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消失的爱人

1、

    警察来敲门的时候,李伟正在做梦。他梦到孙丽变成了一条大蛇,缠在他身上,似乎还跟他说着什么。醒了李伟还想,她到底在说什么?敲门声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重。李伟气恼地问了一句,外面的人答说是警察,李伟以为是有人跟他开玩笑。下午四个多小时的高铁旅行,让李伟感到异常疲惫。外面的人催了好半天,后来还是客店的老板说了话,李伟才爬起来去开门。

 

    李伟住店的时候,老板跟他说,这里虽然小,但很安全。李伟点头,四下看,果然很小。居民区里的二楼,五间客房,离火车站也远,并没有多少客人。老板跟李伟的年纪差不多,却胖,一脸的肉,肚子把衣服顶起来,说话气喘吁吁。

 

    警察用手电照着李伟的脸,李伟有些不高兴。老板红着眼睛,嘴巴很勉强地咧咧,说,他们来看看。李伟疑惑地问,看什么?警察却不理会他的话,从李伟的身侧挤进房间。房间不大,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连椅子都没有。李伟问过,老板说,椅子坏了,拿去修理了。警察进了卫生间,出来才道,身份证。李伟想问,但看警察的脸色,也知道说什么都用。李伟把身份证递给警察,警察看着,又用手电筒照着李伟的脸,问,从哪里来?到这里做什么?李伟迟疑了一下,答了,又道,来旅游。这话让警察有些惊讶,接着忍不住笑起来,反问,旅游?这里有什么?你要来这里旅游?李伟不想跟他解释。警察盯着他,好半天才把身份证递还给李伟,也不说话,转身就走。老板凑到李伟耳边,说,对不住了,等会儿再跟你说。说完跟着警察一路而去。

 

    李伟坐在床上,再也睡不着。翻出手机,有微信。打开,是孙丽。孙丽问,为什么躲着我?你要我怎么办?你总得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吧,我厌倦了这样的日子。李伟放下手机,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个梦来。房间外面有些嘈杂,李伟听见一个住店的客人在吵,老板在劝着什么。

 

    第二天李伟起得很迟,出来,客店里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李伟走到前台,也不见老板,桌子上却燃了香,烟气袅袅。李伟抬头,看到前台后面墙上挂了一幅水墨山水,苍山、松柏,临的是古人的旧画。笔触有些僵硬,气蕴不足。李伟正看着,老板走过来,红着眼睛,一脸疲惫。

 

    李伟指着画问,这是你画的?老板笑笑,点头,敷衍道,随便画画,见笑。李伟点头,说,挺好的。老板随口问,客人也喜欢书画。李伟点点头,说,偶尔练练。老板眉头一扬,脸上泛起惊喜,说,想不到,不知客人练的什么字体?李伟说,瘦金体。老板脸上生动起来,说,难得!瘦金体难写得很,有空向客人讨教。李伟笑,点头,又转了话题,问,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刚刚才活泛起来的老板,脸又阴了下来,叹口气,道,说来惭愧,我老婆失踪了。李伟惊讶地看着老板。老板又道,半个月了,本来想自己找找,可实在找不到,只好报警了。李伟问,找到了?老板摇摇头,说,哪有那么容易!警察只说要帮着查。老板又叹了一口气,胖脸上满是沮丧。

 

    李伟安慰道,别着急,她可能很快就回来了。顿了一下,李伟又道,女人嘛,总有点小脾气。李伟笑笑,老板却摇头,没说话。李伟有些尴尬,人家的事,自己是不该多插嘴。李伟回头看看空荡荡的走廊,问,今天客人不多?老板说,都走了。本来人就少,警察来查房,什么也说不清了。

 

    两人正说话,一个年轻女孩端着一大盆衣服过来。老板指着女孩说,我老婆的妹妹,她今天过来帮忙,要是我不在,你有事就找她。女孩向李伟笑笑,明眸皓齿,盯着李伟的眼神很大胆。李伟笑着点点头。

 

2、

    小城不大,靠山临江。李伟穿过小街,没走多远就到了江边。雨季江水很脏,码头上靠着驳船,几个工人正在忙碌。一些孩子在江边的垃圾里翻找着什么。天气不好,要下雨的样子,空气里弥漫着湿漉漉的腐败的味道。李伟想给孙丽打个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她发微信,李伟问,你在哪里?孙丽却一直没回。

 

    李伟在大排档吃面的时候,有个算命的老头在他身边晃来晃去。大排档的早餐只有米粉,味道寡淡,吃的人也不多,老头大概是看准了李伟是外地人。老头凑过来问,要不要算一卦?说着手里惦着两个锈迹斑斑的铜钱。铜钱吸引了李伟的目光。李伟放下筷子,说,来吧。老头脸上欣喜,放下背着的布袋子,坐到李伟对面。老头将铜钱递给李伟,让李伟丢在桌子上。铜钱落在在桌子上,叮叮当当地响。连续三次。老头看了,一惊一乍地道,哎呀!这位老兄,你有一劫啊!

 

    李伟跟台长吵架的时候,周围围了很多人,都是来开会的部门头目。台长作势要打李伟时,李伟终于忍不住火冒三丈!台长的脾气跟他的年纪一样大,经常话不投机就把文件丟到下属的脸上,有一次找不到文件,顺手丟过去一个手机,差点把编导的眼睛打瞎。李伟吼道,今天我就不同意你的方案!有本事你把我开除了!

 

    其实周围拉架的人也不真的用力,他们心里积着对台长的怨恨,却不敢说出来。李伟的横当然有原因,有岳父的护体,李伟才敢跟台长叫板。最后还是台长让步。不过,几次顶撞之后,李伟发现自己渐渐被边缘化。

 

    李伟对算命的老头笑道,有办法渡过此劫吗?老头神秘地笑着,说,不容易。说着老头掐着手指念念有词。李伟心里笑,却不戳破。老头停下念叨,说,我说的劫是桃花劫。李伟心里一动,抬头看到老头正盯着他,似乎要从李伟的脸上找到什么。突然之间,李伟兴味索然,知道这都是算命的套路——自己的命别人如何算得出来?

 

    回到小旅馆,老板不在,女孩却在,手里拿着一个苹果,眼睛却在手机上。听见脚步声,女孩抬头看了李伟一眼,表情冷淡。李伟笑着向女孩点点头,女孩突然伸手把苹果递给李伟。苹果很红,有淡淡的香气。李伟迟疑了一下,接过来,咬了一口。很酸。

 

    整个旅馆里空空荡荡。女孩问,你什么时候走?李伟嚼着苹果,说,再看看吧。女孩似乎来了兴趣,放下手机,问,你来这里做什么?李伟说,你猜猜吧。女孩想了想,说,你不像做生意的,做生意的都胖得像猪一样。李伟笑。女孩上下打量着李伟,好半天,才说,看你的样子,像政府里的公务员。顿了一下,女孩又在否定自己,说,不对!公务员怎么会住我们这种小旅馆,怎么也得住十字口大酒店。李伟猜想那个酒店应该是这里最豪华的酒店了。李伟打断女孩的话,说,我什么也不干,我就是来旅游的。这话让女孩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说,旅游?你真拿我当傻子?李伟也跟着笑,心里却真的有点虚了。

 

    手机响,替李伟解了围。李伟边接电话边离开前台。电话是副导演打来的,还在纠缠着大型晚上要不要请某个明星。李伟说,有钱就请,没钱人家肯来吗?副导演说,可台长喜欢那个明星啊,说了好多次了。李伟冷笑道,喜欢?他都可以当那个明星的爷爷了!他喜欢就让他拿钱!副导演知道李伟说的是气话,跟着笑,说,主任你别生气,我看还是想想办法。李伟叹了口气,平时他跟这些导演混得熟,大家同甘共苦,有感情。李伟想了想,说,你去找百达地产的张总吧,看我的面子,他会出钱。副导演兴奋地答应着。

 

    李伟本想跟他说自己辞职的事,可话到嘴边又犹豫起来。放下电话,李伟回头去看前台那里,女孩已经不在了。

 

    房间里很黑。李伟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已经放晴,可照进来的阳光却是窄窄的一条,李伟探身张望,才发现窗子并不临街,周围的高楼挡住了阳光。隔着大阳台,是旅馆的另一个窗子,阳台上种了很多花,开得正艳,越过花草,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房间里的一切。那个房间很大,看上去像老板的书画间,房间当中摆着大台案,上面放了笔架,笔架上大大小小挂着十几只毛笔,台案上还有写了一半的条幅。李伟只看到一个草体的福字。

 

    那个房间的门突然打开,女孩走了进去,手里拿着一条连衣裙。女孩走到窗前拉上纱帘,然后开始脱外衣、换裙子。阳光里,纱帘几乎是透明的。女孩的身材很好,白皙的肩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李伟一直看着,心怦怦乱跳。女孩换好了衣服,又把纱帘拉开。女孩看到了李伟。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女孩才转身出了房间。

 

    下午李伟又睡了一会儿,黄昏的时候,李伟被音乐声吵醒,他还不清醒,以为自己身在电视台的演播大厅里。仔细听,才听出是抖音里火得一塌糊涂的《燃烧我的卡路里》。李伟拉开门,探身出去,看到几个年轻人正在前台那里或坐或站,聊天说笑。女孩也在其中,叼着烟,大声说着什么。

 

3、

    女孩靠着门框说,跟我们一起去唱歌吧。李伟摇摇头。女孩画着很浓的妆,眼睫毛像毛刷一样上下扑闪,跟早上见的那个女孩判若两人。女孩打了一个响指,说,那算了!说完女孩转身出门,走出去,又探头回来,说,我跟他们去唱歌,姐夫又不在,你怎么办?李伟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女孩自言自语道,要不这样,你就在店里,我从外面锁门。女孩这话让李伟感到滑稽,自己是客人,哪有住店还要被锁的道理。李伟连连摆手,说,别!我也出去吧,等你回来我再进来。女孩笑了,问,我回来晚,你等得起?李伟点头,说,无所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电视台要合并进传媒集团,这消息已经传了很久,台长当然还是那个台长,李伟却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快到尽头。离婚的事虽然是秘密进行,但这种事终归不可能永远不被人知道。李伟选择了自己辞职,他把辞职信留在人事部,什么没说就开始了这次旅行。

 

    李伟先去吃了碗米粉。米粉太咸,李伟又要了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放下水瓶,他又看到那个算命的在附近闲逛。算命的也看到了他,友好地向他招招手。从大排档出来,外面已经黑下来。小城的主要街道刚刚装修过,道路很宽,两边店铺林立,吵吵闹闹的模样跟大城市没什么两样。人很多,摩肩接踵,乡下来的小贩在街边叫卖,经常有人横穿马路,堵住车辆,便吵、便叫,一片喧哗。

 

    李伟走累了,拐进街边公园,找了石凳坐下。手机响,有微信。是孙丽。孙丽说,如果你想娶我,我马上离婚。李伟想了想,才问,你要考虑清楚。孙丽说,我还考虑什么!七年了,我想得很清楚!倒是你,离婚了还瞒着我!李伟好像看到孙丽满脸怒气的样子。李伟喜欢孙丽生气的样子,像个孩子。孙丽又来微信,问,你要不要娶我?李伟迟疑了一下,回复道,我来小城了。这是他第一次告诉别人他这次旅行的终点。孙丽再无声息。李伟打电话过去,打通了,却没人接。

 

    夜更深了,李伟决定回旅馆,他还是累,本来不该这么累的。在电视台搞直播连着24小时不睡觉,李伟都没有这么累。旅馆的大门却锁着。李伟从楼里出来,楼前有一个大花坛,一个黑猫在树影里蹲着,李伟过去,黑猫突然窜出来,李伟吓了一跳。小区里没有灯,万家灯火四面围着,让李伟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

 

    不知过了多久,老板摇摇晃晃地从小区外面走进来。李伟站起来,招呼了一声。老板站定,看着李伟,好半天才啊了一声,说,你在这里乘凉。李伟含糊地嗯了一声,老板凑过来,李伟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气。老板说,今天喝多了,好几个省书协的领导来。老板脚步踉跄,李伟伸手扶了一把,老板却推开他,说,没事,没事。

 

    老板兀自走到花坛旁边,一屁股坐下,长吁短叹。李伟坐到他身边,老板身上的酒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老板自顾自地说,我们书协的那几个老帮菜,没一个好东西。老板骂道,语气忿忿,要么为了钱,要么为了女人,哪有真正把心放在写字作画上的?说着,老板向地上吐了一口痰,又道,就说那个老纪!什么玩意儿!混吃混喝,还玩女人!老板气鼓鼓地道,这次我也没客气,我跟省书协领导说,像老纪那种人拉出去枪毙十回都不嫌多!老纪还跟我笑呢!这个混蛋,拿我当笑话看!你说气人不!老板停下话,喘着粗气。李伟笑了。暗夜里看不清老板脸上的表情,但李伟能想象到那张胖脸该有怎样的愤怒。

 

    老板扭头看着李伟说,兄弟!你不知道,他们真是欺人太甚了,搞个活动就他们那个小圈子里的人参加,搞个比赛就他们的好哥们得奖,这都什么玩意儿!我跟省书协的领导说了,老子要退出书法协会!不跟他们玩儿了!这次李伟忍不住,劝道,算了,算了,不要那些人较真儿嘛。李伟其实还想说,得罪了那些人,结果还不是自己倒霉。老板却打断他道,哼!我怕他们,我是一介白丁,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挤兑我不是一两天了,我还不这样?省书协来领导,人家点名要见我!这是什么?老板顿了一下,粗声大气地说道,这是实力!

 

    老板的话在空气荡着。李伟一时无话。夜已深,四周楼里的灯光渐次熄灭,风有些凉,老板站起来,拍拍屁股,说,走!我请你喝茶,我存了一些正宗的云雾茶,请你尝尝。

 

    李伟跟着老板进了画室,画室里靠门口有喝茶的台子。老板忙着泡茶时,李伟走到条案前,看着那副还没写完的条幅。连着那个草书的福字向上读,却是很俗气的词儿。见李伟看那条幅,老板叹口气道,还没写完,老婆突然没了,写不下去了!李伟点点头,问,这是给哪家公司写的吧?老板愣了一下,接着浅笑道,果然内行,这两条是给一家装修公司写的,人家预订,报酬不错。老板似乎有些在意李伟看他的字,转了话题说,来,来,喝茶!

 

4、

    老板说,警察帮我查到了,我老婆买了去上海的高铁票,也不知道她想去上海干什么!老板脸上并没有太多悲戚的表情,反而是恨恨的,酒精把他的脸染成深紫色,灯光下横肉分明,有几分恐怖。李伟说,知道去向就好,你别着急。顿了一下,李伟又道,她会回来的。老板却叹口气,说,回来又怎么样,以后的日子呢?李伟问,她怎么会想去上海,那里有亲戚?老板嘴巴一撇,说,她一个乡下人,怎么会有上海亲戚!如果不是跟了我,她跟她妹妹还不是在农村种苞谷!老板脸上现出不屑,顿了一下,他又道,她就是不安心!好日子才过了几天!就嫌平淡了!老板整个人堆在椅子里,很大的一坨肉。一个绝望的胖男人。

 

    旅馆大门响,女孩唱着歌进来,脸上的兴奋还没退去,头发有些乱,连衣裙的裙摆湿了一大块。老板不高兴地问,去哪里了?女孩大大咧咧地进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唱歌去了。这时李伟才发现女孩的假睫毛掉了一个,这让她的脸看上去有些奇怪。女孩放下水杯,说,我看到你了,你是不是跟纪哥他们在一起喝酒?这话让老板的脸突然阴了下来。女孩却没注意到老板的表情,接着说,前几天纪哥还答应带我们去西山万佛寺呢,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有空。老板的眉头紧皱,恼怒道,别去!女孩吓了一跳,笑容僵在脸上,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老板,又看了一眼李伟,扭头往外走。

 

    李伟告辞回到自己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窗前。对面房间里,女孩又回来了,跟老板说着什么,两个人在激烈地争吵,老板似乎很生气,突然从椅子里跳起来,伸手打了女孩一巴掌。李伟吓了一跳,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一步,等再去看时,女孩已经消失了。老板站在灯光里,面目狰狞。

 

    有人敲门。李伟问了一句,谁?女孩说,是我。李伟拉上窗帘,打开灯,深呼一口气,才拉开门。女孩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整张脸看上去触目惊心。李伟说,进来吧。女孩进来,坐到床上。李伟靠在墙上看着女孩。女孩开始啜泣。李伟把毛巾递给她。女孩哭得更凶了。李伟很有耐心地等她哭够。

 

    女孩用毛巾擦着脸,她右侧的脸上还留着手指印。女孩说,我要离开这里,像我姐姐一样。李伟问,你知道你姐姐去哪儿了?女孩目光茫然,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李伟问,那你想去哪里?女孩说,去哪里都行,只要不是在这里!这里太没意思了!这里的每个人都让我觉得恶心!李伟诧异地看着女孩。

 

    女孩站起身,把毛巾丟到床上,向门口走去,拉开门的瞬间,李伟看到老板的那张胖脸。

 

    女孩没有迟疑,继续走,高跟鞋的咔哒声很夸张地响着,好像在向谁示威。李伟迟疑了一下,走到门前,探头到走廊里,却只看到老板肥胖的背影慢慢沉进走廊的幽暗当中。

 

    孙丽的微信来了,只一句,在小城等我。

 

    孙丽跟李伟无数次说起小城。古老的街巷,破旧的码头,还有千帆过后的惆怅。听孙丽的讲述,李伟脑子里会勾画出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但其实并不是。街巷拆得差不多了,码头更加破败,江水很脏,漂着各种垃圾。当然码头上也早不见了货船云集的情景,更多的人选择了汽车和高铁,码头仿佛一个披头散发的弃妇。

 

    李伟一直觉得他喜欢孙丽是因为喜欢她生长的小城,小城的背景让孙丽变得比现实里的她更美丽。所以李伟才会选择这样一次旅行。但来了之后呢?

 

    整个上午,李伟都在小城的巷子里乱窜。中午饿了,跟着几个中学生进了路边的小摊子,吃了一碗糯米饭。摊子很脏,但糯米饭还不错,吃得李伟满嘴猪油的香气。李伟又跟着学生去了小城唯一的公立高中。

 

    孙丽就是从那所中学毕业的,她的回忆几乎成了李伟的回忆。孙丽说,我那时个子高,所以坐在最后一排,我的同桌是个胖子,吃饭的时候像猪一样哼哼,后来我才知道,他那么胖是因为吃了太多的激素药。孙丽说,他应该是得了什么病,但他不跟我们说。孙丽还说,那个胖子很温柔的,冬天冷,胖子会把他的校服脱下来给我穿,他的校服很脏很臭,但我还是穿了,怕拒绝他让他难受。听到这里,李伟笑,问,那个胖子是不是暗恋你啊?孙丽想了想,才说,可能吧。李伟问,后来呢?孙丽很干脆地说,他死了。

 

    死亡总是跌宕起伏,伤感而凄凉。孙丽的回忆里充满了死亡,好像小城漫长而阴沉的雨季。孙丽的父母卖菜时,被一辆卡车撞成碎片;最疼孙丽的外婆得了癌症,经历巨疼的折磨之后,悄然死去;还有那个关心她的胖子同学,最终也死了。但孙丽没有告诉李伟,他是怎么死的。

 

5、

    李伟回到旅馆时,已经是黄昏。一个警察站在前台,正跟老板说话。李伟认出他就是那天晚上查房的那个警察。警察冷着脸问,你打她了?老板一脸尴尬,否认道,我没打她!我怎么会打她?谁跟你说的?警察道,你可别跟我撒谎!我们都调查过了。警察目光严厉。老板争辩道,真的!我说的都是实话,要不然,你让那人跟我当面对证!警察不理会他的辩解,说,我跟你说,现在问题很严重了!警察加重了语气,道,你老婆根本没去上海!老板呆看着警察。警察说,我们查了监控,也找到了那趟火车的乘警,他们都说没见过你老婆!老板表情吃惊,问,那她去哪儿了?警察有些不耐烦,说,那谁知道!顿了一下,警察又道,反正我们会调查下去,你这段时间哪里也别去。老板连连点头。

 

    警察往外走时,瞪了李伟一眼,问,你怎么还没走?李伟笑笑,没说话。警察迈步出门。老板脸色阴沉,见李伟,只是点了点头。老板转身喊那个女孩,很含糊,李伟也没听清楚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李伟进房间没多久,就有人来敲门。李伟打开门,见女孩站在门外。女孩换了清扫时穿的旧衣服,也没有化妆,蓬着头发,人显得无精打采。女孩说,我姐夫不在。李伟哦了一声,女孩说,去送条幅去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李伟点点头,让女孩进来,房间里没有凳子,床上又摊着被子,两个人干脆站着说话。

 

    女孩靠着墙,随手掏出烟盒,递给李伟,李伟摇摇头,女孩兀自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两人都无话。对面墙上有一大块污渍,被泼了脏水留下的。李伟问,这旅馆开了很多年?女孩也去看那污渍,然后嗯了一声。李伟问,一直是你姐夫当老板?女孩又嗯了一声,显然对他的问话没兴趣。

 

    李伟扭头看女孩,她的脸被腾起的烟雾罩着,有些模糊。女孩突然说,他们找不到我姐的。李伟问,为什么?女孩叹口气,说,她不是跑了,就是被我姐夫杀了。李伟觉得好笑,反问道,你姐夫?他怎么会!你看恐怖电影看多了吧。女孩却没笑,冷着脸,继续道,他会把她切成一块一块,藏在冰箱里。女孩一本正经的话让李伟有些毛骨悚然。李伟打断她的话,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女孩盯着李伟,好半天没说话。

 

    女孩说,我姐姐生过一个孩子。李伟问,孩子呢?女孩吐了一口烟,说,死了。女孩顿了一下,又说,我姐夫说,死了好,因为他觉得那个孩子长得不像他。女孩的话让李伟的心沉了下去。女孩吐出一大口烟,问,你去过上海吗?李伟点点头。女孩问,上海什么样?李伟一时语塞,他不知道如何描述他见过的上海。对女孩来,上海或许只是象征,繁华、热闹,一种与小城完全不同的生活。女孩似乎也不需要李伟的回答。女孩叹息道,我也想去上海。

 

    有人在走廊里喊着什么,听着是老板的声音。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听。女孩听清楚了,手忙脚乱地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连招呼都不打就出了房门。李伟把房门关了一半,凑到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老板在斥责女孩,听不到女孩的辩解声。

 

    孙丽给李伟发来微信,是一张高铁票的照片。李伟算了一下时间,准备提前到高铁站等她。高铁站离得远,出租车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等到了高铁站,孙丽又发来微信。孙丽说,我在上海下车了。李伟很诧异,问,怎么回事?孙丽好半天才回复,我不想回小城,你来上海找我吧。李伟握着手机想了半天,回复孙丽,好。孙丽问,那件事你想清楚了吗?李伟问,什么事?孙丽却反问,你说呢?

 

    两个人都在装糊涂。

 

    孙丽来电视台面试的时候,李伟也在。李伟那时候就爱上了孙丽。李伟承认这一点。孙丽不漂亮,喜欢扎马尾,不化妆,还喜欢穿带亮片的裙子,和电视台一大堆面容精致的女孩站在一起,她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孙丽有一种本领,让每个见到她的人都喜欢她。这在暗斗纷纭的电视台里,实在是一个奇迹。孙丽说,这是因为她珍惜活着的每一天。李伟不相信孙丽这鸡汤话,但他承认,孙丽的与人为善是城市生活里的稀缺资源。

 

    李伟买了票,回到旅馆,看到老板正坐在前台,翻看一本线装字帖。李伟说,老板,我要走了。老板抬起头,有些惊讶地问,这么快就走了?李伟点头。老板说,我还说晚上我们一起喝一杯呢,看来是不行了。李伟笑,故意道,那我把票退了吧,跟你喝酒。老板有些尴尬,笑着说,别啊,你的事重要,喝酒可以下次。李伟哈哈大笑,这是几天来他第一次觉得开心。

 

    李伟提了行李出来,四处找那个女孩,却没找到。老板似乎看出他的心思,说,你找小青?李伟想,那个女孩叫小青啊,多么好听的名字。老板说,小青出去了,说是朋友找她。李伟哦了一声,心里遗憾。老板帮李伟提了行李到楼下,李伟接过行李的时候,问,老板,跟你打听一个人。老板笑,说,谁?只要是这里的,我都认得。李伟说,一个女的,叫孙丽。

 

    李伟注意到老板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沉吟了很久,老板摇摇头,说,不认识。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谢小鱼 6 0

写得很好,很爱看

09月16日 19:2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