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滇池----老盘龙江漫游记 (兼访土坝河)之一
魔笛
发布于 广东 2018-02-06 · 6.0w浏览 22回复 75赞

老盘龙江河道示意图

提起盘龙江,在昆明生活和工作的人们,无论你来自何方,本地人或外地人,老昆明或新昆明,肯定很少有不知道的,但若问起老盘龙江河道在哪里,就连土生土长的昆明人也不一定会知道。
实际上,原先的盘龙江下游是扇形水系,也就是说入滇池的河口不止一个,更何况还有像玉带河和西坝河这样的人工分水河了。老盘龙江河道,是六七十年代以前裁弯取直之前的自然入湖主河道,从地图上看,它与周围的实地呈突出状插入滇池的北面,与右边的福保形成一把钳子。“钳”住了福保湾。

现在所说的老盘龙江河道,指的是从洪家大村的盘龙江分水闸----洪闸开始的流向清河村西的一段,它的长度大约为2.3公里,在洪家大村一段有的地方宽不足1米,那只是一条路旁排水沟的宽度,最宽的地方也只有五六米的样子。实际上现在它真的只是一条路旁排水沟,已经消失的洪家小村和正在消失的洪家大村旁,被称为“大黄蜂(疯)”的渣土车正在将那些拆迁的城中村或其它新建楼盘施工产生的开挖土方运往老盘龙江的周围回填,尘土飞扬中被挤压的河道灰头土脸,有些难以寻觅。



一、寻访土坝河
我今天说起老盘龙江的入湖段,之所以要和土坝河联系在一起,是因为我们此行与一位德高望重的网友的身世有关,他就是活跃在《昆滇往事》版块的糊涂老马,前几天,我们在雅兰的新书发布会上相遇,箫寒与老马交谈中说起我们有意前往老盘龙江一探,想邀老马共同参与,老马欣然应允,于时促成了我们今天之行。
所谓土坝河,其实是原盘龙江下游那一段以自然泥土为堤所筑的河道,这正是一直主张拆除防浪堤搞生态化自然土堤的“南辕北辙”的最爱,以前的盘龙江绕城而出后一定是这样的土堤,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土坝河现在早已改成了石砌硬堤。老马告诉我们70年前他出生于土坝河边小赵家场的一个农家马厩中,这是躲避日寇飞机轰炸的结果。



友善而陌生的脸孔

老马和马厩主人的后代分享那些值得回忆的合影

我们的老盘龙江之行跟随着老马的回忆走,从小赵家场来到位于大赵家场的金家社区红太阳幼儿园,老马告诉我们,这里原先是小寺小学,老马的母亲原来在这里教过书。
或许是缘分使然,老马与幼儿园主人文老师一见如故,今天是第二次来访,热情厚道的文老师一家带我们参观了简朴而整洁,管理得井井有条的校园,并且不由分说地挽留招待我们,豪爽的赵老师拿出了珍藏的两瓶茅台酒。

简朴整洁的红太阳幼儿园

简朴整洁的红太阳幼儿园

整洁明亮的教室

盘龙江边的大型历史雕塑群,洞开的城门把我们带进洪武年间


——————————————————————————————————


不起眼的土坝河畔,古今有多少故事?位于广福路张家庙旁的一组雕塑,以艺术的方式描述了明洪武间开始的大规模的屯垦戍边的那一段历史,实际上滇池周边大大小小的村落的形成,大多与之有关。可惜这组少有的大型雕塑很少受到游人的珍惜,据说士兵手中的铜矛是被偷盗后重新安装上的,当我们来到雕塑前面举起相机时,爬在铜像上的一家三口觉察到了不妥,溜了下来。

“世代守望”,屯垦的军民世代守望这片土地,但不知少有人珍惜的雕塑能守望这里多久?

盘龙江边的大型历史雕塑群,洞开的城门把我们带进洪武年间。艺术家看到的是灵魂、历史学家看到的是沧桑,游人看到的是晒太阳的座位,盗贼看到的是铜和铁.......

艺术家看到的是灵魂、历史学家看到的是沧桑,游人看到的是晒太阳的座位,盗贼看到的是铜和铁.......

张家庙村头的忠字桥,桥面宽度是按拖拉机设计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陈家村开始,盘龙江上有五、六座造型优美的双曲拱桥,它们另外有个引人注目之处是桥身上有葵花和忠字图案,这些桥的风格反映的是另一段不太久远的历史。说实话,我很喜欢双曲拱桥,每次看到它都要驻足很久,在那个物资匮乏的非正常年代,居然能建造出质量如此好的桥梁,让现在的桥歪歪们情何以堪?

张家庙村头的忠字桥,桥面狭窄,其宽度是按拖拉机设计的

严家村前的忠字桥

小赵家场的忠字桥





                                 ----- 待续 ------

魔笛
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浏览 6.0w
75 收藏 7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22
赞过的人 75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