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hool 第十五章

  郑云龙没辙了,只好把上官刈竹放下,起身走向茆辛夷。小姑娘一点都没含糊,张开双臂亲热地喊道:“老公抱我。”


  “好好好,就抱你一次。”


  虽然只是个一年级的小女孩,体重也有了几十公斤,郑云龙不敢有闪失,小心翼翼抬着两边的咯吱窝抱起来。


  “老公,人家最喜欢你了···”茆辛夷顺势就把小脸蛋贴在郑云龙身上。


  “诶诶诶,别闹。”


  “今天教师节,本王没别的东西送你。”茆辛夷忽然狡黠地盯着郑云龙的一双眼睛说道:“就送你这个吧。”


  “什么?”


  郑云龙还在愣神,小女孩就把脸亲了上来,和他来了个嘴对嘴。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丢了,郑云龙顿时又气又羞,但又不敢贸然放手。


  “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嘻嘻嘻嘻……”全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茆辛夷居然恬不知耻笑了起来。


  “你……你……”郑云龙把茆辛夷往地上一放,使劲擦着嘴唇,怪异的温热感久久不肯散去。一旁的茆辛夷看到郑云龙窘态,更是肆无忌惮大笑起来。


  “你这孩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随着一声呵斥,严校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附近,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她一把拽过还在傻笑的茆辛夷,伸出巴掌对着女孩的臀部狠狠抡了几下。茆辛夷先是一愣,紧接着放声大哭。宛如吹响的唢呐,周遭的老师们纷纷停止谈话,侧过脸来。


  “哇!哇!”


  小女孩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反倒让郑云龙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便悄悄对校长说道:“校长,我没事。小孩子闹着玩呢……”


  “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问题。”严校长怒视着嚎啕大哭的小女孩,让一名女老师先行把她抱走,又气又心疼地对郑云龙解释着:“茆辛夷在孩子里的影响力太大了。要是不让她分清男女之间的界限,会让很多孩子学坏的!”


  “啊?有这么严重吗?”


  严校长的话不无道理,即便茆辛夷再有心里问题,但千万不能让其他孩子有样学样。教育完茆辛夷,严校长进到办公室里巡视了一番,对家长们送来的节日礼物进行拍照保存。


  “这次的礼物比以往要多,请各位多花点时间进行整理归档。另外,如果有家长送活禽的话,一定要想办法劝回去。”


  “没问题,校长。表格我都准备好了,正在生成二维码,到时候谁领的扫一下就行。”


  “好,另外明天学校统一放假,你们一定要做好消防工作。我看礼品有不少含有酒精,尽量在下班前配送完。”


  那个瘦高的男老师举起手,嬉皮笑脸地说道:“校长,我想多拎两盒回去给家里人。”


  “行。但你别像上次一样,吹嘘是自己买的。”


  “好!”


  男老师屁颠屁颠地走进休息室,拎了两盒白酒出来塞进自己的办公室下面,然后在电脑录入自己的名字和领取数量。


  “这也要统计?”郑云龙不得不佩服严校长的管理方法,两盒加起来不过100块的白酒也要记录在案。


  交代完毕节日礼品的发放问题,严校长把郑云龙拉到楼道角落里,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郑老师,这次送来节日礼品,你看中什么了尽管拿,学校能提供的保障只有这些了。”


  “不必了,我就一个人住。那些礼物还是送给更有需要的人吧。”


  “好吧。自从你来了以后,孩子们的情绪好转了很多。尤其是风筝小组的那五个……”


  一提起风筝,郑云龙马上想起了什么:“严校长,说起风筝,我想问一下之前队伍参赛时,还有哪些老师提供过帮助?”


  严校长抬头努力回想了一回,答道:“王胜雪老师是负责生活方面的,还有一位叫唐铭的男老师可以说是队伍的主心骨,是他不辞辛苦协调了五个孩子的关系,把他们凝聚成了一个团体。你今天怎么会问起这个?”


  “我一直都想问,只是之前没时间,我在展览室只看到学生的合影,却没有老师的。那唐老师后来去哪了?”


  “他一个亲戚在外省开了家公司,想让他去帮忙。”谈及此事,严校长背过身去,语气中带着些许忧愁:“那个亲戚因为对他有恩,我们也不好拒绝。”


  “是嘛……那唐老师在学校待了多久?”


  “三个月。”严校长转过身,摘下眼镜,吹了两口气又戴上。


  “这也太短了。”


  “对。可是他带给了学生们前进的动力。郑老师,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多待些日子?”


  “我一定会的。”郑云龙发誓道。


  “那谢谢你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你也去休息一会吧。哦对了,最近肺部还疼吗?”


  “没事,我运动时会多加注意的。”


  “好。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直接找薛主任或者我。”


  “谢谢校长关心。”


  送走严校长,郑云龙回到办公室,中间桌子上多了几瓶捆扎严实的塑料瓶。瓶子里用油浸者类似菌子的食物,由于光线原因呈深色。


  “郑老师,你来得真好,快过来尝尝油炸鸡枞。”


  “鸡枞?”郑云龙在野外训练时听过这种食用菌,是一种长在西南地区的特有菌种,可惜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亲口尝上一次。


  “对对对,有个学生家长专门从云南寄过来的。”


  一位老师找来干净的空碗,打开其中一瓶倒进碗里,又取来几双一次性筷子,每个人发了副。郑云龙从油中夹起两根鸡枞,带着油滴放进嘴里。一股特有的鲜香顿时溢满整个口腔,经过蒸煮后的菌体更有一种嚼劲。那些长在大棚里的人造菌类完全不具备如此鲜嫩口感。郑云龙细细品着,实在舍不得咽下去,口中那股鲜味始终萦绕在舌尖上。等再一看碗里,已经被夹得差不多了,旁边几个人都争先恐后往嘴里塞,油都流到了手上。


  “你们吃慢点,给郑老师留两块!”


  郑云龙趁机夹起油中最后三根鸡枞放进嘴里,慢慢品着。


  “一会大家一人分一瓶,怎么样?”


  “好!”众人异口同声说道,郑云龙却婉言谢绝:“我就不用了,不太习惯吃这么油的东西。”


  “真的不要?”老师们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真不要了。”


  “好。那你可别后悔啊。”


  老师们一拥而上,箱子里眨眼间就被搬空。


  第二天是教师节,今天的课程下午三点半就结束了。为了庆祝专属节日,老师们十分准时地离开了学校。郑云龙很快回到小区里,房间里照常空无一人。他收拾好东西,端了杯水坐在沙发上。新生活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郑云龙开始思索如何和同事们拉近关系,这段时间倒是认识了几个很有趣的人。


  “我要不要约几个出去吃饭呢?”郑云龙又犹豫了,自己这种滴酒不沾,只烟不抽的人,很容易把气氛搞僵。


  “算了,还是再过两周吧……”


  郑云龙喝下一杯水,休息了一会,胃里突然翻腾起来。


  “食物中毒?”他几步冲到厕所,对着马桶一阵发泄,连午饭都吐了出来。


  等他抬起头时,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五彩斑斓的颜色,吹着笛子的小人嬉笑着从眼前飞过。伸手一抓,什么也没抓到,再一看,小人又飞到了远处。郑云龙不服气,又往前跨步,脑袋在门上撞了一下,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暂时清醒了。


  “难道真是中毒了?”


  想起下午在办公室吃的那些凉拌鸡枞,郑云龙顿感不妙。他跌跌撞撞地走进卧室,想找个好好躺一下。谁知脑门一碰上枕头,眼前突然发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就在郑云龙沉浸在梦乡中不久之后,大场市也逐渐进入了夜晚。


  市区西南方向,靠近三环的位置是一片山区,葱郁的树林下是成片的别墅区。这里不仅是上层人士首选的居住地,也是他们进行各种社交活动的隐秘地点。一条仅供两辆车并行的公路从高速路旁岔开,静静延伸到山间。如果不是特地观察,坐在车上的人很容易错过这个出口。


  沿着小路驶入山区后大约四公里,道路会从土路变成柏油路。两边布置有大量摄像头,全天候监视着道路上的所有过往车辆。行驶到半山腰的位置,双向横杆封锁了整条道路。统一制服的保安对来往车辆进行盘查备案,事无巨细登记在本子上。岗哨旁醒目位置布置着一人高的展板,提示道:私人会所,非请勿入。


  岗哨后方立着一座牌坊,仿照古代风格涂着厚重的红漆,上书“觀雲山莊”四个繁体字,特地从右往左写,看上去十分别致。


  驶过牌坊,来客才能见到山庄内的真实模样,专职保安负责把车辆引到到合适的停车位上。乘客下车后,会有身着西装的服务人员带领去往预定好的房间。这里从来不接受临时客人,需要提前至少一天预定。倘若遇到某些特殊活动,会把整个场子包下来。


  山庄中心是一栋二层楼高的餐厅,特地用了仿古风格打造。围绕着餐厅修建有住宿区,游泳池,网球场,室内体育馆,想要享受这些服务,不仅有钱,还需要人脉。


  餐厅二楼是专供VIP客人的包间,每间最大能容纳十名客人,房间墙壁加固过,能很好保护客人隐私。时间过了晚上八点,餐厅其他区域都陷入沉寂,唯独标着“听涛楼”的客房灯火通明。透过门缝,里面陆续飘出划拳声,谈笑声,服务员们搬进去一盘盘佳肴,又把成山的空盘子端出来。


  酒桌上总共九名客人,三女六男,最年轻的也有30多岁。几个人不停地交杯换盏,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酒气。


  “朱老板,我敬你一杯!”一个年逾五旬,英气逼人的中年男人面带红润,对着斜前方的一个较为年轻,体态匀称的晚辈举起酒杯。


  “谢谢高总,我干了!”年轻男人步履不稳站起来,一口喝干净了杯中的白酒,又很快满上。


  “现在我代表昭明集团宣布,接下来举办的大场市拳击表演赛全权由KLU俱乐部承办,大家恭喜朱总!”


  男人率先鼓起了掌,酒桌上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拍手,包间里掌声大作。


  “谢谢各位厚爱,我,我代表俱乐部再敬大家一杯!”年轻男人豪爽得端起酒杯,当着八双眼睛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倒过来,表示自己已经全部喝光了。


  众人又是拍手叫好,其中一名打扮入时的太太问道:“朱老板,你到底是怎么摆平曹教练的那件事?”


  听到女子如此说道,酒桌上所有人同时看向姓朱的男人。


  “这里也没外人,我就不遮遮掩掩了。”借着酒劲,男人挺直腰板,半醉半醒地谈了起来:“其实嘛很简单,就一个字,钱。你们猜我给了姓曹的家人多少?20万。还别嫌多,曹教练的小舅子没工作,我又花了不少钱把他安排进了昭明集团当司机。还有曹教练的孩子,也被我送进了贵族学校。前前后后加在一起,相当于俱乐部半年利润,但我,我觉得值……嗝。”


  “我就欣赏朱总这种手段,在大场市想要混出个名堂,靠钱是不够的,更要靠脑子。”高总缓了口气,喜滋滋地说道:“明天就是教师节,昭明集团将会举办一次针对全市教师的慰问活动,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中年男人大手一挥,服务员便推着一瓶红酒从准备间走了出来。酒瓶乍一看和市面上卖的红酒没有区别,但瓶口软木塞做工精细,历经数十年不腐。


  “这是我特地从法国空运来的限量版拉菲,诞生于波尔多当地,窖藏超过200年。今晚特地邀请各位一同品尝。”


  众人把目光转向餐车上的酒瓶,尽管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但还是首次见到200年以上的高级红酒。


  服务员把餐车推到桌子旁,正准备取下上方的软木塞。一股怪异的风从窗外灌了进来,屋内空气顿时变得凉飕飕的。


  “那个谁,快去把窗户关上。”一个靠窗的男客人对服务员喊道。


  “是!”


  可服务员还没迈开脚步,一团黑雾就从窗外吹了进来,把餐桌上的酒瓶抬到搬空。在座的几个半醉之人还饶有兴致看着酒瓶,以为是山庄的魔术节目。


  黑雾消失了,一个幼小的女孩出现在餐桌旁,个子也就和椅子持平。她手里攥着酒瓶,脸上漆黑的纹身正冒着烟,虽然年龄不过四五年级的样子,可眼神中没有半点童稚,只有冷冰冰的杀意。


  “你,你是谁?”


  高总指着女孩吼道,手指不听使唤地发抖。


  “明德小学五年级二班学生,李建玲!”女孩冷冷地说道:“代号:宿铁!”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2678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