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五兽镇江2 第十八章

难以置信,在深水之下居然还有存在空气,可以供人存活的地方。
我本以为我口鼻呛入那些胶状液体会就此窒息而死,然后沉入江底喂鱼。
但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
在水中浮沉的过程中,我又一次感受到之前从虫茧中脱身时,浑身麻木痛痒的感觉。
朦胧中,我亲眼看见手上浮起一层带有白毛和怪斑的皮,这些皮先是在我的身上开裂,然后像泡沫一样在水中溶解。
伴随着这些蜕皮的溶解,我喉咙和鼻腔里那些胶状液体全都被排除体外,就连下沉过程中灌入我抠鼻的江水也都被排出。
这给了我喘息的机会,我趁着那些蜕皮在水中还没挥发完的空隙,迅速换气并屏息,这期间我感觉自己犹如水中灵活的游鱼,不但不用依靠肺部呼吸导致呛水窒息,还仿佛在周身出现一层防护膜,直到那些带有怪斑和白毛的蜕皮被溶解完之前,我都可以无视水中的阻力,尽情游泳。
我越来越不明白,我因为那些解虫,使我被困虫茧中,从而获得那种怪病到底是福是祸。
这就是所谓的“祸兮福所致,福兮祸所依”吧。
回想在三桑神树上,尚青云很紧张的神情,我当时还担心这怪病会不会危及生命。
但这一路我屡犯险境,反而因为这怪病多次救了我,以至于我越来越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症状了。
我试图向上游去,返回力牧陵,但是越往上我发现刚刚我落水的入口竟然找不见了。
现在我唯一的选项只有向江底探索,天无绝人之路。
在我向下游了一段距离,马上到达我憋气的极限时,我看见了一根桅杆,看见桅杆上已经破损的布条,我基本上能判断江底埋着一艘沉船,而且是现代的游轮。
我抓住桅杆,向沉船内部靠近。
果然在江底的泥沙下,我发现了沉船的甲板。
我清理掉覆盖在甲板上的泥沙,然后打开甲板的舱板。
刚一打开舱门,便有一股气体从里面排了出来。
我不确定所排出来的气体是否有毒,立刻进行躲闪。
但是这船舱仿佛有吸引力似的,随着气体的排出,我被吸了进去。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甲板的舱门已经合死了。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虽然这里是一艘沉船,但舱内居然空气充足,丝毫没有被水淹没的痕迹。
坏消息就是我出不去了,身上没有食物,没有饮用水,可能真的要像韩奇那样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尿了。
我正在沮丧的时候,别在束腰的防水袋里忽然传来震动的感觉,我拿出防水袋一看,居然是我的手机!
手机屏幕显示我有一封未读短信,但手机却是没有信号的状态。
这让我想起来以前看午夜凶铃的时候,我们专业课老师特别推荐给我们像《午夜凶铃》、《咒怨》之类的恐怖片,说是要练胆,毕竟考古业总要跟死尸打交道,胆子小干不了这一行,我当时心里无比嗤之以鼻,你们还在撒尿和泥的时候我就在地宫里招惹活尸了。
但是真到自己被关在一艘杳无人烟的沉船里,没有信号,也没有能求救的途径,突然收到这么一封短信,就真能理解恐怖片里主角的心境了。
我盯着手机屏幕,犹豫着要不要点开看看。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水滴从甲板边缘滴下来,滴答滴答。
这氛围,我要是打开短信蹦出来一女鬼的脑袋,外加惨绝人寰的叫声,我怕是要当场吓得休克过去。
嘟嘟——
手机又发出震动,好像在催促我快点看短信似的,这一次又是一封短信发过来。
第二封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不是恶作剧。
听对方这么说,我反而更恐慌了,这说明这个人知道我的现状。
我下意识扫视周围,发现周围根本没有人,透过船舱的玻璃向外张望,也只有成群的游鱼。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干脆看吧!
我点开短信界面,发现第一封短信居然是音频。
“陈思瑜......”
短信一上来就叫了我的名字,着实吓了我一跳。
这声音很低沉沙哑,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他明显是故意把声音做成这样的,我甚至怀疑这不是发短信者的原声,很可能是用了变声器。
“如果你想活命,就不要问我任何问题,接下来照我说的做,你会见到现在你最想见到的人。”
我现在最想见到的人?
指的是刘飒和二胖?
“你现在所在的是一艘于十几年前沉默的客船,你要做的是解开这艘客船的沉没之谜。只有这样,你才能见到你的朋友们。”
这艘客船的沉没之谜?
难道说这艘船沉默是另有原因?
可惜对方只是单方面跟我联系,我试着查找短信来源,但是一无所获,除了匿名之外,连手机号都不显示,很明显是经过特殊的处理。
嘟嘟,又是新的短信:
“友情提示,这艘沉船位于前面五层地宫的正下方。”
正下方?
这个提示已经很明显了,这说明这艘船沉默的原因跟前面五层地宫,或者说跟海眼龙宫有直接关系。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游轮的顶层,从这里可以直接到达船长室,一般重要线索总会在那里发现。
我在船舱里找了一番,最先找的是职员室。
在职员室的更衣室里我找到了属于这艘船的水手的制服。
制服胸前的铭牌写着:“方圆海洋渔业集团公司”
能确定的是方圆不是一个地名,那难道是人名?
又或者是别的名字?
一时间我还真想不出来这个方圆所代表的意思,不过也能肯定这应该不是本地的捕鱼公司。
一般海洋渔业公司都是建在沿海的港口,南阳虽然毗邻长江,但属于内陆,一般在这里设有的港口很少,而且都是国有资产。
方圆这个名字一听就是私有企业,所以说这艘沉船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从外地来的。
那就只有两种情况,一是这艘船在跑商过程中经过长江,另一种就是,
这艘船的目的就是在丹江水下打捞什么东西。
仅凭一个铭牌是没有办法贸然下结论的,何况现在我所掌握的也只有此船不属于长江口岸。
至于它为什么沉船,而且正好是沉入前五座古墓的正下方,我还是一头雾水。
我离开职员室继续往前走,我突然意识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这一路我都没有见过任何尸骸,照理说一艘船,而且是游轮突然沉入水下,船上的职员乘客是很难有机会逃生的。
具体参考《泰坦尼克号》。
但我一路上既没有看见职员的尸骸,也没看到任何载客的迹象。
甚至船舱的某些设施都还处于未被使用的状态,我看了一下三层的乘客舱里,除了柜子上的杯子因为船体倾斜下沉而摔在地上之外,枕巾被褥都是新的,或者说是没有被人使用过的。
抽屉里的一次性用品都没拆封过,垃圾桶里也是干干净净的。
难道说这根本就是一艘空船?
我来到三层走廊尽头,在这里有一上一下两层阶梯,上去的毫无疑问是通往船长室,下去的是通往二层舱的阶梯。
我用手电照了一下上面,确定楼上没有任何一样,扶着把手一点点往船上室爬。
我总觉得通往船长室的阶梯是被人刻意破坏的,前面的船舱完好无损,就通往船长室的阶梯破破烂烂,好像是被人砸掉了。
我好不容易爬上最后的台阶,结果发现在距离船长室那一段,唯一的直上直下的铁梯被人拆掉了,以我的身高估计是很难爬上去。
除非我有尚青云那样的身手,一跳几米高。
除此之外,在原本悬挂通向船长室的铁梯的墙面上,还不知道是谁用红色的笔,也可能是真正用血写的:
船上有鬼!快跑!
看到这里,我笑了。
突然回忆起大学加入的校内探险社团,社团里是一群跟我一样喜欢往旁人不敢去的地方跑的,作死有志青年。
我们经常去各种鬼屋探险,比如赫赫有名的“京城81号”,在京城81号被封死的狭窄通道的墙壁上也是写着类似的话,结果实际钻进去才知道那都是前人的恶作剧。
看来往船长室的想法是实现不了了,现在我能指望的只有往下走,找找有什么线索了。
终于我在第二层发现了一些线索。
我发现第一层的安然无恙完全是一种欺骗,等我下到第二层舱,便感受到与第一层截然不同的腐朽气息。
整个氛围都变了,变得更像恐怖片了。
昏暗、破败的走廊,地上到处是干涸已久的血迹,其中还有着杂乱无章的脚印,应该是事故发生的时候,那些乘客慌张逃命留下的,在血泊中我还发现了残留的已经腐败的人体组织。
整个二层舱都是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几乎要把人熏晕过去。
不过相对的,我也在二层发现了更多的信息。
尤其是在二层第六间房间内,我发现了一具干尸。这具干尸很特别,首先是他的死状特别,我发现他的时候,这具干尸是背靠在舱门,椅坐在地上死的。
此外在这具干尸的身上,我看见了两样东西。
一件是形制独特的护符,是用早期流行于东周时期的大篆写成的“鲁”字形。
这肯定就是刘飒跟我提过的九世家之一的鲁班后人。
另外一件东西就是这位叫做鲁方的九世家后人遗留的笔记,他临死之前一手握着笔,一手拿着笔记本:
2002年4月21日
我被绑架了。
绑架我的人是我想找的人。
我终于上船了, 跟我一同上船的还有15个人。
虽然我们不知道我的目的,但我知道他们的。我们16个人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不过至少可以拉几个垫背的。

2002年4月23日
这艘船果然有问题。
我们从连云港触发,却掉头返回长江。看来他们是看上长江下面的东西了,据他们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此工作了。
经过这几天我跟船上的人交谈,我得知除了船长以外,所有人都不过是傀儡。
真正知道详情的只有船长,但我根本无法确认谁才是船长。
因为,这些职员,全都长得一模一样。


我看到这里一愣,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意思?没法确认船长,因为他们都长得一模一样?这是一船的双胞胎吗?
再往下看,我更是震惊。
2002年5月1日
我不知道他们在盘算什么,我们足足花了一周的时间才到达长江,这一路上他们不停在给我们做检查。
每天我们的生活就像被饲养的猪一样,吃饱喝足以后他们会给我们注射麻药,很快我们便睡过去。
醒来后,又恰巧是在吃饭时间,如此往复,我几乎失去了控制生物钟的能力。
但这是家主教给我的任务,我必须完成,我们就要到长江口岸了,他们一定有所图谋!

2002年5月2日 凌晨
果然!他们没有直接到长江口岸!
他们在等待时机!
从今天凌晨开始,外面电闪雷鸣,马上就要下暴雨了。
届时长江水位线会上涨,他们在等待什么?

2002年5月2日 午夜
雨下了一整天。
今天我们没有被注射麻药,而是被锁在房间里。
就在半个小时以前!我听见了隔壁阿辉的惨叫声!
他们在做什么!?
是人体实验!
这群魔鬼到底想干什么?!

2002年5月3日 凌晨3点
他们在杀人!
不是那些职员!
是阿辉!
他已经彻底变成怪物了!
不要!不要!我后悔了!我放弃了!
我要回家!
不!
不行,他来了!
我完了!救命!谁能来救救我?!
救命!

嘭嘭嘭!
外面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正好是在我看到最后一行的时候传来的。
我心脏狂跳。
到底是什么?
是谁在敲门?那个叫做阿辉的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艘船是在找什么?又为何突然沉入水下?
我找到的这本笔记非但没给我带来任何答案,反而使我更加疑惑。
同时,它提醒了我,这艘船绝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
看鲁方的状态,他好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的寻找,难道说真的有那种被进行生物实验,然后发生物种变异,最后人类控制不了,全军覆没的事情在?
这么《生化危机》的后现代科幻套路不会真就发生在我身边吧?
我合上笔记本,把护符和笔记本都装进防水袋里,然后贴着墙壁蹲下来。
只从侧面偷偷通过房间的窗户向外观察。
由于窗户材质是磨砂的,所以很难看清外面敲门的家伙具体模样,但我能肯定那东西绝对不是人。
只从其身影来看就足以说明,扁平硕大的头颅上有两个突起,看起来感觉像它的眼睛部位,构造就跟青蛙一样,长在头顶上方。
干枯且杂乱的头发,乍一看还以为是日本的河童。
最重要的是其整个背影,简直就像是直立行走的大猩猩,后背佝偻着,双臂很长,一只下垂到脚。
难道说这艘沉船就是被那个怪物袭击的?
我屏息镇静下来,躲在门后边不敢出声。
那怪物似乎也察觉不到里面有生人了,于是埋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这怪物每一步都沉重无比,我生怕它走几步,让这艘沉船直接侧翻过来。
等那怪物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确定他离开了,才敢偷偷从房间里出来。
原本我可以在这里毫无压力的探索解开沉船之谜,但是知道了这里尚有活物,而且还是怪物的时候,我开始不自觉的谨慎起来。
每一个动作都如履薄冰。
在距离鲁方相隔不远的地方,我找到了疑似那个叫阿辉的人的卧室。
我悄悄开门去,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整个房间很杂乱,地上虽然已经被擦拭过,还是角落里还留有一些干涸已久的液体。
红色的血,绿色不明何物,也很粘稠,而另外像泡过烟丝的水一样颜色的液体,我猜测很有可能就是那些船上职员给阿辉注射过的药物。
这可以说明一件事,这艘船里一定有制作药剂的地方,如果能找提取这种药剂的实验室,我或许可以采集到样本,以及一些实验记录。
虽然我对化学一门学科不那么精通,但是在大学期间,考古类专业课也是有考古化学实验的课程的,我能初步根据实验结果判断出他们想要干什么。
我从背包里拿出塑料瓶,将地上的红色、绿色和深黄色液体分别采集了一些,这些以后回考古所可以让专业人员做细致的实验分析,从而得出结论。
当务之急是找到实验室。
像这种十分隐蔽的场所,肯定是在最下层,同时那个怪物想必也在下面一层。
现在我不得不下去,但下去就势必要面对那个怪物,这让我很纠结。
犹豫再三,我决定还是铤而走险。
反正该面对的早晚要面对,更何况,在前面五层见过的怪物已经不少了,也不差这一个。
下定决心之后,我开门......
“嘿嘿——”
开门之后,我看到一张无比丑陋的、蔚蓝色的大脸摆在我的面前。
扁长的脑袋上留着棕黄色的杂毛,浑身都是疙瘩一样的皮肤,通体是深蓝色,那一张宽厚发紫的嘴唇在看见我之后,露出嘿嘿的笑脸。
嘴角开裂,一路咧到那怪物的后脑,它张开嘴大笑,看起来就像是用到把脑袋横切成了两半一样。
露出了紫色的舌头和平秃的牙齿。
那一刻我继续要被吓的窒息了。
我看清楚了这怪物的样子,硕大且肌肉发达的身躯,像猴子一样。
我心中当即给出了关于这怪物的答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海猴子?!
所谓海猴子,一般人都叫它水鬼。
实际上真正海猴子是什么样,谁也没见过,都不过是口耳相传。
据说海猴子像猴子,又像小孩,头顶上有一圈头发,头发的中间却是个空心的,看着很像是个秃顶的人。
据说海猴子头顶是用来装水的,在水中海猴子十分凶悍,一旦离水就会变得很虚弱。
日本也有关于海猴子的传说,只是在日本,人们将之称为河童。
据说海猴子经常会隐匿在水边,等待有人落水,便死命将其拖入水中。
现代人认为这只是人们对于溺水时腿抽筋的一种具象化想象罢了。
我原本也以为是这样,谁知我今天真的遇见海猴子了。
虽然我不确定在这艘沉船里,算不算是水中,海猴子的战斗力有没有被削弱。
但总之,别说是海猴子,就算是孙悟空,我也得更它正面对抗。
我毫不犹豫,从背包里抽出工铲。
但这海猴子的反应能力出乎我的意料,我还没来得及彻底把工铲拿出来,它已经冲了上来。
两条蓝色的、粗壮的臂膀直接按住了我的双肩,把我扑倒在地上。
同时它的口中还发出咦哈哈讥笑,好像玩的很开心似的。
随即这海猴子张开大嘴要咬我,我左右闪避的同时,提膝猛踢海猴子的下半身。
这海猴子吃痛松开了我,我以为它是尝到了厉害要逃走。谁知它反手抓住我的脚,把我在地上拖行。
我大惊失色,连忙对着它拽住我脚的那只手发起猛攻,但这海猴子皮糙肉厚,又很灵敏。
在我迫使它松手之前,它开始快速的移动,把我在地上拖行。
过程中,我不断撞上二层舱的走廊两侧倒塌的废物,有几次还撞上了我的头,撞得我七荤八素,只能保护自己不被那些丢在地上的东西撞死,根本无力还击海猴子。
我就这样被它拖下了下一层舱的阶梯。
直到一层舱一扇大门处,那只海猴子松开了我的脚,静静站在大门旁边。
我很奇怪,它既不是要吃我,也不是要弄死我,而是带我来到一层舱类似仓库的地方。
我从地上爬起来,这一路我被撞得鼻青脸肿,它却很高兴的样子,气我的想给这怪物两铲子。
但我又打不过它。
看我站在原地无动于衷,海猴子暴跳起来,捶打着面前的大门。
它力气奇大,一层舱的仓库大门三两下就被海猴子锤烂了。
幸亏刚刚它锤的不是我的脑袋。
我意识到它是要让我进这间仓库,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是要干什么。
不过现在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于是只好老老实实走进仓库。
我发现这仓库里的供电设施还能使用,于是打开了仓库的灯光。
可开了灯,我就后悔了。
我看到满地已经腐烂的尸体,有的是身穿制服的职员,有的穿平民百姓衣物的普通人,我猜那些就是这艘船上的船员了。
只是为什么他们都死在了这里?
我还在纳闷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仓库身处传来低低的哎呦声。
我当时心中一跳,难道说这里还有活人吗?!
又或者这仓库里还有其他的怪物?!
见我踌躇不前,那只海猴子大叫着直接把我拎了起来,然后强行带我走到仓库的身处。
仓库的尽头还有一扇大门,这对这只海猴子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它两三下就把铁门扒拉开了。
我惊奇的发现,原来那个制作奇怪药剂的实验室就在仓库的里面。
那也就是说外面这些都是因实验而死去的人?
我越发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实验。
而当我被迫跟海猴子走进实验室最深处的观察房的时候,我惊呆了。
我看见了,在观察室里还坐着一个活人!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45626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