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十八章

  中午十一点左右,大场市的一座普通医院里。


  几个女老师坐在外面椅子上,其中一位年轻点的不停哭着,餐巾纸都用了好几张。


  “都怪我没看好他,嘤嘤嘤……我真笨,真的!”


  “小张,你别哭了。谁知道人贩子居然会混在表演的团队里……”“听姐的话,都是那些人贩子搞的鬼,该死的是他们!”


  在周围人七嘴八舌的安慰下,年轻老师的哭声稍微缓和了一些。郑云龙不忍心打扰他们,独自靠在墙角里,等待着急救室开门。


  一名年轻的男老师拎着两大个塑料袋从电梯里走出,取出一瓶瓶喝的递给老师们:“你们都渴了吧。”


  “谢谢你,小杨。你也给郑老师送点吧。”一名年级稍大的生活老师接过水,给了还在抽泣的女老师一瓶。


  “好!”


  男子拎着塑料袋小跑到郑云龙面前,把一瓶八宝粥递给他:“郑老师,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店里没什么好卖的,我买了点八宝粥。”


  “谢谢。是薛主任首先发现那些人贩子的,应该先谢他才对。”


  “薛主任正在打电话,我一会给他送去。”


  年轻人拎着袋子回到座椅那边,继续和老师们攀谈起来。


  郑云龙吃着八宝粥,默默梳理起早上的线索:八点半左右,宿管老师带着孙东东,曾卓辉几个孩子去临近商场买教师节礼物。在商场里逛了快半个小时,孩子们被附近的商业演出吸引了,都围过去参观。很快,孙东东被几个伪装成魔术师的人迷住了,跟着他们来到后场,上了一辆车。因为老师也在忙着整理东西和看表演,走神了一小会,等发现时,孙东东已经不见了。


  “孙东东应该收到很大惊吓,很可能提供不了有用线索。不知道团伙的其他人抓到没有……”郑云龙努力回忆着那个爆炸现场,整个三楼都被炸飞了,假如团伙的人都在那一层,恐怕都凶多吉少。可是,那层楼缘何会发生如此激烈的爆炸?


  “叮!”


  急救室绿灯亮起,医生带着几名护士走出,众人马上停止了交谈,一拥而上把他们围住。


  “老师们别担心!”医生急忙安慰道:“这个孩子除了额头和手臂上有些划伤,身体没有任何大碍。不过结合他过去的病情,可能会出现一些记忆上的问题。”


  “身体没事就太好了!”几个女老师顿时喜极而泣。


  郑云龙急忙追问:“你说的记忆问题是指什么?”


  “是这样的。这个孩子之前因为车祸导致大脑功能受损,现在受到了惊吓,可能会让记忆错乱的现象。你们可以向心理咨询师寻求帮助。”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不谢。你们做老师的都很值得表扬!现在孩子还在休息中,我建议你们过一会再进去。”


  医生很快离开了,老师们相拥着坐回到椅子上。


  “这次运气真是太好了!”“真不知道他怎么躲开爆炸的,听说是抱着被子跳下来的。”“真希望孙东东能告诉我们!”


  郑云龙看着老师们开心的样子,突然想起孙东东掉下楼的时候,那床被子是怎么回事?


  电梯门开启,严校长带着助理快速走向急救室。看到校长来了,老师们纷纷起立,簇拥而上,有一句没一句说着刚才发生的事。


  “各位请冷静,我都知道了!”严校长温柔地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孩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大家都尽力了,别太自责。”


  “校长,你不是开会去了吗?”一个老师问道。


  “听到薛主任的汇报我就赶过来了,没什么比孩子更重要!”


  一名护士走出急救室,轻声对严校长说道:“老师们,孩子已经醒了。你们可以进去了,不过请注意别发出太大的声音。”


  “那大家都进去吧。”严校长对郑云龙喊道:“郑老师,你也一起来吧。”


  “好!”


  郑云龙走到急救室门口,电梯中推出一副担架,躺在上面的是一个全身绷带的伤者。担架周围不仅有医生,还有几个穿制服的人,和那天在旅店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医生奋力推着担架奔向另一侧的急救室,那几个穿制服的寸步不离左右,表情严肃。


  伤者头部包扎着绷带,只露出一张脸,虽然有些变形,但嘴角和鼻子的比例和先前看到的那位女子一模一样。


  “是她?和那些拐卖的人一伙的!”


  郑云龙追到急救室门口,被两名彪形大汉拦了下来。


  “喂!这里是医院,你要干什么!”


  “那个人是不是从物流园运来的?我之前见过她!”郑云龙想进去一看究竟,被大汉粗暴推开。


  “调查局的工作容不得任何人妨碍,你是谁?”


  “我是他们拐来孩子的老师!我的学生就躺在旁边!”郑云龙怒了,指着不远处另一间急救室吼道。


  “不好意思,没有总管命令,谁也进不去……”


  郑云龙恨不得两下撂倒眼前这两个人,一想到这里是医院,只好无奈地退到一边去了。


  “郑老师,你在这里干什么?”


  薛堃从楼道里上来,看到双方剑拔弩张的样子,急忙把郑云龙拉到一边。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物流园见到的团伙成员,那个女的也被送来这里了,全身都包裹着绷带。”


  “她在这里?”薛堃惊讶道。


  “对,但不知道为什么没见到其他人。”


  “好。交给我吧。”


  薛堃掏出一包没拆开的烟,直接递给守在急救室门口的男人,然后递上名片名片:“你们可以叫我薛经理,看在辛总的面子上,给个面子。刚才那人是我同事。”


  大汉看了看烟和名片,一张苦瓜脸突然换成了笑脸:“误会,都是误会。”


  “我知道你们调查局的规定。能不能透露一下里面那位的信息?一点点也好。”


  大汉凑近薛堃耳边,用手捂着两侧说道:“女的,看样子还不到20岁。被发现时屋子里没活人了,啧啧啧……”


  “意思是其他同伙全死了?”


  “可不是嘛……听几个同事说现场太惨了。”大汉眼里闪过一丝害怕:“有几个弟兄出来后直接吐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我可不能说。”大汉用力点点头:“薛经理,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请见谅。”


  “我知道。那包烟就给你了。回头再聊。”


  “谢谢!”


  大汉拆开烟,分了几条给旁边的同伴,把剩下的收回怀里。薛堃把郑云龙拉进楼道里,这个时候没有人会从这里经过,是很好私聊的地点。


  “你猜的一点都没错。”薛堃把大汉的话原本转述了一遍给郑云龙。


  “全死了?查出什么原因吗?”


  “还不知道。”薛堃摇摇头:“有件事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昨天观云山庄发生爆炸案,死了很多人。”


  “我在电视台上看到过。”


  薛堃点了支烟,神色有些不安地说道:“但你知不知道,死的人全是大场市头面人物,里面有一个叫朱刚的,是一家散打俱乐部老板,就是把何瑜害死的那个俱乐部。”


  “真的吗?”郑云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还能有假?举办宴席的那人还是昭明集团的一个副总,叫高怀清……”薛堃深深吸了口烟,吐出一大团青色雾气:“导致今天教师节慰问会收到很大干扰。”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对,昭明集团和其他几家公司已经炸锅了。马上就是龙舟大赛,上面要求尽快处理干净。”


  “说得好像你是个专门处理烂摊子的。”


  “当然不是我,我只是个基金经理罢了。”


  刚才送八宝粥的男老师突然冲了过来,对着楼梯里窃窃私语的两人喊道:“原来你们在这里。孙东东醒了,你们快去看看!”


  “好!我们现在就来。”郑云龙应声道。


  薛堃在墙上按灭烟头,丢进垃圾桶,也一起朝急救室走去。


  走廊上等着校长和老师们,看来她们都已经探视结束了。郑云龙和薛堃点头示意后,走进急救室。孙东东正坐唯一的病床上,一位老师正坐在旁边,将面包掰碎了混在牛奶里,再端到孙东东面前。


  “慢点吃……好……”看着孙东东吃东西的样子,老师笑开了花。


  “谢谢老师!啊,是郑老师和薛老师!”


  看到两个大男人到来,孙东东兴奋地喊了起来。


  “头疼吗?”看到孙东东还记得自己,郑云龙总算松了口气。


  “不怎么疼了!”孙东东闪着一双大眼睛问道:“郑老师,唐老师什么时候来呢?我想听他给我们讲故事。”


  郑老师被问蒙了,不知如何作答,薛堃反应迅速,抢过话题答道:“唐老师要考好几个资格证书,明年才能回来了。”


  “真好,希望他都能考上。”


  “行。那你好好休息吧,多吃点东西。”薛堃轻轻拍着女老师说道:“文老师,都交给你了。”


  “放心吧,两位,孙东东食欲很好。”


  和文老师道别后,两人走出急救室,其他人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校长,下午还有活动,你先回去吧。”薛堃对严校长说道。


  “我不放心孙东东啊……”校长为难地说道。


  “这里有我们呢。你得代表学校,向社会各界尽可能地争取福利,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缺席会议。”


  “那好吧。等孩子出院了,你们发个照片给我。”


  “没问题。”


  又交待了几句后,严校长才带着助理离开。


  “谢谢各位关心,请大家都回去吧。今天是教师节,你们好好放松一下。”


  “谢谢两位,那我们先走了!”


  老师们也很快坐着电梯离开了,剩下薛堃和郑云龙待在楼道里。


  “郑老师,我送你回去吧。孙东东可能要待到明天。”


  “行。我就搭一次顺风车。”


  两人很快走到停车场,坐上车后,郑云龙开始问道:“那个叫唐铭的老师发生什么了吗?刚才你的反应好像很激烈。”


  “你还真是观察细致啊……看来孙东东的旧伤又复发了,唐老师早就不在学校了,但在他的记忆力唐老师还没离开。”


  “我听校长说他去给家里企业帮忙了,你又说是考证?”


  薛堃眼光看向别处,犹豫地说道:“都不是,唐铭的资料全都是假的!”


  “什么?假的?”郑云龙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学历,家庭都是假的,恐怕只有名字是真的。他和你很像,也是我在人力市场偶然认识的,觉得他跟孩子有亲和力就带回学校。”薛堃语气低落,停顿了很久才继续说下去:“他确实和孩子们相处得很好,居然能把五个性格迥异,身体状况不一的孩子凝聚成一个团队。”


  “就是风筝大赛那次?”


  “没错。我才知道唐铭原本想靠着假资料谋求一个好工作,但那些老板怎么可能原谅这种行为?”


  “你们又是如何得知是假的?”


  “只要做点调查就行了。可他对孩子们也有了感情,孩子们也舍不得他……”


  “那最后怎么处理?”


  “唐铭因为心理上过不去,在风筝大赛后主动要求离开。我们顺水推舟,干脆炮制了一些材料,帮助他离开大场市。”


  “没想到这也有假的……”郑云龙瘫倒在座位上,王胜雪的资料是假的,唐老师的资料也是假的,为什么这些孩子信任的人都是些骗子?


  “这件事只有我,校长和少数几个老师知道,希望你别声张。”


  “我一定会保密的。”


  “现在孩子们只剩下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对他们。”


  郑云龙点点头,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履历,又有多少是真的呢?


  “有件事情很奇怪,我原本肺部不好,跑一会就会疼。可今天居然冲刺了很久都没事。”


  薛堃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那说明你该多吃点菌子!”


  借着薛堃的顺风车,郑云龙回到了家中,经过大半天的折腾,他早已大汗淋漓。在浴室冲了个澡后,郑云龙惬意地躺在沙发上。


  “叮!”


  原来是邓法医打来电话,郑云龙按下免提键,手里剥着柚子。


  “郑老师,我告诉你一个大新闻,想不想听!”


  “说吧。”


  “你有没有听过哪种武器,能把人炸开的同时,还能保持体内的器官完整?”


  郑云龙忽然停了下来,慢慢地把一块柚子塞进嘴里:“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你见过荷包蛋吧?就是把鸡蛋打碎后直接放油锅里,一面生一面熟那种……”邓阳春的声音稍微加强了些。


  郑云龙眼前浮现出无比熟悉的一幕,一股反胃感涌了上来,使劲憋住气才没把嘴里的柚子吐出。


  “咳咳……我差点呛到了。”郑云龙咽下口中的柚子,缓缓说道:“你一说我想起来,好像云爆弹有这种攻击力。不过我也是在一次打工中听别人瞎掰的,有武器研制专家拿羊做过实验。”


  “是什么实验?快说来听听!”


  “时间很久了,细节我记不清了。好像就是把羊关在一个类似地堡的地方,墙壁全是钢做的。在外面引爆一颗云爆弹,爆炸产生的瞬时高温能把羊烤炸,不是烧死,是从内部炸开那种……想想都恶心。”


  “啧啧啧,我听得都恶心。我这边突然有点事,改天再聊!”


  “行,再见!”


  总算蒙混过去了,郑云龙长舒一口气。其实关于云爆弹的实验,全是他亲眼所见。从那以后,他对烤全羊什么的都有了抵触情绪。假如邓阳春所说是真,谁在那么小的空间里引爆炸弹。又或者,是邓阳春在夸大其词呢?


  “我到底要不要追查下去……现场不是还有目击者吗?她什么时候醒过来……”


  郑云龙感到全身乏力,准备去洗个热水澡放松下。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2651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