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禹王殿 第二十章

终于说到重点了!
“你知不知道这艘船是怎么沉的?”
阿辉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被船上的职员注射了那种奇怪的药物,然后便不省人事了。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喊船沉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阿辉陷入了回忆中,他的瞳孔皱缩,仿佛想起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然后我就看见船上的那些人一个个像是发狂了,他们开始互相撕咬!像是一群野兽!接着,接着我就听见实验室外面传来阵阵的惨叫声!一定是那个铜缸!他们都说那口缸里藏着恶鬼!
求求你了!求求你带我出去!我不要!我不要在这里被恶鬼杀掉!!!”
我一把抓住阿辉的肩膀,盯着他说:“你冷静点,这里没有恶鬼。那口青铜尊我看过,你看我不是照样活着?”
听到我说的话,阿辉冷静下来。
“那你和海猴子又是怎么认识的?”
阿辉惊魂未定地咽了口唾沫,继续说:“当时我很害怕,想找机会逃出去,可是我根本打不开观察室的门,很快船长带着那些发狂的船员找到了我。就在他们要打开观察室的门,准备攻击我的时候,大猴子忽然闯了进来,它把那些发狂的船员尽数赶出了实验室。在被困住的十几年来,每天都是大猴子给我送来吃的。”
“送吃的?从哪里?”
“那有个小口。”
我在观察室的角落里果然发现一处小口,塞满了鱼骨头。
“你就这样在这里呆了十多年?”
阿辉点了点头,我还真是佩服他,换做是我早就精神崩溃自杀了。
“海猴子力气那么大,为什么不把你从这里弄出去?”
“是我拒绝了它,我知道我自己什么情况,而且我害怕外面徘徊的恶鬼,这里总归比外面安全。”
我看了看阿辉,又看了看海猴子:“你居然能接受这家伙,我也是服了。”
听到我的话,阿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大猴子,我家在湖北,地地道道的长江边人。小时候我跟几个朋友下江里有用,游着游着,突然有个人溺水了。我们立刻钻进水里去救他,结果就在江里看到了大猴子。
也是我们那时候年纪小,天不怕地不怕。看见大猴子,也觉得稀奇,就跟它玩,还喂它吃的。后来天黑了,大猴子就不见了。我没想到,在我快死的时候还能见到他。”
我不由得感叹,这可能就是祖父常说的因果吧。
我看阿辉已经把他知道的尽数告诉我了,虽然关于沉船之谜还未解开,但我基本可以确定沉船之谜跟青铜巨尊脱不开关系。
现在只剩下一件事:“阿辉,我还有几个朋友跟我一起来到这里,现在我要去找他们。你是跟着我,还是回头等待救援?”
“我我我,我跟着你!恩人你神通广大!俺跟着你,心里踏实!”
“吱唔”一旁的海猴子忽然发出了不太开心的声音,我和阿辉同时看向海猴子,只见这体长两米有余的庞然巨兽孤零零地坐在一边,突起的两只大眼睛咕噜噜地乱转,好像还噙着眼泪。
阿辉从地上爬起来,凑到那颗巨大的蓝脑袋跟前说:“大猴子,我要走了,谢谢你陪我这十多年。”
海猴子嘴里发出嗤嗤的声音,张开粗壮的臂膀跟阿辉拥抱了一下。
然后转身离开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这怪物长得虽然丑陋,却还挺可爱的,看海猴子离开船舱,一跃入江的落寞背影,连我也觉得心里酸酸的。
再后来,过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我在我们的“秘密基地”里跟众人回忆往昔的时候,阿辉总说,要是有一天他能回老家看看,就一定要去见见大猴子。
后来他回去了,只不过再也没见到过大猴子。
只是,这都是后话了。
我跟阿辉离开观察室,根据阿辉的指引,我们两个找到了船长平时休息的第二卧室。
“俺在船上认识了一个朋友,叫鲁方。之前他就提醒我说要小心船上的人,还邀请我调查船上。不过被俺拒绝了。”阿辉说,“但是鲁方的话俺也放心上了,我还特别注意过船长的行踪,他在这里住过,不过多数时候都是在船长室。只有午休的时候他会在这里住,但他一般都不睡觉。”
“不睡觉?那他在干嘛?”
阿辉东张西望,好像怕有人听见似的。
“别作态了,这就咱们俩活人。”
“嗑药。”
“嗑药?什么药?”
“嗨,就是,就是那个啊,白粉!”阿辉说,“不过他的法子很特别,一定要和着那口铜缸里的水一起吃。”
“啊?那口青铜尊里的水?”想起那口青铜尊是从古墓中打捞上来的,里面的液体也算是上千年的“陈酿”了,我就觉得恶心,“对了,我问你。给你们注射的药也是从那里面提炼的?”
“对啊!”
这个问题其实问了白问,之前我调查青铜尊的时候,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现在留给我的最大问题就是这青铜尊到底是什么玩意。
我们俩来到船长的休息室门前,门果然从里面繁琐了。
“恩人您闪开,交给我来!”说完阿辉扎好马步,一个冲拳,船长休息室铁质的大门应声被打瘪了。
我都看傻了。
这简直就是海猴子二号啊!这要是发了疯,我还能活?
“那什么,阿辉,你的病不会复发吧?”
“托您的福,俺现在浑身没有一点不舒服。就是有一点,俺感觉我浑身的力量好像都变大了。”
那何止是好像变大了,那就是变大了啊!正常人谁能一拳把铁门给打飞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阿辉居然还因祸得福,进化成绿巨人了。
我和阿辉走进船长休息室,这是一间很小的卧室,简直可以用蜗居形容了,整个空间仅能容纳下一张床和一人行走的空间。
在房间的上半部分还有架子,上面摆满了文件,看来这个船长还是个文化人。
我和阿辉分工,我来查阅架子上的文件看能不能找出些线索,阿辉负责检查房间的各个角落。
果然如我所料,在房间的架子上我找到了有关于这艘船的出航记录。
从记录中看,这根本不是一艘游轮,船只上所有的访客记录都是造假的,真正搭乘这艘船的都是在方圆背后的跨国企业有过历史备案的人。
此外,我还找了这艘船在几十年前曾被某个地方考古所征用,当时作业的地点就在丹江口岸。
我看到其中一页有标注着“丹江水下地宫考古备案”。
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当时考古研究的备案?一般来说考古研究所的打捞记录和研究报告是不对外公布的,
这份报告里明确写出了对丹江水下地宫出土文物的标注,其中有一项写到:
巨型兽纹青铜尊——内有类酒液体,有致幻反应——初步判断年代为商代以前
诡异的是,与之写在同页的其他文物考据年代居然各有不同,有汉代的,还有宋代的,以及春秋战国时期的。
其中还有几样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分别是丝绸、虫茧、铜剑和瓮罐。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都是来自前面五层古墓。
只是这其中既没有提及欧丝国,也没有提到力牧陵,甚至连黄忠墓也没有写到过。
回想我从山洞进入古墓一来,一路上除了有祖父和九世家的行迹之外,古墓中的一切东西都保持下葬时的状态,这说明前面五层古墓不曾被发掘。
那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呢?
“恩人!您快来看!”忽然,不知从房间的哪个角落里,传来阿辉叫我的声音。
这个房间就是如此之小,但是等我回过神来发现阿辉不见了:“你去哪了?”
“这里!您推一下最里侧的墙壁!”
我疑惑地推了推房间最里面的墙壁,果然这里的墙壁是活动的!
原来这有一扇暗门!
我很奇怪,既然是暗门,这房间的暗门也太容易打开了吧?
等我进到暗门里面,看到暗门背面的情况,我才大跌眼镜。
原本暗门后面是有机关的,而且也许是船长已经知道自己不会再回到这里,所以把暗门后面的机关给楔死了。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正是他船上一手缔造某位身体机能变异的船员用蛮力把机关给破坏了。
这就是所谓的大力出奇迹是吧......
我顺着楼梯来到地下室,发现这里不仅有被船长私藏起来的文物,还有不少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器官!
每个装有器官的瓶子上还写着名字:伍思思。
这听起来是个女孩的名字,而那个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器官——女人的ru房,证实了这个名字。
其他的瓶子里还有男人的升值器、人的眼睛、鼻子、大脑等等。
看到这些我一阵作呕,这船长简直就是个人间BT!
死在船长室简直是便宜他了!
我不敢再去看那些瓶瓶罐罐,转而把目光放在中间桌子上的笔记。


“啧啧啧,俺以前觉得这个船长不是正常人,没想到他这么BT!恩人,您又发现什么了?”
“......我之前就想说了你能不能别叫我恩人?”
“那俺叫你什么?”
“叫我陈思瑜。别人都叫我咸鱼或者小瑜子,你随便。”
“那俺叫您瑜儿好了,俺那边叫亲近的人都是这么叫的。”
我心想你们那边民风挺淳朴的,叫人都这么肉麻,还带儿化音的。
“瑜儿,这上面都写的什么?”
我大致读了一遍日记。
当我读到日记中有关于几十年前,探索丹江水下宫殿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笔记里提到,事实上这艘船真正的船长早已经死去,就在几十年前长江洪汛的雨夜,是后来的船长,也就是写日记者亲手将船长推入滔滔江中。
而他的目的,是一盘下了几十年的大棋。
这要从几十年前一支业余野外游泳队说起。
某天这群潜水爱好者在长江活动,好巧不巧他们在水下发现了一个铜簋。
所谓铜簋是古代的祭祀用具,尤其先秦时期是注重礼乐的时代,祭祀讲究鼎簋,天子是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是五鼎四簋。
这件事很快轰动了当时河南与湖北的考古圈,最先派出考察的就是张二胖的爷爷张朋的队伍。
而后来方圆游轮问鼎号的船长,就是张朋手下的一名考古队员。
对于这件事,船长在笔记里写得清清楚楚。
当时船长跟随张朋潜入水下,在江底河床他们发现了大量文物,稀奇的是这些文物的年代大相径庭。
其中大部分文物好像都是从某处沉积在河床淤泥里的,原本他们为这些考古发现所震惊。
但很快,在长江江底的发现让他们把这份兴奋抛之脑后。
张朋等人发现在淤泥之下竟然还有一座地宫,最神奇的是这座地宫将淤泥作为屏障,隔绝了江水,其地宫中还有空气,完全能使人生活。
这一发现使他们很兴奋,于是考古队向上递交了挖掘申请。
然而申请结果还没审批下来,他们便遭遇了新的情况。
在审批期间他们多次在水下进行缓慢的挖掘工作,过程中很多队员表示他们经常在地宫听见奇怪的声音。
这其中尤以这位船长最甚,他时常听见有人在呼唤的的名字,并且话语中颇有诱惑之意。
最终船长循着声音在地宫中找到了那个青铜尊,并且他在青铜尊中看到了一副奇怪的景象。
他看到了自己获得了富可敌国的财富以及名震世界的声誉,同时他听见青铜尊中所乘液体里好像有人说话。
那声音像别人的,又像他自己的。
最终船长决定杀死问鼎号原来的船长取而代之,他要把青铜尊偷出来自己研究。
于是他在某个雨夜将原本的船长杀死并抛尸江中,然后穿上船长的衣服取而代之。
“不对吧?那他长得也跟原来的船长也不一样,咋就能骗过考古队儿那些人哩?”
我也很奇怪这一点。
继续阅读笔记。
他当然知道,仅仅换上一身皮怎么可能骗过那些跟他朝夕相处的考古队员?
于是他做了第二件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先在杀死船长之后剥下了原来的船长的脸,然后又趁夜杀死了那名叫做伍思思的女队员。
他把那张剥下来的脸皮浸泡在青铜尊中,洗去了血迹,然后做成人皮面具,带在脸上。
又将伍思思的尸身做出被非礼过的样子,抛弃在荒郊野岭。
次日考古队遍寻伍思思的踪迹,终于在一处山沟里找到了伍思思,并以为是其非礼伍思思之后畏罪潜逃,人们都心疼伍思思,痛恨这个人的禽兽行径,也不会有人刻意注意他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船长。
如此他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盗取青铜尊。
在研究青铜尊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古代有关于人祀的崇拜,这使得他陷入无比的狂热中。
所谓人祀,简单来说就是拿活人祭祀。
以前大家都学过河伯娶亲的课文,先秦时期这种事在老百姓看来其实非常平常。
就连阻止了一时的西门豹,后来也再也无力阻止人祀,甚至打不过就加入。
这一行为直到秦代始皇统一天下才终止。
假船长在青铜尊的纹路上参破了古人有关于天地五行阴阳八卦和人体器官的联系,从而大肆进行人祀和实验。
他先是刻意制造一场意外,使得考古队被困水下,然后借机将考古队员一一杀死,割下他们的器官准备人祀。
然后就在最后关头,假船长的实验出了意外。
张朋失踪了。
假船长开始紧张起来,他十分害怕张朋会向外界告发他,耽误他的研究。
于是在一边寻找张朋的过程中,他一边加紧对青铜尊的研究。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行径被方圆幕后的公司看破了。
有人来找到他,但却不是要求他偿还代价,相反对方愿意正式接纳他成为方圆问鼎号的船长,并资助他研究青铜鼎。
这次假船长成了名正言顺的真船长,他开始多次在长江进行捕捞,并利用那些在方圆背后的公司有欠债的人做实验,诱骗他们上船成为实验品。
终于,他找出了有关于青铜尊的一些眉目。
这青铜尊中装的,不是普通的液体,不是酒,也不是一般的水。
而是“神水”。
具体这水神在哪里,笔记也没说。
只说这青铜尊有着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奥秘。
只是他所打捞的青铜尊并不是完整的,要想勘破这谜题,还需要打捞出丹江水下宫殿的另一件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也没提到。
另外,在进行研究的过程中,他还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
那就是进行复制实验。
他发现经过青铜尊中的水浸泡过的人皮有着很强的塑形性,只要稍加改变就能变成任何人的样子。
也是利用这点,他把很多人洗脑让其听话,并让这些人戴上人皮面具,化作许多跟他一模一样的人。
目的是防止有一天张朋找到他。
笔记到此就结束了,我感觉我好像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但却仍旧没有抓住关键点。
现在我只能寄希望于那个青铜尊。
我和阿辉重新来到船长室,虽然没有海猴子帮我,但是有阿辉帮我垫脚,我也轻松爬到了船长室。
这一次我故技重施,靠近青铜尊的同时手握住黑白勾玉。
这次我不再拘泥于看尊中的东西,而是注意青铜尊的花纹。
上面画着的好像不仅仅是兽纹,而是完整的故事画。
说的是在古时候。
有三条恶龙,他们占据长江。
这些龙整日在江中兴风作浪,有一天一位人族帝王带兵征讨恶龙。
这三条恶龙便掀起滔天巨浪,使得洪水泛滥于整个世界。
人们被洪水卷走、因洪水侵蚀庄稼而饿死。
最后不得已,人族有一个人带领人们治理洪水,并将这几条恶龙永远镇压在大海中。
在青铜尊的正面画着的兽头,是被那位治水之人征服的凶兽。
其中有猿猴模样的无支祁,还有长着双翼的应龙。
我猜这无支祁指的就是古代的海猴子,而那位治水之人便是传说中的大禹了。
在青铜尊的基座上我还找到一行字,是用类似甲骨文的字形写成的翻译成现代话就是:
“时年九月 禹立祀于江”
意思就是那一年九月份,大禹在江岸建立了一处祭坛来告慰神明。
我爬上青铜尊,又一次打开铜盖。
这一次,我不给其蛊惑我的机会。
直接伸手入水,果然!我在青铜尊中摸到了什么东西。
质地像是铁,但是感觉又比铁还要坚硬,更像是钢。
可是在那个时代怎么可能有炼钢技术?就算是铁器也是在秦汉才兴盛的。
我仔细触摸了一下,这好像是一根插在青铜尊内部的棍子,我猜作用应该类似于现在的瓶子上的刻度尺,是用来丈量容积的。
可是这棍子却又有些异常。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铁棍时,我明显感觉到青铜尊内的水以及其尊器本身的铜制腔壁发生了震动。
众所周知,震动发声。
声音是通过震动而发出的,我们人类说话也是因为声带震动。
而我们的大脑会根据震动的频率做出相应的处理,从而翻译成语言。
这个青铜尊最奇特的地方就在于,其中竖立的铁棍本身会跟青铜尊内的水和尊器本体发生共振。
可是这个共振频率却很奇特。
它是因人而异的。
当然,我觉得这其中也可能包括一种心理暗示。
故而每个人听见青铜尊发出的声音不一样,青铜尊内发出震动的频率诱骗大脑做出虚假信息判断,导致人们出现异状。
简单来说,那些人包括假船长都是被内心的欲望诱惑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那也有可能跟这青铜尊中的神水有关。
我问阿辉:“你们平时吃饭喝水都是用的哪里的水?”
听我之前读笔记阿辉脸都绿了:“我偷偷观察过,我们吃饭喝水饮用的水中都掺有这里的水。”
连我听完都想吐,想起这些水是泡过人皮的......
现在青铜尊的谜题基本解开了,问题就在于沉船到底跟青铜尊有没有关系?
我拍了拍青铜尊,又动了动里面的铁棍,都没什么反应。
然而当我盖上铜盖,无意中扭动的时候,我们脚下突然一沉!
紧接着,整个沉船开始摇晃。
阿辉大惊失色:“怎么了?怎么了?”
我示意他别慌,然后低头看脚下,我发现我们脚下,船长室的地板竟然开裂了。
我明显感觉到是这个青铜尊在带着沉船往下坠!
就好比两个很强力的吸铁石,中间隔着一张纸,贴着纸的那块是连通纸一起吸到另一块上面。
我终于明白沉船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有东西在吸引这个青铜尊!
“阿辉,快把青铜尊弄出船舱!”
“哦哦!”阿辉抱起青铜尊,在沉船上撞出一个豁口,果然这青铜尊入水之后迅速下沉。
我和阿辉两个人死死抱住青铜尊,屏住呼吸与之一起下沉。
嗡嗡!
手机震动。
在我还随着青铜尊下沉的时候,这个短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
你解开了沉船之谜,欢迎你来到
——禹王殿。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47131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