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烟火中呈现城市的温暖

 

原标题:在人间烟火中呈现城市的温暖

对于作家迟子建来说,哈尔滨是一座埋藏着父辈眼泪的城。1990年从大兴安岭迁居哈尔滨至今,作家在这座城市生活了30年。2019年4月,她开始了《烟火漫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9月出版)的写作,同年岁末完成初稿。在写作过程中,迟子建在这座城市发现了一颗露珠,形形色色的人物,在哈尔滨这座自开埠起就体现出鲜明包容性的城市中碰撞与融合,“他们在彼此寻找中所呈现的生命经纬,是文学的织锦,会吸引我与他们再续缘分”。

如果说文学需要根据地的话,北极村是迟子建的文学根基,哈尔滨则是她文学创作开枝散叶的地方。她曾说,文学创作是不应该有边界的,一个写作者所能做的就是不断突破自己。

在给读者呈现诸多关于大兴安岭深处的故事之后,迟子建继续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新生活的城市,从历史到现实,从社会到生活,从鸡毛蒜皮到烟火漫卷,每一部作品都写得那么踏实、紧实而又令人期待。从早期的《伪满洲国》到《起舞》,从《白雪乌鸦》至《晚安玫瑰》,再到这部《烟火漫卷》,作者对一座城市的书写和构思变得愈加明朗和具体起来。具体到作者不惜笔墨把哈尔滨城市中的几座教堂,都仔细书写了一遍,带给读者一种纸上旅行的感受,昔日走过的哈尔滨大街小巷,在文字中变得立体起来。

当然,纯粹地对一座城市的街巷书写,是为了给故事更好的铺设和架构。一棵大树终究有繁茂的枝叶,一部好的文学作品,更是需要枝叶和主干交相辉映。《烟火漫卷》讲述的是发生在当下哈尔滨的生活故事。故事围绕主人公刘建国寻找孩子这条主线展开,他寻找的并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他不小心弄丢的朋友家的孩子。为了寻找这个孩子,他几乎用尽了全部的气力,蹉跎半生,只为寻找。市井民众生活的日常,让人感受到人无能为力时的卑微与人性的温暖和伟大。

作者给每一个人物都灌注了足够的故事,让他们变得丰满甚至多面,善恶并存,美丑并论,让读者通过时间看透人性的复杂,同时体会到复杂背后的些许暖意。这些暖意,是迟子建文学书写的底色。从冰天雪地的北国走来的她,始终坚信心中有暖意,这世界才会温暖。

为了寻找孩子,刘建国做过不同职业,遇见过不同的人,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又一个表面看起来没有关联,而内里却紧密相连的故事。故事情节随着刘建国工作的推进而渐进高潮,结尾却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反转。刘建国曾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寻找孩子,是他一生的救赎。当读者开始可怜他,觉得他不懂变通,太过倔强时,作者让我们看到他所背负的另一重灵魂的债务。最终,孩子找到了,但是刘建国的灵魂救赎并没有结束,而是走向了另一个开始。

出现在迟子建笔下的“人间烟火”看上去是着眼于民间与底层,骨子里则是紧紧抓住人本意义上完整的、大写的人。过去的《群山之巅》如此,这部《烟火漫卷》则表现更甚,否则我们就无从理解作品中不少人物身上总是会偶尔出现一些看上去有那么点古怪、诡异乃至不合寻常逻辑的行为或心理,无论是刘氏三兄妹,还是于大卫、谢紫薇伉俪,抑或是生活在榆樱院中的芸芸众生概莫能外,正可谓应验了“谁又不是秘密中人”这句俗语。而正是这些人物看上去合逻辑或非逻辑的行为与心理共同编织起了他们生命的经纬以及他们所生活的这座都市之前世今生,这就使得作品的宽度得以大大拓展。

从整部作品来看,故事的完成度很高,是一部真善美主题书写到位的文学作品。但从人物性格刻画上看,某些人物的性格相对模糊,有时对某一个故事延伸得过于宽泛,枝叶过于繁茂会影响主干的效用,比如对黄娥在山川河流间生活、做生意的日常,过于一笔带过,细节不够突出;故事链接过于牵强,比如刘建国的病人翁子安与黄娥之间突然的爱恋,跨越了“阶层”,有很多细节描述衔接不紧密,读来令人跳脱;比如翁子安对自己“母亲”的态度,以及对他们之间关系的呈现过于平淡,巨大的历史背景下的事件一笔带过,对“母亲”病情的描述又过于轻描淡写,让人对翁子安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但对他这个人物的书写,有扁平化倾向,血肉不够饱满。

总的来看,这部书仍旧是一部值得细品的文学作品,让我们透过书中的人物去反观自我,反观这个社会,去寻找自我救赎的方式,努力用自己的力量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这是文学能起到的温润作用,也是应该起到的警示作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