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婶

     第4天了,盲叔家依旧人来人往,叫来的亲戚朋友,自愿来的村民,出谋划策的,安慰的一直不减第一天,只是其中多了些叹息:唉,找到也怕是……   

    昏暗的屋里,由于昨天才下过一场雨,散发着阵阵潮湿与老房子特有的霉味。 盲叔拢了拢怀里女儿的脚,重新抱起女儿放在大腿上,向上翻了翻眼皮,露出没有黑眼珠的眼珠,想说什么,却只见喉结动了动,泪悄悄的滚到了腮帮。妻子丢了4天了,还没有找到。2岁的女儿乖巧的躺在盲叔怀里,转动着2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出出进进的每一个人。

     傻婶是4天前跟着公公进山捡柴丢的。傻婶生得眉清目秀,个高苗条,但天生智障,父母一直把她当小孩养着,没有教她任何本事,19岁时,经人介绍嫁给了30多岁的盲叔。盲叔虽然看不见,却是做家务的能手,做饭、喂猪喂马,洗衣服打扫卫生,把一家人照顾得服服帖帖。婚后,盲叔天天手把手的教,居然几个月就教会了傻婶做饭做家务。看来傻婶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傻!她学会了一个人到附近的清水沟里,或者是井边洗菜洗衣服,村里的人见了,总会夸她几句,她也开始嘻嘻地冲着村民笑,而不是低头不语!再后来,遇到熟悉的人,她会走过来,认真的问:给吃过饭了?渐渐地,公公婆婆就开始带傻婶去近处的菜园找菜,或去地里干活,并教她做些简单的农活,比如,婆婆手把手的教她扔玉米种子,教了两天,她便能一个人跟在公公后面跟着公公挖塘的速度扔了。 

      这天,天气还不错,公公便牵着马,带着傻婶上山去砍柴。因为已去过几次,大家都没有什么担忧的了。到了山上,公公砍了些柴,便让傻婶坐在附近看着,自己去远处再砍些来。不知过了多久,等公公砍了柴背过来,傻婶却不在附近!公公便在附近寻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公公慌了,四处寻找,还是找不到她。公公想,或许她也去附近捡柴,便在原地等她。    太阳渐渐偏西了,还是不见傻婶。公公害怕起来,柴也不管了,急急地牵着马赶回村里来叫人去找。亲戚朋友,村民,能帮忙的都一起赶来,在村长的组织分配下,分头连夜去寻找!大伙找了一夜都没有找到,第二天又增加人手继续扩大范围寻找。第三天,第四天,大家虽然还没有放弃,但都摇头叹息,做最坏的打算了!再找一天,实在找不着,就只能让亲戚和村民撤了。婆婆整天抽泣着骂公公:老不中用的,怎么不把她看好,又不是不知道她傻……公公不作声,前三天他都一直带着人在外面找,毕竟70来岁的人了,今天大家终于把他劝在家休息了,此时,他坐在墙角抽着烟斗,眯眼看着坐在屋角的盲叔父女俩。“他这几天也几乎滴米未进!你别再骂他了。”邻居胖婶劝婆婆。

      “找到了!找到了!”远远的就听到瘦猴宋老六的声音。屋里的人还在懞着,盲叔早已丢下女儿,向门口奔去,却不想被旁边的草墩拌了一下,右肩跌撞在门框上。女儿猛然间被父亲扔在地上,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这已经是第五天的下午了。傻婶是在百里外的另一个村的松林是找到的,听说是那个村的放羊的大叔发现了她。大家听说找到了,都眼睛一亮,兴奋的跑出来围着刚到门口的老六“在哪呢?真的啊?太好了!”

    “给还…活着…?”不知谁幽幽的问了一句,闹哄哄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孩子的哭声。"活着,活着呢!在后面,我先回来报信,一会就回来了呢!"宋老六用手背揩着淌到下巴的汗水,急促地回答着。“渴死了!给我拿点水来喝!”话音刚落,却听见盲叔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大摡一刻钟后,一簇人拥着拉着傻婶的马车回来了。大个子木海把傻婶抱进屋,已有热心的裹着小脚的李奶奶,颤巍巍端着一碗热腾腾鸡蛋花挤了进来。男人们都退到屋外,七嘴八舌的吩咐着:“先给她换衣服,头发也湿着呢!”、“找医生来给她检查、输液。”"饿了5天了,别让她吃硬的东西……”家里像开锅的粥,热闹却杂乱,有长者招呼,大家都散了吧,让她好好休息,别吵她了,她现在需要休息。

    大多数人散去了, 孩子哭泣着跑到床边,抱着傻婶的手叫着妈妈。傻婶疲惫的睁开眼,裂开嘴笑着,把手伸到孩子面前,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一股臭味随即飘散开来,手心里,是三只蚂蚱(蝗虫,本地也叫老糯米,村民喜欢捉来用线拴着给孩子玩)。屋子的人,眼眶湿了!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0月08日 00:0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