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老物件之1、擂钵
糊涂老马
发布于 云南 2020-09-19 · 3.2w浏览 14回复 25赞

       过去,绝大多数老昆明人家都有一盘石磨和大小两个石研臼。一为日常饮食需要。石磨用以磨豆,自制豆浆、豆腐,磨米,蒸糕、做鲊面、米凉粉、米凉虾、炕米浆粑粑等,磨麦子,炕粑粑、擀面条、包饺子、蒸包子、画卷、馒头,磨包谷,蒸包谷饭,等等等;大的研臼用以舂饵块、糍粑和辣子,小的研臼用以舂花生、胡麻、芝麻、辣椒面、花椒面、胡椒面、盐巴(那时昆明冇得精盐,只有大块的“锅巴盐”和舂研食米粉……

      二为敬老爱幼。因为人老了,其中先从牙齿老,缺牙少齿;娃娃小,牙齿冇长齐,胃肠功能弱,许多食物嚼不动,囫囵吞下去,难以消化吸收。只能吃细软、容易消化、吸收有营养的食物。新鲜蚕豆、毛豆(黄豆)、豌豆、包谷上市,老年人喜欢尝鲜,也喜欢给婴幼儿尝鲜,对老人健康、孩子成长有好处,可他们又嚼不动。就把新鲜蚕豆、毛豆(黄豆)、豌豆磨成豆浆,或做成“揽豆腐”,既好吃可口,又有营养。尤其是婴儿,奶水不足、营养不够,那时又冇得食米粉卖,就自己用小石研臼舂研食米粉……

       上世纪70年代中期,老马成家后,马厩远在郊区,宿舍又小,“螺丝壳里做道场”,不可能再添置死庞烂重的石磨、石研臼了。更何况,一小点儿豆啊、米啊、包谷啊、花生啊什么的,还不够沾石磨、石研臼呢!

       有了女儿后,郊区买不到牛奶,营养不够,老家在滇南一位朋友给老马送来一件傣族敲打的象脚鼓似的陶罐,叫老马用来研磨米粉、豆浆、花生浆什么的给女儿补充营养……

      擂钵的使用方法是:先把干豆子(或花生、包谷)用水泡软,然后把泡软的豆子(或花生、包谷)放入钵体内,加点水,用圆形的擂棍(如擀面杖)顺时针(或逆时针)研磨(钵体内侧有很多由钵底,从细到粗,向钵口呈发射状的纹路)成浆就可以了煮食了;假如是新鲜的豆子(或花生、包谷),就无需用水泡,直接研磨就可以煮食了。

       老马夫妇使用擂钵之后,觉得很好用,其豆子(或花生、包谷),多少都可以;人多、人少都够吃。认为家里那盘石磨坏了多年,石研臼又死庞烂重,又托老家在建水的同事买了一个送回家,母亲用了之后,也觉得方便、好用……

       现在家家户户有了豆浆机、米糊机什么的,所以就很少见到擂钵了。哈哈哈……

 


糊涂老马
糊涂老马无才华,自知文拙难成家。偏爱舞笔瞎弄墨,聊以快意度晚霞。
浏览 3.2w
25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4
赞过的人 25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