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Laughter School 第十六章

  饭桌上九个人不说话了,一个满脸红光的男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拍着桌子喊道:“我想起来了,你们不就是那个专门收治,收治智障孩子的学校嘛……你这魔术表演得挺不错,谁教你的?”


  “哈哈哈哈。”其他人一听,笑得东倒西歪。


  李建玲左手一抖,掌心长出一柄长约半米的剑柄。微微晃动了一下手腕,酒瓶约五分之一的部分无声掉了下来,几许红色液体染红了下面的垫布。那柄短刀没有根部,掌心延伸出来的部分只有刀刃,通体漆黑,周围的光线都被吸了进去。


  服务员恐惧地看着女孩手上的兵器,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李建玲又一次抖动手腕,刀刃退回到手心中,小小的手掌完好无损,根本看不到那刀刃是怎么藏进去的。


  “这一杯酒是敬给何老师。”李建玲取来一个酒杯,倒上满满一杯,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在场的几个大人居然也跟着叫好起来,似乎没有人在乎“魔术”不对劲的地方。坐在正中的高总再也安耐不住愤怒,厉声喝道:


  “谁家的孩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给我滚……”


  高总滚字还没说完,忽然捂着脖子抽搐起来,两眼发直,嘴里发出咕咕的嘶吼声。他双脚双手胡乱挥舞了一阵,仰面倒在椅子上,便再也不动了。


  众人的酒意霎时被吓走了八九分,终于明白这可不是什么即兴表演。大人们同时看向李建玲,她镇定自若站在原地,连手指都没动一下。从高总胸口位置浮现出一柄黑色半透明的刀刃,长约三十厘米,刀刃离开身体后,化作雾气,飘回到了李建玲的手心中。


  “废物!”李建玲轻蔑一笑,随手把酒杯砸碎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另一个肥硕的食客大声吼道,声音却止不住地颤抖。


  “干什么?”李建玲怒而扫视了一圈:“替炎黄子孙清理门户。”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们学校的负责人,我要……”


  那个肥硕男人正打算掏出电话,空中刺过来一把黑色刀刃,只听他惨叫一声,手机断成两节掉在地板上。这下没人再敢轻举妄动了,大气都不敢出看着眼前的幼小女孩。


  “能把你们这些人集齐还真不容易。你们靠着自己那点可笑的能力,残害了多少无辜的人?表面上各个都是炎黄子孙的代表,暗地里却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李建玲拍向餐桌,一阵剧烈的咯吱作响后,桌面裂成八块垮了下去,盖在上面的玻璃失去支撑后摔碎在地面上。那些残羹剩饭更不用说了,随着桌面洒落满地,黑的黄的白的红的,就像开了染色铺子。


  “来人啊!”“救命啊!”


  众人的酒彻底醒了,拼尽全力呼救,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簇拥在包房周围的服务员全然不知去向。一个高大的男人准备夺门而出,手还没碰到门把就倒了下去,甚至连哼都没来得及。剩下的人都不敢乱动了,有喊饶命的,有取出一叠钞票举在头上不停作揖的。


  “哼,想做人的话,下辈子吧!”


  李建玲轻蔑地扫视着这几个成年人,身体顿时化作数柄利刃,交错穿过食客的身体。黑色刀刃没有在身体表面留下一丝痕迹,几乎同一时间,七个人从座位上滚了下去,喊叫声和求饶声少了大半。利刃回到原点,变回黑雾的样子,再次组合成李建玲的身体。


  “救,救命啊……”


  剩下最后一人爬在地毯上,浑身像通了电抖个不停,他就是被称为朱总的俱乐部负责人。


  李建玲绕过餐桌,抬脚从地毯上的液体走过,靠近瑟瑟发抖的男人。他那原本高的躯体因为害怕而蜷缩成一团,鼻涕眼泪混杂在一起。


  “我们终于见面了,朱老板。”


  “啊?”朱总抬头看了一眼李建玲邪气的脸庞,很快把脑袋缩了回去:“我认识你,你是风筝大赛的冠军。求,求你了,你们老师的死不是我故意的……求求你了……你要多少钱都行……”


  一股热流从男人裤脚下钻出,渗透进地毯的缝隙中。


  “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舒服的。何老师当时被踢中内脏,在医院里疼了一个晚上才去世。”


  “不要啊!啊……”


  一道黑色利刃刺穿了男人腹部,旋即消失于空气中。他身子一挺,在地上来回地打着滚,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轰!”


  地板突然剧烈震动,李建玲望向窗外,山庄下方的停车场发出爆炸,一排高档轿车燃起冲天高的烈焰。剧烈的火势让保安们束手无策,许多客人从体育馆和住宿的地方冲了出来,在街道上乱跑。


  “怎么回事?”


  李建玲转身刺出一刀,刀身却被一只嫩手接住了。


  “你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自己一个人来报仇。”


  来者正是孙东东,手臂和脸上的条纹发出刺眼白光。


  “你来干什么?”李建玲从掌心收回刀刃,没好气地说道。


  “帮你掩护这一切。我一会会炸掉煤气管道,让所有人都以为这里发生了大火。”


  “有病!我可没让你来!”


  孙冬冬看着地上歪七扭八的大人们,再看看不远处趴在地上的朱总,已经一动不动了。空气中窜起一股股怪味,他只得捂着鼻子说道:“何必呢?这些人是杀不完的。”


  “那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事,关你屁事!”


  李建玲骂了一句,化作黑烟飞出窗户。孙东东急忙挤到窗边,对着夜色大喊道:“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喂!”说罢,他略微蹲下身体,猛地一纵,跳出十几米远,直奔天上而去。


  五分钟后,山庄后方的丛林里。


  两个矮小的身影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远处的两层建筑如今陷入火海之中,时不时腾起几个火球。


  “这下彻底干净了,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孙东东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脸上全是汗珠。


  “一群败类。”李建玲余怒未消地看向孙东东,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现在就开始出汗了?”


  孙东东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说道:“刚才调开那些服务员花了不少体力,不然他们一定会死在火中。”


  “你又用精神控制?”


  “对。那些服务员有什么错呢?他们只是谋生罢了。”


  孙东东从怀里掏出一个余温尚在的饭盒,打开,递给李建玲一个热气腾腾的鸡翅:“我给朋友带的,你要不要?”


  “不要!”李建玲厌恶地扭过头去。


  “那好吧。”


    两人静静地看着火势蔓延,没多久,山庄道路上布满了人,但只能对着火势束手无策。


  李建玲扭头问孙东东,语气不再咄咄逼人:“我的真实身份是唐刀宿铁,隶属于天庭外围组织九霄,主要职责是监视一切可能对天界构成威胁的存在。你呢?肯定不是孙东东本人。”


  孙东东悠悠地说道:“最高议会下属机构,第二真理,类型为渗透特化型人造人,代号马西昂。”


  “那我们算重新认识了。”李建玲发出不易察觉的笑容:“那第一真理是干嘛的?”


  “他们是一群穿越狂。”


  “明天就是教师节了,想好送什么礼物了吗?”


  孙东东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还没想好呢。”


  “那算了。我回去了,下周上课时记得好好洗个澡,你身上一大股酒气。”


  “你也是,刀小姐!”


  “叫我宿铁!”


  李建玲白了孙东东一眼,消失在丛林的黑暗中……


  郑云龙是被一连串的狗叫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卧室里伸手不见五指,小区外的几点灯光透了进来,十分醒目。


  “现在几点了?”郑云龙翻出手机,刚划开屏幕,强光便照得人睁不开眼。好不容易适应后,他总算看清了手机界面,现在是晚上10点11分,自己在床上躺了有五六个小时。可奇怪的是,现在全身上下舒坦很多,头也不昏了,那滋味比睡了个通宵还好。


  郑云龙从床上爬起来,摸黑走向客厅,好在有手机的电筒功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墙上开关。按下开关的那一刻,整个房间同时亮了起来,总算不那么渗人了。


  “呼……这次菌子中毒可真够受的。”


  喝了些温水,郑云龙来到水池边,就着热水洗了两把脸。镜子中的自己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古怪的彩虹色和飞舞的小人都不见了。


  “嗡!”


  放在一旁的手机发出剧烈震动,之前为了不影响上课而关掉了铃声,下班后忘记打开,所以这段时间根本没听到。郑云龙解锁屏幕,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刚才只顾着看时间,却忽视了中间的来电提示。未接电话都是一个叫罗靖的人打来的,他也是明德小学老师,负责教高年级语文,为人幽默风趣,工位就在自己斜对面,两人很快就熟络了。


  按下接听键,一个急迫的男性声音就吼了起来:“喂!你没事吧?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我刚才睡了一觉,现在才醒。那鸡枞会不会有问题?我看到有小人在飞舞。”


  “那是小人国幻视症,你现在好点了吗?”


  “我还好,回家后吐了一阵。”郑云龙想起那些把整瓶鸡枞带回家的同事,问道:“有没有其他人中招?”


  罗靖哭笑不得地答道:“李立阳送去医院洗胃了,杨宇还在打吊针,他们两个都是吃了一整瓶的。其他人把鸡枞炒在菜里和煮汤,所以没什么大碍。”


  “不到一天就吃一瓶,他们也太不注意身体了。”


  “唉,我问了送礼的家长。原来是他们做的时候没注意,把一部分见手青和鸡枞混在一起下锅,结果有的没彻底弄熟。不过看在家长一片好心的份上,我们就没说去医院的事情。你没事就好!”


  “是啊。家长也不是故意的,但我实在想不通,见手青怎么会有这种效果?”


  “个人体质差异吧。李立阳本来就容易过敏,杨宇又是个吃货,加上他们吃得太快太急,唉……”罗靖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现在得去下医院看看他们两个。改天再约!”


  “好。回见。”


  郑云龙回想起在丛林里烤野味的时光,哪有那么多讲究,照样兔子皮一扒,随便洗洗就架火上烤了。那还是运气好的时候,运气不好的话只能吃青蛙和昆虫了。没想到自己这副百折不挠的铁胃,居然有一天败给见手青。幸亏之前没有吃几根,只是见了小人,不然现在得去医院和他们作伴了。


  由于刚才的小睡,现在精神好得很,为了打发时间,郑云龙打开了几乎没怎么看过的电视。初始频道刚好是本地电视台,画面上是一片山体的远景,黑夜中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山林中间冒着一股浓烟,方圆两公里的林区都笼罩在烟中。镜头转到到另一边,烟雾是从一个度假区里冒出来的,一栋二层楼着起大火,远处停车场的局势更不容乐观,数量轿车都燃烧殆尽,散发出滚滚浓烟。


  屏幕外一个沉稳的男性声音说道:“……现在你们看到的是观云山庄的火灾现场,主餐厅已经大部分被烧毁,现场还有一些车子被烧毁,都是价格超过百万的豪车……”


  镜头转向庄园入口,消防车在外面排起长队,限于狭窄的山路,它们只能一辆接一辆驶入,不然没办法在山庄里转弯。


  有几辆豪车朝着庄园出口驶去,保安未加阻拦就让他们通过了。


  郑云龙打开临夏论坛,在搜索栏里输入观云山庄几个字。一篇关于吃喝的文章介绍道,山庄里的大厨都是国外培训归来的,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还持有米其林资格证书。光是在这里吃上一顿,少则三四万,多则十几万,要是再预约罕见的酒水和海鲜,价格成倍往上跳。真可谓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


  “简直是土豪俱乐部啊。但这种地方怎么会发生火灾呢?”


  论坛里有不少热帖都在讨论火灾的事情,郑云龙不喜欢八卦,草草看了两眼后就关掉了。火灾还没有完全扑灭,起火的餐厅是在半山腰,消防车只能停在坡上进行灭火,这样就大大限制了水流的冲击力。停车场那边乱成了一锅粥,烧焦的车体散发出高温,一辆消防车在给残骸们降温。这些都被上面的摄影师拍了下来,同步传送到电视频道上。


  “大场市到底怎么了?最近不是火灾就是爆炸。”


  郑云龙不想继续深挖下去,干脆找了个播放音乐节目的台,舒缓的旋律让大脑获得了片刻安宁。他忽然想起那位法医邓阳春,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看了看表,现在还不到十点半,法医应该还没休息。郑云龙翻出邓阳春的电话,播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盲音,邓法医很可能还在加班。郑云龙没有打第二次,把手机扔在一边,闭上双眼,尽情享受着电视中的音乐……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0301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