石棺里的洞。
这里果然有个洞,看下面好像还有水。
这样我就不担心了,起码摔不死。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体验失重了,短暂的失重之后,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像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
心说完了!下面不会是福尔马林吧!那可有剧毒啊!
我还没慨叹完,就感觉到水浪排在自己的脸上。
睁眼看去。
我看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72230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