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而已

        每当八九月间,许多的孩子离开家开始新的求学路,看着朋友圈里一家家欢喜的送别场景,我都会想起三十年前,自己最初离开家入校前后的那些点点滴滴。

        录取通知书不仅是通知,也是到学校报到的依据。因为父母在教育系统工作,我还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之前,其实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录取情况了。可是,九月来了,身边的同学们打点着行装,陆陆续续的都走了,录取到同一所学校的高中同学九月一日也离家去学校报到上学了,我的录取通知书却依然不见踪影。还好,因为录取的学校是父母的母校,同系同专业,系主任是爸爸的学长,打电话一问,新生花名册上查到有名字学号,只是显示还未报到。老师说报到的截止时间是九月十日,如果超时就按照退学清理注销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或者就没有了继续学习深造的机会。每当想起这件事,我总是心怀庆幸。爸爸放下电话的当天,就离家到省城去了。我的录取通知书是爸爸带回家的,说是人工录取后通知书装信封时掉在了经办人员办公桌的夹缝里。历经惊险,还好,让我赶上了报到的最后期限。

        我是全班最后一个报名的学生。那个九月九日,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办完手续已是中午时分,送我入校的父母匆忙的帮我把行李搬进宿舍,就赶着回家了。家里还有上着高中初中的两个弟弟,三个多小时回程的路,如果顺利的话,可以在弟弟们放学之前到家。我没有表露出内心的依依不舍,却在他们离去的背影中觉得孤立无助。身边,放学回宿舍、去食堂打饭打开水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我推开一楼的宿舍门,宿舍里伊利哇啦的说话声戛然而止,我看见两两相对的四张高低床前拼凑在一起的大桌子旁坐着的七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她们停止了说话,停下了手里进餐的动作,七双眼睛非常一致的盯着推门而入的我。十天左右白天黑夜的相处,她们相互之间早已熟悉,并习惯了这个寝室里只有她们七个人,而我的突然出现,让她们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指指门后的上床说:我报到来晚了。脱了鞋爬上床,铺床单整理床铺挂蚊帐,我装作很专心的的样子。没有人跟我说话,她们又继续之前的吃饭喝水聊天。收拾停当后,我安静的躺在蚊帐里,这才有些落寞,觉得自己很多余。下午,有人说,我们上体育课去了。我在蚊帐里也没露脸,假装睡着了没搭理。因为手续没有办完,她们走后我又继续去办我的粮食关系,买饭菜票,等一切就绪,在九月下午三四点钟的骄阳下,这才觉得饥肠辘辘,我完美的错过了外出求学的第一顿午饭。

        据说打动了大家的,是体育课后回到宿舍每个人水杯里那一大杯温热的白开水,一口气喝干了各自杯中的水,十八九岁的她们,打内心里接受了我这个迟到的舍友。稔熟了以后说起初见的种种,长着大长腿高出我半个头的美女姐姐说,她是跟大家打了包票的,如果我可恶刻薄欺负人,她就是小个子姐妹们的骑士,负责打抱不平主张正义和收拾我。哈哈,还好我“识趣”,女英雄终是没有了用武之地,虽然那四年的时光中,大家相处偶有小摩擦小意见,但走远了回头时,记得的大多还是繁华热闹、花开满枝的景象。

        因为通知书的姗姗来迟,我与舍友们最初的相识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大家的天真善良,很快的我也就感受到了“新家”的温暖。又是九月,我颇有感慨的发文说:离家三十年。于是,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我的同学们就说到三十年前的一幕幕,有同学感慨:我们竟然都认识三十年了!于是,轻松愉悦间,在记忆里隔着岁月相望,那些最初的相识、陪伴的时光,面目依然清晰,场景一样感人。冷不丁的有佳人冒出来一句:三十而已!是啊,一念一世界,我们凭着初相遇时的美好,一路走来,相互鼓励彼此挂牵,不妥协不低头,真实地面对生活中各自的境遇。清风吹过树梢,你我仍在左右,相信前路漫漫,三十而已,这样,很好!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9月16日 20:0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