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五兽镇江 第十七章

是那只从石棺里跑出来的兽头怪物!
我竭力游上水面,好在这下面浸泡的不是剧毒的化学液体,不然我不被怪物吃掉,也会被这莫名其妙的液体毒死。
我游上岸边,把身上的湿衣服拧干,同时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
对应石棺入口是一处水池,水池里的水并不清澈,呈蓝色半透明胶状,倒像是一大池子的果冻,只是这一池子“果冻”不仅不甜,还有股刺鼻的味道,有点像医院里的消毒水味。
我从背包里的防水袋里拿出手电照亮水池,蹲在水池边向里面张望。
顿时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哪里是水池,简直就是个巨大的培养皿。
蓝色的胶状液体下全都是长相一模一样的兽头怪物,它们密集的挤在一起,将整个池子填满,只要刚刚我再往下沉一点,就能双脚踩在这些怪物身上。
我忽然慌了神,难道刘飒和二胖被这些怪物拖下水了?
我再次用手电照射,并刻意把光打在那些怪物脸上,它们依旧无动于衷,静静地闭着眼睛,仿佛已经沉睡了很久,完全没去要苏醒的迹象。
这就非常奇怪了,这到底是些什么怪物?它们为什么在这里?又是谁把它们放在这里的?
最重要的是二胖和刘飒去了哪里?至少他们肯定遇见了什么事,不然两个人怎么会相继跳下以后,皆杳无音信?
这里似乎是陵墓其中的某一耳室,在我身后是一条甬道,应该是通往某处,手电的光一下照不清甬道的全貌,尽头仍然是漆黑一片。
我有些犹豫,是往前走一走,试着寻找刘飒和二胖的身影,还是再研究一下水池下的怪物。
按刘飒和二胖的性格,他们跳下来以后不该会独自离开,如果我就此往前走的话,若是他们两人遇见危险很可能我会失去最佳的营救机会。
可是连我跳下来都没有触发任何机关,他们会出什么意外吗?
我在内心纠结的时候,突然发现水下那些怪物好像动了一下。
我立刻警惕地用灯光照射,发现根本没有任何异样,但我注意到那些怪物身上有着很奇怪的符号。
我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些符号和石棺上的铭文如出一辙。
也就是说石棺上刻画的铭文很可能是用于镇压这些怪物的。
问题是这些怪物究竟是这么东西?
要是不仅距离观察,是下不来结论的,现在我只能铤而走险,下去跟那些怪物搏一搏。
我把行礼整理好,从背包里拿出潜水镜和游泳的帽子,本来预先知道这次考古目标在长江流域,我已经准备好做水下考古工作了,但我完全没想到我们最后的目标居然真的跟海眼有关。
我屏息跃入水中,越是向那些怪物靠近,我越心惊胆战,只怕它们突然活过来,群起攻之,把我撕成碎片。
但是在我真正游近那些密集的怪物群,才意识到这些怪物都是死的,或者说在这水里是死的。
我发现有几处地方明显是有空缺的,也就是说确有怪物从这里逃了出来,我大概数了一下,跟我心中的数量基本对的上。
也就是说之前的冰下鬼手和跳出石棺的怪物全都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但是以它们现在的状态,除非是有外人介入,否则基本不会有自行苏醒并离开水中的可能性存在。
我基本可以判断,这些蓝色液体是一种对人无害,但会克制这些怪物的物质。
我就近观察其中一只怪物,发现它的喉咙处似乎有东西在动。
我顿时紧张起来,我跟它僵持了好一会,发现它喉咙里的东西似乎跟这怪物并不是一回事,更近乎是这个怪物把某件活物含在嘴里。
我战战兢兢地伸手,一捏怪物嘴巴的下颚,那怪物便微微张口,我用手电照射,居然看见了一只解虫在怪物口中排卵!
我大惊失色,差点没秉持住呼吸,呛了一口那恶心难闻的液体。
我不敢再耽搁,急忙游出水面换气,并把呛入口中的液体吐了出来。
一块吐出来的还有夹杂在液体里的半黑半白的毛发。
我辨认了一下,这应是人的毛发,而且是老年人的毛发,上白下黑说明这个人年纪大,但也不是特别老迈,至少是个活人。
很有可能这个人就是释放了这怪物的罪魁祸首。
我纠结了一下,考虑是否要二次下水找找刘飒和二胖。
突然我隐约听见了有人在说话,声音很小,隔得很远,但从声源方向判断,应该跟我只有一墙之隔。
我大喜。
现下这情况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声音来自二胖和刘飒,这样我也不用费力寻找他们;
一种是声音是考古队成员的,如此的话江教授和尚青云他们就在附近,尚青云自不必说,江教授也是考古界泰斗,有他们在,总比我自己孤军奋战寻找刘飒和二胖简单多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说话的人是另一批,前来探墓的人。
现下我只能摸索着走甬道寻声找人。
我握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潜行,这里的甬道很干净,没有任何陪葬品,不像前面经过的地方,摆满了器具。
不仅如此,除了我刚刚落水的地方是一处诡异的耳室外,甬道直通向前,没有任何绕弯,也没有耳室。
只有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
但是声音越近,我越是不安。
尤其是当我听清楚声音的形式和内容,我开始意识到不对劲。
那根本不是人说话的声音。
而是像古代祭祀时唱的悼词歌曲一样,庄重肃穆,直击人心。
随着甬道尽头的空间渐渐扩大,视线逐渐明亮。
我为眼前的一幕所震惊。
那是我根本无法想象,十分巍峨的地下宫殿。
在我脚下是一处绝壁,下面是一汪深潭,我看到水面上飘着数不清的骷髅骨架,这些骨架或多或少都有腐烂。
我立刻明白,这下面的深潭才是真正有腐蚀性的液体,一旦人落入水中,片刻就会化成枯骨。
我还看见在水下有黑影闪过,我猜测应该是某种不怕这种液体的深海鱼类。
然而最使我看上去心惊胆战的,是连通我所在的悬崖的锁链。
这锁链只有人的小臂宽窄,而且看上去一晃一晃的,极其不稳固。
说不定就算是普通小孩的体重也经不住。
而铁索的尽头是一座孤立于水中的平台。
它就像一根石头做的巨型锥子,尖端直插入水中,而顶上平面则置放着一口纯玉石打造的巨大棺椁,这棺椁的尺寸比一般的棺材要大几倍,别说是装一个人,就算是装十个人也绰绰有余。
我还观察了一下其他几根连接着那个孤岛的锁链,在其尽头的墙面上画有壁画。
我所在的这里并不是通向此处墓室的主道口,而是从连接着锁链的峭壁之上另开出来的小口,似乎是古代修建陵墓之人自己留了个心眼,开了一处逃生通道,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逃生通道的尽头是培养怪物的水池。
现在留给我的难题就是怎么到达中间的孤岛,又或者是怎么出去。
其实最保守的答案是我原路返回,再回水池那里找找答案,说不定还能遇见尚青云他们。
此外,还有一件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当我从甬道走出来,来到绝壁之上这狭窄的平台的时候,一直以来像说话又像唱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这让我倍感毛骨悚然。
我蹲下来检查一下面前的铁索,这根铁索已经锈迹斑斑,倒是我发现再往左三根铁索后,第四根铁索光泽明亮,应该很坚固。
我放弃了直接从铁索到平台的想法,贴着墙面,一点点沿着墙面边缘半个脚掌宽的平台移动。
背后就是万丈深渊和吃人的深潭,就算是走峨眉山的栈道,也会有束在腰部的防护索。
而我现在却要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沿着只有半个脚掌宽的平台一点点走。
这是件非常耗费体力和精神的事情,需要时刻注意,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同时我还在留意墙壁上的壁画,看是否能给我带来一些新的启示。
而我逐渐发现这里的壁画可以说是对日冕上卜辞没讲完的故事的一个补充,完整了解决了我之前在看卜辞时心中的所有疑问。
首先就是为何欧丝国的女人要离开力牧。
实际上最早欧丝国祖先也就是力牧所爱的那个女人习得的牧饲之术是其从力牧那里盗来的。
传闻力牧最早不过是一牧民,某天他在河边遇到了一只受伤的龙马,这龙马是神物,为了报答力牧,赠给他一张龙马皮,也就是从欧丝国三桑神树上得到的河图。
这份河图很神奇,不同的人能从河图上看见不同的东西。
力牧从河图上学到了如何统御百兽。
而那女子学到了如何养蚕和蛊术。
我心想,这河图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杰克船长的指南针?
女子盗走河图以后带领族民远遁他乡。
无巧不成书,多年以后有个叫罗的女子嫁给了黄帝,也就是后世尊称的螺祖。


在力牧与螺祖多次交谈后,力牧发现欧丝国的国主正是盗走自己河图的那个女人,于是将这件事告知了黄帝。
正巧,当时蚩尤跟黄帝两个部落处于交战的白热化阶段。
黄帝十分担心这张河图落入蚩尤之手,于是打算亲征欧丝国。
螺祖恳请黄帝不要伤害欧丝国的故人,甚至说服黄帝可以撮合欧丝国国主跟力牧的亲事,以求两个部落和平共处。
但欧丝国的国主因为当年盗取河图,心有愧疚,于是宁死不从,利用蛊术控制欧丝国国民,化作人蛾跟黄帝军作战。
但是黄帝麾下能人异士众多,尤其是力牧,毕竟在驯兽一事上力牧才是宗师。
在欧丝国即将战败的时候,国主恳请河图指引她,通过蛊虫使三桑神树的根深扎地下,并将欧丝国沉入地下。
看到这里我其实很迷惑,三桑神树、河图这些东西到底跟欧丝国沉入地下有什么必然关系?但本身壁画的故事已经很荒诞,神话中的逻辑更不值一提。
看壁画描绘,我初步猜测应该是当时长江水患使三桑神树一代发生山洪,将欧丝国埋入地下。
只是古人对此不了解,于是理解成是河图的启示以及三桑神树的神力,使得欧丝国沉下,免于战火。
之后,壁画又描绘道,由于欧丝国和黄帝部落之间的争斗,惊动了长江的水神。
水神震怒,使黄河改道,长江决堤,百姓民不聊生。
力牧为镇河神,自愿在此建陵,以安水神之怒。
但水神不领情,遣麾下雨师加入蚩尤部落,助纣为虐。
在玄女的帮助下,黄帝军最终战胜了蚩尤。
力牧十分恼怒于水神的不近人情,于是跟长江的水神大战了几天几夜,最终降服了水神。
为了防止水神再次作乱,力牧要求在他死后,他的亲信将其安葬于此,并令其亲信及后人时代为之守陵。
多年之后,力牧亲信的后人在丹江附近定居,并成为一族,其族中某一女子一天遇见了唐尧之子丹朱。
两个人两情相悦,这女子便将力牧之事和盘托出,并教会丹朱驯养野兽的方法。
但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一场大雨过后,那女子所在族群的村庄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女子也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这附近经常有怪物出没的传闻。
根据壁画描述,那些怪物毫无疑问就是被沉浸于水池的兽头怪物。
联想其口中有解虫繁殖,我猜测应该是蛊术所谓,那这么说来,那些怪物难道就是力牧亲信的后人?
他们是被某人施以巫蛊之术,变成怪物,迫不得已只能到力牧陵中为其守陵?
我猜也只有这种可能,也是最符合壁画的内容,最合乎情理逻辑的。
但是很奇怪,这里是力牧陵寝,理论上壁画应该画到力牧去世便应该结束了。
那后面有关于丹朱的内容是谁画上去的呢?
从壁画的纹理质地来看,这壁画的绘画年代相差并不远。
对于这件事不甚了解,甚至能把细节都画到墙上。
难道说是那个泄露力牧陵守陵人的女子或者她的亲人所画上的?
在我完整看完壁画之后,我也正好找到了,对应壁画最末端的那条铁索居然是最牢固的。
就好像是刻意指引,只有完整阅读完壁画,了解整件事情全貌的人才能到达孤岛一样。
我在背包里找出固定用的安全索,一端系在铁索上,一端系在腰上,沿着铁索一点点爬向中心的孤岛。
期间水下那些游弋的怪鱼似乎嗅到了生人味道,纷纷跃出水面。
我转头一看,吓得两腿发软,差点掉下去。
那哪里是鱼,简直就是魔鬼生物。
浑身都是奇丑无比的脓疱,一对半腐烂的鱼眼看起来就像是死而复生的丧尸鱼,甚至身上的烂肉间还有骨刺伸出来,尖锐的獠牙只要被咬上一口,就会连骨头一起被吃掉。
看见这些跃跃欲试的鱼,我不由得加快了攀爬的速度。
来到中间的孤岛平台上,我更近距离地看到了那口玉棺。
看起来分量极其的重。
我在玉棺旁边坐下,翻了一下考古规则手册,这是刘飒学长特地给我做的备忘录,怕的就是我第一次下古墓东摸西碰弄坏东西。
结果实际下墓我一次也没看过,一路上光顾着逃命了。
依照手册说的,我注意了一下周围环境,做好防止贸然开棺导致棺中尸体及陪葬品氧化,包括防止棺液泄露的措施,然后打开手机准备录下开棺的记录。
一般棺椁打开之后,棺中的尸体会迅速腐烂氧化,失去原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录下视频以供研究是很重要的。
之前因为是紧急情况,我们从没有按规章流程操作。
然后我从背包里拿出专用开棺的器材稍微撬开棺盖,并一点点起出钉子。
最后缓缓推开棺椁。
当我借助手电看清棺椁中所葬墓主人以及陪葬物的时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这棺椁中所葬的根本不是力牧,而是一个女人!
这女人的面目还是保持生前的样子,如睡着了一样。
她躺在巨大、宽敞的棺椁中,双手交叠在腹部,看起来面容恬静。
我只是看到就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因为这女人的身材跟如此巨大棺椁完全不配套。
这么大的棺椁就算是装一个巨人也足够了,却只葬了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不仅如此,她身边只有寥寥几件陪葬品,剩下的全都是闲置的空间。
这很不正常。
不过最幸运的是我在这女尸交在腹部的双手下找到了一块桌布大小、很轻薄、很精美的丝绸锦帕,甚至质量比欧丝国的丝还要好。
在这块丝绸锦帕上用与墓碑上一样的文字写着:《握奇经》
我屏住呼吸,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块锦帕。
《握奇经》虽然从来没人见过,但很多人都闻其作者的大名。
风后。
黄帝麾下有两位奇人,一位是力牧,而另一位就是风后。
据说现在的奇门遁甲全都是从风后所著遗作不断删减、演化过来的。
做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说风后所著奇门遁甲是一本有100页的鸿篇巨著,那现在人所学的奇门遁甲就一本被删减不到十页的阉割版。
就连祖父也说,当事如果有人能参透真正的风后阵书十分之一,那就是绝世的军事家了。
而这部《握奇经》就是集风后阵法和奇门遁甲于大成的旷世奇书。
看来尚青云所说的阵书应该就是它了。
我拍下几张照片,然后把握奇经放进自己绑在腰间的束带里。
这是以前祖父给我做的,说是有一天我要是出远门,把贵重的东西都放在束腰的口袋里,就算是我从天上飞下来,东西也丢不了。
这就是古人的智慧。
整理好一切,我重新把棺盖盖上,对着棺椁磕了三个头。
很神奇,直到我合上棺盖,那女尸也没有任何氧化腐烂的迹象。
但如果说这里没氧气,我也不可能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也可能是因为整座陵墓的特殊环境吧。
这一次我是从连接主墓道口的铁索爬上去,没推论错,这里就是二号大墓的主墓室,毕竟有棺椁佐证。
那我按这条路往回找,肯定能找到江教授和尚青云他们。
但是我越走越不对劲,走着走着我发现这里的路根本不是通往之前我们被蛊尸围攻的一号主墓室。
反而我竟然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那个水池。
这一次,我在通往水池的甬道里看见了刘飒和二胖。
“你们俩怎么在这里?!我找你俩半天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我边向他们俩靠近,边质问。
那俩人并没有向我想象中,站起来说:我才应该问你小子去哪了,等等等等。
而是像根本没听见我说话一样。
我很奇怪,往前走了几步,意识到好像不对劲。
还不等我想明白,那两个人转过头来。
白色的兽头对着我咧嘴一笑。
我心中一凛,转头就要逃跑。
但我撞上了什么东西,又被弹了回来。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条粗壮且有些腐朽的腿!
我居然直到这腿的膝盖高度!
我心中一凛,难道这世界上真有巨人?
不等我思考,身后那两个兽头的守陵人一边一个架起了我,然后带着我跳进了那灌满蓝色液体的水中。
我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自己被拽进了水里。
不断有刺鼻且腥臭的液体灌入我的鼻腔里,我几乎要窒息。
挣扎着、挣扎着,我身上那被束缚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我拼尽最后的意识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怪物架着我的四肢,我只是这样自己沉入了水中。
我看到那被沉睡的怪物填满、封死的出口。
原来水池下面居然别有洞天,看来二胖和刘飒也跟我一样。
既然如此,或许我可以来陪他们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45653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